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替郡王養崽後,他來陪我隱居了
替郡王養崽後,他來陪我隱居了 連載中

替郡王養崽後,他來陪我隱居了

來源:google 作者:陌於之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喬珍珍 古代言情 季雲舒

最具潛力佳作《替郡王養崽後,他來陪我隱居了》,趕緊閱讀不要錯過好文!小說主人公有喬珍珍季雲舒,也是實力作者陌於之精心編寫完成的,故事無刪減版本簡述:在劉嬸子的幫助下,不過兩個時辰,兩隻羊就被斬成大塊,做成了鮮香的滷味喬連連十分大方,直接拿出個羊腿,切了滿滿的兩碗,讓……...展開

《替郡王養崽後,他來陪我隱居了》章節試讀:

其實喬連連想帶顧城去,但老大默不作聲,老五又主動跳了出來,她心底一感動,把顧歌抱了起來。
二三歲的小姑娘,因為長期營養不良,只有別人孩子一歲時的個頭,抱在懷裡輕飄飄的,惹人憐愛。
「那我就帶小五去了。」
喬連連大聲宣布的同時,心底也存了幾分賭氣。
讓你們都不跟我親,回頭我給顧歌買吃的,你們可都別艷羨。
其他四個孩子同時鬆了一口氣,或同情或感激的望着主動站出來的顧歌,直到母女兩個出門。
實際上,顧歌,「我是誰?
我在幹嘛?」
人家只是想要尿尿啦,為什麼要抱着人家出門。
一直到坐上了牛車,顧歌還有些發懵,口齒不清的問道,「娘,娘,去哪。」
她年紀小,忘性也大,之前只是被打怕了,所以才一看到喬連連就哭。
可隨着喬連連幾次溫和以待,小小姑娘慢慢的沒那麼畏懼,也敢和她說話了。
「去趕集。」
喬連連摸了摸她的頭,從懷裡掏出去掉包裝的麵包片,「歌兒吃的肉最少,餓了吧,吃口麵包。」
顧歌眼前一亮,什麼尿啊屎的全忘了,抱着鬆軟的麵包就是一頓啃。
坐在前頭趕車的大叔瞄了一眼喬連連,不屑的一撇嘴,嘀咕道,「演給誰看呢。」
喬連連耳聽聞不問,仍舊穩坐如山。
約莫半個時辰後,西陽鎮到了。
她抱着顧歌下了驢車,在集市轉了一圈。
今天是大集,從早到晚都有人賣東西,賣肉賣菜自是不必說,還有賣糖葫蘆賣糕點的,離老遠都能聞到香味兒。
顧歌一看見這些就雙眼放亮,卻又不敢說什麼,只能悄悄的咂摸了一下小嘴。
喬連連故意逗她,「小五想不想吃糖葫蘆啊,想不想吃桂花糕,想吃就叫娘,娘給你買。」
顧歌的雙眼頓時綻放出無與倫比的光芒。
她期盼的望向喬連連,小小的叫了一聲「娘。」
「哎。」
喬連連眉開眼笑的應了,掏出一枚銅板,買了一個糖葫蘆。
同時在心底感慨,還是年齡小好哄好騙,這要是幾個大孩子,肯定懷疑她是在釣魚執法。
唉,當人家的後娘難,當一個洗心革面的後娘,更難。
經過幾番打聽後,喬連連終於找到了收動物皮毛的鋪子,她抱着顧歌走進去,卻沒有立馬拿出黑羊皮,而是仔細的看了一圈周圍其他客人的交易,在心底暗暗地估摸了下價。
山裡羊多,羊皮不算多珍貴,這其中山羊皮比綿羊皮價格要稍高一些,黑羊皮比白羊皮又稍高了一些,不過最貴的還是貂皮和狐狸皮,高昂的價格簡直讓喬連連眼紅。
「夥計,賣一張黑羊皮。」
在心底估算好了大致的價格,喬連連把還新鮮的羊皮拿了出來。
「這位夫人,裏面請。」
很快有夥計來請人。
喬連連跟了進去,看到了一個留着小鬍鬚的中年男人。
男人似乎是行家,將羊皮仔細摸了一遍,嘖嘖嘆道,「皮不是啥好皮,但這份刀功可真,了不得,一整個皮子完整剝了下來,厲害厲害啊。」
喬連連淺笑,「老闆要是覺得皮子好,就給個好價,趕明有了好皮子還給你送來。」
中年男人盯着她打量了兩眼,伸出三根手指,「三兩銀子,算史無前例的高價了。」
喬連連抿了抿嘴,「三兩太低了,這皮子多完整啊,又是黑羊皮,至少要六兩。」
「哎唷,這可是翻倍了。」
中年男人有些不太樂意。
喬連連笑眯眯的道,「我們家以後有了其他好皮子,也是優先給老闆送來,那貂皮狐狸皮的,要是完好無損,得多稀罕啊。」
中年男人的雙目一凝,半晌後,點了點頭。
一旁的小夥計有些着急,但沒敢說話,等喬連連拿着六兩銀子走遠了,他才急道,「二掌柜,這羊皮給她六兩,相當於咱不賺錢吶。」
「羊皮不是關鍵,這份剝皮的功夫才稀罕。」
中年男人搖了搖頭,凝重道,「咱們西陽鎮刀法如此好的屠夫也就兩個,其中一個年齡還大了,我看這小婦人如此年輕就來賣皮子,這剝皮的想必是她相公之類的,咱這次給她一個好價,往後她有了好皮子才往這裡送,那完整無損的貂皮有多少利潤,你又不是不知道。」
夥計啞然,半晌後,搖着頭離開了。
卻說這集市大街上,喬連連也只是試探着要了六兩銀子,沒想到對方真的應允了,她當即明悟,這西陽鎮好的屠夫恐怕不多,對方應是有所圖。
不過誰會嫌銀子燙手呢。
她一手抱着顧歌,一手攥着銀子,美滋滋道,「咱們現在有錢了,小五,走,買米買面去。」
西陽鎮的物價不算貴,米面也就幾文錢一斤,喬連連一樣買了十斤,然後才發現,錢有了,可她沒勞力啊,這麼多東西可怎麼拎回去。
要是實驗室里能裝東西就好了。
喬連連瞎想了一下,突然覺得手上一輕,六兩銀子不見了。
感情這實驗室里還真能裝東西,喬連連又驚又喜,連忙把銀子拿出來,花了一個銅板雇米麵店的小夥計把米和面送到一處僻靜之所,然後她捂着顧歌的眼睛,默念了一句「裝起來」。
二十斤的米和面就陡然不見了。
喬連連頓時樂的見牙不見眼,抱着顧歌就衝進了編織店裡。
小顧歌一臉茫然,「哎,剛才那一堆的東東去哪裡了?」
顧家老宅里的東西多數都破舊了,不說別的,水瓢都是裂開的,實在是用不下去了。
喬連連十分大方,一口氣置辦了一個小簸箕,一個高粱掃把,一個葫蘆水瓢,一套鍋鏟湯勺,就連碗筷都買了幾幅,總共花了半兩銀子。
最後,她還跟老闆磨了會價格,老闆送了她一個竹筐,剛好把買的東西都放進去。
竹筐是背在身上的,又用了厚布做肩帶,背起來頗為輕鬆。
喬連連想了想,又買了一斤米面放在背筐里,免得孩子們問起來,她無法解釋米面如何來的。
最後,就是包上兩份桂花糕了。
一份半放進竹筐,半份遞給顧歌,任由小姑娘吃的滿臉幸福。

《替郡王養崽後,他來陪我隱居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