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他要寵壞的青梅小慫包,超級甜
他要寵壞的青梅小慫包,超級甜 連載中

他要寵壞的青梅小慫包,超級甜

來源:google 作者:雙惢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瑤 陳琛

俞城一中眾人皆知,校草陳琛人帥球技高,遲到早退成績好,拒絕女生的模板說辭——我不早戀某日,他突然冒出來一個漂亮的學霸妹妹他被人質疑:「你對你妹不會是有別的意思吧?」只見他唇線抿直:「能扯得再離譜點?」後來,他帶她蹭飯,揉她腦袋,課間向她投放零食;給她套上自己的衛衣,鉗她後頸像是捏小雞崽…他又被揶揄:「你敢說你對你妹沒點賊心?」他脫口而出:「有怎麼了?」於是某人懷揣賊心,一邊緊盯着程瑤,不許她早戀,一邊為自己鋪路:「哥哥在頤大等着你」後來,程瑤成為大一新生,年僅17歲零11個月陳琛追上前:「程瑤,談個戀愛吧」程瑤問他:「哥哥,你不是不讓我早戀嗎?」「哦,忘記說了,我除外」展開

《他要寵壞的青梅小慫包,超級甜》章節試讀:

蔣霞講到興頭上,開始把這件事細細道來。

本已經模糊不清的記憶,慢慢變得清晰起來。

程瑤想起自己當時忍痛割愛,從卧室里抱出來最喜歡的那隻小棕熊,朝着坐在沙發上悶悶不樂的陳琛跑了過去。

她將玩具熊塞進他的懷裡,輕輕摸着他的腦袋,儼然一副大姐姐的樣子,

「胖淘兒別哭,瑤瑤把最喜歡的小棕熊送給你玩兒,瑤瑤會照顧你的…」

當時有多神氣,現在就有多慫包。

蔣霞拿起小瓷碗,盛着紫菜蛋花湯,詢問道

「誒,對了,妹妹送給你的玩具熊,你搬家的時候抱得緊緊的,是不是現在還留着呢?」

程瑤有些驚愕地望了一眼陳琛,這都多少年過去了,那隻小棕熊他還留着?

只見陳琛臉色很淡,沒什麼表情地扯出兩個字,

「沒有」。

「怎麼可能呢?我上次還在你卧室最上層櫥櫃里看到了,媽等有空給你找找。」

……

第二日一清早,程瑤就起了床,推開門放輕腳步去了衛生間。

她倒不認床,昨天一沾枕頭,就睡著了。

原本還能再睡會,但昨晚睡覺前多喝了兩口水,被尿意給憋醒了。

洗漱完畢,換好衣服後就往客廳走,正好看見蔣霞將電飯煲放在餐桌上。

「阿姨,早!」

程瑤跟蔣霞打了一聲招呼,說要幫她擺餐具。

「不用不用,瑤瑤,你去喊哥哥起床吃早飯吧,阿姨這兒馬上就好了。」

喊,陳琛,起床?

一大清早就要踩雷的節奏啊!

萬一他有起床氣了怎麼辦?

程瑤瞬間垮掉,但又不好意思拒絕阿姨,只能硬着頭皮地應了一聲。

慢吞吞地走到陳琛門前,程瑤躊躇片刻,伸出手,試探性地輕輕敲了兩下門。

見沒有動靜,她又加重了敲門的力度。

「咚咚咚…」

還是沒有人回應。

正當程瑤心中竊喜,想要轉身走回客廳時,卻見門打開了一條縫隙。

「幹嘛?」

陳琛推開門,睜着一雙惺忪睡眼,頭髮有些凌亂,一隻手放在後頸部,左右拉伸了一下脖子,又一字一頓地緩緩吐出「小—慫—包。」

程瑤仰起頭盯着他看了一眼,見他神色悠然,好像沒有起床氣,頓時硬氣了起來:「吃飯」。

隨後又有些底氣不足地補了一句:

