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們在錯亂的時空里
我們在錯亂的時空里 連載中

我們在錯亂的時空里

來源:google 作者:雪夢憂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張陌 現代言情 雪夢憂愁

時間,是一個,存在,又不存在的東西,哪裡都有他,哪裡,卻都沒有他,如果我們在錯亂的時空里相遇,那麼就讓時間,錯亂在這時空里吧治癒展開

《我們在錯亂的時空里》章節試讀:

鈴鈴鈴~

電話鈴聲響起,真想讓我死在床上,別讓我起來,我懶懶的接了電話:喂?

電話另一頭:喂喂喂!你喂什麼喂!喂個屁啊!你來不來了,考試啊!考試啊,你在想什麼啊

我:考試??算了,不考了,一個學校排名有什麼用。

說完,我就倒在床上,睡了過去

突然,似乎想到了什麼

我靠!這次考試關係到學分!!

我急忙的穿上衣服,竟然忘了,還有考試,這次再打不過排名第一的那個女的,我就真氣死了

我叫張陌,一個普普通通的學霸,根本沒想過一些多餘的,考試次次全市第一,以前是這樣的,但是,自從幾年前,一個女人的出現,我也不知道哪個女的是誰,只是知道,這個女的,一直在打壓我的成績,一直讓我這個「曾經的全市第一」讓我當成了「現在的全市第二」。

張陌:李叔!3個牛肉包子,豆漿就不要了,一瓶泉陽泉吧

李叔:得嘞,怎麼,張陌,今天起這麼晚啊?

張陌頭疼道:別提了,我都忘了今天還有考試,這麼木死了

李叔笑到:哈哈哈,你也有對考試煩惱的時候呢,啂,接着,你的泉陽泉和牛肉包子。

張陌直接拿起桌子上的塑料袋,接上,就跑向學校,由於時間問題,只能3口一個包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

張陌跑進考場,就坐了下去,看了看座位號,沒錯,是25

這時,一個女的走了進來:同學,你坐的是我的位置。

張陌看了看那個女同學,長的還不錯,長頭髮,眼角有一個痣,這並不影響她的顏值,相反,這個痣更完美的襯託了她這張惹人憐愛的臉。

張陌看了看座位號:我沒做錯啊

女同學眨了眨眼睛,看了看自己的考號,又走出門外,看了看考場,隨後走了進來,靠近張陌的耳邊小聲地說:同學,我這裡建議你出去看一下考場,你可能走錯考場了。

張陌老臉一紅,出去看了一下考場,(25考場啊,沒錯啊,但是仔細一看,這個25怎麼怎麼看怎麼不對勁)當張陌把25考場的牌擺正了一下。

張陌:卧槽!這特么是52考場!誰寫*字,這麼次!

張陌直接跑開,如果說這是52考場,那麼25看嚮應該在隔壁樓…………

現在第四層,而25看向,在另一個樓的第四層………

張陌紅着臉,撓了撓頭髮麻麻賴賴的下樓。

而那個女生拿起桌子上的一個準考證悠悠道;張陌……

另一個樓層,張陌走進教室,找了找座位號,便直接坐了下去。隨後翻了翻筆袋,拿出塗卡筆,格尺,橡皮,黑筆,還有準考證……卧槽?我准考證呢?

張陌直接站了起來,摸了摸全身。

我准考證呢??

這時所有視線全部轉向了門口,張陌也不知不覺瞄了一眼門口。然後呆住了。

是那個女生!

張陌默默的坐了下來,捂着臉。真的倒霉透了。

突然,那個女生看了看考場,又看了看準考證道;張陌在嗎?

!!!!

一瞬間,所有考場的人都議論了起來。你是張陌?我不是,你是?我也不是。那誰是張陌?

隨後那個女生張口道;他的准考證在我這裡,需要我轉交給誰嗎?

