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萬仙至尊
萬仙至尊 連載中

萬仙至尊

來源:google 作者:周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周天 柳白 現代言情

武界,宗門林立,繁星勢力遍布,爾虞我詐,弱肉強食,人人皆欲登仙周天修無上功-法,踏天驕,踩至高,橫掃仙域,登臨至尊,成為萬仙之主!誰擋我路,就滅了誰!展開

《萬仙至尊》章節試讀:

武界,宗門林立,繁星勢力盤根錯雜,弱小者被人欺壓嘲笑,強大者地位尊崇奪人生死。

這個世界你不強,便如螻蟻!

星海宗位於星海山脈,統領數十峰,方圓千里儘是它的地界。

此刻,在宗門內一片廣場上,上百名試煉弟子正整整齊齊的排列着,每個人緊閉嘴唇,皆是望着隊伍最前面,坐着黑色雕紋大椅的長老。

此人名叫唐萬,乃是一名中武境一重的強者。

他是星海宗長老,管理星海宗所有試煉弟子和正式弟子,現在正在主持試煉弟子大會。

所謂試煉弟子就是還未成為宗門正式弟子的一群人,若是在三年內都沒有踏入初武境三重,便會被逐出星海宗,這意味着,你沒有成為強者的天賦,未來的你便是螻蟻。

「看來很多人都有進步,還不錯,只是有一個人,似乎還是原地踏步!」

「周天,出列!」

唐萬長老的目光忽然落在周天身上,如同利劍一般犀利。

而聽到周天這個名字,人群中立刻有些唏噓聲傳來,隨後目光皆是落在剛剛走出來的一道少年身上。

少年年紀十五,不高的鼻樑,微薄的嘴唇,瘦臉短髮,雖長相普通,但卻有一種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氣質。

他就是周天,已經入星海宗兩年半,卻依舊還是初武境一重修為,人人皆知的廢物,再過半年,若是還未踏入初武境三重,便會被逐出星海宗的可笑之人。

「看來長老又要拿周天做對比了啊。」

「也難怪唐長老針對他,我們雖然都是試煉弟子,但進入宗門兩年半還處於初武境一重的人,恐怕也就他吧。」

「呵呵,還真是廢物啊,能夠保持原地踏步,其實也是一種天賦,哈哈哈……」

唐萬長老小眼睛一瞥周天,隨後冷哼一聲,道:「想必大家都知道此人是誰,一個入宗兩年半,努力保持初武境一重的天才廢物!」

聞言,眾人哈哈大笑。

「柳白,出列!」忽然,唐萬長老再度念出,目光落在另外一道少年身影上,而那種目光不再是不屑,而是讚賞。

隨着唐萬的聲音響起,一名白衣少年慢慢從人群中踏出,眼長膚白,長發飄飄,雙眼含星,模樣可是頗為的出眾。

此人便是柳白,一個入宗半年便達到初武境二重巔峰,隨時都有可能達到初武境三重,晉陞為正式弟子的天才。

眾人望向柳白,一個個肅然起敬,表現出極為顯然的羨慕和崇拜。

此刻,柳白與周天站在一起,一個相貌普通,一個丰神俊朗,一個廢材,一個天才,眾人見此,皆是微微搖頭,臉上露出玩味笑容。

在他們眼裡,這兩個人簡直沒有可比性。

「周師兄,如果我是你,會找個洞鑽進去!」

柳白昂首挺胸,背負雙手,微微笑着,極為得意。

面對柳白等人的嘲笑,唐萬長老的故意羞辱,周天卻表情平淡,沒有絲毫動容,彷彿這些人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根本就是空氣。

