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蘇淵江雲煙小說棄婿狂尊
蘇淵江雲煙小說棄婿狂尊 連載中

蘇淵江雲煙小說棄婿狂尊

來源:外網 作者:龍尊一怒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龍尊一怒

姐姐癌症,雙手被廢,公司被搶,妻子還將改嫁豪門,作為上門女婿蘇淵悲慘到極致,因善心意外獲得判人生死、斷人因果的能力。五湖富商,八方大佬,哭着跪着討好,丈母娘一家卻還以為他還是往日的窩囊廢......展開

《蘇淵江雲煙小說棄婿狂尊》章節試讀:

第4章奶奶你有病景德山莊是臨江城最奢華的酒店之一,位處當地最高紫銀山山頂。
天氣好的時候,可以俯覽大半個臨江城。
蘇淵被保安攔在紅線外。
不一會兒,身後傳來熟悉的體香味。
轉身看見林初墨站在身後,氣質清冷,五官精緻,膚若凝脂,美眸若星辰剔透,光是站在這兒,便引來無數男女側目。
所謂山中有畫,如若初墨。
山上略有微風,吹着她三千青絲輕舞,美的不可方物。
「你就穿這一身來的?」
林初墨美眸掃視蘇淵一身。
白t恤,洗的發白牛仔褲,回力鞋,全身加一起不超過200塊錢,連守門的門衛都比他高貴。
「有點破,可很乾凈。
」蘇淵摸了一下袖子。
林初墨不滿皺眉,卻也沒說什麼。
反正過不久,兩人就沒關係了。
「江老出院,是一樁大喜事,臨江城鄉紳富豪都會到場。
」「另外,奶奶和大伯也在,進去後你別亂說話,出了事情誰都保不了你。
」林初墨提着禮盒往裡走。
對了,忘記準備禮物了。
蘇淵一拍腦袋,又有些無奈。
哪怕他借錢買幾千塊錢禮物,對於江家跟垃圾沒什麼區別。
突然想起什麼,從口袋裡摸出一枚玉佩。
這是昨天江雲煙送給他的。
雖然蘇淵不懂玉,但玉佩顏色鮮艷,手感溫潤,加上對方也不是什麼俗人,送的東西必然不凡,應該能拿的出手。
蘇淵揣好玉佩,快步跟上,試探性道:「謝謝你,我很快會把錢還給你的。
」擁有閻羅手,蘇淵不怕掙不到錢了。
林初墨表情不變,淡淡道:「我是不想讓你三心二意,說了不該說的話,丟我的臉。
」聲音清冷,充滿冷傲。
10萬塊錢果然是她給的。
蘇淵想說一些感謝的話,可是見她冰冷的樣子,又咽了回去。
兩人相處快一年了,自然知道這女人不是一般的倔強。
有些事情她做了就做了,並不會直接承認,如果跟她較起真,反而會引起她的抗拒。
酒店露天平台。
紅地毯、小提琴,各個男女身着高貴禮服,舉着酒杯互相推諉。
蘇淵出現在這兒,引起不少人異樣的目光。
關於林家收一個廢物的上門女婿,早已成了大眾笑談。
蘇淵走過時,旁邊的富家男女毫不避嫌的捂住口鼻,彷彿蘇淵身上有着什麼惡臭味似的。
蘇淵毫不在意,他跟着林初墨在偏僻小角落找到了林家。
作為臨江城霸主,江家具有極深的財力、權利。
曾經有個金礦老闆兒子不識抬舉,在一次酒會上輕薄了江家嫡系女子,被江家當場打死,沉入江底。
事後金礦老闆聯合其他富商對付江家。
結果江王江恆山出面,一夜之間將所有人剷除,上百億的資源破產清算。
沒人了解江家真實底蘊,只知道得罪江家的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林家只是臨江城普普通通的三線家族,能被江家招待都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喜事,自然沒有半分不滿。
「妹妹,你怎麼這麼晚才來。
」「上次給你介紹劉家大少你聊的怎麼樣了。
」「這次來了不少富家姊弟,我看王聰少爺很不錯,家裡又開了兩座煤礦,要不要給你牽個線啊?」
堂姐林雪麗以及幾個親戚立馬過來七嘴八舌議論着,完全旁邊蘇淵當成了空氣。
蘇淵習慣被挖苦,一句話都沒說話。
堂姐夫於成偉不會放過任何羞辱蘇淵的機會。
「蘇淵,最近我和天虹集團簽了500萬訂單,在隔壁縣開了一家分公司,正缺一個清潔工,一個月3000,要不要來試試?」
於成偉話裡帶刺,看着蘇淵眼神隱隱有些嫉恨。
論起長相和能力,大姐林雪麗都比林初墨相差太多了。
但凡有機會,他都會踩一腳蘇淵,以凸顯自己的強大。
蘇淵平靜道:「不用,我有辦法賺錢。
」換做以前,他再委屈也會答應下來,畢竟姐姐治病需要錢。
可今非昔比了。
「也是,你右手殘疾,去天橋底下當乞丐,一天下來也能討點飯錢。
」林雪麗搭話,引起親戚們一陣鬨笑。
大伯林興學是這群親戚中輩分最大的,也是個醫學教授,知識分子。
他見蘇淵兩手空空,不滿道:「蘇淵,這次來給江王道賀,你怎麼沒有準備禮物?」
不等蘇淵說什麼,林興學不留情面道:「你讓我怎麼說你,太沒點出息了。