張陌聽完,站立了起來!看向那個美如畫的女生。

扭扭捏捏的走到了那個女生面前,伸出手。

女生看了看準考證,又看了看張陌道;你就這態度??我可是幫了你大忙誒。

張陌一把奪過准考證道;「謝謝你」

女生單手叉腰,嘟嘟嘴;行吧,我就是給你送准考證來了,又不是圖你什麼感謝之類的話來滿足我自己的虛榮心的。

說完,那個女生轉身就走,留下張陌獃獃的看着那個女生的背影,張陌捏了捏手上的准考證,嘆了口氣。

剛轉身,張陌發現,整個考場的氣氛都不一樣了!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充滿敵意。就跟搶了他們老婆一樣。

靠!這什麼情況??我欠他們錢了??

張陌鬆了松肩膀,回到了位置上,準備考試。隨手把泉陽泉放在了地上。

考試鈴聲一響,整個考場之前的詭異氣氛全部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緊張的氣氛,他們這次的考試評比,可是關係到他們的學分!

張陌則不以為然,答完卷,檢查一遍,就睡了過去,醒來的時候還是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道;這是第幾科考試了?

哈哈哈哈~

張陌這句話引得哄堂大笑,監考老師的臉都綠了,這是什麼奇葩??

監考老師道;這位同學,午休吃飯了,你怎麼還不走呢?

張陌撓了撓頭;午休了??太好了,監考老師,我都快餓死了。

說完,張陌拿起考卷交給了監考老師,二話不說,直接跑了出去。

這給監考老師看的一愣一愣的??這是什麼玩意?

反應過來時,監考老師沖了出去,把張陌拽了回來。

張陌一臉無辜的回到了座位上。

「你是什麼奇葩?考試才一個半小時,你就交卷了?還想出去?吃午飯?」

監考老師怒斥道

「不是,不是您說午休吃飯的嘛,我出去了,您還把我拽回來了?」

………………

整個考場的考生都崩潰了,不管是監考老師,還是張陌,對於他們來說,都是他們考試的一個阻礙,不對,這已經不能稱之為阻礙了,這分明是雷劫啊!還踏馬是七彩的!

不得不說,張陌睡覺的時候,還是挺好的,畢竟,沒打呼嚕…………

張陌趴在了桌子上,倒頭就睡,一頓操作行雲流水,老師剛要去叫醒。

一個考生連忙道;老師,讓他睡吧,別叫他了!

???

這是什麼奇葩監考老師,考場的一個禍害要睡覺,不打擾其他同學考試,他竟然要叫醒??什麼鬼才??

不知道睡覺多了,張陌才慢慢起來,接下來的每一場考試都是一個樣子提前好幾分鐘就答完卷子,然後…………睡覺,睡不着,就看窗外,張陌再無聊,也不能打擾別人考試,再怎麼滴,他也是有下限的。

鈴鈴鈴~

救贖的聲音啊~張陌站了起來,伸着懶腰

還有什麼,比下課鈴聲,更讓人提神的呢?

答案是,沒有

張陌交完考卷收拾東西就跑了出去,而門口一個戴口罩的男生正在等着他,不難看出,那個戴口罩的男生是一個美男子。

張陌,我真服了你了,考試你都能忘?戴口罩的男生說道。

張陌揉了揉頭髮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懶床。

眼前的這個男生,正是給張陌打電話提醒考試的男生,叫陳一何,校草,他經常戴口罩,不是因為他喜歡裝酷,而是因為他感冒了……

陳一何遞給張陌一個包裹道;啂,你的快遞。

快遞??我有快遞嗎?誰寄給我的?我最近也沒買東西啊?

張陌疑惑道,難道是爹娘良心發作,給我郵快遞了??

這時,一個張陌餘光看到一個女生,視線瞬間被那個女生充斥着。

那個女生向張陌擺了擺手,一瞬間,張陌被大量男生劃為情敵一列

陳一何道;什麼情況?你認識?

張陌同樣揮了揮手,作為回應,隨後回答道;孽緣吧………

那個女生徑直走向張陌,張陌直接抓着陳一何的手要跑,但是一下子被陳一何抓了回來。

張陌看着陳一何,那個眼神就像是感謝陳一何十八代祖宗一樣。

女生走了過來,伸出手,道;你好,之前考試,一直沒自我介紹,我叫牧思思,張陌,你好。

陳一何一下子摟住張陌的肩膀道;還說是孽緣哈?人家連你的名字都記住了,還不表示表示?

