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貼身狂醫
貼身狂醫 連載中

貼身狂醫

來源:外網 作者:陳言王雅舒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陳言王雅舒

看清前女友的真面目後,他終於覺醒了!從此,醫道為聖,武道為尊,他要這天下,再不負他!展開

《貼身狂醫》章節試讀:

全場,一片死寂!
每個人都死死忍着臉上快要控制不住的表情。
趙永剛更是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完了,完了,這哥們剛被戴了綠帽子,刺激的精神不正常了,這種事情怎麼能說出來,大好的機會啊……」
林語晨咬牙切齒,眼神噴火。
長這麼大,第一次感覺到了芒刺在背,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偏偏,陳言又弱弱的問了一句:「我說的對不對?」
因為,他對自己的判斷也不自信啊,莫名其妙得來的手段,剛才為自己算命,還算出個大笑話。
林語晨能說對嗎?
她第一次有了想咬死一個男人的衝動。
終於,院長開口了,嚴厲說道:「陳言,不可胡說八道,褻瀆了林秘書,馬上給林秘書道歉。」
但是……
林語晨卻一擺手,道:「讓他給二小姐治病。」
什麼?
眾人表情紛紛震驚。
林秘書不但沒有發飆,反而讓陳言治病。
所以,大姨媽是真的,痔瘡,也是真的……
陳言道:「我需要九根銀針。」
聽到這個要求的趙永剛,差點又瘋魔了,他跟陳言是大學同學,關係一直比較好,但他非常確定,陳言真的沒學過中醫,現在他不但會把脈,還要用銀針給病人解毒,這個人,真的是陳言嗎?
秦老站出來:「小友,我身上就帶着銀針。」
秦老對陳言的稱呼都變了,畢竟,能把脈把出痔瘡的,他自問也沒這本事。
拿到了九根銀針,消毒。
站在王紅鸞的病床前,陳言卻坐蠟了。
因為根據記憶,他現在施展的這套針法叫「氣針拔毒」,需要用到真氣;可是,真氣,那是什麼玩意兒?他根本沒見過啊!
是武俠小說裏面的內功嗎?
一念及此,陳言忽然感覺胸口位置莫名一燙,緊接着有一股熱浪遍布全身,一個名詞在腦海中跳了出來——
《邪醫內經》!
啥玩意?
陳言驚呆了,連名字都這麼邪門。
顧自航怎麼看陳言都感覺一百萬分的不爽,特別是想到如果治壞了,甚至把王二小姐弄死了,他這個急診科主任是不是要背鍋?於是大聲開口:「陳言,你到底會不會?是不是連針灸都沒摸過?林秘書啊,這傢伙真的不會中醫……」
林語晨很不耐煩:「你給我閉嘴。」
顧自航神情一頓,瓮聲道:「那如果治出個好歹,可不關我的事,事後別賴在我的頭上,這個陳言,早就被我開除了。」
陳言微微閉眼,再睜開時,身上的氣質都變得不一樣。
他冷冷的朝顧自航斜了一眼,迅速出手。
「唰唰唰……」
別人都還沒看清楚他是怎麼施針的,九根銀針就已經全部插到了王紅鸞的腦袋上。
每個人都被嚇了一跳。
這她娘的,是在變魔術嗎?
太快了。
之後,陳言的手指,在每一根銀針的上面都點了一點,這些銀針全都震顫着,以各自不同的軌跡運動起來。
別人看不出水平。
邊上的秦老瞬間瞪大眼睛,更是將一副老花鏡架在了鼻子上,一邊看,一邊驚嘆——
「天哪,這是神龍擺尾!」
「天哪,這難道是……百鳥朝鳳?」
「我的天哪,這,這,這莫非是傳說中的,無中生有?」
陳言這九針拔毒,每一針的手法都不一樣,秦老連喊三聲天哪,是因為他看懂了三種,這三種都是針灸手法中的珍品,已經極少有人能使用,而剩下的六針,他更是從未見過。
看到秦老的驚呼,林語晨美眸中閃過一道光彩,對陳言的醫術,更多了三分信心。
兩分鐘不到。
陳言就把九根銀針拔了出來。
每一根針,都變成了黑色。
在離針的下一秒,王紅鸞眼皮子一抖,醒了過來。
「醒了,醒了,真的救醒了!」