也是,對於這種嘲笑鄙視,周天經歷了兩年多,早已司空見慣,古井無波。

他明白,這種東西你越是在意,這輩子越會纏着你,你將永無翻身的機會。

「周師兄,我很想和你探究一下,你是如何在兩年多的時間裏,始終保持初武境一重,我可是聽說你在試煉弟子當中是修鍊最為刻苦之人,看來你的資質真不是一般的辣雞啊。」

柳白輕笑的看着周天,眼裡的那種鄙視輕蔑之意很是濃郁。

周圍人見此,都是抱着雙手,一副看着一場好戲的表情。

就在這種時候,周天那雙冷漠的目光陡然間落在柳白身上,眼中一股怒意一閃而逝。

而迎上這道目光的柳白,表情一滯,不知為何,心中有股寒意湧出。

而察覺到這種變化後,柳白心中湧出怒火,便想對周天出手。

可就當他想要出手的時候,周天的話語再度響起,「柳師弟,你想在這裡動手嗎?」

聞言,柳白的腦海一炸,頓時收手,畢竟現在是試煉弟子集合大會,即便唐萬長老欣賞自己,也不敢破了大會的規矩。

「周師兄,聽說你的開山拳很有火候,下次相見,定要討教!」柳白輕聲笑道。

「好。」周天淡然道。

這種態度再次讓柳白吃癟,一股怒火無處揮灑。

「柳白,你天賦不錯,未來的你會是這群人中最強之人,努力吧。」忽然,唐萬長老睜開眼,說了一句,隨後揮揮手,對眾人道:「今天就這樣吧,大家都散了,去修鍊吧。」

至始至終,唐萬長老都沒有看周天一眼,很明顯,像周天這種將近三年都停留在初武境一重的弟子,對他來說看了都會刺眼。

很快,眾人都散去,只留下周天一人待在演武場。

這裡的風有些疾,還有些涼。

之前,面對柳白的挑釁,眾人的嘲笑,周天一直在隱忍,因為他知道,在沒有強大實力之前,一切的反抗都是笑話。

此刻,他攥緊雙拳,忽然抬頭,朝着天空長嘯,隨後一手指天,道:「老天,你不會一直都掌控我的命運,你看着吧,總有一天,我會變得比任何人都強,柳白,唐萬,星海宗,只會是我前進路上的路邊坎!」

轟隆!

忽然間,白日生雷,雷音滾滾,源源不絕,烏雲從遠處滾滾而來,將這滿天遮蓋。

整個演武場,風更疾,捲起的落葉,塵埃漫天飛翔,飛過樹梢,飛過山谷,飛過高山,飛向更遠的地方。

嘩啦!

雨沒有來由的傾盆而下,灑在周天的身上,將他滿身淋濕,那種冰冷的感覺讓他的身體不斷變涼,從外到內。

但有一處地方,始終是溫熱的,即便雨再冷,也寒不了他的心。

緩緩起身,周天直接朝着遠處離去,單調而挺立的身影背後,卻也是少年不屈的意志。

因為就算是天,也阻不了他變強!

沒多久,雨停。

周天行走在星海宗外門一條大道上,周圍人來人往,儘是已經達到初武境三重以上的宗門正式弟子。

他們有的並沒有注意周天,而注意到的,看到周天身上穿着的白色試煉弟子服,微微露出不屑,甚至傳來嘲笑聲。

試煉弟子,宗門最底層的人物,就連雜役弟子都不如的存在,也只能被他人無視或嘲笑,根本沒有什麼地位尊嚴可言。

周天並未低頭,然後手掌卻已經緊握,他的眸光露出濃濃的堅定之色。

周天,你可以的,你一定會變強,一定周天心想。

陽光銳利,不遠處,幾名年華少女談笑間走來,而其中一人周天認識,她叫北青青。

此時,周天也發現了北青青,眉頭微微一皺,不過他並未繞開,而是朝着原有的方向,繼續前進。

「周天,果然是你!」這時候,北青青走到周天面前,淡淡說道,語氣中有着一絲嘲諷。

「怎麼,有事?」周天瞥了北青青一眼,冷冷道。

對於這個女人,周天做不到好態度。

當初兩人都是初入星海宗,在那群人當中,周天率先感應到天地元氣,進入初武境一重,是當時最耀眼的存在。

而北青青也因此對周天生出情愫,沒有波折的,兩人最終走到一起。

可好景不長,周天的修鍊速度越來越慢,漸漸的,不再是所有人當中的頂尖,而是成了吊車尾,整整一年依舊停留在初武境一重。

北青青見此,直接與周天分手,和後來的天才唐文山相好,這件事一發生,周天立刻成了一個笑話,被所有人當成是茶餘飯後的談資,受盡白眼嘲諷。

「看來你還處於初武境一重,我真是搞不懂,這些年你到底在幹嘛,就算是一頭豬,恐怕也會有些提升吧。」北青青拂了拂額前秀髮,露出白皙的額頭,隨後冷笑道。

「我的事情似乎與你無關吧。」周天咬了咬牙,語氣極為冰冷,被曾經的舊相好在大庭廣眾下罵連豬都不如,任誰也不會好受。

而聽到兩人的談話,與北青青走在一起的幾名少女,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原來你就是周天啊,那個入宗兩年多,修鍊依舊停留在初武境一重的天才廢物?」