張陌同樣伸出手,握住;你好,我叫張陌。

不握?人家都伸出手了,不握讓人家的手就涼在哪裡?那讓人多尷尬?

陳一何打了聲招呼;你好啊美女,我叫陳一何,他死黨。

牧思思旁邊的女生一把拽過牧思思,替牧思思回應;你好你好,帥哥,她叫牧思思,我叫牧笑笑,他妹妹,帥哥帥哥,你覺得,我姐姐怎樣,要不要加個微信,那個……進一步的,交流交流感情,我姐姐很專一的,cpdd你是唯一的!

牧思思臉色瞬間黑了下來,這個妹妹留不得啊,一見到帥哥,就六親不認了,還想把親姐姐給賣了??

牧思思用手拍了一下牧笑笑的腦袋;抱歉,妹妹不懂事。

陳一何笑道;沒事,那個,小妹妹,喝不喝奶茶,走,一何哥哥給你買點奶茶。多加珍珠的那種。

如果不是牧思思讓他矜持點,要不然被帥哥邀請去喝奶茶,誰不開心啊!牧笑笑表情淡定,但是內心卻是風捲殘雲。

哈哈~

唔~

牧笑笑雙手捂嘴,剛才的笑聲,太失態了。

陳一何拽着牧笑笑就向奶茶店走去,然後對着張陌豎起了一個大手指。

張陌臉色瞬間黑了下來,尼瑪,拳打南山敬老院,腳踢北海幼兒園啊!!

牧思思看了看張陌;怎麼,見到你恩人一點話都說不出來了??

張陌用手臂夾住快遞,從兜里拿出一張紙,和一支筆寫下來自己的,微信號,QQ號,以及電話號,然後遞給了牧思思;給,這是我的聯繫方式,到時候有話就用手機說吧,畢竟咱們處於一個高科技時代,對吧。

說完,張陌轉身揮手離開。

牧思思看着手中的聯繫方式;誒~可惜,是一個大直男,叫張陌……有點耳熟……似乎聽過,好像有點熟悉。

張陌匆忙回到家裡,第一時間到洗手間洗漱一下。

如果不仔細看,張陌也是一個長的不錯的小伙,兩隻內雙的眼睛,顯得非常自然,修長的睫毛也裝飾着眼睛,沒有陳一何長的那麼過分的帥,相反,張陌的帥很自然,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感覺。但是………事實可不是這樣。

張陌拿起毛巾擦了擦臉,就開始拆快遞,一開始以為是爹媽那兩個老傢伙良心發作,突然想起還有他這個兒子,但是很快就被否定了,他們帶着妹妹在看家住呢,像自己這種長年在高中住的,哪裡有時間陪自己……

慢慢的,張陌拿出一本書,沒錯,這個就是快遞…………

王德發?

花10塊錢郵快遞給我郵一本書?我本以為迪拜用錢上廁所已經夠敗家的了,沒想到竟然還有人如此勇猛!這是誰的部下?

張陌不斷大量着這本書,除了書名叫——時之彼端,之外,沒什麼特別的,如果要說的話,這就是一個,名為「時之彼端」的一一記事本……

張陌拿出手機,上網查了查時之彼端的意思,查了大約半個小時,終於查到了!

時之彼端的意思,就是時間的另一頭!

張陌麻麻賴賴道;要說時之彼端的意思是時間的另一頭不就好了,給我推那麼多妲己皮膚干屁!

現在的網絡,真是讓人醉之!

然後張陌把手機橫了過來,只聽一聲timi,響徹整個房間

艹!忘了我未成年!一周只能玩兩個小時!

張陌氣的差點把手機摔了,父母長年在外地工作,誰有功夫給他掃臉,誰有時間給他發身份證!

頓時,張陌感覺失去了樂趣,似乎想到了什麼,張陌登錄火影忍着的遊戲,畢竟,陳一何的號,是無限時長的。

想到這裡,張陌心中有一種莫名其妙的爽!

