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蘇糖
蘇糖 連載中

蘇糖

來源:外網 作者:團寵農家小糖寶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團寵農家小糖寶 都市言情

老蘇家終於生閨女了。於是,窮的叮噹響的日子,火了!「爹,我在山上挖了一籃子大白蘿蔔。」奶聲奶氣的小姑娘,把手裡的小籃子遞到了蘇老頭面前。蘇老頭:「……」腦袋「嗡」的一聲。這麼多野山參,得賣多少銀子?「爹,我還採了一籃子蘑菇。」蘇老頭:「……」身子晃了晃。這麼多靈芝,能置多少大宅子?「爹,我……」「閨女呀,你讓爹緩緩……」展開

《蘇糖》章節試讀:

蘇老太太聽到兒媳婦誇自家小閨女,滿臉的驕傲藏都藏不住。
「娘,小姑取名字了嗎?」蘇大嫂問道。
「你爹取了,小名兒叫糖寶,大名就叫蘇糖。」
「糖寶?這名字好,甜甜的,真像個小甜寶……」
蘇大嫂說著,伸手點了點小糖寶的小臉蛋。
糖寶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一個年輕的婦人,看着她滿臉善意的喜愛,不由的抿了抿小嘴。
她本來就叫糖寶。
「哎喲,娘,小姑是不是餓了?」蘇大嫂驚道。
隨即,想起什麼似的,又道:「娘,您是不是還沒有來?」
蘇老太太放下碗,摸了摸胸前,一點兒鼓脹的感覺都沒有。
她生了這麼多孩子了,當然知道這是沒來奶。m.
蘇大嫂也是做娘的,一看蘇老太太的表情,就知道怎麼回事兒。
更何況,蘇老太太這麼大年紀了,別說現在沒來奶了,就算是來了,怕是奶也不夠小姑子吃的。
糖寶原本沒怎麼感覺餓,可是聽到蘇大嫂一說,小肚肚立刻就覺得餓了。
不過,她也知道現在沒得吃。
不由的,癟了癟小嘴,眼睛裏瀰漫上了一層水霧。
委委屈屈的小模樣,殺傷力別提多強。
寶寶委屈,寶寶不哭,寶寶餓餓……
蘇老太太和蘇大嫂,心差點碎了。
這誰抗的住呀!
瓷娃娃一般的精緻的小姑娘,委委屈屈的強忍着不哭……
蘇大嫂一捂心口,叫道:「哎喲!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娘,我去給小姑要奶喝!老王家兒媳婦還奶着孩子呢,我厚着臉皮去討點兒。」
為了小姑不挨餓,臉皮算什麼?
蘇大嫂說完,風風火火的就往外走。
蘇老太太也吃不下飯去了,彎腰把小糖寶抱了起來。
「乖寶寶,一會兒就有飯飯吃了……」
蘇老太太念叨着,差點沒掉下淚來。
她也知道自己年紀大了,身子又虛,怕是根本就奶不好孩子。
要是個小子,摻雜着喂點兒米糊子,怎麼著也好說,可是閨女……
她哪裡捨得?
這不是要她的命嗎!
蘇老太太正傷心着,外面傳來了一陣喧嘩聲。
大半個村子的人,都向著蘇家涌了過來。
沒辦法,蘇家一行人在蘇老頭的帶領下,簡直是太拉風了。
蘇老頭在前面開路,雄赳赳氣昂昂的,懷裡抱着一個大木桶。
木桶里裝了大半桶活蹦亂跳的魚。
裏面的魚不時的蹦起來又落回去,給人們表演一下空中飛躍,彷彿生怕別人不知道木桶里裝的是魚一樣。
蘇二虎緊隨其後,懷裡也抱着一個大木桶。
同樣的,木桶里的魚也是一路走,一路做跳躍表演,招呼着桃花村的村民來觀賞。
而最吸引人眼球的,還是蘇二虎的腦袋上,頂着一條大鯉魚,脖子上騎著兒子蘇二盼。
蘇二盼兩隻小腿,緊緊的夾着他爹的脖子,兩隻小手則是死命的摟着大鯉魚。
再後面是蘇六虎了。
蘇六虎倒是沒有這麼誇張,只不過肩上扛着一條大草魚。
也不知道是累的,還是激動的,小臉通紅,走路腿都有些發顫。
就連蘇大盼,懷裡也死命的抱着一條斤來沉的魚。
可以說,大柳樹村還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奇觀。
人們平時在河裡,連條手掌長的魚都難以抓到,不成想今天老蘇家眾人,竟然抓了這麼多魚。
這種玄幻的場景,讓整個村子再次沸騰了。
「啪!」的一聲,一條魚表演失誤,掉到了地上。
「又蹦出來了!」有人大聲叫嚷。
「快!抓住!」
「抓住了……」
一群人彎下腰,七手八腳的去抓魚。
人們抓到魚倒是也沒有貪下,笑哈哈的又給扔回了蘇老頭的木桶里。
畢竟,那麼大的魚,誰也不好意思白拿。
「老蘇頭,你們家這是真的要發了!」一個拿着煙袋鍋子的老爺子,笑呵呵的道。
「哪裡哪裡,就是今天運氣好。」
蘇老頭嘴上謙虛,臉上的笑容那叫一個得意。
「這還不是發了?魚就是年年有餘的意思,你們家這是要年年有餘糧了。」老爺子繼續道。
「哈哈……借老哥哥吉言了。」蘇老頭哈哈大笑。
畢竟,吉慶話誰都愛聽。
蘇老頭聽的是滿臉紅光,彷彿年輕了好幾歲。
「二盼,把魚給我行不?」有人逗二盼。
二盼抱着魚,拚命的搖晃小腦袋,「不給!給小姑姑!」
稚嫩的聲音,向人們傳達了整個老蘇家的信念。
「哎喲,可了不得了,這才多大的小豆丁,就知道把好東西給小姑姑?」
「看來,以後老蘇家的小閨女,要被當成小祖宗供起來了。」
「可不是嘛,老蘇家可是把閨女盼來了,還不知道怎麼嬌慣着呢……」
「嬌慣着也是應該的,沒看到小閨女一來,就帶了這麼多大魚?」
「老蘇家這個小閨女,怕是個小福星……」
「……」
湊熱鬧的七嘴八舌,再次把糖寶和蘇家發家聯繫了起來。
同時,也心裏念叨着,怎麼自家閨女就沒有這等好命?
小糖寶的福星光環,就這樣在一條條的大魚飛躍中,實錘了!
蘇老頭一路走着,一路迎接着一干羨慕的目光,感覺這些年都沒有這麼揚眉吐氣過。
老蘇家這些年兒子一個個的生,霉運一年年的來,走到哪兒都被人用同情的目光看待。
現在,終於風光了一回。

《蘇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