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我能斬下你的頭顱嗎?
我能斬下你的頭顱嗎? 連載中

我能斬下你的頭顱嗎?

來源:google 作者:青嵐左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左辰 都市小說 青嵐左析

你可曾想過有朝一日有那麼一個人以一己之力對抗西方的一眾神魔?你可曾想過有朝一日大夏打的西方一眾國度分崩離析?你可曾想過有朝一日有人談起大夏都會不自主的說出那幾個字.......前方大夏,神明禁止!你可曾想過有朝一日域外神魔也將淪為一個人尋找殺父之仇的墊腳石嗎?展開

《我能斬下你的頭顱嗎?》章節試讀:

走在回家的路上。

「哎~今天損失一筆巨款啊!」左辰回想起不久前發生的事情,痛心疾首的說道:「還以為兒童節能多賺點錢的,看來今晚又得啃饅頭了。」

這時。

咕擼咕~

肚子傳來一陣咕嚕聲,讓那空蕩蕩的胃裡很是難受。

「不好!已經開始抗議了!」

說完,左辰加快步伐,朝不遠處的房子快步走去。

…….

來到門前,一把頂開房門。

咯吱—!

不理會老舊房門傳來的埋怨,打開燈,徑直的朝廚房走去。

「饅頭…饅頭….饅頭呢?」左辰急切的翻找着,因為他實在太餓了,「有了!」

將灶頭上的木蓋拿開,幾個白花花的大饅頭靜靜的躺在鐵盤子里。

看上去就能讓人不自禁的流口水。

「還好留有幾個饅頭。」左辰慶幸道。

還好他每次買饅頭都會買多一餐,就是為了避免今天這樣的情況。

隨即抓了根筷子插在其中一個大饅頭上,當即啃了起來。

當然,對於沒有手的左辰來說,他已經把腳練的如同雙手一樣,靈活自如。

連續吃了三個大饅頭後,這才將肚子的抗議安撫下去。

「呼~飽了飽了。」

左辰滿足的將木蓋重新蓋上,「剩下的兩個饅頭明天當早餐吧。」

說完,從廚房出來,走上二樓房間里,看着桌上擺着的那張照片。

將擺放在桌下的泡沫箱里,取了根香出來,點上火,拜了拜,隨即插在照片前的香爐上。

看着照片那人,眸里透露出複雜。

「父親,不久我將會啟程尋找殺害你的兇手,而且…」

左辰頓了頓,目光逐漸凌厲起來,「距離六年之約的那一天,不過數日,屆時無論是….」

「小辰,是你回來了嗎?」

沒想嘴裏的話還沒說完,就被樓下門口傳來的聲音戛然止住。

他平靜的看着照片那人,似乎想要說什麼…..

好一會…..

「是我。」

大聲回應,隨後離開房間走到大門前,「林姨,請進。」

來人正是住在隔壁的鄰居,林姨。

看到左辰,臉上頓時掛起了和善溫馨的笑容。

「不了,我當以為是壞人進來了,所以來看看。」

林姨擺手示意,似乎是注意到什麼,沒好氣的開口,「哎呀!你這孩子,又去乞討了?」

說著,伸手將左辰身上的塵土拍掉,語重心長的說道:「姨不是跟你說了嗎?以後不準去乞討,姨養的起你,知道嗎?」

這句「養的起你」…..

好似黑暗裡驟然亮起的一盞明燈。

好似雪中炭那般。

讓左辰內心不由得一暖。

他笑的很開心,很自然,帶着不舍。

「林姨,我能養活自己的,不用在我身上花不必要的錢,再說了…」

「再說了,有姨在,還能餓着你不成?」

林姨心痛的看着左辰,如同自己的孩子一樣,關懷道:「去姨那吃晚飯,姨做了很多好吃的菜呢。」

「林姨,我吃過晚飯了….」左辰如實道。

「你這孩子,能吃什麼樣的晚飯?」林姨大步流星的朝廚房走了進去….

隨後傳來一聲責罵。

「哎呀!你這孩子真不讓人省心,饅頭能當飯吃嗎?」

「哎~我真的吃飽了。」左辰無奈的開口。

「不行!必須去姨那吃飯!」

於是乎。

左辰就被林姨拽到飯桌上。

看着桌上擺着一盤雞肉和一盤紅燒肉,不禁眉頭緊蹙。

林姨對於吃/用都是非常節儉的,就算身上穿的衣服都是從廠里挑出來的殘次品,怎麼今天突然變了?

而且就算今天是兒童節,也沒必要花這麼多錢吧?

