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其他類型›天命凰途:神醫狂妃甜且嬌
天命凰途:神醫狂妃甜且嬌 連載中

天命凰途:神醫狂妃甜且嬌

來源:外網 作者:佚名 分類:其他類型

標籤: 佚名 其他類型

她是醫學天才,穿越成東陸王朝又蠢又壞的秦家大小姐。世人辱她,欺她,毀她!她左手握毒丹,右手手術刀,虐得各路渣渣瑟瑟發抖。他是聞京城赫赫有名的七王爺,冷酷絕美如仙人,嗜血可怖如閻羅。「娘子,你治好了我的病,我就是你的人了。」「說好的和離呢?」秦偃月看着陰魂不散的男人,一臉黑線。「和離?本王剛去月老祠求來了紅線,正好試試能不能拴得住娘子?」七王爺手持紅線步步逼近。腹黑夫婦強強聯合,在線虐渣。展開

《天命凰途:神醫狂妃甜且嬌》章節試讀:

第6章
翡翠的臉色有些複雜,「娘娘,您別生氣,琥珀她不是故意的,她就是嘴壞……」
「不用再說了,好壞我還是分得清的,那種人,我用不起。」秦偃月垂下眼,「把葯給我吧。」
「奴婢幫您塗上。」翡翠嘆了口氣,頗有些不平,「奴婢本想請大夫的,守衛們不肯放行,他們好生過分,王爺只是說了不讓娘娘請太醫,可沒說不讓請大夫。」
「我自己塗就好。」秦偃月接過葯來聞了聞,無非是一些當歸,紅花,陰行草之類的普通草藥。
「謝謝你這些天每天都給我拿葯來,已經好了很多。」
「娘娘,您怎麼能對奴婢說謝謝?這些都是奴婢該做的。」翡翠嚇了一跳。
秦偃月垂下眸子。
普通的跌打散效果並不算好,但,用來解釋她的身體會好轉再合適不過。
「這飯菜,是廚房裡給的?」她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飯菜,飯菜沒有冒熱氣,唯一的肉菜上還有肉凍,青菜也不新鮮,顯然是剩菜剩飯。
翡翠咬了咬嘴唇,道,「我去了很多次,管事每次都說沒做好,只有這些殘羹剩飯。」
「奴婢堵着他們熬好了粥,好容易才要出一碗熱粥來,還被打翻了。娘娘,您先忍忍,奴婢,奴婢去外面買點包子,等晚上奴婢就去廚房守着……」
「不用。」秦偃月說,「幫我在爐子上熱熱。」
翡翠一愣,早先王妃見到這殘羹剩飯之後,會掀了盤子,不分青紅皂白對她發一大頓脾氣,甚至會打罵她,將火氣撒在她身上。
這幾天,不僅沒發脾氣,還吃了這冷飯。
王妃娘娘,就像換了個人一般。
「別愣着了,幫我熱熱端來。」秦偃月力氣不足,只是剛才打了琥珀四巴掌已經精疲力盡。
她需要補充體力,殘羹剩飯也是糧食,她對吃食不甚計較,也不會輕易浪費。
況且,現在的她傷口未愈,必須要等到傷口癒合,等到能行動自如,再將她應得的東西一一討要回來。
翡翠不知她心中的想法,將飯菜放在爐子上,劣質炭發出的濃煙嗆得她直咳嗽。
她拿了手絹捂住嘴,劇烈的咳嗽過後,手絹上沾滿了鮮血。
她嚇了一跳,忙將手絹掩起來。
「你咳血了?」秦偃月看到雪白手絹上的那一抹鮮紅後,身體一凜。
爸媽車禍死去的那天,她拼了命救他們,鮮血遍地,她身上也被鮮血染紅,可不管她怎麼努力搶救,爸媽都沒再醒過來。
從那時開始,她就患上了鮮血恐懼症,一見血就顫抖不停,也因此無法再當醫生。
