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網王:論綠茶的自我修養
網王:論綠茶的自我修養 連載中

網王:論綠茶的自我修養

來源:google 作者:言從墨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藤原里奈 言從墨

【網王同人】簡單來說是一個改邪歸正的綠茶為了任務被迫從操舊業的故事藤原里奈是這本書的女主,上個周目因為她追尋真愛,好感度收集嚴重不足導致世界崩塌為了活着,為了親人,這一次她必須為了好感值而奮鬥是個爽文,女主有光環時間點為主線開始的那年—U17及之後的生活會走劇情,私設立海大三連霸(介意繞道非常感謝)展開

《網王:論綠茶的自我修養》章節試讀:

手冢國光和跡部景吾兩個人對視了一會兒,

一時間誰都沒有說話

藤原順着跡部的視線,向玄關處看去。

手冢的眼中帶着深邃的光。

一時間,氣氛有些詭異的安靜。

跡部率先開口:「真是好久不見呢,手冢。」

「嗯,你也是,跡部。」手冢看了眼茶几上擺放的食物和書本,語氣一如既往的冷淡,看向跡部的眼神算不上友好,他大概能知道跡部來這裡的的意圖。

手冢邁着步子走到藤原的另一邊坐下,看着眼角還泛着淚光的藤原,心中不知是什麼滋味。

嫉妒?心疼?亦或者是隱藏內心深處的欣喜?

他抬眼看了跡部一眼,隨即拿出口袋裡的手帕,輕輕擦拭掉她眼角的淚痕,無視跡部景吾不太好看的臉色,細聲安慰:「沒事的,別哭,我在呢。」

跡部並沒有錯過手冢那一眼中對他所散發出來的敵意,瞭然的挑了挑眉。

看着情緒逐漸平靜但依舊眼角泛紅的藤原,他無奈地勾了勾唇角,你啊你…這是招惹了多少人啊。

跡部景有意打破面前兩人頗有些親密的氛圍:「藤原。」

「嗯?」藤原抬眼看向他,依舊含淚泛紅的眼眶讓她看上去有股迷離的破碎感。

他撞上她眼,微微頓了頓:「榊監督讓你明天去學校,說是因為過段時間的比賽,要商量一下。」

「跡部你能幫我和榊老師說一下,我過兩天回學校可以嗎?」她緩了緩情緒,面上逐漸爬上一抹紅暈,「太丟人了。」

跡部當然知道她心裏在擔心些什麼的,左右不過是女生之間的討論,略有些不贊同地看了她一眼:「有本大爺在,你在怕什麼?啊恩」

「可是…」

「啊恩,本大爺向你保證,那種不華麗的事情不會發生。」跡部眼神暗了暗,在冰帝沒有人敢挑戰跡部景吾的權威,在他踏進冰帝的那一刻,他就是冰帝唯一的王。

藤原當然也清楚,既然跡部向她保證了,那麼他一定會做到,這是來自上位者的承諾。

這時候再拒絕,多少顯得有些不識好歹了。她朝着跡部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

「沒事的,明天我會先送你去冰帝。」手冢看着她不太好看的臉色,拉着她的手安撫道。

「不必麻煩了,手冢,本大爺明天會來接她的。」跡部冷不丁地開口,不是詢問,沒有歉意,只是通知。

手冢國光抬眼看向跡部,眼眸深邃,透出一股冷意,跡部毫不畏懼地對上他的視線。

「里奈既然現在住在我家,就不勞跡部你費心了。」

「切。」跡部對於手冢的話不屑一顧,「要這麼說,藤原是冰帝的學生,還是學生會的副會長,那她就是本大爺底下的人,本大爺管她天經地義。」

藤原明顯感受到目前的氣氛頗有點針鋒相對的意思。

「國光沒事的,讓跡部來接我吧,對他來說就是順便的事情,而且你自己也是要上課的,冰帝到青學的路程不近的,不然太麻煩你了。」

藤原既然都這麼說了,手冢也不能反駁什麼,只能順着她的意思來。跡部景吾對這個結果毫不意外,精緻的眉眼處繪出一抹得意之情。

他剛想說些什麼,玄關處便傳來了敲門聲,跡部回頭看了看,是他讓管家買的衣服送來了。

幾個僕人拎着大包小包,恭敬地站在門口,為首的那個向前走了一步:「景吾少爺,您要的東西到了。」

跡部點了點頭,看向藤原:「你睡哪個房間?」她指了指二樓的方向,跡部瞭然,轉過頭眼神示意,訓練有素的僕人將大包小包的衣物整整齊齊擺放在房間門口。

跡部滿意地看了看樓上的大包小包,站起身來,居高臨下地看着坐在沙發上的藤原:「去試試吧。」

手冢扶着她起來,剛想將她抱起送上去,只聽見跡部對着身後的僕人說道:「愣着幹什麼,來兩個人扶她上去。」

拜託,跡部怎麼可能主動給手冢送上近距離接觸的機會呢?同理,手冢也當然絕對不會允許他這麼做, 那麼跡部家的女傭是最優的選擇。

在確定藤原已經進了房間後,跡部便輕蔑地看向手冢:「話說青學的正選還真是魯莽啊,藤原正常在路上走着都能被你們的人撞成這幅狼狽的樣子,作為部長,這麼放任自己的部員,手冢,你真是太不華麗了,啊恩~」

面對跡部的嘲諷,手冢冷着臉沒說話,這件事的確是桃城的問題,無可辯駁。

「啊對了,本大爺還蠻好奇的。」跡部的眸中隱隱漾起一股墨色,下一句話瞬間讓手冢身體僵硬,「手冢你告訴我,你抱着什麼心理讓她穿你衣服的,啊恩?」

手冢國光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跡部景吾直白地指出了他心中暗藏的心思,讓他多少有些慌亂,「她的校服皺了…」

話還沒說完便被跡部冷着臉打斷:「啊恩,別和本大爺說什麼沒有其他衣服。」他看着正對面依舊一臉平靜的手冢,不禁嗤笑道:「嗤,手冢,說出這種話你自己信嗎?是不能出去買還是在你的家裡你的母親沒有一件衣服?」

跡部眼中帶着瞭然:「好看嗎手冢?你喜歡她吧。」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

跡部和手冢本身就很熟悉,兩人是相互交鋒多次的對手了。跡部能看出手冢對藤原的不同,不管是從進門開始就對着他有着明顯敵意,還是對待藤原一改常態的親昵舉動,還有眼鏡下無法掩藏的慌亂神情。

「沒錯。」手冢抬眸對上跡部的視線,既然跡部看出來了,那他也沒有藏着掖着的必要,「我是喜歡藤原。」

「承認了啊。」跡部無所謂地笑了笑,並不意外。

手冢是他所認定的對手,絕不會是那種猶猶豫豫的人。相反的手冢要是真的否認或是沉默,或許跡部才會不爽,因為這意味着他看錯了人。

「手冢我們公平競爭。」跡部眸色只稍一斂,語氣變得有些嚴肅,而面上依舊是那副張揚的志在必得。

跡部的話不免讓手冢有些意外,他驚訝於跡部的直白,但還是點了點頭沒有反駁「好」

跡部看向手冢的視線充滿着自信,抬手撫了撫眼角的淚痣:「勝者一定會是本大爺。」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網王:論綠茶的自我修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