江家供你吃喝,可不是讓你出來丟人的。
」蘇淵平靜道:「我準備禮物了。
」林初墨欲要將禮物交給蘇淵解圍,卻看到蘇淵拿出玉佩,頓時愣住了。
「呦,這是什麼玩意兒?」
唯恐蘇淵收回去,於成偉一步上前將玉佩搶到手裡。
「顏色太假了,一看就是玻璃的。
」「連個像樣的禮盒都沒有,該不會是路邊攤買的吧?」
「你該不會是故意來砸場,想往我們林家臉上抹黑吧?」
林初墨輕咬貝齒。
這個廢物,又讓自己丟臉了。
於成偉從盒子里拿出一個小碗,顯擺道:「這是我準備的禮物,磁窯大師王一山親手燒制的烏雞小盤,有價無市,是難得一見的珍品。
」林初墨也聽說王一山的大名,他的作品沒有低於100萬的。
雖然林初墨年薪超過百萬,但要讓她花100萬買個禮物,她還真出不起。
想到這兒,林初墨對蘇淵更加失望了。
林興學驚嘆道:「連王一山大師作品你都搜羅到,你可真給咱家漲面子啊,雪麗,你給咱林家找了個好女婿啊。
」林雪麗陰陽怪氣道:「可不是嘛,不像這個廢物,天天吃家裡,喝家裡的,到了關鍵時刻只會掉鏈子。
同樣是女婿,差距比人和狗都大。
」說著,還挑釁看着林初墨。
她很清楚林初墨比自己漂亮和優秀。
可那又怎麼樣,還不是嫁了廢物男。
「都在說什麼呢,這麼熱鬧。
」女人攙扶一位身着錦繡紫袍的老太太走了過來。
「媽。
」「奶奶。
」林興學、林雪麗、於成偉等親戚換做一副笑臉湊了上去。
林老太,林家的話事人。
手握大權,正兒八斤的慈禧老佛爺。
「大姐,媽去醫院檢查,身體沒事吧?」
林興學小心接過來,攙扶着老太太問。
林佩蘭笑道:「咱媽天天吃齋念佛,一心做善事,身體當然好了。
我們路過寺廟時還去求籤,住持說媽起碼能再活30年呢。
」「哎呀,那可真是我們林家福氣。
」親戚們阿諛奉承,好話連篇。
老太太笑得合不攏嘴。
林初墨對蘇淵使着眼神,讓他也多說好話。
蘇淵緊盯着老太太,半晌嚴肅道:「奶奶,你腦部神經出現腫塊血瘤,情況十分危急,再不救治撐不過八小時了。
」話音落下,親戚滿臉愕然。
即便林興學和於成偉也呆住了。
他瘋了?敢咒老太太?林佩蘭怒道:「蘇淵,你咒我媽,找死啊!」
「我知道你們不太能相信,可是奶奶真的很危險了……」蘇淵極為誠懇。
雖然老太太對他懷有偏見,但畢竟是條人命,蘇淵不能坐視不管。
「住嘴!」
林興學指着蘇淵鼻子罵道:「你還以為自己是醫學協會會長劉聖手,還能望聞問切啊!我告訴你,我是醫學教授,我媽身體怎麼樣我比你清楚!」
於成偉不嫌事大,大聲嚷嚷道:「好你個蘇淵,奶奶給你飯吃,還給你50萬,對你算不錯吧?你非但不感激,還咒罵奶奶,兼職豬狗不如!」
「我沒咒奶奶。
」蘇淵要解釋。
林雪麗尖叫道:「還否認?醫生都說沒事,你非說有事兒,怎麼,你一個廢物還懂醫術了?」
老太太看着林初墨道:「他是你男人,你應該好好的管教管教,別出來丟人現眼!」
「對不起,對不起奶奶……」林初墨又生氣又委屈。
攥着玉手,心裏恨死蘇淵了。
老太太可不買賬,淡淡道:「小孫女兒,平心而論我對你不夠好嗎?我把幾個祖傳產業交給你打理,你就是這樣報答我的?」
「我……」林初墨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老太太便擺手道:「算了,我看你最近狀態太差了,連老公都管不好,別說偌大的產業了。
我看你還是先把項目交給你大伯處理,什麼時候狀態回來了,再另做考量。
」林興學大喜所望,不過他還是繼續保持一副憤恨的樣子。
彷彿千金萬銀也不如老太太重要。
林初墨俏臉蒼白。
這些產業是她花費大量心血做起來的。
如今被收回,幾年的打拚和努力,什麼都沒了。
「奶奶,你的病情真的很嚴重,必須馬上治療,不然……」蘇淵想治好奶奶戴罪立功,可話還沒說完,就被其他親戚給打斷了。
「初墨,你還不把這個喪良心的玩意兒給趕出去,還嫌不夠丟人啊?」
林雪麗厲聲指責道。
蘇淵見林初墨眼眶通紅,消瘦香肩輕輕顫抖的樣子,愧疚道:「初墨,我……」「走。
」林初墨顫聲道。
蘇淵欲要扶着林初墨香肩,被林初墨用力拍開。
她的美眸無盡痛苦和無助,指着大門喊道:「你走!我不想再看見你!」
蘇淵嘆了口氣,朝門外走去。
「真是可悲的傢伙。
」「走哪都被嫌棄,活着就是個悲哀。
」「我要是他,早找個地方上吊算了。
」親戚們無不冷嘲熱諷,落井下石。
一位老者見發生爭執,走過來問:「幾位,發生什麼事兒了?」
林雪麗囂張跋扈道:「要你多管閑事?」
老太太見老人相貌,嚇得魂飛魄散,連忙向前走兩步問:「您是……唐管家?」

《蘇淵江雲煙小說棄婿狂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