沒想到,這個毛病也跟了過來。
「沒,沒事的。」翡翠胡亂擦了擦嘴角,「就是染了風寒,吃點葯就可以了。」
「多久了,有什麼癥狀?」
「大概,三個月,娘娘,奴婢沒事的。」翡翠說著,將勉強熱好的飯菜放在桌子上,捂着嘴巴,匆匆離開。
秦偃月輕捻着戒指,讓顫抖的雙手停下來。
按照記憶,翡翠原本是個胖乎乎的丫鬟,是近三個月突然消瘦的,臉色蠟黃,氣色極差。
她經常咳嗽,還了咳血,這個癥狀,有點像肺癆,也就是肺結核。
在這個時代,肺結核是要命的病。
發病三個月,身邊人還沒有感染的跡象。
若是肺結核,極有可能還處於非開放性階段,暫時沒有傳染性。
若不是肺結核,而是肺炎之類的病症,倒也有可能。
不管是哪種病,肺病都是可以致死的,必須要及時確診,及時治療才行。
正思索間,戒指突然發燙。
醫藥大樓又出現在眼前,和往常不同的是,她能清晰地看到裏面的景象。
大樓第一層的大藥房中,一個窗口是開放着的,藥物從裏面推向外面。
緊接着,手邊就出現了藥品。
過程很快,且很神奇,秦偃月震驚了好一會才低頭看向新出現的藥品。
看清楚藥瓶上面的字之後,額角抽了兩下,本以為會出現利福平,鏈黴素之類的抗結核藥物,沒想到,小瓶子里裝着的是甘露醇,還有一套注射器。
甘露醇主要用來脫水的,對顱內壓高,眼壓高等病症有效果,對肺病沒什麼效果。
「真不靠譜。」她默默將吐槽着,將藥瓶和注射器收起來,藏好。
飯菜已熱好,她勉強吃了幾口,齁咸齁鹹的,味道極差。
「翡翠,幫我倒杯水。」她晃了晃茶壺,茶壺是空的,便抬高了聲音,招呼丫鬟。
久久,沒有回應。
她又喊了幾聲,依然沒有回應。
秦偃月口渴得不行,想去廚房要些熱水。
一開門,便有冷風襲來。
凍雲慘淡,天色陰沉沉的,像是要下一場大雪。
她緊了緊衣裳,向前走去。
才走了沒多久,聽到有人在不停哭泣,求饒,聲音凄切,還伴隨着陣陣壓抑的咳嗽聲。
四周似乎還有人圍觀,時不時發出鬨笑聲。
秦偃月臉色一變。
這個求饒聲,是翡翠的!
她快走兩步,轉過牆角,果然看到一群人正圍在一起,人群中央,一個紅衣女子正用力甩着鞭子,鞭子悉數落到翡翠的身上。
厚厚的冬裝被打爛,破敗的棉絮飛舞。
好在是冬天,衣服比較厚,沒受太重的傷。
翡翠抱住頭,疼得滾來滾去,一邊哭泣一邊求饒。
求饒並沒有得到諒解,反而刺激了紅衣女子,她越打越帶勁。
秦偃月眸子發冷。
這紅衣女子名為紅葯,是東方璃的母妃指派給他的丫鬟,在王府中常以女主人自居,絲毫不把她這個王妃放在眼裡,還教唆下人苛待她。
不僅如此,原主從前瘋狂跟蹤三王爺的時候,曾見過這個紅葯姑娘,她似乎是三王爺的人,原主愚鈍且滿腦子都是渣男,只是討厭她接近三王爺,如今再看,這紅葯,怕是三王爺埋在七王府的眼線。
只因她是東方璃母妃指派的,這些年一直沒被人懷疑。
秦偃月冷笑,真是冤家路窄,這麼快就碰上了渣男的人。
渣男費盡心機布置下的長線,她定要折斷了才對得起他。
「住手。」秦偃月冷着臉走過去,用力抓住紅衣女子的手腕,聲音森森,「我的丫鬟做錯了什麼?值得紅葯姑娘如此大動干戈?」

《天命凰途:神醫狂妃甜且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