張陌看着手機中,自己使用的忍者,白面具,一看對面,區區C忍托斯,哪裡來的勇氣和我對線?

張陌在3,2,1,倒數的時候,思考對面應該什麼起手,只見對面頭像突然出現摸頭的一個表情。

卧槽!摸頭起手?什麼玩意?

張陌臉色無比難看,就跟吃了千年老屎一樣。

我一口火過去!卧槽!無敵幀頂我!

張陌瞬間慌了!出事了,出事了!

2分鐘過後,張陌的手機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圖片,圖片下面有一排子

「你的想法太天真了」

…………

張陌臉色無比難看,自己3S忍被一個小C給虐了??

張陌放下手機,拿起旁邊那個名為「時之彼端」的記事本看了起來,誰給他郵的?

張陌打開筆記本

哇~張陌一臉驚訝道;「啥也沒有」

張陌瞬間變臉,翻了翻整本筆記本,真就啥也沒有啊。

張陌拿起旁邊的筆,隨手寫下;張陌。寫完隨手閉上筆記。

啊~洗洗睡了,張陌伸了伸懶腰道,關燈的時候,還不忘記看着那本筆記本。

早上,張陌洗了洗臉,刷了刷牙,考完試最開心的是什麼?當然是放假了~

張陌隨手拿起電視遙控器選了一個自己喜歡的動漫,看了起來,放假的輕鬆快感,讓他絲毫沒有想起昨天的筆記本。

叮咚~

誰啊?

張陌撓了撓頭,他好像沒有訂外賣吧。

哥~是我~

嗯??小蘇!?

張陌連忙起身,去房間把睡衣關掉,又把臟衣服以最快的速度分類,裝到籃子里。

確認無誤後,這才慢悠悠的去開門。

剛開門,一個精巧的女孩拿着行李在張陌面前,正是張陌的妹妹,蘇欣兒。一個頭髮只是到肩膀的女孩,臉龐簡直就是一個大寫的可愛。

嘻嘻,哥~我來了~蘇欣兒俏皮道

張陌拍了拍頭;是啊,是啊,我知道你來了。

咦?哥,你是什麼時候知道我要來的?蘇欣兒疑惑道,不應該吧,爹媽應該沒有和他說吧。

張陌;我剛知道啊。

…………

場面一度安靜。

張陌拿起蘇欣兒的行李,給他安排了放假,就繼續看着動漫。

微信到賬5000元

張陌拿起手機,打開微信

微信

母親;小陌啊,蘇蘇去你那裡了,這點錢,是你們兩個的生活費,不夠的話,我再給你卡里打6000夠不?

張陌;知道了,給他安排房間了。

誒呀~

張陌丟掉手機,掐了掐鼻樑

本以為上學已經是噩夢了,沒想到,放假,才是真正的災難,地獄!

哥,那個你的電腦密碼是什麼?我想用瀏覽器搜索一些題,我快考試了。

!!!

張陌瞬間起身,將蘇欣兒拽出房間,立馬解開密碼,清空瀏覽器記錄,並且確認無誤後,將電腦遞給了蘇欣兒。

嗯??怎麼了哥?

張陌撓了撓頭;啊,沒怎麼,密碼是你生日加我生日,以後自己解開吧。

好嘞~蘇欣兒笑了笑,就去玩電腦了,如果不是在裏面聽到了「面對疾風吧,哈撒給!」張陌就真以為蘇欣兒在學習了。

雖然蘇欣兒不是張陌的親妹妹,但是張陌從未把她當做外人看待,相反,張陌就把他當做親妹妹了。

張陌母親因為漸凍症,離世的早,當時張陌才出生不一會兒,所有人都認為漸凍症會遺傳,張陌活不了多久,但是神奇的是,張陌並沒有患有漸凍症,相反,身體健康的很。

而張陌父親也很快再婚,並且有了蘇欣兒,這令張陌很不滿,母親去世不久,為什麼找的這麼早。但是張陌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對這個家沒有什麼親切感。蘇欣兒的姓氏隨母親,他母親對張陌很好,但是張陌的父親則不然,他對蘇欣兒更傾向些。

他與蘇欣兒差不多類似的一點是,張陌父親,與蘇欣兒母親,很少陪他們,張陌一年只有過年的時候才會回家,而蘇欣兒,一年見到父母的次數,一隻手都能數過來。

張陌搭了搭手,巧合的碰到了那本「時之彼端」張陌下意識的打開筆記本。

卧槽?

