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與鹹魚畫押,玄學大佬馬甲被扒
我與鹹魚畫押,玄學大佬馬甲被扒 連載中

我與鹹魚畫押,玄學大佬馬甲被扒

來源:google 作者:奶蓋烏龍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天闕 現代言情 顧卷耳

【無cp+玄學+全員沙雕+靈氣復蘇+微爽+馬甲+穿書+團寵】顧卷耳穿成馬甲文中腦子長在屁股上的炮灰假千金除了作死,就是給女主打臉得知自身情況後,顧卷耳打算避世做一條鹹魚本想優哉游哉過一生,卻不想命運交織成線,扯下顧卷耳裹在身上的鋪蓋顧卷耳:行吧,我攤牌了沒錯,我就是玄學大佬!顧宣嬌(書女主):給你五百萬,做我的女人楚天闕(書男主):……這是我的台詞書中世界玄學大爆炸,天道崩潰,群雄四起展開

《我與鹹魚畫押,玄學大佬馬甲被扒》章節試讀:

楚玉嘴角抽了抽,心虛的看向一邊。

三個小時後,安夢身上的屍毒全被顧卷耳拔了出來。

她把安夢弄醒,又給了她兩貼葯,把人趕了出去:「明天再貼一次,就沒事了。走吧走吧,別耽誤我幹活。」

「誒,不是!大師,你讓我留下來幫你,我可以幫你!」安夢兩手抓着門框,腳也鉤在上面。

整個人呈大字型,卡在門上。

開玩笑,除了老大以外,她第一次碰到這麼有趣的事!

這個大師不知道是何方神聖,看起來有兩把刷子。

好好相處,說不定能說服她以後給老大效力。

顧卷耳一腳給安夢踹了出去:「別扒我門,扒壞了房東叫我賠!」

碰一聲甩上門,顧卷耳拍了拍手。

她有種預感,以後自己的日子不會平靜。

『禮貌』的送走安夢後,顧卷耳抓了一包薯片,一邊吃一邊走到女屍身邊。

連續給安夢輸了三個小時的靈力,她快累屁了。

扯下塑料袋,顧卷耳觀察着這具綿屍。

楚玉也在看,不過是掛在吊扇上看。

這具女屍身上的燒焦的裙子與血肉黏糊在一起,那股腥臭的糊味兒,即便楚玉不是實體,也能聞到。

他嫌棄的看了一眼,大把大把往嘴巴里塞薯片的顧卷耳。

楚玉:「你把她帶回來幹嘛?想超度她?」

顧卷耳仰起頭,往嘴裏倒薯片渣。

吃完一包125克的薯片,飢餓的感覺稍微褪去。

顧卷耳道:「她的死不是偶然,只有生前受過極強的折磨,才會產生這種怨氣。」

換一句話說,這個女人含冤而死。

以她目前的狀況,已經被怨氣所支配,才會走上那輛公交車,開啟無差別殺人行為。

問別人有沒有火,便是開啟她殺人行為的契機。

一旦有人掏出打火機給她,她就會殺死對方。

顧卷耳今天打亂了她殺人的步驟,惹惱了她,也成了攻擊目標。

楚玉了解顧卷耳,他偏着頭問道:「你打算幫她申冤,然後再送走她?」

「不,我打算先送走她,再申冤。」顧卷耳伸手去揭符紙。

楚玉唇角抽了抽,這兩句話有什麼區別嗎?

