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萬歲天臨
萬歲天臨 連載中

萬歲天臨

來源:google 作者:東流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林羽兒 紀玄

紀玄是個在社會底層苦苦掙扎的小民,他萬萬沒想到,自己居然穿越到一個叫大夏的平行世展開

《萬歲天臨》章節試讀:

天啟四年,大夏皇宮,皇極殿。
「陛下,您看到臣妾胸前的守宮砂了嗎?」
紀玄幽幽醒來,只感覺鼻腔里暖烘烘的,一陣陣異香直泌肺腑。
睜開眼,朦朧中只看得見眼前一片白浪。
一點硃砂印在白膩的墳起上。
迷濛間,他的整個人就已被拉着向那邊。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冷風吹過,他才猛得清醒,驚坐而起。
眼前是一片明黃,他發現自己居然是在一具棺材裏。
棺外兩旁各有一排高大的青銅燭架,上千支蠟燭火苗閃動。
光影里,雕樑畫棟間掛滿經幡。
鎏金龍柱,八寶貢案,青銅大鼎,九龍靈牌…… 長風吹起,幡影重重。
「這是哪兒?
我死了嗎?」
腦子裡一陣刺痛,記憶猶如洪水決堤般湧入。
紀玄的眼中布滿驚駭,震驚的站了起來。
他魂穿了,穿到了一個名叫大夏的平行世界!
原主人是大夏一代暴君紀玄,字太玄…… 哈哈,皇帝輪流坐,今年到我家!
終於輪到我紀玄了嗎?
這一世,我再也不是那個在社會底層苦苦掙扎的吊絲了。
我要做君臨萬方,睥睨天下的帝王!
住皇宮,娶美人…… 彷彿是在提醒他,腰間忽然被一雙玉臂環抱。
紀玄猛然醒過神,才發現腳邊跪着一位全身不着片縷的美人,正睡眼惺忪的仰望着他。
美人傾國的容顏是他生平僅見。
目睹美人胸前的一點猩紅,紀玄腦子裡嗡得一聲,才明白剛才自己不是在做夢!
一個名字也跟着襲上他的腦海。
「宸妃,林羽兒。」
前世舔屏都趕不上的美人,這一世卻主動投懷送抱,這難道就是帝王的福利嗎?
紀玄總覺得哪裡不對。
原主人是個暴虐無道的昏君,昨天下午才剛剛駕崩。
他的死充滿了詭譎,讓紀玄本能的感知到了某種危機。
原來大夏朝方術盛行,皇帝旦有隱疾,常常喜歡秘詔方士問計。
前段時間,皇帝突感房事不濟。
剛好這時候,京都大興城來了位東海方士,主動獻上金丹兩枚。
皇帝服用其中一枚之後,當晚便狂性大發,暴斃身亡!
…… 自皇帝原配長孫皇后薨逝後,楊貴妃因聖寵才剛剛被冊立皇后。
接着皇帝身邊最信任的大太監曹雲,就被皇帝自己調離出京。
皇帝身邊無人規勸,縱慾無度,不久方士就來了!
一切都是那麼巧合,巧合的就像是有人在背後預謀的一樣。
可惜,皇帝卻沉湎於金丹所帶來的強烈的刺激中,被美色所誤,對此視而不見!
「陛下!」
紀玄正自沉思,耳畔忽然傳來一聲驚呼!
一低頭,才發現林宸妃正驚駭得看着他!
四目相對,林宸妃彷彿觸電一般鬆開玉臂,隨即便匍匐在了他的腳邊。
「臣妾無詔前來,驚擾了聖駕,俯請陛下降罪!」
