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萬域封神
萬域封神 連載中

萬域封神

來源:google 作者:楠神z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翠 靈兒

網絡動畫熱映中男兒有志,斬盡天地不平事;女兒有情,柔腸斷骨為君尋;國恨家仇,怒髮衝冠除惡盡;碧血丹心,生死相依兄弟情霸天絕地,唯我獨尊,不朽偉績,萬載千秋,雲家子弟,潛龍崛起,披荊斬棘,演繹一代封神傳奇展開

《萬域封神》章節試讀:

所有人都愣住了,包括雲府之內的不少大將,雲飛躍和他大哥雲飛山雖然身死,但他們身邊的不少大將都因為他們二人自願留在雲府。

誰都能聽出文太師是什麼意思,雲飛雪雖然有些紈絝,可也不是聽不懂話的人,對方明顯就是不想答應這門婚事,文太師已經夠給你面子了,你居然蹦出這麼一句話,這不明顯拆文太師的台嗎?

「咳咳……這個,是這樣的飛雪,青青在一個月前就已經突破到了七重罡氣之境,這樣的修為……你雖然有心但也無力啊……」

文太師差點咳出一口老血,這雲飛雪難道連這麼明顯的話都聽不明白,非要攤牌鬧的大家都尷尬你才能清楚?

「七重罡氣之境?」雲飛雪微微一愣,說實話,文青青能突破到這個境界他也有些意外,一個女孩子有這樣的修鍊天賦的確難得,也難怪文太師一家子不願意把她許配給自己了。

但送上門的肉,雲飛雪豈有不吃的道理,不過他卻並不是對文青青這個人有興趣。

皇宮之內行事都是相當嚴密謹慎,即便是雲飛雪手下的暗影也僅僅只送進去了一個十二。

這樣宮內各方面的消息就顯得格外閉塞,如能把文青青留在身邊,雲飛雪一定能從她身上挖到無數之前自己無法了解到的訊息。

而且就是這個文太師,雲飛雪也是對其抱有幾分懷疑的,他究竟是自己父親的真正好友還是早已懷有其它目的,這都是雲飛雪不知道的。

所以皇帝親口允下的這門親事,雲飛雪一定要把握到手,連接上文青青等於自己在文太師的身邊種了一雙眼睛,一雙沒有任何人會懷疑的眼睛。

但關鍵現在他還不能露出自己的真實實力,所以他暗暗祈禱,小翠通知的那幾個傢伙趕緊來吧。

「呃……七重罡氣之境,的確了不起……但就算你是七重罡氣之境也不一定是我的對手,你信嗎?」雲飛雪衝著文青青帶着三分挑釁的說道。

噗……

一旁的文仁和剛喝到嘴裏的一口茶直接噴了出來,也難怪他會有這樣的反應了。

鍛體十重,每一重境界之間都有着明顯的實力區別,雲飛雪一個看起來僅僅只有二重養氣境界的傢伙居然說出這種話,這中間可是相差五個境界啊,你有什麼資格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哦?你能戰勝小女,這倒是奇聞了,我正是想看看你二重養氣怎麼來戰勝七重罡氣境界的高手!」文仁和皮笑肉不笑的說道。

「是不是打贏青青妹妹,我就能娶到她了?」雲飛雪眼睛一亮說道。

「這……如果你真能勝過她的話,只能說你有一定的機會了……」一旁的文太師也帶着幾分好奇,沒人能明白雲飛雪說這種話的底氣來自哪裡,在他們看來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二重挑戰七重完全就是在找死。

「好,那我就爭取到這個機會,青青妹妹,請出手吧!」雲飛雪看向文青青自信的說道。

「大言不慚的傢伙,你找死我就成全你,當你跪地求饒的時候我看你還有什麼顏面來娶我!」文青青話音落下身軀如疾風閃動,雙腳每踏下一步似有蓮花綻放,似有雷霆炸裂,看似柔弱的文青青體內卻是蘊含了強大的能量。

雲飛雪如果僅僅只以二重養氣境界來對拼的話,那是毫無勝算的,但他如果以真實實力對拼就一定會暴露自己。

所以雲飛雪拿出了一件兵器,一件血色的兵刃,它就好似彎月一樣有着一種神秘而又龐大的力量,又似深淵地獄能夠吞噬人的性命。

當這柄彎刀出現在這大廳的瞬間,所有人都感覺空氣冰冷了下來,這裡似已變成一個血流成河的戰場,刺骨的殺意從這彎刀之上傳遞到了每個人的靈魂深處,即便是站在文太師他們身後的武將都出現了一絲驚駭之色。

「神兵,血刃……」不知是誰的驚嘆聲在大廳內響起。

空氣之中一聲撕拉聲響起,所有人只看到血色的光芒在大廳亮起,待這光芒消失的剎那,大廳里的每個人都驚呆了。

雲飛雪的刀刃已經擱在了文青青的肩膀上,幾縷青絲飄然落下,當真是吹毛斷髮、刃如秋霜。

「你……你……」文青青駭然的看着這把刀,這把通體呈暗紅色的彎刀,她毫不懷疑,雲飛雪只需要輕輕用力,這把刀就能將自己的腦袋給切下來。

「你耍賴……」文青青幾乎用盡了所有力氣怒喝道。

雲飛雪勉強一笑收回了彎刀,此刻他已大汗淋漓,蒼白的面容就好似已經用盡了他所有的力氣完全虛脫了一樣,沒錯,這就是他現在使用這把兵刃的代價。

「青青妹妹,這裡可沒人說不能用兵器哦,再說你覺得我二重養氣對付你七重罡氣之境,不用兵器能有幾分勝算?」雲飛雪絲毫不覺得有任何羞愧,反而覺得這是理所當然的,不得不驚嘆他的臉皮之厚簡直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可……可是你這兵器……」文青青想不到什麼反駁的詞,但不得不說這把彎刀實在太過駭人。

