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網遊之王者再戰
網遊之王者再戰 連載中

網遊之王者再戰

來源:外網 作者:遺忘之志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遺忘之志

昔日王者,如今野人,三年空白,落伍他人甚多,卻無法掩埋自身本有的光與熱,遊戲內外,等待他重返榮耀,找回曾屬自己的遊戲坦途。 昔日少爺,如今村夫,三年遁走,埋沒多少塵事,卻無法擺脫自身應有的緣與命,漫漫人生,等待他重新站起,突破束縛自己的萬千桎梏。 這是一個退役職業選手,作為老鳥玩家在游戲裏裝逼的故事。但命運當前,遊戲內外的他是否能夠把握自己的選擇,然後重新塑造自己的人生? 「選擇決定命運,命運編織未來。」展開

《網遊之王者再戰》章節試讀:

「隊長,這」
「太猖狂了,她以為她是誰」
「新加入我們六隊的新人」
「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以為我們自由之翼是什麼地方」
「要是她出去胡亂說話的話,會不會對我們行會」
「好了!不要吵了!」
看到那個女孩如此洒脫的走掉,坐在那邊剩下的那些人中,一部分人沸騰了起來,有人說那個才來幾天就擺臉色自顧自走掉的女孩太不懂規矩,也有人覺得一個這樣隨隨便便走掉的新人,會不會不太妥當,要是她出去亂說一些壞話,會不會對行會的名聲產生不好的影響。領頭的那個隊長應該是一個頗有威嚴的領導,幾個字就把那群情激奮的場面鎮了下來。他看了看其他沒有發表意見的人,沒有多說什麼——那都是一些平日與那活潑的女孩關係還算不錯的隊員。他們現在的沉默,無疑才是眼下應當注意的問題。
「無極,我知道你的難處,但你又不是不了解她的性格。現在這樣,是不是不太好」沉默持續了一陣,坐在那個隊長旁邊的人緩緩地開了口,大概是隊伍中的軍師之類的人物。
「無妨。」良久之後,被稱為無極的隊長吐了一口氣:「這樣的人到處都是,這樣的情況天天都有你我什麼樣的大場面沒見過,不必為了區區一個新人而改變什麼。」
「我知道你們可能心有不忿。」那隊長看着那些沉默的屬下,緩緩地說道:「你們覺得不合適的,有問題的,以後儘管向會長那邊報告,但我還是要說」他頓了一頓,環視着自己的隊員:「現在這樣的安排,是為了最大化大家的利益,也是為了不打亂我們的計劃。」
寂靜持續了片刻,所有人都點了點頭。
「阿龍阿虎,今天這三件裝備還是給你們,你們自己商量着辦,期待你們的表現。」隊長再次強調了一番他的決定,然後轉向其他人:「計劃不變。熊兄,這方面還是你來安排一下。」他對坐在旁邊的人說道:「還是麻煩你了」。
那被稱為熊兄的人點頭應是,然後低聲說道:「聽說行會總部那邊傳來了消息,帝國的高層好像正在談論是否開戰的問題」
「那個我當然也聽說了。」那隊長揮了揮手:「會長正在密切關注軍部的動向,畢竟我們之間還是有些關係的,問起來比較方便。消息現在還沒有確定,即使確定了,對我們有沒有好處還是有待研究的」
「是啊,畢竟我們現在是在公國境內,若是戰火燒到這裡,也不知會不會」
「不會的,距離這麼遠」隊長搖了搖頭:「我們安心做我們的事,讓帝國的那些大佬們繼續討論吧,說不定等我們搞定了,他們還沒討論完」
「說的也是」
那幾桌人再次陷入了沉默與思考中,那熊兄再次皺起了眉:「今晚這件事,終究還是對那個女孩不好,我想是不是去找她勸說一下」
「勸個毛算了,你想去就去,我不管了。」那隊長不耐煩地回到:「總之,今天的決定不會變。」
「以後的計劃,照舊。」
***************
「以後的計劃暫時是不需要改變的。」
芙蕾帝國首都,雷德卡爾。
