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吞靈化神訣
吞靈化神訣 連載中

吞靈化神訣

來源:google 作者:渭橋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渭橋 蘇成

武者修鍊,沖八脈,開元海,納靈種,奪天地造化黃金時代來臨,絕巔靈種現世「大日真火」萬年不熄,焚天裂地燃蒼穹「先天建木」竦枝千里,通天蓋地鎮虞淵「黃泉冥水」往生極樂,銷骨溶魂了今生.....蘇成看着體內色彩氤氳的神種,有些茫然,絕巔之上是什麼品階?展開

《吞靈化神訣》章節試讀:

高台之上,四道人影端坐,皆是族中德高望重之輩。

「安靜!」

清朗之聲從高台處響起,清晰地回蕩在每個人的耳旁,同時撫平眾人心中的波瀾。

說話之人,身着白袍,鬚髮皆白,頗有仙風道骨之感,正是昨夜去找蘇成的族老,蘇合。

「感恩先祖庇佑,感謝族人們的奮力前行,讓我們蘇家日漸興盛。」

「在場各位都是族之棟樑,年輕一輩也是家族的大好兒郎。」

「為此本次大比,族中決定將高品靈種【庚金之靈】,獎勵給大比第一名,望我蘇氏大好兒郎努力修行,不負家族期望。」

此話雖昨日已說,但這種豐厚的獎勵,依舊讓人聽得熱血沸騰,心中的激情瞬間被點燃。

畢竟高品靈種珍貴無比。

雖說場上四人中,蘇黎看起來贏面最大,但究竟誰能笑到最後,花落誰家,尚未可知。

眾人對於接下來的大比無比期待。

蘇合環視場全場,又看向身旁族長,見其點頭後,朗聲說道。

「現在終比開始,你們四人採取抽籤方式,兩兩對決,勝者可進入二強,二強再決第一。」

話落,袖袍一擺,一縷西風驀地騰起,帶着一株四葉草,緩緩飄到四人身前。

蘇成隨意扯下一片綠葉,攤在掌心,其上漸漸浮現一個「一」字。

這一縷西風就是蘇合靈種的能力嗎?

清朗之聲再度傳來,打斷了蘇成的思緒。

「第一場,蘇成對戰蘇途!」

「第二場,蘇黎對戰蘇宏遠!」

……

演武台之上,蘇成與蘇途兩人遙遙相對。

蘇途年十八,身高七尺有餘,盡顯魁梧,長相普通,雙臂纏繞着白緞,倒是讓人有些好奇。

只見蘇途一抱拳,提醒道:「蘇成兄弟,小心了。」

而後便展開攻勢,猛地撲了過來,雙拳齊出,勁風呼嘯,夾雜着屬於開脈境的氣血之力砸來。

蘇成並沒有慌亂,雙手探出,一手托其雙臂,一手成掌,掌心中蘊含氣血之力,直逼蘇途腹部。

蘇途雙拳砸出之後,正要變換招式,突然察覺下方勁風來襲,不得不調動氣血之力匯聚腹部進行防禦。

嘭!

氣血之力對撞發出沉悶聲響,蘇途氣血之力直接潰散。

在其身形不由倒退之際,雙臂卻被蘇成死死扣住,一時進退不得。

眼神凝重,蘇途一咬牙,雙手一震,試圖掙脫束縛。

就在此時,蘇成突地一腳踹出,重重踢在其腹部,蘇途倒飛而出。

咚!

狠狠摔在地面上,蘇途身體蜷縮起來,額頭冒出豆大汗珠。

腹部的疼痛讓他一時無法起身再戰。

蘇成並沒有趁勝追擊,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有些疑惑。

蘇途是五脈境界,不至於如此不堪一擊吧!

是我太強?還是他太弱?

這個傢伙不會再演我吧!

