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王爺輕點寵,驚世醫妃她有實驗室
王爺輕點寵,驚世醫妃她有實驗室 連載中

王爺輕點寵,驚世醫妃她有實驗室

來源:google 作者:刺蝟山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墨成淵 夏凌

[穿越+空間+甜寵+爽文]一朝身死,夏凌卻攜帶空間穿越成為東晉國的嫡女爹爹不愛,娘親不在沒關係,姐從來沒怕過誰!手撕白蓮花,腳踹綠茶婊本想報完仇麻溜走人,一個人自由自在瀟洒走天下誰知一遇辰王誤終身你說你要走?你只能是本王的王妃,走,也是跟着本王走!展開

《王爺輕點寵,驚世醫妃她有實驗室》章節試讀:

就在夏凌躺在床上做着美夢的時候,兩道黑影正在慢慢的靠近。

其中一人輕輕的捅破窗戶紙,一支小吸管一樣的東西從破洞里伸了進來,隨即一陣氣流慢慢從吸管里向房間內擴散而來。

夏凌嗅了嗅鼻子,有藥味,作為古醫世家的傳人,這種劣質的迷藥,味道這麼重,自然一下就聞出來了。提純度也不高,二三十秒就揮發了,當即屏住了呼吸,把剛剛拿出來的麻醉針握在手中。

門外兩個人要是能聽到夏凌的想法,怕是鼻子都要氣歪了。

劣質毒藥?還味道重?這可是在黑市拍賣會花重金買到的,就這一小瓶,他們都執行十幾次任務了,從無一次失手。

當時的介紹是,安息香,無色無味,凡聞到的人立刻昏厥,就算內力高強者沒有昏厥,也會有三息的身體麻痹。

門外兩人看床上的夏凌靜靜的躺着,輕輕的開門進去,就在其中一人俯身查看的時候,夏凌猛地一支扎在他脖子上,麻醉藥瞬間打入他的身體,直挺挺的就倒下了。

另外一人看到同伴倒下,身上還插着一個東西,以為夏凌使得暗器,同伴已經被殺。

當即對着夏凌出手,夏凌雖然平時都有去拳擊館訓練,對付普通人還可以,但對於這種刀口上舔血的殺手來說,就有些力不從心了,何況這原主的身體實在有夠弱的。

三招,夏凌就被殺手一手刀砍暈了。

看着身邊倒下的同伴,默哀了一下,扛着夏凌從窗戶就往外跑去。

耳邊是呼呼的風聲,臉上不停有樹枝雜草划過,夏凌醒來,發現自己正被一個黑衣人扛在肩上往前飛奔。

夏凌輕輕的抬手,心念一動,手中便出現了一支麻醉針,還好之前沒全部從空間里拿出來,不然現在就麻煩了。

看準時機,一針刺進黑衣人的後頸,黑衣人隨即倒地。

夏凌從他背上滾了下來,雖然摔的不輕,所幸沒受傷。

伸手拉開這個人蒙面,一張極為普通的臉,記憶里也沒見過。

「醒了?」

黑衣人葯勁剛過,醒來就發現渾身動不了,身體不受控制,還被一根粗壯的樹藤捆着。

夏凌正在他面前盯着他,手裡還拿着他的刀在把玩。

「內.內.內廢.武..?」

打過麻醉劑後,舌頭一時間還打不直,說話也不利索。

「我不僅會武,還會巫術,你的四肢是不是不聽使喚啊?」

「嗯!嗯!嗯!」

黑衣人只能不住的點頭,巫術?這女人是巫師?

「裏面都是蟲子,只要我一聲令下,不肖片刻,你的四肢都會被啃食殆盡,你人卻不會死,我會留你在這自生自滅。」

夏凌把玩着手裡的刀,看着黑衣人陰惻惻的說道。

看着黑衣人眼裡的恐懼,她知道她賭對了,這些人可能不怕死,但對巫術這類光怪陸離的東西卻是有本能的恐懼的。

這也是從原主的記憶里得知的,這片大陸兩千年前出現過巫師,以一人之力可毀一座城池。雖過去這麼久,也是人們茶餘飯後的談資,當個樂。有些父母嚇小孩,也會說不聽話讓巫師把你抓去吃了這種話。