「阿姨讓我喊你吃早飯。」

陳琛漫不經心地應了一句,打着哈欠就關上了門。

……

程瑤坐在飯桌前,安安靜靜地喝着一碗皮蛋瘦肉粥。

陳琛洗漱完,換了一件白色短袖T恤和淺灰色休閑短褲,從卧室里走了出來。

「陳琛,媽吃完早飯得去趟診所,這周預約整牙的客戶比較多,診所那邊有點忙不過來。」

蔣霞看了一眼手機,又道:「中午可能忙不完,你帶妹妹去附近店裡吃午飯,聽見沒?」

程瑤手中的勺子懸在半空,緩緩看向陳琛。

見他眉梢一抬,將視線移到了自己身上。

程瑤迅速低下了頭,避免和他視線相交,隨後只聽陳琛散漫地「嗯」了一聲。

蔣霞走後,偌大的客廳內,只剩下程瑤和陳琛兩人。

程瑤感覺空氣瞬間像凝固了一般,勺子碰上瓷碗的細小聲音,彷彿也被無限放大。

程瑤內心懊悔,剛才在他沒出來前,就應該大口喝粥的。

偷偷地瞟了幾眼坐在斜對面的陳琛,見他好像沒有一丁點彆扭,氣定神閑地喝着粥,像是把她當空氣似的。

她低下頭認真乾飯,只想儘快喝完,結束這尷尬的局面。

最後一勺粥送進肚子里,程瑤欣喜地站起來,拿起自己的碗勺,摞在蔣霞的碗上,就要去廚房洗了去。

「幹嘛去?」

聽到陳琛突然出聲,程瑤一驚,隨後一臉認真說:「洗碗」。

陳琛咽下一勺粥,站起身走到程瑤身邊,從她手中拿走碗,語氣不太友好地說:「別礙我事,回你屋裡去。」

程瑤愣在原地,瞧着陳琛,見他又坐在餐桌前,慢悠悠地喝着粥。

「幹嘛?想洗碗?」陳琛抬眸,語氣有些欠揍:「那就坐着等我喝完,一塊兒去洗了。」

程瑤鼓起腮幫子,抬腿就溜,邊走邊哼了一聲,小聲嘟囔道:「有什麼了不起的,就是長得高了點唄…」

陳琛看着她朝卧室走去的背影,愣住了幾秒,待她關上門才收回目光。

「奶團兒?」

陳琛喝完最後一口粥,似有若無地輕笑一聲,低喃道:「小慫包」。

……

程瑤拉開背靠椅,打開書包,拿出課本和筆袋,打算趕快寫完作業。

突然手機響起,程瑤看到來電顯示是媽媽,欣喜地接通了電話。

「瑤瑤,在蔣阿姨家住的還習慣嗎?」

「嗯,阿姨對我可好了…」程瑤像打開了話匣子,興奮地講了一通,講到最後停頓了幾秒,有些違心地說:「哥哥,對我也挺好的…」

……

寫作業,要用腦;一用腦兒,餓得快。

這規律,可真是屢試不爽。

肚子咕嚕咕嚕地叫囂着,程瑤看了一眼時間,決定喊陳琛帶她去吃飯。

邁開步子走到客廳,見陳琛滑動着手機屏幕,沒有再打遊戲。

走到距離他三四步的位置,程瑤鼓足了氣勢喊道:「你是不是沒錢?」

陳琛抬頭,驚愕的表情在臉上停頓片刻,忍不住笑了一聲:「啥?」

程瑤見他第一次朝自己笑,還是那種像是望着弱智兒童的哂笑,心裏來了氣:「阿姨叫你帶我去吃飯,不用你請,我買單。」

要不是初來俞城,不太熟悉這裡,哪裡還用他帶着出去吃飯,早就一個人溜出去胡吃海喝去了。

陳琛聽她講話的氣勢,牛逼哄哄的。又瞧見她瞪着圓圓的眼睛,輕咬着嘴唇,一副打腫臉充胖子的模樣,莫名覺得很好笑。

低頭瞧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已經12點多了,是到飯點了。

程瑤見他不說話,挺直了腰板:「阿姨是不是不給你零花錢?我有錢,我請你。」

陳琛半躺半靠在沙發上,呵的一聲調侃道:「看不出來啊?你這個小慫包,還是個小富婆。」

程瑤微微抬了抬腦袋,一副財大氣粗的口氣:

「你趕快決定,要不要帶我出去…我可不確定,過一會兒還想不想請你吃飯。」

《他要寵壞的青梅小慫包,超級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