「還真是百聞不如一見,確實看不出有什麼修鍊天資,其實活在這個世上,也不是必須修鍊的,如果有管理方面的能力的話,幫助宗門打理一些事務也很好啊。」

「如果是我兩年多,修為一直停留在初武境二重的話,恐怕我根本沒臉待在宗門,在這方面,周師兄,你比我強啊。」

幾名少女很是瞧不起周天,說出來的話極為的難聽,若是換做一般人,恐怕早就動了手。

可周天卻只是有怒意在眼中波動,他明白自己的實力,像自不量力的去動手以泄憤的事情,他根本不會去做。

等有了實力,自然有機會打回去。

冷哼一聲,周天不再與幾女糾纏,大踏步朝着遠處離開。

「哼,人沒用,脾氣倒是挺硬,咱們說了這麼多,愣是沒見他有過激的行為,不過廢物終究是廢物,懂得隱忍又有何用!」一名少女撇撇嘴不屑道。

「好了,這種人與我們根本不在一個世界,又何必在意,走吧。」北青青揚了揚手,和幾女朝着宗門外走去。

像她們這種正式弟子,已經可以去山中與地妖搏殺,地妖的妖核雖然她們不能煉化,但交給宗門也能換些積分,再用積分換取丹藥武技功-法之類的東西

回到自己的修鍊小院,周天直接躺在自己床上,雖然今天未曾修鍊,但不知為何,卻感覺異常疲憊。

沒過多久,竟是沉沉睡了過去。

而在夢中,周天的精神卻進入了一個深邃的黑暗空間。

「這裡是哪裡?」此時的周天望着四周,雙眼露出驚訝。

周圍並不是完全黑暗,因為在他的上下左右方向,漂浮着十幾萬顆星辰,除卻一顆是明亮的之外,其餘的都呈現暗淡之色。

而且,這些繁星彷彿有着某種規律,它們的連線組成了一些奇妙的圖形,儘管周天如何去觀看猜測,卻始終不知道那些圖形是什麼。

就在這時候,從周天的身體里,湧出一道道元氣,直接注入虛空之中。

這些元氣是昨晚他花了一整夜修鍊出來的,最終依舊是如同兩年前一般,莫名的流失。

現在看來,這些元氣竟是被這個詭異的空間直接吞噬掉。

這裡,到底是什麼?

一步踏出,虛空出現了漣漪,彷彿還傳來水聲,一些奇妙的光暈圍繞着周天竄動,極為的詭異。

元氣漸漸融入虛空,就在這時,整個空間猛然一頓,發出如同洪鐘一般的咚響。

隨後,只見一道道金光憑空產生,而這些金光猛地化為兩行金色大字擺在周天的面前。

「星神訣,至尊經,紫氣合,神武生!」周天驀地念動,彷彿腦海里有東西炸響,隨着最後一個字念完,那些金字逐漸消失,換來之,無數信息湧入周天的腦海。

這些信息太過的龐大,而隨着信息的不斷接納,周天的眼中驚訝之色越來越濃,伴隨之,一種狂喜湧現在他的臉上。

啊!

忽然,由於這些信息數量太大,狠狠衝擊了周天的精神,讓其直接暈倒過去。

當他暈倒後,這滿天的星辰忽然光芒大作,一條條銀線不斷將星辰串聯起來,組成了十二幅龐大的圖畫。

在周天暈倒在床上的時候,整個武界中心神武碑上空,無數紫雲鋪天蓋地而來,其中紫雷響動,紫氣流轉,整個方圓數百里,颶風大作,飛沙走石,宛如世界末日。

忽然,上百道人影齊聚於此,而且這種數量還在不斷增多,從這些人的身上散發出強大的元力波動。

他們都是帝武境的強者,整個武界老妖怪級別的存在。

「神武碑覺醒,哈哈,看來我們有生以來有望突破至神武境,甚至登臨神武碑頂層,破虛入仙!」一名紅袍老者,八字鬍,背赤刀,哈哈大笑道。

「這一次仙域重新打開神武碑,看來是有絕世強者即將橫空出世,只是不知道,他到底是誰?」一名玄衣中年人,虎目壯身,手持巨斧,冷笑道。

「管他是誰,現在神武碑覺醒,我們都有望突破至神武境,到時候便可進入神武碑,衝擊破虛,得道升仙!」一名女童模樣,手持綠色蟒鞭,卻有一頭白髮的強者很是激動道。

聞言,無數強者皆是點頭,一股期待之色滿溢於臉。

隨後,唰唰唰,這些人瞬間消失在這片天地間。

在武界,神武碑百年開啟一次,而每一次的開啟,整個武界的天地元力會濃郁一倍,各種天才地寶也會逐漸出世,很多大能即將作出突破,進軍神武,甚至登仙。

換句話說,整個武界不再平靜。

《萬仙至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