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武逆焚天
武逆焚天 連載中

武逆焚天

來源:外網 作者:瘋橘子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瘋橘子

神奇的大陸,因神獸而支離破碎,又因神獸而得以重生!!各方勢力追尋多年的重寶出世,一場腥風血雨正在醞釀……有些人眼中他是救人於危難的神靈,有些人眼中他卻是殺人如麻的邪神。在這個以靈氣為本源的大陸上,一代武神橫空出世!!!展開

《武逆焚天》章節試讀:

左厚望着前方那瘦肖的背影,心中滿是不解和疑惑,但還是堅定的跟了上去。

兩人此刻正深陷險地,若是換做自己一定會借這個機會儘快離開,回去峽谷豈不是正中敵人下懷。

正快速前行中的左風,用餘光撇了一眼身側快速追上來的左厚,微笑着說道。

「我們只是暫時安全,那三個方向的敵人發現搜尋不到我的蹤跡後,恐怕會有兩個選擇。一是將搜索範圍擴大,還有就是回來再次仔細找尋。」

看到左厚若有所思的表情,左風繼續道:「不論他們怎樣選擇,現在想離開這裡都會有着不小的風險。」

「可是,你剛才不是判斷山谷內會有他們的布置,這樣回去谷內,豈不是與自投羅網無異。」

左風露出了一個自信的笑容,說道:「我有說過,咱們要從谷口進入了么。」

一個多時辰後,峽谷北方的山壁之上。

「呼,快,快拉我一把,我不行了。」

左厚幾乎被汗水浸透的身體緊貼在山壁上,乾瘦的手掌顫抖的向上伸出,一邊在空中揮舞一邊有氣無力的喊道。

左風無奈一笑,抓起他伸出的乾瘦手掌,稍一用力就將他提了上來。

他們二人此時所在的位置,是山壁內斜生出的一棵大樹之上。

來到這一人都無法合抱不的大樹之上,左厚仰面躺倒,不斷劇烈的喘息着。眼角的餘光看到滿臉笑容的左風,帶着微微怒氣的說道。

「我們就算不自投羅網,也不用這樣折磨自己把。你這好主意差點要了我的小命,你不知道我有多少次險些掉下這百丈高的山壁,我是決計不再往上去了。」

左風點頭說道:「那你就在這裡等我,如果我天亮前還未回來,你就想辦法獨自離開這裡。」

左厚一臉疑惑的看着左風,說道:「聽你的口氣,好像有回不來的可能。既然這樣你又何必非要冒險去山頂,我發現越來越看不明白你的想法了。」

左風計劃帶他到山頂,本也是想暫時脫離險地。左風心裏始終對這次針對自己的陰謀耿耿於懷,他有種預感在這次陰謀里,那一年前偷襲自己的人也參與在其中。

所以他打算從山頂繞過谷口,然後悄悄下到峽谷內部一探究竟。谷底內的布置和情況完全不清楚,帶着左厚也只是多個人去涉險,所以他本也沒想讓左厚陪自己一塊入谷。

左厚提出不去山頂,正合左風之意。敵人的目標是自己,若自己在山谷中遇險,那麼左厚安全離開的可能性將會很大。

左風轉過身去,依舊是那副瀟洒的虛揮了揮手,就再次向山頂開始攀爬。

東山其實是附近數十座小山的統稱,但其中最高的就是這峽谷兩側的高山。遠遠望去百多丈的高山直插入雲,中間好似被人用利器劈開般形成一道峽谷。

左風所選擇的是北面這座高山,他選擇這座山的原因,就是因為在山的中段位置有這樣一棵大樹可容落腳。過了中段越往,上山勢就變的越發陡峭起來。以左風強體期四級的修為,也是爬的極為吃力,而且幾次遇險差點跌落山底。

大約三個時辰過去,左風也終於要來到山頂。左風讓自己的身體緊貼在山壁之上,周圍勁風吹拂一個不好將會屍骨無存。交替着單手握住山壁上凸起的石頭,就這樣微微抖動手腕,同時做最後一次休整。

幾次呼吸後,再次抬頭向不足十丈高的山頂望去,眼神中充滿堅定與執着。

一隻瘦弱白皙的手掌抓向山頂岩石之時,天空早已是漆黑一片,還差一點點就要來到山頂。

忽然,左風腳尖所踏的一塊石頭鬆動了一下,緊接着石頭的掉落,他整個身體也猛的向下沉去。

刻下的左風身體中已經再擠不出一絲力氣,只有伸上山頂的右手死命抓着。左風那削瘦的身體隨着山頂的狂風不住飛舞,如隨時被秋風刮掉的樹葉般。

左風感受了一下氣海內的空空蕩蕩,死亡的陰影籠罩在心頭,可他依舊不肯放棄。自己經受了那麼多痛苦和折磨,怎麼能如此窩囊的死在這裡。

胸口那沉寂了很久的水滴形凸起,好似被他那股求生意志所激發,忽然散發出白色光暈。這光芒若不是在衣內,恐怕山下的山賊會立刻發覺。隨着這光暈的閃爍,左風那乾涸的氣海,嗖忽間湧現出一團帶着絲絲電流的靈氣。