這個念頭剛出來就被打消了,也許是林姨發工資了吧。

看了一眼時間,發現已經過了尋常飯點的半個小時了。

「林姨,修洛怎麼還沒回來?」左辰朝廚房裡的方向詢問道。

下一刻,廚房裡的炒菜聲戛然而止,頓了幾秒傳來林姨的聲音,「那孩子可能又去上網了,應該快回來了。」

聽着廚房又響起的炒菜聲,左辰起身走到窗前望去。

不遠處路燈下,一名雙手插兜的男子正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

「說曹操曹操到。」左辰輕笑一聲,隨後走回飯桌上,靜靜的等待。

不一會兒。

樓下傳來沉悶的腳步聲,以及……

「焯!又被班主任發現上網了,還得寫八百字檢討,真是該死。」

話音落下,一個頭髮及肩戴着耳環,長相略有帥氣的男子出現在眼裡。

只不過他的臉上盡顯煩躁。

「修洛,又要寫檢討了?」左辰微微一笑,調侃出聲。

「哎,別調侃我了,又不是第一次了。」林修洛無奈的聳肩,正要走到房間的時候,被左辰一把叫住。

「吃飯了還進房間作甚?過來坐着,林姨做了好吃的。」

對於左辰的話,林修洛沒有反對,而是轉了個方向走了過去。

「喲,雞肉?紅燒肉?今天什麼日子?」林修洛直勾勾的看着桌上兩盤冒着熱氣的菜,少見能有這樣的晚飯。

「今天,廠里發了工資,所以媽買了好菜做給你們吃。」

林姨笑着從廚房走了出來,將手裡端着的青菜放在桌上。

見兩人沒有開口,誤以為兩人對自己花錢的行為感到心痛,隨即補充道。

「媽今天領工資時,經理給每個人獎了兩百元紅包呢,所以就放心吃吧。」林姨笑着將盛好的飯遞給兩人。

「謝謝林姨。」

「媽,以往都不是月中旬才發工資嗎?怎麼提前了?」

林姨只是微微一愣,便立馬開口。

「廠里改制度了,以後月初發,而且現在是吃飯時間,趕緊吃飯。」

林姨嚴肅的樣子兩人也不再開口,乖乖的吃起飯來。

只是吃飯時,左辰總感覺哪裡有什麼不對,但又說不出來。

這時,林修洛撇了一眼牆角的那包衣服,不耐煩的開口,「媽,發了工資就給自己買幾件好的衣服穿,就算節儉也不是這樣節儉的。」

林姨沒有說話,而是瞪了一眼林修洛,示意他乖乖吃飯不要多嘴。

看到這一幕的左辰同樣沒有說話,用勺子接了一塊紅燒肉準備放進嘴裏時,卻被林姨手上長短不一的新舊傷痕吸引。

不等左辰開口,一旁的林修洛疑惑的問道。

「媽,昨天我從路邊撿回來的大貓呢?怎麼不見了?」

「那隻大貓在你去上學的時候跑走了。」林姨淡淡的回答。

「跑了?」

縱使有再多疑惑林修洛也不再多問,只是哦了一聲,繼續埋頭吃飯。

很快,三人就把飯菜吃的一乾二淨。

休息不久,林姨收拾桌上的碗筷盤,就走到廚房裡忙活了。

只留下撐得死死的兩人。

「阿辰,你有沒有發現什麼?」林修洛小聲開口。

「嗯…你頭髮上長了根貓尾草。」

「哈?貓尾草?」林修洛狐疑的朝頭髮上一抓,還真抓了一根貓尾草下來。

「我說的是那隻大貓,我餵了十根澱粉腸,它死都不離開我,怎麼會突然跑了?」

「也許是去找手上有澱粉腸的人了。」左辰看着電視機下那幾根帶着血跡的貓毛,淡淡開口,「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對了,這幾天外面似乎不太安全,晚上別溜出去上網。」

「嗯,知道了。」林修洛點頭,又陷入沉思。

而此時的一處分岔路口。

昏暗的路燈下,幾名小混混正蹲在地上吞雲吐霧。

「龍哥,今天還不算虧,至少還賺了19塊錢。」阿閑笑呵呵。

「對啊,龍哥,那小子再敢來行騙,我們就把他的錢全部收入囊中。」阿閑身邊的年輕男子附和道。

「龍哥,怎麼了?」阿閑注意到沉默不語的龍哥。

龍哥猛吸了一口煙,遲疑片刻,才緩緩開口,「他確實沒有雙手。」

「沒有雙手?」阿閑愣了一下,不以為然的擺手,「龍哥你是不是看錯了,他那時披着件黑衣,指不定手藏在背後呢。」

「而且現在行騙的技巧太高了,穿假肢都有呢,你說是不是,阿震。」阿閑補充一句。

阿震點點頭,自顧自的繼續抽煙。

龍哥搖搖頭,「當時那陣風吹過,他的衣服有那麼一瞬間被吹了起來,當時我就注意到了。」

「短袖下還是很難看到的。」阿閑依舊還是有點難以相信。

「可如果他…」龍哥回想起那一刻,看着阿閑的眼睛,「如果他穿的是背心呢?你說我會不會看走眼?」

…..

《我能斬下你的頭顱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