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惟與孤寒度餘生
惟與孤寒度餘生 連載中

惟與孤寒度餘生

來源:google 作者:桉洛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寒璃 范珏

天地初開生玄黃,玄黃二氣經過天長地久的磨練與修行慢慢化為人形玄氣為陰修成女子名為黎洛寒黃氣為陽修成男子名為范君惟兩人輪流守護世間百年,感受世間萬物的演變,這次因為思念寒女沒有按照規定下凡,留了一絲元神在天上天等待范君惟歷劫歸來見上一面,畢竟二人已經不知多久沒有見過了,導致寒韻雪出生就非常嗜睡,佛家說人有八識因為黎洛涵最後的元神遲遲未到只有六識的寒韻雪一直不能像正常孩子一樣,直到有一天,寒韻雪吃了一株仙草,彌補了元神的缺失等黎洛涵趕到的時候由於太過匆忙,沒有注意到進去之後才發現不對勁,卻已經晚了結果一具軀體裏面有着兩個意識小時候的磨難讓寒韻雪的意識帶着絲絲殘忍與暴虐,受到外力激化如同野火一般迎風便長,黎洛涵世界守護者一身正氣,必要的時候可以捨己為人雙重性格公用一體,還有宿命的愛人,兩人該何去何從展開

《惟與孤寒度餘生》章節試讀:

秀兒睡得半夢半醒間,好像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回到了未出嫁的時候。還記得那日自己在後院看書,忽然聽到了什麼響動,就看見自家掌柜領着一個男子徑直走去了賬房。只看了一眼便是誤了終身,

這名男子面容英俊,身材修長,一雙狹長的桃花眼下,鼻子很高,嘴唇中厚。秀兒看得不禁有些痴了,男子似乎也注意到她。回過頭來微微一笑,這一笑,便如春風化雨般,讓秀兒就此把這個男人埋藏在了心裏。隨着兩人的腳步遠去,秀兒還愣愣地呆在原地,看着男子消失的方向暗暗出神。男子的穿着打扮看着不像是富貴人家,但是着實長得好看的緊。下午的陽光不算刺眼,灑在了男人的臉上,不禁讓秀兒深深的痴迷。

過了一會兒,管家一人出來路過時。秀兒便打聽道「宋叔,剛才那男子是什麼人?看着如此眼生。」宋叔慢慢朝着秀兒走過來笑容和善地說道,「哦,那個小夥子呀?他是過來賣藥材的。據說是自己在山裡採的。為了給老娘治病。換些銀錢,順便再抓一些葯,也是個孝順的孩子啊。」秀兒聽到此處,心裏悸動,長相如此英俊又是如此孝順真是難得啊。宋叔還在喋喋不休地說道:「不過我看這小夥子眉宇之間透露着精明算計,老爺感嘆他一片孝心所有的藥材都是以最高的價格收購的。」秀兒正想得出神,也沒有在意,宋叔後面的話。只是說道:「宋叔,你可知道他家是在哪裡?」宋叔的神色有些晦暗不明,心想着「這小妮子怎麼會問這個呀。」便開口說道;「大約是無窮村,畢竟只有那個村子挨着山脈最近吧!」說完之後宋叔也就走了,

所謂無窮無窮,其實鎮上家家戶戶都窮。無窮村上大約也就百十來戶。處於兩國邊界,從前長年征戰民不聊生。只是近些年來,兩國關係倒是緩和了不少,也有商販來回往返做生意,但是這個村上卻一直都沒有特別富裕的人家,冬季只能緊緊巴巴的過着有一頓沒一頓的日子,其實夏季家家戶戶的收入也是不少。有着土地可以耕種,靠着山脈可以打獵。但是畢竟這個村子挨着秀兒他們這個百納鎮,賭坊妓院,可算是非常的多的。畢竟這裡一年有好幾個月,都被風雪覆蓋,大家百無聊賴,沒什麼樂趣。也只能到鎮上來消遣快活,所以家家戶戶過得都不富裕的原因不是因為賺得少,而是因被風雪覆蓋時日太長,不能耕種,不能進山。所以每家每戶都有那麼一兩個非賭即嫖,但凡是一家人都不嫖不賭的,家境也有還算殷實的。

從那以後,男子便隔三差五來他們家賣藥材,這一來二去,管家也把他家,詳細情況,住址,人口都問了個遍。因為秀兒是管家看着長大的。從小便是家裡孩子中最得管家喜愛的,家裡一共四個孩子。大哥易國忠,過於憨厚。 二哥易國偉,過於暴躁,都早已成家。。只剩下一個易秀青,和一個遠在玄武城入官學的小少爺易國卿。那天看秀兒詢問他時,不自覺流露出來的害羞表情就知道,這秀兒,八成是看上的那個小夥子。經過這大半個月的接觸,管家也覺得這個小夥子,很是值得託付,

也就和老爺易天啟說了,老爺聽了便讓人悄悄去打聽,畢竟這個女兒從小便知書達理,鍾靈毓秀。長相也是十里八村公認的美人坯子,臉若鵝蛋,眼似水杏,唇不點而紅,眉不畫而翠,要不是年齡尚幼,稍顯稚嫩。簡直就是天仙般的人物,再加上自己有個極大的中藥鋪。家境也算是很好。當然不能盲婚啞嫁了去,可是打聽的人回來之後向老爺彙報了情況。這可把老爺氣得不輕,當即便下令,再也不收這個小夥子的藥材。秀兒也不知情刻意在後院苦等半月,再也不見那個小夥子來賣藥材,心情無比煩悶,更是日日茶飯不思,鬱鬱寡歡。

《惟與孤寒度餘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