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天不會說話
天不會說話 連載中

天不會說話

來源:google 作者:北斗七星2022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北斗七星2022 趙生甲 都市小說

學業有成卻就業艱辛,漂泊謀生,終落得回返故里,人生離奇魔幻,綻放機緣巧合,恰似老天有意安排,令未來異彩斑斕,志者胸懷抱負,歷經滄桑,處變不驚,終獲奮鬥目標,辛勞有酬,成就大業展開

《天不會說話》章節試讀:

接下來一連幾天陸放常去醫院陪陪沈二老,趙生甲也沒有請假去醫院做護理,因為沈家親戚們擔任了護理任務,還用不到他這個外人。

一日趙生甲串休,原因是第二天要去綏芬河安程序,估計周日也不能休息,有個中學同學胡云盤了一個燒烤店,正好趙生甲打電話約他出去洗澡,胡云就勢讓他到店裡幫忙收拾房間,打算過幾日開業。

胡云是趙生有最要好的同學,也是走動最頻繁的知己,他是在大學畢業後在北京闖蕩幾年沒有混出啥名堂,感到身心疲憊,打道回牡,決計要死心塌地做個安分守己的牡丹江人。

按父母的意思,他家裡有點積蓄,如果胡云想做點生意,這筆錢家裡出,經過一番市場調查,他決定開個小吃,專營燒烤。都是年輕人,飲食嗜好是清楚的,生意雖小,但是招客率還說得過去,只要會烤串就行,和正規飯店的大廚不同,練練手就能開烤,口味招人喜歡就行。

牡丹江的城市不大,冠稱中國雪鄉,人口也不多,但是大小飯館遍地都是,飯口上人率卻不低,生意紅火程度還是蠻高的,一派生意興隆的景色。胡云的燒烤店選在北龍農貿市場附近,離他家住處不遠,可能考慮到來去方便吧!為了學會燒烤,還專門跟人實習了一陣子,有關配料、選肉、切肉、串串、烤制、火候等,都能熟練應用,所以算是有了開店的底氣。

忙活了大半天,總算有點眉目,於是胡云請趙生甲去吃雲南過橋米線,二人一人一碗,也不喝酒,十幾分吃完各自回家。趙生甲漫步走在沿街店鋪門前的人行道上,盤算着是否給陸放打個電話,恰好他休息有時間,邀出來吃個飯也是不錯的。

街上人來人往的,平日里北龍農貿市場買貨的人就很多,要是趕上周六周日,人就更是不斷了。趙生甲從褲兜掏出手機,剛要撥號,冷不丁有個人影在他眼前閃過,這個人在哪兒見過,誰呢?他心裏嘀咕着,想不起來在哪兒見過。

好奇心驅使他跟了過去,那人時而快走,時而放慢腳步,眼睛四處張望,有時還盯着路人拎着的提包看,尤其注意女士的包。這人有問題,不然為什麼老是盯着人家的包幹什麼?趙生甲馬上警覺起來,莫不是他不懷好意?

此時趙生甲的神經都被那人吸引去了,要約陸放吃飯的事一下忘到腦後。他尾隨那人走着,想一看究竟。猛然間趙生甲下意識地閃現一個信號,他不就是前幾天搶人包被他踹倒在地的搶包人嗎?

立刻趙生甲精神更加集中了,他要幹啥,難道又有企圖?他緊跟幾步,離他也就不到十米的距離,想必他認不出自己了,一旦動手,他還會對他不客氣,狗改不了吃屎!趙生甲心裏說,然後又猶豫了,怎麼自己又要管閑事?

一旦」搶包人」瞄準目標,下一步就要實施搶竊,那麼趙生甲將再次出手,抓他個現行,想到這,他整個神經一下被激活,渾身血液升騰出一股暖流,感覺身上發熱,猶如喝了一杯熱水那樣。

興奮的情緒持續不到幾秒,馬上沉寂下來,趙生甲耳邊似有一個聲音在說,你怎麼又要管閑事了?接着那天**告誡他的話縈繞在他腦中,注意自身安全。

回家吧,趙生甲對自己說,忙了半天也累了,睡一覺解解乏,跟梢那人不是多此一舉嗎,幹嘛非要判定他就要做壞事呢?多心了不是?

