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天生仙人
天生仙人 連載中

天生仙人

來源:google 作者:吳半仙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上官愛 初一凡崔半城 懸疑驚悚

五歲那年,一個老乞丐上門,非說我日後要娶一條蛇當媳婦......展開

《天生仙人》章節試讀:

第8章

那五根手指跟黑爪子一樣,要是被抓中一下,我這英俊帥氣的臉龐怕是直接就要破相了。

千鈞一髮之際,根本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的左手就像是有人控制一樣,迅疾無比地抬起,砰的一下又抓住了她的手腕,緊接着抬手就給了她一個大嘴巴子,打的她仰面摔倒在床上,然後我撲了上去,迅速用身體將她死死壓住。

上官愛這回動彈不得,不斷哀嚎掙扎,力氣大得可怕。

我們兩個現在的姿勢有點曖昧,不過我卻絲毫感覺不到香艷,因為身底下這傢伙,此時根本不是人啊!

她不斷反抗,身子拚命往上拱,力氣也是越來越大,我漸漸有點控制不住了,正打算喊人幫忙,一個熟悉的聲音忽然出現在心裏。

「笨蛋,你再不動手,那東西就跑了。」

這個聲音......是她,我媳婦!

「動手,怎麼動手?」我在心裏問。

「簡單,把它從這個女孩子身體里抓出來就行了。」她回答我。

「可是我不會呀。」

「你師父給你留了一道符,難道你忘了?」

我這才猛地想起此事,一隻手死死按住上官愛,回頭大喊:「來個人,把我包里最底下那張符拿過來。」

其他人早都看傻眼了,胡助理第一個反應過來,幾步跑過去,抓起我的包,從裏面翻出了師父留給我的那張符。

不過這傢伙在情急之下,把我包里東西都倒出來了。

這時候我也沒時間顧得那麼多了,接過那張符就要往上官愛腦門子上貼。

但是她手腳不停亂動,根本沒法貼,急中生智,剛好她現在下巴被我卸了,嘴一直張着,我也沒客氣,直接就把那張符給她塞嘴裏了,然後又往上一抬,把她下巴給合上了。

上官愛頓時臉色大變,就像吃了什麼毒藥似的,也不咬我了,拚命地用手往嘴裏摳,但那張符也不知是什麼做的,彷彿入口即化,她摳了半天也是沒摳出什麼東西來。

這時候,我腦袋裡那個聲音又出現了。

「真浪費,這道六丁六甲鎮煞符是要化水服用的,看來還是得我出手......」

這聲音說完,我的一隻手就不停使喚了,似乎有人在控制着,直接探向上官愛的臉前。

我發誓我不是故意這麼乾的,此時上官愛劇烈喘息,胸脯不住起伏,一雙惡毒的眼睛盯着我,眼睜睜看着我的魔爪伸過去,卻似乎已經無力反抗了。

見此情景,楊林在外面忽然喊了一聲:「你幹什麼,住手!叔叔,這小子......」

不等他說完,只聽楊老先生低聲呵斥:「住口,不許對你師爺無禮!」

我忍不住好笑,但動作絲毫未停。

就在我的手距離上官愛的胸口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忽然停了下來,隨後,一股莫名的力量從我的手中探了出去。

於是我就眼睜睜的看到了,一隻雪白又好看的手,無聲無息地探入了上官愛的體內。

只一瞬間,便縮了回來。

我的身體也像是不受控制,往回一拉,便拉了一個渾身布滿黑氣的東西出來!

這東西似人非人,怪模怪樣,我嚇了一跳,反手就給了這東西一個大耳光。

說實話,這個動作完全是無意識的,我自己覺得,這純粹是受到驚嚇時候的自然反應。

但這個渾身黑氣繚繞的東西,居然就被我一巴掌扇出去兩米多遠,趴在地上,渾身哆嗦個不停,然後慢慢呈現出了一個女人的形狀。

這是個女鬼啊?!

我的小心臟也開始怦怦亂跳,從小到大,雖然經歷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事,但直接出手抓鬼,我這還是第一次。

雖然害怕,但此時後面有一群人看着,我也只能咬牙硬扛了。

「你是個什麼東西,為什麼害人?」

我指着地上的那個東西,大聲喝問。

周圍鴉雀無聲,房間里安靜得幾乎只剩下我自己的呼吸聲。

那東西忽然緩緩抬頭,本該是眼睛的位置,射出了兩道怨毒的目光。

「我是來報仇的。」

她說。

但她這一開口,我頓時就覺得一股森森寒煞之氣襲來,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好重的煞氣!

