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霸道總裁›我寧願從未認識你
我寧願從未認識你 連載中

我寧願從未認識你

來源:google 作者:桃桃多肉 分類:霸道總裁

標籤: 宋蕎 聞京洲 霸道總裁

最後悔的莫過於站隊聞京洲最初她為了復仇,將聞京洲拉進這計劃中,奈何男人技高一籌展開

《我寧願從未認識你》章節試讀:

她曾親眼看見……那一幕總是出現在午夜夢回的時分。
宋蕎眼眸慢慢地滲出幾根血絲,指甲也狠狠嵌進掌心的嫩肉里。
程蓉送宋蕎到小區,這才離開。
累了一晚上,宋蕎拖着疲倦的身子上樓,從電梯出來,眼前忽然出現一束花,緊接着是男人的俊臉。
周折手捧鮮花:「寶貝,生日快樂!」
宋蕎嘴角勾起恰好的弧度,收下花:「謝謝,我很喜歡。」
周折跟着她回家,宋蕎看到花里的禮物,周折讓她打開。
裏面是寶格麗最新款的一對耳環。
宋蕎眼神驚訝:「這很貴吧?」
周折拉着她的手:「再貴你也配得上。」
宋蕎:「你不是說今天晚上有應酬,沒空陪我么?」
周折一臉真誠:「這不是給你個驚喜,我還生怕你今晚不回來了呢。」
「怎麼會……」 四目相對,周折低頭就要吻下來,目光忽然落在宋蕎的脖子上,男人動作一滯。
那是……吻痕?
周折眸色微微暗了下去。
…… 次日清晨,宋蕎被手機吵醒。
去浴室洗了個把臉,宋蕎看着鏡子里的自己,氣色紅潤,媚眼如絲,但這張臉她自己看着都很陌生。
簡單畫了個妝,便開車去自己的服裝店。
大學念過服裝設計,曾經設計過幾款全球爆紅的禮服,回國後便自己開了家原創服裝工作室,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
她並不經常會去店裡,但今天算是例外。
宋蕎到店裡的時候店員各個大氣都不敢出,她剛進來江聽見一道女聲:「你們老闆呢,我等了多久了人還沒來?」
舒白音是南城舒氏財團的千金,有名的舞蹈家,跟聞京洲青梅竹馬,也是未來的聞太太。
宋蕎挑了下眉,勾唇走過去:「舒小姐久等。」
舒白音一身白色淑女西裝坐在店裡最中間的沙發上,身後還跟着兩個保鏢,宋蕎過來,空氣里似乎增加了一絲甜味,她總覺得哪裡熟悉。
宋蕎笑着對女人彎腰:「早就聽聞舒小姐氣質貌美,聞名不如一見。
舒小姐今天來這是?」
女人模樣討好,但舒白音等了這麼久的火氣依然沒消多少。
她上下打量一眼宋蕎:「聽說你就是這兩年很火的那個服裝設計師s?」
舒白音是見過s的設計的,她挺喜歡,有些大牌穿多了,也挺膩的。
下個月是她跟聞京洲的訂婚宴,她想要一套可以驚艷全場的禮服,而且不想要店裡現成的,要宋蕎馬上設計並且做出成品。
宋蕎輕笑一聲:「時間上可能會有些緊。」
舒白音當下就不樂意了:「你這是拒絕我的意思?」
「舒小姐的要求,我加班加點肯定也會完成的。
舒小姐放心,等你訂婚宴的時候,一定是全場最驚艷的女人。」
宋蕎眼睛笑眯成線十分真誠的樣子,舒白音剛想說什麼,電話響起。
舒白音接通電話,一開始很生氣的樣子,但最後笑着告訴對方自己的地址。
掛掉電話,舒白音看着宋蕎:「我未婚夫要來陪我逛街,一會兒你給我挑幾身衣服。」