符紙一揭下來,女屍恢復了行動力。

她眼裡聚滿怨恨的情緒,尖嘯着朝着顧卷耳掐過來。

顧卷耳一個大嘴巴子把女屍扇飛,靈犀一指,射出一縷靈氣竄入女屍的腦海之中。

靈氣的侵入,令女屍痛苦不已。

她抱着頭,渾身顫抖。

身上的怨氣,似開了閘的洪水,傾瀉而出。

這怨氣讓楚玉全身的毛孔都張開了,嘴巴里發出一聲不可描述的低吟。

此時,恰好一個穿着齊逼小短裙的靚麗美少女鬼穿牆而來:「楚玉哥哥,你讓我給你……」

楚玉不可描述的聲音,令妹子鬼的笑容僵在臉上。

她難以置信瞪着被女屍和顧卷耳夾在中間,吊在吊扇上的楚玉,眼圈兒瞬間就紅了。

她一把將手裡的東西砸在楚玉臉上:「渣鬼!分手!」

「誒!瑤瑤,你聽我解釋,不是你看到那樣的!」楚玉面色巨變,跳下吊扇追了出去。

可惜美女鬼已經跑沒影兒了。

顧卷耳見楚玉垂頭喪氣,興趣盎然問道:「這就是你新泡那小妹妹?」

「可不就是她,手都沒拉過,全給你攪黃了。我還送了她一根線香吸,虧死了!」楚玉捶胸頓足,嗷嗷一頓喊。

兩人閑嘮嗑這功夫,女屍充滿殺戮的眼神已經逐漸清明,恢復了一些理智。

她迷茫的目光看向旁邊的全身鏡,血肉模糊的身形,令她眼裡迸發出一抹恐懼的情緒。

「嗬嗬……啊……啊……」女屍驚恐的摸着自己的臉,眼睛裏匯聚出鮮紅的淚水。

顧卷耳坐在沙發上,又開了一包薯片:「說吧,到底怎麼回事,你只有五分鐘的時間。」

顧卷耳那一縷霸道的混元靈氣,直接從腦部化解女屍身上的怨氣。

一旦她身上的怨氣都傾瀉乾淨,她就死了。

這是女屍死了以後,第一次如此清醒。

兩行血淚流個不停,她帶着泣音道:「是我張龍!他為了獨吞那張**,設計殺了我!」

「張龍是誰?什麼**?」楚玉好奇問道。

女屍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淚,眼神十分怨毒:「我叫何文仙,是名耀公司的會計。張龍是我的同事,我們一直有合買**的習慣。」

「一個月之前,我們花了兩千塊跟他買了複合式**,二十注一等獎追加下來,一共中了將近四億。」

「他讓我不要聲張,還約我一起去吃飯慶祝。可是他在我車上動了手腳,我的車炸燃,死於火海。」

「不是,既然你是車禍死,你怎麼就確定是他殺了你?」楚玉不解。

「我就是知道!」何文仙雙目赤紅,血淚又流了下來:「我那天精心打扮後從家裡出來,他跟我打了個電話。當時他的態度就很奇怪,一直在側面打聽我把**放在哪裡。」

「那張**他沒拿着?」顧卷耳眯着眼問道。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這個道理她很早就明白。

四個億的**,足夠讓人失去良心,跨越那道人性。

「那次他加班,**是我去買的。」何文仙慘然一笑:「或許這就是天意,以前我們合買的**,都是他去買。就這次中大獎,是我去。我並沒有告訴他,我把**放在哪裡了,他這輩子都別想找到!」

何文仙的笑容越來越大,可她身上的怨氣卻越來越淡,意識也即將消散。

顧卷耳並不憐憫何文仙。

她身上的煞氣很重,證明她已經不止殺了一個人。

這種殘害無辜,卻不去找兇手的怨靈,顧卷耳心裏生不出一絲漣漪。

她對何文仙道:「你的冤情我已知悉,放心去吧。張龍犯下的罪孽,自會有陽間的法度來懲治他。」

何文仙不信顧卷耳,他沒有看到張龍死,心中的不甘並沒有化解。

她冷冷的盯着顧卷耳:「我憑什麼相信你?」

「你不需要相信我,你只需要知道你打不過我。」顧卷耳淡然道。

拳頭才是硬道理。

信不信,那是小孩子才計較的東西。

成年人都是誰的拳頭大,就聽誰的。

何文仙嘴角抽了抽,似是想起了在公交車上的遭遇。

她果然討厭這個古怪的女人!

《我與鹹魚畫押,玄學大佬馬甲被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