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我和死對頭互扒馬甲
我和死對頭互扒馬甲 連載中

我和死對頭互扒馬甲

來源:google 作者:莫雲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華興文 古代言情 莫雲溪

莫雲溪為報十六年前全家被屠之仇,隱藏身份、換名改姓,假扮太監創立了西廠好不容易坐上了西廠督公之位,哪知道東廠廠公華興文那個死對頭跟她杠上了!一個意外,沒想到彼此發現了雙方的小秘密莫雲溪:你褲襠華興文:你胸前雙方:閉嘴!!!為了守護小秘密,彼此鬥智斗勇,讓了一步又一步直到某一天,莫雲溪親自扒下了他的馬甲:哦,原來咱們冷血無情的華廠公,也是卧底啊都是復仇人,誰還怕誰了!展開

《我和死對頭互扒馬甲》章節試讀:

話說到這,她眼底閃過一絲不悅,轉瞬即逝,轉而又換上了一副調笑的表情。
「沖……我來,別為難她……」
聞言,莫雲溪訝然低呼:「呀,咱們宇文大人竟還醒過來了,不虧是出了名的護妻。」
「老爺……」馮氏眼淚一滴接着一滴,伸伸手又縮了回來,還是不敢碰他。
「感人,當真是感人!」莫雲溪拍手稱讚,「都說宇文夫人雖胎生紅痕,面丑無貌,且小產後喪失生育能力,仍得宇文大人寵愛不離不棄,是天下女子都羨慕的存在,如今看來,果真不假。」
馮氏痛罵:「你這閹人懂什麼真情,當真可笑。」
聞言,莫雲溪也裝模作樣,附和的點點頭:「本官自是不懂」,她眼神一冷:「但她想來自是懂得很。」
「帶上來。」她語氣不耐,慢悠悠的開口。
聞言,馮氏心裏忽然生起一股不詳的預感。
「爺爺——」
那人被帶上來的瞬間,孩子直接開口,而身邊的美婦立刻將他的嘴捂住。
「莫雲溪……你如何……咳咳。」
莫雲溪身子靠上椅背,「宇文大人別急,有話慢慢說」。
她又轉向旁邊已經白了臉的馮氏,眼裡閃過一絲掙扎:「宇文夫人知道這二人是誰嗎?」
「是我相公的孫兒不是嗎?」
莫雲溪大驚:「你竟然知道!?」
馮氏整整衣擺站起身,慢慢朝孩子走去。
見狀,美婦人嚇得捂着孩子慢慢倒退。
莫雲溪使了個眼色,旁邊的太監立刻扯住那婦人。
馮氏輕聲道:「別怕,我只是想仔細瞧瞧他的樣子。」
「這孩子有四歲了吧。」她眼目含淚,哽咽的詢問。
婦人緊緊抱住孩子,眼裡的淚水打着轉,沖她點點頭。
馮氏蹲下,細細摸了摸孩子的眉眼,輕聲說了句:「真像」。
隨後向莫雲溪方向跪下磕了個頭,求道:「萬望大人圓妾身之願,將妾身葬回馮家」,說完不等她回答,便猛地撞向一旁的假山。
莫雲溪閉上眼,內心一顫,
「啊——」
馮氏的血糊了滿臉,她劇烈喘着,強撐着身子看向木板上的宇文朔,「相公,你我三十四年夫妻,我便是再蠢,也會察覺到一些的。」
見他嘴角顫抖,她露出一個笑:「放心,我從未怨過你,我只盼下一世杏花雨落,不再遇見……你……」
「夫人——嗚嗚……」
宇文朔眼角滑出一滴淚,呢喃着:「秀蓮……」
莫雲溪睜開眼緊盯他,良久後抽出身邊墨一的劍抵住他喉嚨:「說,二十萬兩贓銀在哪!」
見他不發一語,莫雲溪低聲道了句:「你不配她。」隨後手揮劍動,一道鮮血噴涌如出。
墨一訝然,「督公,您怎麼——」,殺了他。
莫雲溪將劍一丟,轉動木椅向馮氏方向行去,「無妨,我已知道那贓銀下落。」
莫雲溪微微俯身看向地上的女人,她不懂,這女人明明知道同榻而卧的相公早有異心,明知他最後將她的生死捨棄,卻還是甘願與他同死……
許久之後,莫雲溪看向旁邊低聲抽泣的一群人,「你們誰是伺候她的人?」

《我和死對頭互扒馬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