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我是一條大白蛇
我是一條大白蛇 連載中

我是一條大白蛇

來源:google 作者:風不語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徐璐 懸疑驚悚 楊爍

30歲了還沒有男朋友,向我表白的男人都會離奇死亡,直到有一天我發現,原來自己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條大白蛇……展開

《我是一條大白蛇》章節試讀:

「你二叔人在國外,壓根就沒有回來。」

村長的大兒子此話一出,那年輕男人當即嚇得是屁滾尿流。

「難道我見鬼了?對,一定是鬼,那天晚上我守靈,突然尿急就去了廁所,我是在廁所里遇到的二叔,他當時的臉色十分蒼白,我還問他是不是不舒服,他卻告訴我只是有點便秘。可就在我起身準備走的時候,在裏面那個坑位蹲着的二叔卻不見了,當時我就覺得不對勁兒,爸,我是不是見鬼了。」

「你看清楚了,那個人真是你二叔?」

村長的大兒子也有些心虛,聲音都在顫抖。

年輕男人點頭如搗蒜「千真萬確,要有半句假話,天打五雷轟。」

眾人不約而同的齊齊看向劉半仙,劉半仙沉思了片刻,一雙昏黃的眼睛瞧向擺在靈堂正中間的黑漆棺材。

「莫不是村長死的憋屈,這不是想入土為安了?」

劉半仙冷不丁的一句話,卻讓村長的大兒媳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大兒媳分明就是心中有鬼。

村長的大兒子一把揪住自家老婆的頭髮,另外一隻手指着黑漆棺材,幾乎是用嘶吼的聲音質問女人「爸活着的時候,你總埋怨他,將自己的存款給了我二弟,對此,你沒少和他吵架,說,爸到底是怎麼死的。」

女人倒也淡定,梗着脖子說「死在睡夢中,你問我怎麼死的,就這一個答案,再說,他幹了那麼多壞事,老天爺要他的命,豈不是很正常。」

男人揚起手,狠狠的甩了女人一巴掌「你胡說八道,爸為人正直,還是村裡的村長,不容你如此污衊他,虧你還是自家人。」

看到村長的大兒子還在那裡揣着明白裝糊塗,我實在是忍不住,往前走了一步。

「村長三年前侵佔我家田地,圈走了不少補貼款,後來東窗事發,就把錢還給了我,要說村長是個好人,我第一個不同意。」

「你有什麼證據,憑什麼這樣說我爸,小心我告你誹謗。」

男人大步流星的走到我的面前,因為生氣,全身都在顫抖,聲音之中還夾雜着若有若無的殺氣,反正我就是覺得,他恨不得殺了我。

「要證據是吧!現在就給你。」

我打開手機網銀,上面清晰的記錄著三年前村長和我之間的轉賬記錄。

不多,只有三千塊錢,可也就是這三千塊錢,讓村長落了一個晚節不保。

然而,男人卻壓根不相信這些東西,不知道他是裝傻呢!還是想繼續維持村長的清白。

「你個嫁不出去的喪門星,先是剋死你父母,現在又來禍害我父親的名聲,你給我滾,我不想再看到你。」

「滾倒是可以,不過那二百塊份子錢,你要退給我。」

「給她。」

男人別開臉,衝著驚魂未定的媳婦吼道。

很顯然,老女人極不情願給我錢,扭扭捏捏的走到我身邊,磨蹭半天,就把一張一百的捏成了一個蛋塞到了我的手中。

「錢給你,趕緊滾,真是沒見過你這種人,上了的禮單還要退出去,活該你一輩子嫁不出去。」

老女人的這點小動作,我豈會看不出來,我當著眾人的面,拆開了那個錢團。

「大家都好好看看,這家人真是掉進了錢眼子里,我給了二百,他們只還一百,真是老的貪財,小的更貪財。」

「我說把錢給她,你沒聽見是嗎?真是個蠢貨,」

男人衝著自家媳婦破口大罵,老女人深吸了一口氣,眼神怨毒的盯着我「給你,你這個喪門星。」

老女人直接將另外一百塊錢扔到了地上,還不忘踩上一腳。

不等我發火,楊爍走到我的面前,掏出了警官證。

「隨意破壞人民幣,是犯法的,現在我以**的身份,對你發出警告,請把錢撿起來,擦乾淨,」

「**?你說是你就是呀!你以為你是誰呀!」

老女人雙手掐腰,做勢就要跟楊爍吵架。

同時,村長一家也開始朝着楊爍靠近。

我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這荒山野村的,跟一群野蠻人講法律、講道理,這是行不通的。

「誤會,這都是誤會,這孩子打小就笨,剛剛腦門又讓門縫給夾了,我這就帶他滾,絕對滾得遠遠的,哦對了,替我向村長問聲好。」

我急忙拉住楊爍的手,愣是連拖帶拽的將人帶出了村長家的院子。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我總感覺背後有無數道怨毒的目光在盯着我。

走到半道上,楊爍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慌裡慌張的甩開了我的手。

「我應該不會有事吧!」

「如果有事,你早就死了。」

其實我也挺納悶的,我認識楊爍這麼多年,他也是活得最長的那一個,難道他是**,所以……

不不不,絕對不可以害人。

很快,我就打消了所有不該有的念頭。

回到祖宅,我讓楊爍先把門打開,將行李放進去。

我則在院子里拔草,多年沒回來,院子里的草長得比人還高。

放完行李的楊爍如我猜想的一般,跑出來幫我拔草,我趁機各種偷懶,楊爍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權當沒看見。

我再次感嘆,多好的男人呀!

就在這時,一聲咳嗽打破了寂靜。

「徐璐,你不該回來的。」

一道蒼老的聲音在院子里響起。

我和楊爍一起望向聲音來原處,只見劉半仙慢條斯理的走到我家院子,他只是彎着腰朝着祖宅里望了望,並沒有進去。

「為什麼呀!我老家我還不能回了,況且祖宅還在。」

「罷了,既然你回來了,那我就告訴你不能碰男人的真正原因,反正你遲早都要知道,想知道怎麼回事,午夜十二點,你到山神洞里找我,只能你一個人來。」

說完這句話,劉半仙就走了。

我是一臉懵逼,剛開始他還說我不該回來,緊跟着就要告訴我,我不能碰男人的原因,我總感覺這背後,似乎有一個天大的陰謀。

楊爍也發現了端倪,捏着自己的下巴說「很奇怪,我感覺這個村子裏的人都很奇怪,還有這個劉半仙,似乎不像什麼好人。」

《我是一條大白蛇》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