待得片刻,蘇途緩過來後,扶着小腹從地上站起,搖頭苦笑。

「沒想到蘇成兄弟這般厲害,先前倒是我小看了兄弟,實在孟浪。」

蘇成儘管有些疑惑,但還是微笑道:「途兄,過譽了,在下取巧而已。」

「罷了,打也打不過,我認輸了。」

蘇途擺了擺手,瀟洒轉身,直接下了演武擂台。

走到觀戰台後,咧了咧嘴,揉了揉腹部,心中罵道:「真他娘的疼啊。」

蘇成有些無語,這算什麼?不玩了嗎?

「蘇成勝!」

眾人愕然,雖說開脈境戰鬥未必多麼強大,招式多麼精妙,但蘇成兩招就把蘇途打的認輸,還是出乎他們的意料。

「蘇途是五脈境界,居然不是蘇成的對手,兩招分勝負,這蘇成該不會是六脈境界吧!」

「我看他氣血之力雄渾,估計是差不離了,嘖嘖,我旁系一脈終於出了一個天縱之才呀,哈哈!」

「......」

「第二場,蘇黎對戰蘇宏遠!」

蘇黎緩步走向演武台,與蘇成擦肩而過。

眼神陰鷙,微不可查的閃過一絲殺意。

本想自己以七脈境界橫掃同輩,是樹立自己威望的大好機會,卻不成想冒出一個蘇成出盡風頭,還妄圖染指自己的【庚金之靈】,簡直是在找死……

看着對面有些阿諛的蘇宏遠,蘇黎收斂了思緒。

「出招吧!」

也不廢話,淡淡地吐出三個字。

蘇宏遠拱手。

「得罪了!」

說罷,直撲而來,一記掌刀劈向蘇黎的胸膛。

蘇黎眼睛微眯,單手成爪,扣住其手腕,就勢一甩,蘇宏遠直接被扔出演武台。

一招落敗!

人群傳來陣陣驚嘆之聲。

"好厲害呀! "

"不愧是我蘇家的天才。 "

"......」

蘇黎就這樣靜靜站在台上,嘴角噙着一絲若有若無的微笑。

似乎非常享受這種萬眾矚目的感覺。

「蘇黎勝!」

「蘇黎你是否需要休息?」

「不必了,我沒時間浪費!」

看到這裡,蘇成搖頭。

這個傢伙,真能裝X,也不怕裝過頭了。

真以為吃定自己了?

想罷,縱身躍上演武台。

「蘇成,你-准-備-好-了-嗎?」蘇合的聲音一字一句響起,帶着意味深長。

蘇成像是沒有聽懂其中含義一般,不為所動,朝蘇黎颯然一笑。

「還請賜教!」

開脈境屬於武道修鍊的第一步,需以自身蘊養氣血之力,沖開體內八脈。

資質一般者,八脈淤結,經脈脆弱狹窄,需耗費大量時間沖脈及溫養。

資質上佳者,八脈通順,筋脈堅韌寬闊,修鍊自然神速。

其中翹楚,筋脈先天通暢,先天八脈全通者稱為天脈者,乃是絕頂之資。

所以蘇成先天五脈通暢,蘇黎先天四脈通暢,其二人資質已是出類拔萃。

八脈是指沖脈、帶脈、陰蹺脈、陽蹺脈、陰維脈、督脈、任脈、陽維脈。

二人皆是七脈境界,任督二脈已開,潛能激發後,身體素質大幅度提升,先前自然贏得輕鬆。

此刻兩人相爭,也算的上龍爭虎鬥。

演武台上,兩人靜靜對峙。

觀戰台前,眾人屏住呼吸。

當聽到比試開始後,蘇黎率先出手!