張陌翻着筆記本,昨天他寫的張陌不見了?

張陌又把那本「時之彼端」翻回當時寫張陌2021的那頁,一行字出現在了那裡。

「你好啊~我這裡是2014,來自2021的朋友」

張陌直接合上書;幻覺……一定是幻覺,這個說話的人,應該是一個小孩……2014?那個時候,我不也是小孩嗎??

張陌又看了看那本書,字跡消失了??

隨後又出現了

「你好啊,我這個時候的美國總統是奧巴馬?」

張陌想了想美國的那個逗比總統,提筆寫道。

「奧巴馬下位了,美國總統上位了一個相聲演員」

相聲演員?美國沒人了嗎?

另一邊疑惑道,這年代,連相聲演員都能上位總統了??改天她也學相聲試一試。

張陌不斷打量着這本書,他自然不相信這本書是可以跨越時間讓人聊天的,應該是有什麼機關,或者是什麼新型的納米科技?

而那個日期,竟然是書上自帶的。

這本書還自帶時間線?

難道是………化學反應??

加熱時間,冷卻,通氧…酸性?還是鹼性?難道這本「時之彼端」的紙張的材質是和石蕊相似材質的?

「別騙人了,這種把戲,騙騙小孩子還行,騙我,還太嫩了點」

「???」

張陌咧嘴一笑;還發問號

「你這到底是什麼科技?竟然可以使人用書聊天?」

我也不知道啊,這個東西是快遞郵過來的,我也不知道是誰郵寄的。

你也是郵寄的??

對啊。

你那裡,真的是2014?

對啊

…………

張陌沉默了片刻寫道

哪你說一句,「中國人不騙中國人」

另一邊沉默了片刻

我真的是郵寄過來的,我沒騙你

張陌;哪你說一句,中國人不騙中國人

不是,我真的沒有必要騙你,我騙你好嗎

「你說一句,中國人不騙中國人」

我騙你真的沒有必要,幹嘛這麼執着!

「你說一句,中國人不騙中國人」

我用我的名譽擔保!我絕對沒有騙你!

「你說一句,中國人不騙中國人」

好吧,中國人不騙中國人。

張陌揉了揉眼睛,卧槽,真的說了!

張陌;不是,你叫什麼名字啊?

你就叫我思吧,我父母都怎麼叫我。

思?還真有這麼叫的……

張陌揉了揉頭,其實,他本來是不相信這個玩意的,但是,她竟然說了一句,中國人不騙中國人?他還有什麼理由不相信?

張陌;思,對了你知不知道,這個是怎麼回事?這本書真的是能鏈接,未來,與過去的嗎?

思寫的字,慢慢的從筆記本上顯現出來,字跡工整,不難看出,是一個,很規矩的女孩。

「也許是時間悖論吧,知道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吧,其實,時間悖論和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是相對立的,時間悖論是沒有對立的,所以在物理學上,他是被否定了」

張陌點了點頭,確實是這樣,時間悖論一直被否定,但是時空悖論卻是一直被人們研究的,因為平行宇宙確實是相對立的一個存在。

等等!

時間悖論!相對論!

張陌;不是,你幾歲啊?

9歲啊~

卧槽!

張陌一下子感覺整個世界猶如顛倒一般,似乎整個世界都在坍塌,狂風驟雨般的刺激,讓他認為他在作一個離譜道天上的夢!

10歲啊,10歲啊!10歲張陌還在看黑貓警長呢!這個「思」竟然會,時間悖論,空間悖論,相對論!