宋蕎點頭:「當然。」
聞京洲到的時候宋蕎剛給舒白音泡了杯咖啡過來,看到宋蕎男人眼睛多少帶了幾分驚訝。
舒白音沒接咖啡,直接過來挽着聞京洲的手臂,有些炫耀似的朝宋蕎笑道:「宋小姐,這就是我未婚夫聞京洲,你應該聽說過吧?」
宋蕎看着聞京洲,男人依舊面無表情的一張臉,一雙深眸彷彿浸着萬年的寒冰,看向她的時候透着警告。
女人笑起來的眼睛很像狐狸,眼角下一顆淚痣更顯魅惑。
她點頭:「聞先生,大名鼎鼎。」
她看着舒白音又補充一句:「兩位很是般配。」
能感覺到男人的視線淡淡落在她臉上,宋蕎沒去看他,領着舒白音上樓:「舒小姐跟我到樓上貴賓室吧,我讓人送幾套適合你的衣服上來。」
「行。」
到了樓上,舒白音試了兩套衣服就覺得有些累了。
「阿澤,你覺得哪一套適合我啊?」
聞京洲掃了一眼:「要不都買。」
舒白音嬌笑出聲,兩人甜蜜情侶的模樣落在宋蕎眼裡,她走過去道:「舒小姐,要不我來幫你試吧?
衣服還是要上身才能看出來效果。」
舒白音覺得這倒是個好主意,於是選了幾件讓宋蕎去試,但每一套衣服穿在她身上都特別好看。
宋蕎這次穿的一件黑色的露腰禮服。
女人皮膚白,腰又細,活脫脫的人間尤物。
或許是出於女人的嫉妒,舒白音又選了幾套讓宋蕎去試。
「這幾件也試一下。」
試衣服還是挺累的,宋蕎看了眼聞京洲,後者垂眸玩着手機,似乎絲毫沒有注意到這邊。
她朝宋蕎點點頭:「好。」
等宋蕎進去試衣間,舒白音卻肚子忽然有些不舒服,她看着聞京洲:「阿澤,我去一下洗手間,你在這兒等我。」
「嗯。」
二樓沒看到洗手間,舒白音拿着手機便下樓了。
聞京洲抬眸看了眼試衣間的門,女人從門縫裡探出頭來,「聞先生,我後面拉鏈拉不下來,能麻煩你幫我一下么?」
宋蕎眼看着男人從沙發上起身大步過來,試衣間的門被他猛地掰開又關上。
骨節分明的手指用力抬起她的下巴,薄唇不由分說地貼上來。
宋蕎纏着男人吐氣如絲:「聞總昨天才說銀貨兩訖。」
「剛才勾引我的不是你?」
男人解開皮帶,狹眸冷聲。
不等女人開口,聞京洲直接攻城略地,像是一頭餓狠了的野狼。
狹小試衣間里瞬間像是着了火。
舒白音從洗手間出來,女人踩着高跟鞋上樓。
聲音清脆,落入耳中,一下比一下逼近,心跳也越來越快…… 舒白音回到二樓休息室,空無一人。
「阿澤?」
「s!」
但叫了好幾聲,卻都並沒有回應。
舒白音皺眉拿出手機,給聞京洲打了個電話,那邊倒是很快接通。
「你去哪兒了?」
舒白音語氣很不好,她有種不好的預感,最近聞京洲對她,和從前判若兩人。
「公司臨時有點事。」
聞京洲聲音聽起來有幾分抱歉。
舒白音還是生氣:「那你走了至少要跟我說一聲,我回來都沒見到你。」
「抱歉,忙完了約你吃飯。」
「到時候再說吧。」
舒白音掛掉電話,點開一個頭像就開始發消息,等到自己消息發完,一扇門忽然從旁邊打開,宋蕎穿着禮服從裏面走出來。
沒一會兒不見,她卻覺得宋蕎彷彿哪裡變得不一樣了。
舒白音眼神尖銳,語氣質問:「你剛才去哪兒了?」

《我寧願從未認識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