警覺依然沒有消退,正在趙生甲猶豫是繼續跟蹤還是放棄時,就見那人靠近一個中年拎包女,腳步也在加快,馬上就要到那女人身後,僅差一步之遙,他的手抬了起來,伸展開,動機已經明確,他要動手了。

一個路人走到那女人旁邊,幾乎挨到她拎包的手臂,被這人打擾了以後,」搶包人」放緩了腳步,假裝用手拍拍大腿,像是做運動,但是他仍跟在拎包女身後,保持順方向跟行姿態。

手機響了,趙生甲接了,原來是陸放打給他的,曰:晚上上她家吃飯。他沒有回絕,一口答應。

撂了電話,因為不死心,趙生甲快跑幾步,當接近嫌疑人時他側臉看了看那人,儘管那人戴着口罩,他依然可以辨認出來此人不是他懷疑的那個搶包人。

疑神疑鬼,趙生甲罵了自己一句,轉身跑開了,跑了幾步後,他放慢腳步,慢騰四穩地走着,剛才跟那人走了好長一段路程,看來都是徒勞,他這個義務便衣偵探沒有做成。

來到家裡,躺在床上就睡著了,幾乎快到瞬間即進入夢鄉。趙生甲的睡眠質量始終不錯,也就是在與藥店女孩結束戀愛關係後,失眠過幾天,過後就又恢復到原來的正常狀態。

有時那個藥店女孩還微信與他保持聯繫,出於莫名其妙的心態,他並未與她一刀兩斷,彷彿仍是朋友一樣。由於有彼此的微信,她的情況也知曉一點,他們婚後過得並不好,男方常常動手打她,還嫌惡她是土包子,沒有學歷,也不會生男孩。

得此情況後着實讓趙生甲有些心疼,他不知說什麼話來勸慰她,也不敢過分曖昧,對此只能保持沉默。都是別**子了,我應該和她拉開距離,最好遠而遠之,或是刪除她的微信,我們不再有一毛錢關係了。

初戀的情感深深紮根於趙生甲的心田,猶如春天破土的小草,隨着日月的更迭,早已根深蒂固一樣。按理說,他應該在獲悉她欲結婚的當天,或是當時就該毫不留情地從微信中把她踢出,然而他沒有那麼做,即便過去一年多了還保留着,難道還要保留當初那段美好的情感記憶?

對於還保留前女友微信的事,他的父母一點也不曉得,曾經她的母親告誡過他,以後把她忘了,就當沒遇到過,更不要和她有任何聯繫,趙生甲沒有聽,直到今天他們還是微友。

奇怪的是,每當前女友有不順心的時候,總要和他微信傾訴她的苦楚,有時也流露出她當初拋棄他而與現丈夫結婚是個天大的錯誤。

豈不知一天趙生甲在廚房洗碗,他的手機來了微信,趕巧他母親就坐在手機旁,一看是那個女孩發來的,立刻火冒三丈,把兒子喊進屋破口訓斥一通,說:這樣的女孩就是白給也不要,咱家找不起媳婦,打一輩子光棍,也不會找她那樣的。

讓母親劈頭蓋臉一頓罵,趙生甲感到特別委屈,不就是個微信嗎,他又沒主動聯絡她,不過偶爾通個微信,他哭了。小時候父母上班,很小就一個人在家,稍大一點,午飯自己會熱,也能做點簡單的菜,一些家務也會做,五歲時就自己洗衣服,母親說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自己的事自己做。

其實趙生日是很懂事的,家裡的家務活沒少做,從小學、中學到高中,都是做完家務才開始學習或做做業,一點看不出是城裡的孩子有什麼額外嬌寵,他說大人都上班一天挺累的,他也該分擔一點。

自從認識陸放後,趙生甲也有想過刪掉前女友的微信,始終有些不忍。即便前女友微信他,他也不回,也不看微信內容,實際上那個微信等於是名存實亡了。

之所以這樣做,並不是趙生甲怕陸放不高興,他們之間沒有確立任何關係,就是一個不速之客闖進了他的生活,他也把她當做一個感情柔弱的一個女孩而已,更談不上要加深友情。但是他卻莫名地斬斷與前女友的微信聯繫,隱約中他似有感到他該跟前女友結束保留微信的意思。