慢慢的,又出現了字跡

「你有沒有想過,時間悖論的另一個稱呼」

張陌似乎想到了什麼,直接將手中的書丟了出去!

時間悖論的另一個稱呼!——祖父悖論!

假如,張陌回到了過去,也就是張陌爺爺結婚前,張陌把爺爺殺了,就不會有張陌的父親,也不會有張陌,那麼,張陌也就不可能回到過去,將他爺爺殺了。

想到這裡,張陌的手不停的抖

如果這本書「時之彼端」真的就如同「思」說的一樣,她們兩個的聊天,很有可能改變現在世界的所有故事!

有些人會消失,有些人,會無緣無故的出現,這是有悖常理的!

張陌慢慢的打開那本書

「思」給了他一個,全新的認知

如果,「時之彼端」的出現,和時間悖論無關呢?如果,是空間悖論呢?

張陌思索片刻,這個「思」是真的廝啊,竟然了解這麼多。

不過也確實,如果是空間悖論呢。

畢竟,相對論,可不是平白無故被哪些科學家認可的。

那你覺得,這個涉及到了,物理學,還是化學,天文學,空間學

物理學中的,地理學!「思」很快就給出了答案

空間的結構,很奇特,他沒有密度,但是他真的存在,而空間,又是一個類似於,地理,空間的位置,用地理學劃分。

懂的很多嘛~張陌調侃道

那是,來教你一首詩~「枯藤老樹昏鴉,製作高錳酸鉀,古道西風瘦馬,製作高錳酸鉀加熱需要塞棉花」

張陌懵了,同樣是10歲,這差距怎麼這麼大……

張陌寫到;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我看過科教頻道」

這時

哥~

張陌寫上幾個字,就合上書了

一個窗戶面前,一個女生坐在椅子上,一隻手托着腮,但是怎麼也看不清她的臉,手中的筆不斷的敲着桌子,似乎在襯托着外面正在被風吹落的秋葉。

「張陌…………」

女生緩緩開口說道,而她面前,也是有着一本書,他緩緩的將那本書合上,露出來封面的名字——「時之彼端」

桌子上,還有很多很多的紙張,上面寫着,芝諾悖論,祖父悖論,空間悖論,相對論,等等……

張陌推開門,臉上寫滿了寵溺;怎麼了?小蘇?

蘇欣兒看着張陌,臉上充滿了委屈;他罵我菜…啊嗚嗚……

張陌一把奪過鼠標,看着蘇欣兒的經濟,陷入了沉思……

10分鐘了……你3000經濟怎麼做到的??

張陌看着蘇欣兒,臉上充滿了疑惑,什麼情況,職業選手來了都不好使啊!

EAS

張陌看着自己家的水晶爆炸,已經無力回天……

張陌捏了捏蘇欣兒說肉不肉的小臉蛋;答應我,以後玩奇蹟暖暖吧,別玩王者,火影,這種高難度的遊戲…

蘇欣兒天真的看着張陌;沒有啊,哥,咱倆可以雙排了啊,你可以帶我啊~

張陌摸了摸小欣兒的頭臉色沉重;沒發燒啊,怎麼說胡話了呢,榮耀王者怎麼可能和鉑金雙排……

猛的一剎那,張陌似乎想到了什麼,腦袋似乎受到刺激一般,點開下面的回到大廳,然後點開段位,和自己的頭像……

蘇欣兒嘻嘻道;嘻嘻,我剛才玩的是你的號…略~

張陌的手不斷的在抖……為了這個榮耀王者,你知道,他努力了多久嗎!你知道嗎!他堅持了3年!3年!你知道這3年他是怎麼過的嗎?啊?!你知道嗎?!

蘇欣兒完蛋了!耶穌也留不住她!我說的!

張陌臉色陰沉的看着蘇欣兒

蘇欣兒疑惑;啊咧咧?

刷~

蘇欣兒直接被張陌扔出了房間

張陌連忙開排位,想要垂死掙扎,把他的段位拉回來!

好不容易人臉沒了!段位竟然也沒了!

太痛苦了!

《我們在錯亂的時空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