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我想看你們能不能毀滅世界
我想看你們能不能毀滅世界 連載中

我想看你們能不能毀滅世界

來源:google 作者:小爺必過六級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小爺必過六級 尹新

【無女主,無系統】【有邏輯,有主線】修為的存在,將這個世界的人分為三六九等無法修鍊的尹新便是最下等的一員,直到他撿到了一副面具獲得了超越尋常的力量之後,尹新改變了命運他想看看,修仙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模樣,人性的黑暗能不能毀滅世界ps:①人設有缺陷但不沙雕,劇情有深度但不燒腦②以故事為主題,篇幅較短,類似於快穿展開

《我想看你們能不能毀滅世界》章節試讀:

林間,少年捂住胸口還在冒血的傷口,大口喘着氣,他甚至已沒有多餘的靈力止住流血,更別說逃跑了。

一陣風吹過,包圍着少年的風雲宗弟子收起劍,向來人拱手行禮。

聽到腳步聲,少年不由地頓了一下,待人走到身旁後數息,才收好表情勉強朝來人慘笑。

「師尊。」

來人一襲白灰華服,身後印着風雲宗獨屬的宗門印記,這是長老才有資格穿着的服飾。

「全濤,」風雲宗長老,也是全濤的師尊,江群一臉漠然,彷彿肯定又不免帶有一絲悔恨地說道「何至於此?」

全濤低下頭抽笑了起來,又搖了搖頭,「事到如今,我說不是您還會信么?」

江群背過身去,讓兩人最後一次對話終結。

「將此人送入水獄,不得任何人見。」

直到全濤被押走經他面前,江群才轉身,看到了全濤渙散的眼神,和一片翠綠的銀杏葉。

恍惚間,江群好似聽到一人在嗤笑,略帶驚訝地用魂識觀察四周,未果,便警惕地走向前去,撿起那片樹葉。

觸碰的瞬間,江群只感到頭疼欲裂,讓他齜牙咧嘴,雙手捂住頭。

在他的心裏,已經種下了一顆種子,一顆毀滅一切的種子。

良久,江群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竟然回到了宗門。

還沒等他細想,便看到一道流光自穹頂垂直下落,這是宗門內重要事件的傳訊手段——流光印。

宗主:「速來議事。」

風雲宗,北州二等宗門,管治周邊四城,和兩個三等門派。

江群便是風雲宗最年輕的長老。畢竟,二十七歲的年紀大多數人或許剛入魂境,而江群已踏入魂境中期。

不過,風雲宗內也有不少長老看他不順眼,年齡的差異使得他們很難有共同的意見,尤其是那一件事......

「江群,你還敢回來!」

「哼!北劍宗遭襲一事,果然是你那好弟子所為。」

江群剛進入議事大殿,不少長老就開始問責。

「宗主,江群此人教出孽徒,做出如此人神共憤之事,敗壞我風雲聲譽,應當放逐!」一位長鬍子的老者站出來,拱手正色道。

聽聞此話,大殿內安靜了下來,江群剛想辯駁,卻發現身體無法行動,只得瞪大雙眼,震驚地看向位於首座的宗主。

只聽宗主發話,像是給江群判了死刑,「原風雲宗長**群,師風不正,其弟子劣行不斷,殺戮成性,罪大惡極。現剝奪長老之位,廢除修為,逐出宗門!」

話畢,江群便看到宗主抬起右手,一掌拍向自己。

江群感到無比窒息,這就是魂境巔峰的力量么,這還是他第一次見,自知有罪,認命般的閉上眼睛。

此時,內心深處的種子發芽,無盡的黑暗彷彿將一切吞噬,連時空也無法逃逸。

冥冥中,江群感到誰在問詢。

你渴望力量么?

「我......」

你覺得值得么?

「我為風雲兢兢業業多年......」

你想悔恨地死去么?

「我......不想。」

你想要報仇么?

「我......想,我想!」

那,你渴望力量么?

「給我力量,我要無盡的力量!」

彷彿看到江群歇斯底里,問詢者逐漸笑得詭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大殿內眾人見宗主雷霆出手,一掌落下將要廢掉江群,突然聽到詭異的笑聲,頓時感到詫異。

大殿**炸裂,將眾人掀飛。

激蕩的塵埃散去,露出江群的身形,周身環繞着強度極高的魂力。

大部分長老眼睛一縮,江群不是才魂境中期么,怎麼可能擁有這等層次的靈力強度。

只見江群喚出佩劍,劍尖指向宗主,用夾雜着興奮和盛怒的聲音說道,「你,老了!」

「怎麼和這些沒用的老東西一樣?,」只是將劍芒一划,眾位長老連忙運起靈力阻擋,卻有不少被擊飛。

「江群,你要造反么!」長鬍子老頭指着江群,怒髮衝冠,又馬上轉為驚恐。

因為江群一個瞬移就來到身旁,一把握住他的脖子逐漸緊握,一度讓他窒息。

但江群看都沒看他一眼,直勾勾地盯着宗主,嘴角卻上揚,「你覺得我是在造反么?」

宗主眉頭緊皺,似乎也沒料到這種情況。

但他早已和數位長老用眼神通氣,一同出手,打了江群一個措手不及。

急速暴退的江群堪堪躲過一位長老的偷襲,卻被宗主一陣狂風吹翻。此時,由三位長老聯合布下的陣法已成,金光奔着江群而去。

江群大駭,雙腳卻被另一位長老的土系靈力束縛,一時無法掙脫。

「噗——」硬受合力一擊,江群倒飛出去,落在對面山頭。

眾人想趁勢追擊時,卻被宗主一手攔下,只見江群所在的空間破碎,人也消失不見。

「宗主,江群已然入魔,留他在世,後患無窮啊!」

宗主靜靜望着空無一人的山,良久才拂袖轉身而去。「上報弦音谷,細說今日境況。」

在另一處空間內,江群趴在地上止不住地吐血,顯然受傷極重。

大口喘氣間,江群看到眼前一雙腳,突然有一種心悸的感覺,艱難地抬頭望去。

尹新緩緩摘下面具,雙眼散發著紫色的光芒,嘴唇微動。

而江群彷彿被攝了心魄,沉醉於青年的雙眸,跟着喃喃道:

「我願用靈魂滋養這片銀杏葉,以鮮血破滅整個世界......」

見他緩緩睡去,尹新滿意地將江群送出自己的空間,轉身又恢復了冷漠的模樣,重新戴上面具。

又一片銀杏葉即將新生,固然值得高興,但還有一片銀杏葉枯萎,必須得親自去回收。

風雲宗,水獄。

沒有通行令牌誰都進不來的地方,竟然被一位面具人輕而易舉地踏足。

尹新故意讓腳步聲在密閉的空間回蕩,像催命符一般迴響在全濤的心頭。

看到熟悉的面具,全濤哪怕明知道被鎖鏈束縛無法逃離,也不由得想要後退。

尹新用手掐着他的下巴,迫使他看向自己的面具。「為什麼怕我?」

手中的頭劇烈地抖動,尹新放開了他。

全濤顫抖着,好不容易說出一句話,「你......到底是誰?!」

雖然隔着面具,但他好像能看到,面具下的臉笑了笑。

我只是這個世界的旁觀者,想看看你們能不能毀滅世界。

《我想看你們能不能毀滅世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