下一刻,左風的雙目中就爆發出了兩道銀白電芒,充盈的靈氣立刻灌注於右臂。下一刻,左風的身體已經高高躍起,甚至超出山頂兩丈多高。

臉上的驚喜還未退去,就被驚恐所替代,巨大的風壓吹的身在半空的左風偏離了遠本軌跡。

此時左風那冷靜如恆的心智發揮了作用,發覺身體有被吹走的危險,他立刻將身體抱成一團,這樣身體被風的影響也同時降至最低。

「嘭」

沉悶的聲音響起,左風的身體重重砸落在山頂的岩石之上。根本不顧身體的疼痛一咕嚕爬起來,猶有餘悸的望着幾尺處的百丈深淵,左風有種兩世為人般的喜悅。

巨大的狂風吹拂着左風,他渾身一陣冰冷,直到此刻才發覺自己的衣衫早被汗水濕透。

顧不得渾身汗水的難受滋味,就這樣盤膝而坐,儘快恢復靈氣才是至關重要。一炷香後,左風長長舒了一口氣緩緩起身,這才注意起周圍的環境。

山頂面積不算小,長約十多丈,寬有六七丈的樣子,一片稀疏的林子長於中央。

當看到這片林子時左風便心中一喜,隨即便掏出隨身的匕首走了過去。小心的刮下一條樹皮搭在肩上,他可不想再冒險攀爬下到谷底,這些樹皮他是準備用來製作成繩子使用。

隨着不斷進入樹林內,他發覺林中好似有着什麼存在,讓自己感到有些壓抑。

左風略一猶豫,便大步向著樹林走去。因為這種壓抑好似沒有什麼敵意,而且敵人也絕不會在這百丈高的山頂來埋伏自己。

忽然間,左風的眼神微微一凝,在稀疏的林中一道模糊的人影浮現眼前。

那身影非常詭異,如同突兀出現一般。他說不清那身影給自己的感覺究竟是什麼,好似那裡什麼也不存在,但眼中卻真實的看到一個人影,而這人影又好像隨時會隨風消散一般。

「難道這壓抑都來自這女子,那她的修為也太過恐怖了吧。」

一臉凝重的左風的想到,警惕的向著那身影靠近過去。當距離近了些,他才將這身影完全看清。

看其身形應該是一個女子無疑,長長的黑色斗篷將她的頭和身體包裹其內,加上她的臉上圍着長巾,就只能看到其緊閉的雙眼。

左風由其雙目可以看出這是一名年輕的女子,很難想像使左風有些透不過氣的壓力,就是來自於眼前這個看上去比自己長不了幾歲的年輕女子。

女子好似在運行某種功法,使周圍的天地靈氣都在不斷向這裡匯聚,左風所感到的壓力正是由此產生。

觀察片刻,左風知道不能干擾到對方的行功,就這麼遠遠站立着不再靠前。

忽然,從女子周圍散發出一股股寒氣,從其露在外面的眼角皮膚可以清晰看到,女子的膚色在漸漸變的慘白,身體也如怕冷一般抖動起來。

左風驚訝的發現,周圍的溫度在這一刻竟然變得如寒冬一般,而女子的變化也好似運功出現了什麼問題。

左風心中非常矛盾,他有些猶豫要不要上前幫忙,兩人之間敵友難分若是被對方誤會,看其剛剛的聲勢,殺掉自己也就是舉手間的事情。

可就算自己有心施以援手,憑藉自己目前的修為,也根本無法起到任何作用。

思考片刻後,左風好像想到了些什麼,轉身向密林衝去。

時間不大,左風已經抱着一堆樹枝回來,就這樣在女子不遠處點起篝火。隨着火焰漸漸變大,周圍的溫度也有了少許提升,左風退後幾步靜靜坐了下來。

從始至終沒有說過一句話,他知道運功之時最忌有人打擾。就如上次他突破時受到藤方的干擾,就受了不輕的內傷,眼前的女子修為深不可測,功法更是詭異莫名,若是受到打擾恐怕會傷的更重。

左風本打算等女子行功完畢再行離開,可等了半個時辰,女子還是如石雕般一動不動。看了看天色,若是再等下去,那今晚探查山谷的計劃必將泡湯。

無奈的嘆了口氣,左風就準備起身離開。就在他起身最後望向女子時,卻發覺女子好像有了些變化。用心觀察後,他震驚的發現,女子好像比自己最初見到時變老了一些。

雖然只能看到眼睛周圍的一點皮膚,但那原本光滑白皙的皮膚,在此刻看去竟然有些黯淡無光,膚色也變的有些發黃。

周圍的的空氣彷彿忽然靜止下來,連山頂的狂風在也此刻也停了下來。周圍的靈氣一陣波盪,波盪的中心正是那神秘女子。

『這是什麼功法,竟然有如此霸道的威勢。』左風一臉震驚的盯着面前的女子,心中不自覺的發出一陣感慨,靈氣的波盪使得左風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幾步。

神秘女子在此時緩緩睜開了雙眼,左風的目光與這雙眼睛對視的一瞬間,腦海中響起如悶雷般「轟轟」巨響,整個身體就這樣僵在原地。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武逆焚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