蘭登酒館,同樣的黑夜,依然是圓桌,只不過這個桌子是處於酒館內部的房間之中的圓桌。繁華的帝國首都,頂級的酒館服務一應俱全,只是弱小的玩家,沒有幾個有資格窺探到這裡的全貌。但是基本的包間還是可以訂到的,大大小小的房間,各種自由時代的擺設,可以讓玩家或者自由大陸的居民,在安靜享受美酒和其他服務的同時,盡情地談論公私之事,而不必擔心被他人聽到。
此時,就有幾個打扮像是玩家的人圍坐在這個圓桌旁,似乎在商討着事情。從他們身上的裝備來看,他們皆是處於玩家頂層階級的人物。其中一個身穿一身銀色戰甲,腰邊兩側掛着兩把銀光閃閃的長劍的男人,正坐在中間的座位上。兩撇小鬍子隨着他的話音在空中翹動,配上他嚴肅的神色,頗有一些上位者的氣質。
自由之翼行會現任會長,自由飛翔。
「那樣東西,還是目前我們首要的目標。我們現在已經摸到了大概的位置,六隊的人已經打探了一些消息,現在他們正在組織人員進行詳細的安排,即使戰爭發生,暫時也不會影響到這些。」
他將手肘支在了圓桌上,緩緩地低下頭:「而且,如果可能的話,我們也許可以在戰爭中」
「現在最關鍵的是,皇帝和那些大臣們究竟是怎麼想的,他們會不會同意開戰。」坐在旁邊的一位男性玩家隨之說道,他身穿一件白色的袍子,左眼上戴着一片單片眼鏡,手裡拿着一本書一樣的東西。他用手扶了扶眼鏡,說話一字一頓,但此時的話音之中卻帶上了一些憂慮:「以我個人的觀點,我還是希望不要開戰。」
「不要慫啊我們的軍師大人!打仗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另一個穿着一身黑色鐵甲的人說道。他的髮型是向天飛揚的刺蝟頭,身後背着一把大劍,嗓門也是出奇的大:「男人當志在沙場!不去戰場上衝殺一番,如何體現出我等男人的浪漫和強大啊,哈哈哈哈」
「不要吵啊鐵板!」坐在他一側的一名女子叫喊着,拍了拍他面前的桌子。她容貌雖然並不驚艷,但大大的眼睛還是非常吸引人的。而且她留有一頭火紅的長髮,雖然穿着一身甲胄,但專為女性設計的輕便樣式,在保護一些關鍵部位的同時,更加凸顯了她妖嬈的身材。那鐵甲男子的id明明寫着「半盒煙捲」,女子卻叫他鐵板,大概是故意給他起的外號:「不要把你這種戰鬥狂人和我們聯繫在一起好不好,想要作死你自己去」
「嘁,你根本不了解戰鬥的樂趣,所以說女人」
「你——說——什——么——」女人咬牙切齒地說著,看樣子馬上就要發飆了。
「好了好了不要吵。」自由之翼一看形勢不妙,趕緊出手穩住局面:「戰爭又不會因為你我的意願而發生,還是先等最新的消息,畢竟冰兒他們也已經在路上了,讓他們回來也是不好。」他坐下吐了一口氣:「我們先看看,等小鳥給我們的回信吧」
作為芙蕾帝國的首都,雷德卡爾自然是繁華至極,即使是在夜晚,燈火的光明依然把這座幾百年的古城照亮得猶如白晝。各色魔法燈光的照耀下,到處都是享受夜晚生活的人群,酒吧,宴會,比武場,遊樂場,各式各樣的娛樂活動,可以晃花每一個剛來到這裡的鄉下遊子。但在新曆795年土3月25日的這天夜裡,帝國的皇宮內卻是沒有歌舞昇平,君臣同歡的場面發生的。
白色的窗欞,金黃色的牆壁,極盡奢華的皇宮大門兩旁,除了照例站立着的衛兵以外,還有兩個威武的人物雕像,據說這是開國皇帝芙蕾女王身邊的兩位大將的雕像,它們矗立在皇宮的大門兩旁,以示與帝國的榮辱與共。
像這樣的雕像在皇宮內部隨從可見,明黃色的魔法燈的照耀下,四周到處擺放着像是士兵又像是軍官的雕像。它們對稱地擺放在正中間紅地毯的兩旁,而在地毯延伸的終點,由帝國君王所坐的大椅擺放在黑色高台上,高台向四周延伸,隨着台階的鋪展而逐漸降低,隨後形成一個更大的平台,然後台階再次延伸,繼續延伸每個平台都環繞擺放着一些固定的座椅,隨着平台的面積的擴大,那些坐騎的數量自然逐次變多。由於是夜晚,魔法的燈火將看似普通的高台周圍照得通透,彷彿在上面鍍上了一層金色。此時,除了皇帝的位子有人坐着以外,最上面一層平台的幾個座位還是坐着幾個人的。