「這針灸,好厲害!」
隨着王紅鸞的醒來,眾人都鬆了口氣,看向陳言的目光,也多了一些佩服,特別是秦老,眼中有光,像看見了絕世寶貝。
而柳燕和趙永剛,彷彿第一次認識陳言。
「我在哪?發生了什麼事?」
王紅鸞掙扎着坐起來,看着陳言,像是在哪裡見過。
……
五分鐘後。
一號急診病房,就只剩下三個人,陳言,王紅鸞,還有林語晨。
「陳言?是吧,你能否告訴我,鵝冠花到底是什麼,生活中會不會不小心接觸到?」林語晨問出了心中的疑問,這很重要。
陳言道:「不用懷疑了,鵝冠花之毒,如果不是她自己想死吃着玩,就肯定被下毒了,下毒之人,還是個用毒高手。」
王紅鸞翻了個小白眼,她才不想死。
陳言被她這一眼,翻得心頭一跳,太……好看了吧?
白眼也能翻得如此清新脫俗,讓人有種中槍的感覺。
林語晨問道:「什麼時候中的毒?」
陳言道:「鵝冠花毒,如果是吃下去的,發作時間大概半小時,一旦發作,非常兇猛,會在短時間內出現眩暈和昏迷,所以,可以確定,她是在差點撞死我的半小時前,被人下毒的。」
王紅鸞看向陳言的眼神,流露出歉意:「對不起,我會補償你的。」
林語晨道:「半小時前,我和紅鸞一起參加了一個宴會,當時參與者比較多,人員複雜……」
意思就是,想不出誰會是下毒之人。
然後,林語晨跟王紅鸞商量了一下,對陳言道:「陳醫生,我現在臨時聘請你作為紅鸞的私人醫生,等這段時間過去,我會安排你重新到江州醫院上班,轉正成正式醫生,你可願意?」
陳言道:「你們是想讓我幫忙找出下毒之人吧?貌似,可能會有點風險,關鍵……有錢嗎?」
囊中羞澀啊!
房租快到了,生活費還剩下不到一百,老趙那兒還欠了三百塊。
林語晨伸出兩根手指:「兩萬……」
陳言呼吸一滯,林語晨又說出兩個字,「日薪!」
話音敢剛落,陳言就一口答應:「成交!」
王紅鸞的聲音響起:「我差點撞了你,你卻救了我,你可以向我提一個要求,只要在我能力範圍內,必不讓你失望。」
陳言想了想,道:「能開除顧自航嗎?我懷疑他受賄。」
林語晨寒聲道:「對這種沒有醫德的人渣敗類,光是開除當然不夠,我要讓他從此離開醫生的行列。」
王紅鸞點頭,道:「陳醫生,這個不算你的要求,你可以回去再想想,想好了告訴我,明天上午九點,我在江南葯業等你。」
離開醫院的時候。
陳言忽然想起之前用筷子占卜的事情,自語道:「難道,今天真是我的幸運日?琴棋書畫,醫術武功……如果這些都是真的,那好像,卦象也沒說錯啊!」
……
與此同時。
江州雅苑小區。
王雅舒挎着一隻LV新包,回家。
這是蔣丞夫給她的生日禮物,代價是今天差點進醫院……但想到這個包要十八萬八,就覺得值了,至於陳言那個窮光蛋,只配玩自己。
剛進門,就看到自己的父母和爺爺都在,像在等她。
「小舒,你怎麼現在才回來,電話也打不通,快快快,跟我們一起去醫院,見你的小姑姑!」王雅舒的母親楊蘭,一臉喜氣的說道。
「媽,我哪有什麼小姑姑啊?」王雅舒驚訝了。
他父親王城笑着說道:「小舒,你有所不知,我們王家,其實跟上京王家,沾親帶故,你爺爺和上京王飛鵬是堂兄弟,只不過,我們這一脈當年因為一件舊事,被驅逐出王家,但是現在,上京王家跟你爺爺聯繫,讓我們輔助你小姑姑,將來有可能重回家族。」
王雅舒一下子有點懵,滿腦子都是關於上京王家的傳說。
資產幾萬億,隨便漏點出來,都可以揮霍一輩子了吧?
楊蘭樂呵呵道:「你小姑姑叫王紅鸞,我們剛得到消息,她出了點小車禍,我們趕緊過去,表示一下,特別是你,跟你小姑姑年齡差不多,你好好巴結,到時候讓你小姑姑給你介紹個上京富少,你就發達了。」
王雅舒一聽,頓時感覺身上十八萬八的包也不香了。
蔣丞夫也可以一腳踢了。
上京王家的親戚,背一百八十萬的包包,才符合身份吧?
「媽,爸,爺爺,那我們還等什麼,我已經等不及要去巴結小姑姑了!」

《貼身狂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