這段日子,二人接觸多了,使趙生甲也有過考慮可否與陸放更進一步交往,因為他已經覺得他被對方吸引住了。當這個念頭在腦中閃過,他又開始有些前怕狼後怕虎了,一旦他提出來被拒絕咋辦,還不丟死人吶,弄不好被嬉稱賴蛤蟆想吃天鵝肉,豈不讓自己無地自容了。

有了這個顧慮,趙生甲與陸放保持着不遠不近的心理距離,要是陸放有意,自然會水到渠成,這類事性急不得。盤算總是要有的,有過失敗一次戀愛的經歷,人也學得狡猾了,土話講該是你的跑不了。

陸放電話通知他去她家吃飯,當然要去了,幾天不見還有點想呢!加上這回,趙生甲在陸放家吃過幾次飯,她的父母都把他當貴客招待,希望有個人陪在他們女兒身邊可以平復她糟糕的心情,要是他們發展順利,交個朋友再好不過了。

現在趙生甲也有底線,他的工作還沒有穩定,按他的構想,他是不具備談對象的資格的,人貴在自知之明嘛!

昨天陸放就微信告知他,沈父母雙雙出院了,除了沈父走路還有點瘸外,身體不再有大礙。這樣陸放也不用每天去醫院了,因為是冬閑,她每天不用上班。

聽陸放講,她拒絕了沈風留給她的那筆錢,她說沈父母歲數都大了,每月的退休金也不多,那筆錢留着養老用,一旦有了病,有錢總比沒錢好,醫院見不到錢是不會給看病的。

對於陸放拒收那筆錢的決定,趙生甲表示非常贊同,也認為她考慮得很實際、也很周到,做得對,人不能見錢眼開,不該得的錢說啥也不能要。通過這件事更增加了他對陸放的好感,心說有這樣的好姑娘做自己未來的妻子是他的福分。

這麼說,趙生甲更該努力了,沉穩的他依然不急不慢,在他心裏有底的是,眼下陸放還沒有從陰影中走出來,直白地說她還沒有勇氣要結識新的男朋友,更不會確立戀愛關係。

這時趙生甲略微增加了一點進攻的勇氣,挑個機會試探一下,就知她是怎麼想的,要是彼此心有靈犀,他們就是拆不散的一對鴛鴦。

一覺醒來,剛好五點多鐘,趙生甲洗了洗臉,穿上外衣出門,先是去水果店買了幾樣水果,然後打車到了陸家。

飯後,在陸放房間。

」咱去看電影吧?」 陸放提議。

」行,」 趙生甲接話說,」那天因為我沒看成,今天補上,我請客!」

」不用你。」

」為何?」

」我比你掙得多。再說,我也該正式答謝你一把,救命之恩永生相報,請看一場電影不算什麼,以後還會有更隆重的。」

」那咱出發吧!」

」我家這兒就有一家九州影院,步行五分多鐘,我都在網上買完票了,我問了好幾家影院,《長津湖》都下映了,就它家有放。」

從陸放家出來,他們順着人行道走着,給人悠閑散步的感覺,在趙生甲來他們家吃飯前,她的母親問,」你們認識也有一段日子了,趙生甲這人咋樣?」

」我們就是普通朋友,」 陸放怕母親誤以為她和趙生甲處對象,現在八字沒一撇呢,也不知人家願意不願意,因此只能這樣回答。

」你要是沒意思,幹嘛往家領呀?」 陸母尖刻地說,」我看這小夥子不錯,就是長得差點,人好就行,沈風倒是帥,心卻很花花。」

這句話觸碰到陸放的傷處,一陣劇痛通遍全身,生氣地說,」以後不要提那個混蛋,他不是人!」

」我嘴多餘,」 陸放自愧說走嘴了,改口道,」過日子看一個人本分不本分,看趙生甲穩穩噹噹的,多實在的一個小夥子,我就相中他了。」

」不知人家怎麼想的,」 陸放終於說出心裏的擔憂。

結束了與母親的談話,陸放立刻感到了危機感,接着就約了趙生甲過來吃飯,還預定了電影票,她清楚他不會拒絕的。

儘管陸放在她母親面前沒有承認什麼,她還不能確定他們能否走到一起,然而她卻在心裏打定主意要抓住這個趙生甲,絕對不讓他跑掉,更不允許被別的女孩摟入懷抱。男人長得太帥靠不住,你認為好,別的女孩也認為好,追的人就少不了,變節的可能性就大。

《天不會說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