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在三國搞直播
我在三國搞直播 連載中

我在三國搞直播

來源:google 作者:劉亮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關羽 軍事歷史 劉備

設定:假如三國紛爭比喻各直播平台競爭,各大勢力就是一個個直播平台,每個人物都是主播,打仗就是直播PK看點:搞笑的整活,時興的段子,鬼畜的對話,用現代人的故事再幫你回味一次經典看羅貫中想寫未寫的董卓與貂蟬,看科技版三顧茅廬看河東屑二爺與華佗的相愛相殺......展開

《我在三國搞直播》章節試讀:

三國人人能直播。

何太后道。

「敢嗎?你敢嗎?PK一個。喝板油,誰喝得多誰贏。輸了刪帳號。」

遊客一:董太后不要上她當。她是屠戶從小到大訓練。

遊客二:預言一波,臉上有黑斑。

遊客三:拋開事實不談,這些人吃的時候,難道我們沒有圖到樂子嗎?

系統提示:董太后帳號已被刪除。

溫馨提示:文明觀播,健康直播,讓直播帶動生活更美好。

袁紹罵罵咧咧退出直播間。

「這亂成狗的平台,還健康,你么?乾脆召集各大主播瓜分了漢家平台。」

陳琳言。

「雖然我不是主播,但我是主簿。萬萬不可召集天下主播。現在好活賴活還能活下去。若召了這些大主播進場,咱平台徹底玩完了,哪還有什麼流量。」

曹操心想:這不行啊,我現在才五千粉絲,瓜分平台也輪不到自己,這哪成!

「不可,不可。咱們只要用一些水軍把破壞秩序的幾個主播舉報了就行。用不着引大主播進場。」

董卓正與自己西州二十萬小黑子對罵,便見有人言。

遊客一:漢家直播平台:我免費了!

遊客二:董太師快快進場,咱還等着看貂蟬才藝呢。

遊客三:捨命投票董太師與貂蟬床戲(1/1)

十常侍又亂。

「兄弟們,聽聞董卓可不是善良之輩。我命危矣。」

「不用怕,這都是何進的決定,咱們登陸後台,給他帳號封了。」

連線何進中...

「何進,你為何要害我們!」

何進見十常侍人多,一時說不過他們。

十常侍言。

「當年漢靈帝在位,漢家平台破綻早就沒法修了。你們大主播仗着這些年的功勞在身,一直想要獨立於平台之外,與平台平起平坐。是我們,一直敬業的拉黑各類大主播,才讓漢家平台一直能延續到今天。我們才是漢家平台的功臣。你們先亂立繼承人,使平台威信喪失。又亂殺皇太后,掃滅繼承家族的威嚴。造成極惡影響。粉絲們都認為大漢平台不姓劉了。你們是漢家平台的罪人!」

遊客一:這是我見過思路最清奇的歷史倒車。

遊客二:要是正着說,若沒有幾人做壞事,各路大主播也沒有這麼快瓜分平台。各大主播也得謝謝他們。

遊客三: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

十常侍暗中登陸後台,封了何進的帳號。

袁紹曹操見何進封號,乾脆關了漢家直播平台服務器。

一時間漢家直播平台亂了一套。

張讓一緊張,手機都掉河裡去了。

「大家好,我是陳留王,我與少帝現在給大家錄播一期荒野求生節目。原想直播來着,服務器讓袁紹曹操兩個老小子關了。」

「大家好,我是陳留王。我們現在躲在河邊的亂草之中。如果大家在荒野求生中,遇到旁邊有大型動物經過,一定要沉着冷靜。不尖叫,更不要認為它們的肉是牛肉的五倍。要曉得在它們眼中,你更像蛋白質。」

「大家好,我是陳留王。現在是四更天。如果野外遇到飲水問題,可以用袋子綁在樹葉上,留露水飲用。」

「大家好,我是陳留王。如果野外遇到困境,大哭一場未必是一件壞事。哭後可以讓你精神變得集中,忘記許多煩惱。」

「大家好,我是陳留王,荒野求生中很多主播會撿到什麼野生烤雞,野生牛肉,甚至野生婆娘。以我這麼多年的經驗告訴大家,這都是不可信的。當然,也不能因為吃不飽飯,就去看向背後的野生攝影師。他們的攝影裝備都是很沉重的,會重重的打你的後腦勺。再夾你的腦門,就像夾核桃一樣。」

「大家好,我是陳留王。如果在荒野求生中見到野生的莊園,千萬不要冒然進入,很可能裏面有野人。就比如我,受到了野人崔毅的招待。」

「大家好,我是陳留王,如果在荒野求生中遇到野生的董卓...董卓?如果你不講錯話,你就是下一任平台繼承人。」

漢家直播平台。

「兄弟們,順我者倡,逆我者亡。我是董卓,我為陳留王協帶鹽。」

遊客一:十常侍:又回到了最初的起點。

遊客二:保守了,太師不如直接為自己帶鹽。

遊客三:靈帝:我又活了,我為董太師帶鹽。

呂布直播間。

「布嘌呤半升,取我方天畫戟給各位秀兒撓個痒痒。」

遊客一:人中呂布馬中赤免,心中有畫戟刀下無義父。

遊客二:爹命由我不由天。

遊客三:三國英雄千千萬,呂布義父佔一半。貫中曾經也猶豫,改名義父群英傳。

丁原送來火箭一枚。

「我呂布從不認爹,謝謝爹的小火箭。」

丁原言。

「兒子,我最近被一個叫董卓的人氣着了。這個人亂漢家平台,使各大主播人人自危。你當拉黑他。」

「布嘌呤半升,生平最恨背信棄義之人。取我方天畫戟,我要給董太師理個流海。」

李儒正在連線...