就在這時,一股更寒冷的氣息從我的體內衝出,眨眼間便化作人形,出現在我的面前。

這是一個年輕女子的形象,穿着一身白衣,臉上罩着一層輕紗,看不清模樣,但身材卻是極好。

我一下子就認了出來,這是我「媳婦」!

「在我面前也敢放肆,跪下。」

她輕輕開口,吐出這幾個字來。

那東西一見了她,渾身哆嗦的更厲害了,緩緩低下頭去,竟真的跪倒在了我的面前,不敢言語。

「你問吧。」

白衣女子,也就是我的「媳婦」,鄙視地看了我一眼,然後雙手叉腰站在一旁,監視着那個東西。

我這還是頭一次在大白天見到她,心情大好,沖她呲牙一笑,她卻翻了個白眼,不理我。

「咳咳......這回你可以說了吧,你這煙魂女鬼,為什麼要害人?」我尷尬地轉過身,對那東西喝問道。

那東西猛然抬頭,面露凄厲,咬牙一字字道:「你認錯了,我是黃家的,不是什麼煙魂。
三十年前,上官富跟他老子進山,活活扒了我們一家七口的皮,這個仇,我必須要報!」

聽到這裡,我不由一愣,回頭看了上官富一眼。

他們也都瞪大眼睛,像活見鬼了一樣看着我。

其實我知道,此刻在他們眼裡,我完全就是在跟空氣對話,因為他們壓根看不見,也聽不到。

尤其那個楊林的表情,更是不屑一顧,就像是在看着一個精神病人的自我表演。

我懶得搭理他,衝上官富問道:「三十年前,你跟你家裡人進山,曾經活扒了一窩黃皮子的皮,有這事么?」

上官富渾身一震,點頭說道:「沒錯,是有這麼一回事,那時候家裡窮,進山打獵,的確曾經遇到一窩黃皮子......」

那東西怨毒的目光盯着上官富,咬牙切齒道:「當時,點煙放火的人就是他,可憐我那幾個孩子,突煙冒火往外跑,卻還是全部遭了他們的毒手。
他殺了我的孩子,我自然就要殺死他的孩子,這是報應!」

她喊的撕心裂肺,令人毛骨悚然,我暗嘆口氣,回頭又對上官富說:「它說當時點煙放火的人就是你,它一窩好幾個孩子,一個都沒跑出去,都讓你們給弄死了。」

上官富不說話了,他高大的身軀明顯晃動了一下,而周圍其他人的眼神里,也都紛紛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很明顯,我說的半點不假,或者說,這個黃皮子並沒有撒謊,的確是上官富害死了他們一家。

「這女娃七歲的時候,我就打算弄死他,但是那個崔半城說,冤冤相報何時了,他允許我給這女娃打災,折騰她到十八歲,但是我的孩子永遠也活不過來了,她卻還活着,這不公平,所以,不但她必須要死,他們上官家的人,個個都該死......」

它的聲音變得極其難聽,就像用鐵器刮蹭玻璃一樣,讓人心裏極度的不舒服

然後,它突然又怪笑了起來。

「你不要以為,有一個修鍊真身的蟒仙給你撐腰,你就能奈何得了我,今天我就是拼了這一身道行,也要跟你們同歸於盡!」

突然,它原地化作一團黑氣,猛地向我撲了過來。

我頓覺不妙,忙屏住呼吸,同時單手引訣,喝聲:「開!」

四面牆上的五雷符,同時發出一聲霹靂震響,幾道雷光同時閃現,盡數打在了它的身上。

一聲慘呼之後,它再次癱軟在地,身體蠕動,似乎已經不行了。

幾乎是與此同時,一旁的白衣女子閃身擋在我的身前,似乎要替我扛下這一擊。

我沖她一樂,她再次翻了個白眼,對我說:「笨蛋,它的幾個崽子還在上官愛身上,你不把它們幾個解決了,這黃皮子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解決,怎麼解決?」我問道。

「看你嘍,來武的就直接廢了它們的道行,更狠點的就連魂魄也廢了,要麼就跟他們商量商量,如何化解這段仇怨,或者送他們去別的地方修行。」

我低頭想了想,心說我雖然沒正式立堂口,但規矩還是懂一些的,像這樣的仇仙,最好的處理辦法就是和解,否則就算滅了它們,也會損我的陰德。

畢竟,是上官家傷害它們在先,這叫因果。

「各位,現在情況已經基本明白了,但這件事上官家犯錯在先,這個因果需要自己承擔,所以......為了避免有人說我是騙子,上官董事長,你想不想親眼看看,當年被你害死的那一家七口?」

《天生仙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