那些座椅的材質自然是極好的,最靠近王位的那層使用的是從魔法時代留下的遺迹之中發掘出來的一種礦石,或許這些石頭在當時是儲存魔法所使用的材料,但經過了這幾百年已然失去了作用,反之變成了一種黑玉一般的原石。黑亮的顏色在這廣闊的空間和令人心悸的高度中,顯得格外的肅穆。
而現在坐在上面的人,卻顯得有些躁動。
「情報部門的史密斯部員已經返回。經過確認,他帶回來的消息,可靠程度是很高的。先生們,你們還在猶豫什麼,這可是最好的機會」
「不不不,蘇薩斯部長,我們在邊境西南方戍衛堡壘的安排——你們或者可以稱之為發現——是有漏洞的,公國那邊可能已經發現了」
「那又如何?只要是可能,我們就有理由。至於能力難道你認為我們的軍隊沒有擊敗那些鬆散聯盟的雜牌軍嗎,卡爾德拉宰相?」
「只要我們沒有合適的理由,就會受到你所謂的雜牌軍的聯合反抗,尊敬的部長先生。」隨着花白頭髮的擺動,一身貴族禮服的老持宰相緩緩搖頭,不卑不亢地繼續回應着對方的進攻:「那些雜牌的軍隊的特點,我們非常的了解,我想你也應該是知道的」,老人不緊不慢的說著:「而且帝國的北方正在發生叛亂」
「你應該分得出輕重,宰相。」正在此時,另一個聲音從宰相的另一面傳來,那是代表帝國軍部的最高長官,雷德元帥的聲音。
「那些許的叛亂,只需要我手下一個稍有能力的將官,和一些英勇的士兵,就可以解決」元帥年事已高,所以鬚髮也已經花白,但他穿着帝國軍的將軍軍服,黑色的底色將軍人肅殺的氣勢完全的彰顯了出來。他的聲音低沉,但威勢卻絲毫不減:「但是,如果那些情報確認屬實的話,我們確實有必要,用實力表達我們的意願。」
宰相低頭,蒼老的面容隱藏在了陰影之中,似乎不想再與他們爭論下去,又似乎是在思考着合適的應對。但沉默只持續了幾秒鐘,另一個輕浮的聲音插了進來。
「很抱歉打擾你們的呃,爭論。但是我不得不提醒的一點是,有很多人希望得到戰爭。」
那是坐在角落一個座位上的年輕人,相對於其他幾個同一高度平台上的人來說,他的年紀明顯要年輕很多,而他的身份相對於在場的那些人,就顯得更加的格格不入了——他是帝國民生部的副部長,還是分管水利方面的副部長。
但他叫西蒙,所以他坐在了這裡。
黑色的長髮披散在四周,將他略顯病態的面容映襯的更加白皙,一身黑色的燕尾服,那屬於貴族的白色手套被他隨意的脫下,然後抓在手中輕輕地甩打着:「我們周圍,雷德卡爾周圍,帝國周圍,還有公國的一些人,都希望發生戰爭。」
「哦,我並不是想要就這個話題發表我的判斷,諸位。我只想提醒你們,無論你們的最終決定是什麼,請你們不要忘記那些人。」
「那些我的部下查出來的人,那些想要復辟的人。」
這一次的沉默持續了更長的時間,就連一開始就在堅持的蘇薩斯都沒有再說話,四周沉悶的空氣聲中,另一個輕蔑的聲音針鋒相對的響起。
「所以我一直就想說你和你的部下,都是危言聳聽!」
所有人都朝着說這句話的方向望去,那裡坐着一個肥胖的身影。與他臃腫的身材相符,他的身份是帝國的財政部長,菲爾德·帕繆爾。
「我一直就在着懷疑,你說的那些東西!你這個」似乎意識到這個場合不適合說出一些詞語,因為肥胖而略顯尖銳的嗓音頓了頓,然後繼續說道:「希望打仗又不是什麼壞事,作為帝國的財政部長,我想我是最有權力說這句話的人,因為我知道,我們的國家非常富有,非常的能打仗。」
「就算帝國中的那些所謂的主戰派在期待,又能怎麼樣呢?我們有能力,我們有理由,我們有好處這些還不夠嗎?那些年輕人想要去建功立業,那就讓他們去,反正我們有的是軍費讓他們去;那些公國的鄉巴佬想要跟我們打,那就讓他們來,我早就看他們不順眼了;至於那些你所謂的其他人」
肥胖男子的聲音停了停,然後陡然放大。
「都是你的謊言!你的謠傳!你的你編造出來的,臆想中的幻象!」