「原來是李儒老鄉,你怎麼有空來找我玩?」

「我是想認你當兒子。」

李儒被踢出直播間。

「布從不認爹!」

李儒正在連線...

李儒投喂黃金千兩!!!

李儒投喂明珠十顆!!!

李儒投喂玉帶一條!!!

「你怎麼不早說,我呂布也不是不能認你當爹。」

「呂布,你別誤會,我是想讓你認董卓當爹。」

李儒被踢出直播間。

「布生平最恨背信棄義之人!我誓殺董卓老賊!」

董卓投喂全圖唯一稀有寵物——赤兔馬!

「爹!丁原這廝背信棄義,擾亂大漢直播平台,吾誓殺爾!」

丁原直播間被人舉報,帳號已被封停!

袁紹罵罵咧咧退出直播間。

九月朔,董卓打開全平台系統喊話。

「漢家直播平台,老劉家做了這麼多年的皇帝夠本了。正所謂皇帝輪留做,今天到咱老董家...」

李儒旁邊小心提醒。

「主公,您讀錯稿子了。」

董卓撫着大肚皮尷尬道。

「不好意,沒留神,即興發揮。」

遊客一:司馬昭之心,盡人皆知了屬於是。

遊客二:司馬昭:我出生了?

遊客三:我出生,我又回去了。我又出生了,我又回去了。打我呀!

李儒接過稿子講。

「兄弟們。你們曉得,少帝現在還小,管不了漢家直播平台。他娘又只是個殺豬的,也不會帶貨。大主播們管理混亂,使咱們平台的粉絲得不到實惠。而陳留王有原創,荒野求生這檔錄播做的不錯。現廢少帝,任陳留王為繼承人。」

遊客一:太師來了,大漢就太平了。太師來了,主播就有救了。

遊客二:別的作者已經把三國玩爛了,觀眾成窮鬼了,沒票子可榨了。

遊客三:沒有收藏了,給你發個彈幕吧。

永安宮。

「朋友們,我是何太后。幾天前我跟董太后PK喝豬油,發現新進豬油里油含量嚴重超標,幾近是百分百。我現在已經油中毒了。」

少帝拉住何太后大哭。

「娘,您不能再吃油了。專家說所有死人身體里都發現了一種叫作油的物質。」

唐妃亦搶過來,替何太后分擔。

「太后,觀眾們現在不興買**,都興盲猜主播何時封號。您一個人帶動了一個新興盲猜產業鏈。」

何太后又搞起兩桶油道。

「不要怕。只要朋友們刷夠六輛跑車。咱們直播喝石油!」

系統提示:何太后、少帝、唐妃直播中違規操作,已經拉入黑名單。健康直播,我們勢在必行。

董卓開心得退出了操作後台。

王允直播間。

「大家好,今天是我生日。感謝老鐵這麼多年對大漢直播平台關注。允無以為報,我給大夥們哭一個吧。」

曹操直播間連線中...

「這是老王吧,別哭了,別哭了,我看你好一會了。」

「說王不說吧,幸福你我他。」

「老王,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生日怎麼還哭起來了。」

王允言。

「當主播難啊。自從董卓拿了管理賬號,給我的流量越來越少。粉絲們都嫌我福利不到位。我沒有流量,哪個大廠跟我談價。」

曹操言。

「你得PK,誰流量多你跟誰PK。看我曹操PK的也多,開心你懂嗎?PK就開心。PK就能賺W,你想要W就得PK。」

王允言。

「我就這點粉絲,還一半小黑子。能PK過誰。有膽量你跟老董碰一個。」

王允投喂曹操一把七寶刀。

「我就是干服務的跟你說,拿你寶刀替你服務,不能讓你虧了。」

董卓連線中...

「我看你好一會了,你在直播間說什麼呢?」

「董太師啊,我就PK着玩。沒驚着您吧,我抽我自己給您聽。」

「行了,行了。我知道最近行業都不景氣。你們這些主播也不容易。但你只要跟我好好乾,我就給你流量。」

曹操投喂董太師七寶刀一枚!!!

董太師投喂曹操西涼好馬一匹!!!

李儒言。

「太師,我剛才見曹操是想PK您,挖您的粉絲。」

董太師憤怒,好小子竟算計自己。

當即拉黑了曹操,全網封殺他。

曹操罵罵咧咧退出直播間。

「你不要我,我自己去建個平台!受你這鳥氣!」

《我在三國搞直播》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