現在在深山老林里,夏凌不介意拿這個話來套一下黑衣人。畢竟麻醉針過去四肢確實不能動彈,風吹過也會有**感,再通過語言刺激,讓他以為有蟲子,也很容易。

看時間差不多了,他舌頭應該可以說話了,夏凌裝模作樣的揮了下手。

「說吧,現在你可以說話了,你們是什麼人,誰派你們來的,想幹什麼?」

黑衣人將信將疑的開口「我們是黑市的殺手...」

剛說完這句話,就再次瞪大了眼睛,莫不是真的是巫師現世了?剛剛分明還不怎麼能說話。

「接著說。」

「哦哦哦,巫師大人!我們是黑市的殺手,平時都在黑市接單,這次接到一個女人的單子,要我們來....來....」

「來什麼?我的耐心可不怎麼好!」

「要我們來把你抓去**了,再劃花臉丟在官道上!」

黑衣人怕夏凌生氣,一口氣說完。

夏凌眯起雙眼,繼續問道「這個女人你認識嗎?什麼時候接的單子,為什麼現在動手。」

「不認識,她是昨天晚上來的,來的時候戴着斗篷,遮的很嚴實,黑市的規矩也不能去打探僱主的消息。本來準備過幾天才動手的,太倉促了,只是今天白天接到通知,我們就今晚動手。」

「你們是怎麼接到通知的,接頭人是誰?」

「不知道,我們在車隊後面跟着,街頭信號是有鏡子反光三長兩短,我們回兩聲鳥叫。就算接上了。」

車隊後面,看來這個人就在車隊里了。

黑衣人見夏凌低頭思考,趕忙說道「巫師大人,我知道的都說了,您就放了我吧,我保證不會說出去的!」

「好!」

夏凌起身,沒有多餘的話,直接一刀刺進了黑衣人的胸口。

確認黑衣人沒了氣息,夏凌才慢慢往回走,剛剛來的時候不少花草都弄折了,回去的路還是能看出來。

她可不是什麼聖母心爆棚的人,那殺手敢出來接任務,就應該有任務失敗的覺悟。

今日要不是自己,原主根本沒得逃,如此惡毒的計策。

車隊里?又是夏家的人!

好,好,好的很!

天快亮的時候夏凌才趕回客棧。看着自己房間的窗戶,天殺的,在二樓,還好實驗室平時有些藥劑在高層,有伸縮樓梯。

這可惡的殺手,跑那麼遠,足足走了兩個時辰山路才回來。真想再給他兩刀!

回到房間,房間里之前中麻醉的另一個人已經不見了,應該是麻醉效果過了自己跑了。

不想管,只想睡覺。剛躺在床上,夏凌忽然坐起來,哪裡有天天挨打不反擊的。

換了身衣服,誰也沒有驚動,悄悄出去了。

夏老夫人年紀大了,早上起得早,要在佛前念一下經。只是今日卻被人打斷了。

「祖母,祖母,孫女有事稟報!」

夏傾城在門外拍着夏老夫人的門。昨夜兩個刺客託大,在車隊後面尾隨時見過夏凌。覺得她就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女娃,自己兄弟二人還從未失過手,還沒放迷藥的時侯就做好了標記。

他們約定事成了就在客棧院子里的樹上刻上一朵梅花。

早上夏傾城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去院子里查看,樹上赫然有一朵新鮮雕刻的梅花圖案,還不放心,又去了夏凌的房間,果真沒人。

這才跑來告訴夏老太太,再不久,就會有人在官道上發現衣冠不整的夏凌。到時候,她就是有一萬張嘴都說不清楚了。

她要趁這個時候先給夏凌安上一個罪名。

『吱呀~』

門開了,夏老太太對夏傾城一大早吵到她的念佛經很是厭煩。

「什麼事,一大早就咋咋呼呼的成何體統!」

「祖母,孫女有事稟報,昨夜我出門小解時,見到大姐姐一個人悄悄出客棧了,門口還有輛馬車,想來是大姐姐朋友,就沒在意,可是剛剛去她房裡找她,她也不在,大姐姐一夜沒回來,不會出什麼事吧?」

「什麼?一夜沒回來?陳嬤嬤,你去大小姐房裡看看!」

「是。」

陳嬤嬤一走,夏傾城便上前挽住夏老夫人的胳膊。

「祖母您別生氣,大姐姐是將軍府的大小姐,平日里愛慕她的人多不勝數,可能昨日只是聊的盡興忘了回來的時間。」

房間都隔得不遠,夏傾城剛把夏老太太扶到桌子旁坐着,陳嬤嬤就回來了。

「老夫人,大小姐房間確實沒人,被窩也是冷的,問過春桃她也不知道。」

「哼!」

夏老夫人一拍桌子「豈有此理,未出閣的大小姐竟然還夜不歸宿,當我將軍府的臉面是什麼。去!給我把她找回來!打斷她的腿!」

夏傾城見狀可高興壞了,這老夫人可不是說說而已,說打斷腿肯定是打斷腿。到時候人盡可夫的夏凌,還是個殘廢,將軍府嫡女的位置還不得乖乖讓出來!

臉上卻是一片焦急,趕忙跪在夏老夫人面前「祖母不可呀,縱然姐姐私會外男有錯,但始終是將軍府的嫡女啊。這懲罰會不會太重了。」

《王爺輕點寵,驚世醫妃她有實驗室》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