林羽兒顫聲請罪,嬌軀一陣陣站栗,彷彿對他十分畏懼。
「愛妃何罪之有,你冷嘛?
來,快到朕的懷裡來!」
紀玄俯身憐愛的摟住了林宸妃。
林宸妃臉頰緋紅,渾身卻仍然止不住的戰慄!
雙手撫在皇帝堅實的胸膛上,盯着棺床被褥上一抹殷紅,她震驚極了。
怎麼會這樣?
陛下復活了,還臨幸了自己?
陛下可是一直獨寵楊皇后的,否則自己也不會直到現在才與陛下成就魚水之歡。
林宸妃心潮起伏,如在夢裡!
美人在懷,紀玄的心又悄悄的火熱起來。
剛才兩個人都是迷濛的狀態,紀玄囫圇吞棗,根本就沒來得及仔細欣賞。
這會兒眼睛都不夠看了,手撫在美人如玉的肌膚上,恨不得自己生出八隻手來。
忽然,他的手停在了某處,發現那裡竟然隱隱有着道道淤痕。
紀玄吃了一驚:「你是朕的女人,誰敢打你?
快告訴朕,朕一定要將他碎屍萬段。」
聞言,林宸妃禁不住打了個寒噤,清淚滾滾,滴落在胸前。
半月前,陛下聽信楊皇后讒言,竟要起用炮烙之刑處決直言犯上的老臣。
林宸妃父親林憲冒死進諫,卻被陛下打入死囚牢,準備擇日一同炮烙。
林宸妃驚聞噩耗,彷彿五雷轟頂,冒死請見陛下。
那日,在楊皇后的百般挑唆下,她被陛下一頓鞭笞,幽居青竹院,差點被廢了妃位。
在青竹院一關就是十幾天,昨晚不知何故陛下突然暴斃,整個大興宮全都亂了。
林宸妃聽見天子大喪的鐘聲,萬念俱灰!
本想自縊為陛下殉葬,一個小太監卻趁亂打開了青竹院的側門,塞給他一瓶毒藥。
還轉告了楊皇后口諭,恩賜她靈前殉葬!
她毫不猶豫的服了毒藥,來到陛下靈前,爬進龍棺。
沒想到沒過多久她就渾身燥熱,神智昏沉…… 一場美夢中醒來,恍若隔世!
林宸妃滿心惶恐的看向陛下,難道陛下真的把之前的事全都忘了?
「都是臣妾的錯,陛下責罰臣妾理所當然,臣妾豈敢心生怨懟!」
想起陛下過往的殘暴,林宸妃畏懼的垂下眼瞼,潮濕的眸子里淚光瑩瑩,表現的百般恭順!
「什麼,你說是皇,朕打的?」
紀玄大為震驚,這麼柔媚的美人,皇帝怎麼就下得去手的?
興許是記憶才剛開始融合,經宸妃點醒,紀玄才驟然回憶起皇帝的暴行。
「朕打你是朕的錯,朕不該呀!」
紀玄憐愛的輕撫林宸妃美背,問出了心頭的疑惑,「愛妃怎會孤身來到朕的棺中,還……」 林宸妃迎上皇帝關切的目光,眼淚奪眶而出:「皇后賜臣妾毒藥一瓶,恩賜臣妾為陛下殉葬!」
「什麼?
皇后,又是皇后!」
怒火騰得一下在紀玄胸中點燃!
就在這時,棺外忽然傳來一陣悲泣聲!
「陛下,你不聽忠臣之言,至有今日啊!
老臣們哭你來了!」
「陛下呀,你看到了嗎?
你屍骨未寒,你的奴才們都已經忙着巴結新主子啦!」
「你的皇后,正在太安宮試穿她太后的鳳冕!」
「你的那些臣子們,都在密謀扶立新君。」
「你的靈前,只有我們幾個老東西了,陛下呀!」
…… 驚聞凄厲的哭號聲,紀玄內心駭浪滔天,怒不可遏!
我紀玄當回皇帝不容易!
誰敢壞朕的前程,朕誅他九族!
紀玄嚯得一躍而起,披上龍袍,縱身跳出龍棺!

《萬歲天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