心想若是蘇成一個應對不及,以同境一招敗北,更能助長自己在年輕一輩的威望。

砰,砰,砰,如中敗革的聲音,在開闊地演武場上響起。

那是拳掌碰撞發出的悶聲,拳影如雨點般砸落,蘇成以掌抵擋。

搶佔先機的蘇黎突然變化攻勢,拳法剛猛,出手狠辣,面對蘇成故意露出的破綻視而不見。

招招不離向蘇成太陽穴,天突穴等要害攻去,打算不給蘇成絲毫喘息之機。

高台之上一道族老身影看到此幕,對旁邊蘇長雄頷首贊笑。

「黎兒實力眼光都不錯,不愧是我蘇家麒麟兒啊。哈哈哈,想必在大日皇朝同齡才俊中也是不凡了。」

這個世界廣袤無垠,橫跨不知億萬里,按方位分東洲、南荒、西土、北原四處地域。世家宗門林立,聖地皇朝稱霸。

大日皇朝乃是南荒的不朽勢力,傳承萬年之久,疆域遼闊,強者輩出,天曲城不過是其滄海一粟罷了,他蘇黎又算得了什麼。

對於這明顯恭維奉承的話,蘇長雄還是面帶微笑收下了這一記馬屁,目光仍是落在演武台上未移半分。

觀戰台更是讚歎不絕......

只有蘇嵐目光緊盯台上戰鬥中的蘇成,緊張地握起小拳頭。

就在此時,台上鏗鏘之聲乍響。

蘇成長刀出鞘,如水中日芒,閃爍不定,刀鋒從不同角度躍出奔向蘇黎。

來不及多想,蘇黎抽身疾退。

但還是慢了一絲,刀鋒擦肩而過,帶起一串血珠,在空中翻滾折射出妖異紅光。

高台上,蘇長雄,略帶疑問地看向蘇合。

見其無奈的搖了搖頭,不言迴轉,眼睛微眯。

「家裡的狗不聽話了!」

脫離戰圈的蘇黎,感受到左肩部位傳來的疼痛,臉色有些難看,眼中殺意已不再掩飾。

「你很好,不過你以為憑藉這點手段就能贏我了?」

說完後,手腕一抖,三尺青鋒顫鳴,身影如鬼魅般掠出。

蘇成卻是不慌不忙,手中刀鋒連續划動,在身前交織成密不透風的刀網,將蘇黎攻勢盡數化解。

久攻不下的蘇黎心中怒火翻湧,直接喝罵道:「賤種,憑你也想爭那【庚金之靈】。」

蘇成聞言目光一凝,心中升騰起怒意,遂不再保留,腳掌一跺,人已是高高躍起,氣血之力轟隆作響,灌入長刀之中,一刀斬落,氣血如匹練橫掃而去。

轟!

長劍應聲而斷,刀鋒卻是毫無停頓,裹挾氣血之威,徑直砍在其胸口。

蘇黎被斬的倒飛而出,心中駭然無比,這一刀威勢絕對遠超七脈境界,若非有護心寶甲,絕對重傷。

錦衣已被撕裂,左肩染血,狼狽不堪的他,雙眼死死盯着蘇成,殺機瀰漫。

「賤種,這是你逼我的,去死吧!」

只見蘇黎全身氣血之力劇烈翻湧間,隱隱有元力波動傳出。

這是以開脈境,強行運轉元海境功法所凝聚的一絲元力。

即使一絲,那也是遠超開脈境的強大力量。

強行運轉元海境才能修鍊的功法,筋脈定會損傷。

這完全就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打法。

身影閃動間,已是出現在蘇成身前。

「去死吧!」

這一拳,夾雜一絲恐怖元力以及森冷殺機,氣勢凌厲無比。

蘇成感受到對面那股狂暴的氣息,瞳孔一縮。

手腕一抖,橫刀於胸前,刀光乍現,【平山刀法】第一式橫推而出,而後第二式,第三式......連綿不絕。

但卻未能完全抵擋住這一拳的威能。

拳已至,人未退。

身形擰轉半分,避開胸口要害,左肩直接被擊中,發出咔咔骨折之聲。

但他的臉色分毫未變,平靜如水。

手中長刀不移半分,依舊斬向蘇黎脖頸。

蘇黎此時處於舊力已盡,新力未生之際。

已是無法避開,眼睜睜看着長刀落下,眼中浮現恐懼之色。

「他真敢殺我!」

《吞靈化神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