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和我的狐仙大人
我和我的狐仙大人 連載中

我和我的狐仙大人

來源:google 作者:狐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子清 現代言情 祁修寧

誰能告訴他,為什麼他明明愛着的女孩一眨眼會變成一個將近一米九,比他高、比他帥,又比他厲害的男人?又有誰能告訴他,這個世界怎麼了?說好的科學唯物主義呢?為什麼什麼妖魔鬼怪都出來了?展開

《我和我的狐仙大人》章節試讀:

「呵!」

怪不得他覺得眼熟,這個人當年夥同班主任設計他和蘇雲霆打賭,在高考前夕沖分,結果到頭來就是一場騙局,把他們送進江城大學,一個拍拍屁股出國去了,一個也得到了特級教師的名譽。

從頭到尾只有他一個人受傷。

所以,他討厭欺騙。

不過看到蘇雲霆和肖似朱婷婷的人在一起,總有種荒誕的感覺。

「等一下下半場,趕緊休息,一會兒好好比。」

澹臺凌風看到江逸塵和李旭還有教授互相交換了一個眼神就知道他們在想什麼。

算了,毀滅吧,他懶得解釋了。

下半場比賽依然緊張刺激,雙方比分膠着,你追我趕,最終停在了一分差距——美術系,險勝一分。

「耶!」教授興奮地用力拍打室友遞過來的掌心,「贏了,我們贏了。」

要不是知道他們的賭局只是一個條件,真要以為他贏了幾百萬。

澹臺凌風一隻手擦着汗,另一隻手輕輕地回應了教授的擊掌,餘光瞥見已經收拾妥當的蘇雲霆,肆無忌憚地攬着蔣若雪的腰,挑釁地看向他。

蘇雲霆不會以為他還對一個騙子念念不忘吧?他是抖M嗎?

「下次記得看到我們繞道走——」

「風哥,你手機響了。」

就在澹臺凌風擦着頭髮,一身清爽地從浴室里走出來,江逸塵指了指他扔在桌子上的手機說道。

「哦。」澹臺凌風伸手看了一眼,已經沒電了,「這破手機……幫我充一下。」

然後就直接把手機丟給了江逸塵,自己重新穿上外套準備出門。

「風哥,你去哪兒?咱們有事好商量。」

可千萬別自己找蘇雲霆麻煩去。

「呵,你以為我幹嘛去?打架啊?放心吧,我沒那麼閑。」

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寢室,隨我隨意地揮了揮手,大有一副「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蕭瑟之感。

有時候,人倒霉起來,喝涼水都塞牙縫。

就好比現在的澹臺凌風。

好不容易逮着一個逃課的中二男生不留餘地地拼殺,轉頭就遇到了**的突擊檢查,他旁邊這哥們兒居然還是個未成年,直接被**叔叔帶回警局準備請家長。就連他,要不是身上還帶着學生證,估計也會被請去喝茶。

走出網吧時已經十點半了,迎面吹來一陣冷風,灌進他敞開的領口,讓他猛不丁打了個哆嗦。

「艹,怎麼忽然這麼冷?」

「呼!」

呼出一口濁氣,澹臺凌風看了一眼手錶,估摸着時間,應該還能在宿舍鎖門前趕回去。

只是當澹臺凌風的一隻腳踏入龍淵巷的範圍,周圍忽然變得一片寂靜,整個世界的喧囂如潮水般褪去,就連蟲鳴鳥叫也消失了。

澹臺凌風低頭看着自己腳下的地面,已經不是龍淵巷的柏油路。

……又來了。

先是噩夢,然後連這個第二世界也要來了嗎?

澹臺凌風所謂的「第二世界」,就是對他經常莫名其妙進入的那個地方的統稱。

他至今都還不確定,每次進入的第二世界是不是在同一個世界。

只是澹臺凌風越往裡走,周圍的環境越發模糊,漸漸地竟升起了一團又一團濃霧,遮住了他的全部視線,他只能小心翼翼地伸出腳試探着向前挪動,走一步停一下地判斷方向,可是最後還是在白霧中迷失了方向。

「啊——」

一聲尖叫,短促而帶着濃濃的不甘心,差點穿破澹臺凌風的耳膜,在不遠的地方突兀出現又瞬間消失。澹臺凌風的腳步下意識追尋着聲音的方向迅速移動着,鼻前忽然隱約嗅到空氣里瀰漫的血腥味,還伴隨着物體在地面蠕動的「沙沙」聲。

嘭,嘭,嘭……

澹臺凌風現在什麼也聽不見,只有自己的心臟一下一下撞擊着胸膛,呼吸有片刻的紊亂,全身的細胞都在叫囂着讓他趕緊離開這裡。

但,他無路可退。

深深地吐出一口氣,澹臺凌風一鼓作氣,直接沖向了他唯一的方向。

「嘶!」

來不及看清前面的路,澹臺凌風只覺得自己一隻腳踩進了一個坑裡,然後一陣拉扯的劇痛從腳踝處開始蔓延,讓他忍不住地抽氣。

出於謹慎的態度,澹臺凌風下意識地縮進伸手不見五指的濃霧裡,小心尋到一個牆角緩緩蹲下,耳聽八方地注意着周圍的動靜。

手指在腳踝處輕輕揉捏,卻沒想到越揉捏,傷勢越重。

澹臺凌風分明察覺到剛剛有一道極為陰冷的視線掃視過來,卻被白霧遮擋住了視線,並沒有發現他。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他不可能一直躲在這裡。