這把刀實際上是他父親雲飛躍的貼身兵刃,每當雲飛雪拿出這把刀的時候,內心都是一片黯然。

因為他的父親和大哥執行任務的時候並沒有帶走這把兵刃,雲飛躍認為普通的兵器就足以應付了。

而每當他不用這把兵刃的時候他就會把刀放在小兒子飛雪的身上,因為雲飛躍已經把這柄刀的繼承人定了下來,誰又能想到他這麼快就用上了……

「如果你拿着血刃,是不是結局就會完全改寫呢?」雲飛雪經常這麼想,想着想着他就會流淚,淚中總有無數畫面依稀閃爍,那麼的清晰可卻又那麼的遙不可及……

雲飛雪現在不會想這些,因為握着刀,他感覺父親就站在自己的身前,他能賜予自己力量,能夠打倒一切阻擋自己的障礙。

「父親,你離開之後我第一次使用血刃,你一定能和我一起破開你三年前的遭遇,然後我會親手殺了這些人讓他們去給你賠禮道歉,你說好嗎?」雲飛雪暗自喃喃,眼角不知是淚水還是汗水,這一刀,勝負已定,他要的效果已經完全達到。

這一刀不僅僅只是勝過了文青青,他的這一刀同時也在告訴所有人,雲飛躍死了,但云府還有一個雲飛雪,還有血刃,還有無數曾經追隨雲飛躍左右的兄弟。

不管雲飛雪是個什麼樣的人,血刃還在,雲府不死!

「神兵血刃,你父親當年的貼身兵刃,的確強大!」文太師嘆了口氣,二品養氣境界以一把兵器讓七重罡氣之境無法還手,可想而知這把兵刃的強大。

「我不管,你仗着兵器有什麼好厲害的,徒手的話,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文青青依舊是滿臉的不服氣。

「那你也可以拿出兵器來繼續戰鬥啊!」雲飛雪依舊是毫不知恥的說道。

文青青恨不得衝上去給這傢伙一頓痛扁,血刃的強大早已流傳整個潛龍城,普通兵刃根本不是它的對手,你這不等於說了個屁話么。

也難怪平時那些個世家子弟對雲飛雪都是俯首稱臣唯命是從,有這東西在手,普通的那些世家子弟哪敢跟雲飛雪叫板,那不找死嗎?

「其實你也沒什麼不服氣的,平時潛龍城內的哪個世家子弟不是對我畢恭畢敬,這不僅僅是因為公子我的實力,更因為他們被我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如果你和我相處一段時間你就會明白……」

「停,打住,打住好吧,你的人格魅力我早就已經領教過了,比如說靈兒妹妹,是不是?」文青青帶着三分嘲諷的目光看向雲飛雪說道。

「咳咳,這……這個純屬意外,純屬意外……」雲飛雪有些心虛,不敢直視文青青。

「雲飛雪,你他.媽總算長了點兒良心啊,知道替你幾個兄弟分擔點兒憂愁了!」忽然,門口一聲爽朗大笑打斷了現場有些尷尬的氣氛。

接着只見幾名年輕人瘋一般的沖了進來,看到這幾個人來,雲飛雪總算鬆了口氣,文青青逃不了了。

只是當他們看到這迎客大廳的文太師的時候頓時愣住了,剛剛那喜笑顏開的神色全無。

「文……文太師,您……怎麼在這裡……」幾名年紀和雲飛雪相仿的年輕人頓時連連躬身行禮,他們自然就是小翠通知的呂子峰和喬飛這幾個狐朋狗友了。

「你們難道不知道本公子才貌雙全嗎,文太師要把他的小孫女許配給我,你們還不給本公子上禮道賀!」雲飛雪故作驚喜的拍了拍他們的肩膀說道。

「我.靠,我沒聽錯吧,文太師瞎了哪隻眼睛能看上……」呂子峰話沒說完面色頓時變得慘白,慘了慘了,當著文太師的面口無遮攔說出這種話……

「你們這麼慌慌張張的跑來我這裡幹什麼呢?」雲飛雪及時打斷了他的話,看到這一雙雙快要吃人的眼睛他就知道事情不妙。

這傢伙簡直就是個十足的二愣子啊,當著文太師的面說他眼睛瞎了,你找死也沒這麼找的吧,好在文太師德高望重,倒也沒因為這點事而生氣。

「你不會就這麼想賴賬吧,你明明答應要和我們一起去賭玉,這麼快你就反悔了?」呂子峰頓時怒聲道。

這話一出,一旁的文青青面色忽然一變,看着呂子峰他們的表情就足以說明他們把這事兒的主要任務交給了雲飛雪,可雲飛雪,真的會賭玉嗎?

《萬域封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