揮舞手臂似乎用了胖子很大的力氣,他擠在那個黑色堅實的椅子中,放鬆了身體,然後開始輕微的喘息起來。那位白皙的青年男子面對他的詰難,始終保持着微笑,因為他自信那胖子的那些言論,其他人不會在意的。
就在此刻,最高處王位之上的那個身影終於開了口。
「帕繆爾卿,請冷靜。」
聲音不大,卻充滿了威嚴,正如那個座位上的中年男子的形象一樣,他鬚髮皆張,像是一頭雄獅,但很難想像那白色的鬚髮出現在一個四五十歲,正值壯年的帝王身上。
德雷尼爾·芙蕾·卡德雷夫特,芙蕾帝國的現任皇帝,他穿着一身符合他身份的金紅色的帝王服飾,一隻手還拄着一根黑色的紳士杖,看似隨意的神情中隱藏着銳利的眼神,不時掃過在場的所有人,而在財政部長的攻訐之後,這位雄武的帝王一句話,就讓所有還想要說話的人閉上了嘴。因為他們知道,今晚的決定即將出現。
「繼續調查那件事的真偽,戍衛堡壘的那件越境事件」皇帝沉思了片刻,方才開口:「繼續向那個霍斯曼老頑固施壓,讓他做個交代。至於那些復辟者」他冷笑了兩聲:「就讓他們跳幾下吧,我倒想看看,他們究竟能做到什麼程度。」
「至於出兵一議,明日交由各大臣共議。」
**************
夜已深沉,來自皇宮的消息傳出,酒館中的幾人也放下心來。
「終於還是沒打起來嘛,放心了放心了。」id名為南梔的女子舒了一口氣:「這樣我們的目標應該也不會受到影響」
「這邊的擔心終於可以放下,但也不要高興的太早,我們的老對頭估計也聽到了風聲,最近他們好像也有所動作」單眼鏡軍師隨後潑了冷水,對着所有人說道。
「哼,江湖」自由飛翔冷笑再冷笑:「自從塔尼亞的事情過後早晚讓他們吃點苦頭」
被叫做鐵板的漢子在一邊偷偷地吐了吐舌頭。他所了解的會長每次作出這樣的冷笑時,都是他自信不足的表現,畢竟那也是壓了他們很長時間的聯盟第一行會
「對了,不知道你們聽說了沒有,那個人今天上線了」
想到宿敵,一件傳聞突兀地閃現在他的腦海中。當時聽到這個消息,自己下意識是不信的,所以也就當成了閑言碎語一般的耳旁風,但現在既然想起,於是就隨口說了出來。
「哪個人啊」
「你這麼說,誰聽得明白」
眾人迷茫的回應,似乎也給了那塊鐵板些許的撫慰,他大笑着說道:「果然是謠傳啊謠傳,我當時就說怎麼可能,哈哈哈哈呃,你們怎麼了」
漢子的聲音逐漸的變小了,因為其他人好像從他的問題中想到了什麼,表情變得奇怪起來。自由飛翔先是一愣,然後逐漸變得肅穆。
「你是說那個人?」
「那個三年前的」
空氣中有些凝重,彷彿心有靈犀一般,幾個人沒有將各自的答案說出來。他們互相對視着,都從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一絲僥倖,和如臨大敵一般的緊張感。
「喂喂,難道你們也聽說了」漢子吶吶的開了口,聲音也不復之前的豪爽:「難道是真的」
大家都沒有說話,氣氛變得愈發低沉,那女子彷彿想要甩走這些不快的感覺一般,甩了甩頭:「肯定是傳聞啦」然後走出了房間。
「喂喂,梔子你去哪裡,等等我」鐵板像做錯事情一般的追了出去,聲音變得越來越遠。單眼鏡卻是皺着眉頭原地坐了下來,低聲說道:「如果是真的」。
「找些人將這件事情放出去,看一下群眾的反應,順便也試探一下。」
向某個下屬做出了一些交代以後,自由飛翔走到窗邊,看着夜色中繁華的都城,想着行會的計劃和突如其來的傳聞,一時間心中紛亂如麻。最終也只是抬頭,望着不存在於現實中的璀璨星空,嘆着氣搖了搖頭。
「他回來了嗎?」他喃喃自語:「那個傳說」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萬域閣www.wanyuge.com】

《網遊之王者再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