不能退,那就只能進。

然而,事情的變化總是猝不及防地發生的。

籠罩在澹臺凌風周圍的白霧,不知道碰到了什麼東西,開始如潮水般退散,驚得他下意識尋找到一處掩體,蜷縮着才能躲過黑暗裡不知道什麼東西的窺視。

「沙沙!」

「沙沙!」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救命啊——」

同樣的聲音響起,澹臺凌風卻從聲音中聽出了恐懼和幾乎瘋癲的求饒。

他沒有出去。

他救不了人。

他甚至沒看清動手的是什麼人……或者東西。

等了好一會兒,終於再也聽不到動靜,澹臺凌風壯着膽探出頭,一眼就看到不遠處狼藉的地面,殷紅的血泊里,一個女人滿臉驚恐地躺在那裡,睜大了眼睛,死不瞑目。

嘭,嘭,嘭……

空寂的夜裡,似乎只有他心跳的聲音。

女屍穿着一件米白色的風衣,現在已經被鮮血染紅,手提包被丟在一旁,手機露出了半個,上面還停留在撥號界面,「110」三個數字,她甚至來不及摁下撥號鍵就遭遇了不測?

女人的身邊,一個漆黑的身影背對着他站立,緩緩地伸出了手。

澹臺凌風的瞳孔猛地放大,眼睜睜看到那如利刃的指甲瞬間刺入女人的胸口,片刻後抓出了一顆鮮血淋漓的心臟。

他的瞳孔劇震,莫名覺得自己的心臟也開始劇痛,彷彿被挖心的那個人,是他自己。

「唔!」

從小就被教育,遇到困難找**,作為一個五好市民,澹臺凌風還是決定先報警,儘管那之後會有源源不斷地問詢,也好過自己心驚膽顫地獨自面對殺人兇手。

然而,當澹臺凌風的手伸進衣服口袋,摸了半天也沒摸到手機,後知後覺地想起來,他的手機扔在寢室充電了。

艹,關鍵時候掉鏈子。

似乎聽到了什麼動靜,黑影往嘴裏送「食物」的動作微微停頓,在澹臺凌風緊張地注視下轉過了身,動作緩慢地讓人覺得正在慢放。

然而,當黑影真正轉過身,他看到的卻是一團劇烈翻滾着的黑色氣團。黑色的大兜帽,黑色的長袍披風,除了露在外面的手,他什麼也看不清。

但有一點他非常肯定,這一定不是人。

黑影掃視了四周,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重新轉身,低頭看着腳下的螻蟻,伸手從懷裡掏出一枚菱形珠子,緩緩地把它塞進了女屍心臟處的洞口裡。

澹臺凌風目睹着這一切,但是他知道,還沒完。

不知道過了多久,無聲無息躺在地上的屍體忽然動了。

沒錯,屍體,她動了。

一開始只是小幅度的手指動作,然後漸漸的,女屍就像機械人一樣開始一點一點僵硬地坐起來,頭部如枯生鏽的機械,遲鈍地轉動着。

「……」

耳邊是一連串他聽不懂的語言,嘰里呱啦的,像美劇里的巫師,正在進行一項邪惡的祭祀。

「從今天起,你叫『傀六』。」

這句話,澹臺凌風聽懂了,正是因為聽懂,卻更加混亂了。

「傀六」是什麼東西?有六的話,是不是也有一二三四五?

他們到底是什麼怪物?

傀,意為傀儡,不就是受人操控的木偶嗎?

如果他的猜測是真的,那麼一二三四五在哪裡?

幸好傀儡和真人還是有巨大差別的,不然要是隨便在人群里放進一個傀儡,無異於一個定時炸彈。

也就走神想事情的幾秒鐘,那頭又發生了變化。

他的擔心不是多餘的。

因為那個叫「傀六」的新傀儡已經直挺挺地站了起來,手腳的動作已然與活人無異,就連那雙渙散的眼睛也重新睜開,直直地看着澹臺凌風的方向。

靠!

澹臺凌風嚇了一跳,本能地往後躲,卻不小心碰到了腳。腳上的劇痛讓他沒忍住倒抽一口涼氣,一不小心就泄露了氣息。

完了。

要被發現了。

澹臺凌風緊繃著神經,身體一動都不敢動——他不能再發出任何會引起傀儡注意的動靜,他會死的。

只是心臟的跳動,卻是他無法控制的,尤其是在這種高度緊張中,血液流速只會更快。

「嗬——嗬——嗬——」

整個夜幕下,只能聽到粗重的喘息,和夾雜在血腥味里的腥臭。

聲音在靠近。

澹臺凌風的心跳忽然停滯了剎那,下一秒,他拔腿狂奔,在被發現的前一秒,人已經以百米衝刺的速度竄了出去。

如果是以前,不論是長跑還是短跑,沒有人是他的對手。然而現在,他忘了他的腳嚴重扭傷,衝出去不過幾步,腳下一軟,身體就踉蹌着差點摔倒。

顧不上疼痛,澹臺凌風一回頭就看到一團黑黢黢的影子張牙舞爪地朝他撲過來,也是這時候,澹臺凌風才注意到,黑影竟然沒有腳,整個人都是飄浮在空中。

艹!

低咒一聲,澹臺凌風強行往前奔跑,甚至沒注意到自己在黑夜裡竟然也能看清道路的方向。

《我和我的狐仙大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