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無雙國士1449
無雙國士1449 連載中

無雙國士1449

來源:google 作者:旻天落紅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于謙 軍事歷史 徐祉

國朝無雙真名士,翰苑文章第一流這是由帝王主宰,名士推進的時代這個時代有冒死進諫,也有振臂高呼的人,有捨身求法,不畏生死的人,他們都被當時與後世稱為國士這是一個人穿越至明朝挽救社稷的故事展開

《無雙國士1449》章節試讀:

大明正統十四年,此時正值七月流火,天氣轉涼之季。

從大同城牆的望樓上向北望去,正午溫煦光線下草原上的牧馬群羊依稀可見,水草掩映間能忽然竄出幾隻野兔來,蜿蜒的河流之上漾出粼粼微波。

此時幾個提着裝有熟食的飯盒的大同衙吏朝着城牆上走上來,招呼着城牆上的軍卒開飯了。

而後軍卒們一呼而上,將幾個衙吏們提着的飯食分完後,一個身着棉衣,腳穿粗布鞋的年輕人領了自己的一份飯食後,便在靠在城牆邊用手捧着熱乎的米飯與湯水。

這個年輕人名叫徐祉,此時的他陰差陽錯的在後世因為一次沙漠遠行,中途迷失了方向後,在沙漠中摸索了幾日,才勉強走出了那裡。

可當徐祉走出去後,他卻發現了一座矗立在草野上的孤城,此城門上的匾額撰寫着大同兩個大字。

徐祉知道大同為明九邊之一,這裡有延綿六百里的大同防線,而且自從大明立國伊始,便極為重視此地。

此處有十萬餘將士,而且掌控馬匹數萬,說此處是九邊之首也不為過。

徐祉也就來到這裡,如今自身處於微末的境地,便也就報名參了軍,為了能在這個環境中適應下去。

可是幾日來徐祉卻覺得情況愈加地變壞了,每日的飯食都是極為簡單,軍卒們甚至未能得到溫飽。

而且他聽說北部的韃靼人和瓦剌人也許久沒有犯邊了,整個守城軍卒如今意志鬆懈,連弓都未開過幾次。而且城牆上的軍卒們都開始肆意尋找玩物,幾乎將守城要務拋在腦後。

可以說如今邊軍懈怠至極,可那些將領上上下下都放縱不管,即使是頭銜最高的大同總兵,此時也在城中的府衙內擺弄器物。

如此一來,這樣的邊陲重鎮,也就露出了極大的破綻。

可此時徐祉還有值得其擔心的事,便是馬市間的貿易。

正統三年在大同設立了馬市,如今已過去十一年多了,在這裡塞北之人將多餘的馬匹賣給明朝**,或者是私人買去。

而中原的一些茶葉等物也流向塞北,可以說是互通有無,邊貿暢達。

可明朝官府與瓦剌人韃靼人都想要從中取利更多,所以這買賣的價格一直在波動。

就在昨日徐祉還聽到了幾個軍卒說的話,他們正是在談論這馬市的貿易。

也不知哪裡來的一個消息,說官府要單方面提出降低所換馬匹的價格。

而後徐祉便心中頗有些憂慮,且不說官府此舉是對是錯,就拿瓦剌人與韃靼人來說,就不會是情願的。

而徐祉大口地將飯食吃完後,有幾個軍卒又在城牆上鬥著蛐蛐,徐祉便走了過去。

接着徐祉也圍在一旁,看着一個石碗中的兩個蛐蛐在斗得你死我活。

而後突然徐祉對着圍着的軍卒們說道:「我勸諸位還是不要再玩此物了,畢竟守城要務更為重要。總兵也會不時地來此巡察,如果看到這番情景,則我等如何說才好?」

徐祉當然是為大局着想,可已經習慣了這樣縱意的軍卒們卻沒有被此話觸動。

倒是惹來一陣哂笑,一個年長的軍卒便道:「後生,如今大同久無戰事,兄弟們也吃不好穿不好的,這自尋其樂你還要管嗎?」

雖然老者這樣說,可徐祉依然是堅持自己的看法,大同兵備鬆弛,將士無心,這樣下去即會招致禍患。

而大同一旦有失,則瓦剌人南下便是一馬平川,如此顯而易見的道理卻被兩個蛐蛐給掩蓋了。

此時徐祉雖是心急,卻也無能為力。

而就在軍卒們斗蛐蛐不遠處坐着的正是負責守城的百戶。

百戶此時望着城外遠處的那一面旄旗,以及那裡星星點點的氈房。

此時他看見徐祉向自己走來,而徐祉走到近前時對其拱手道:「袁百戶,如今士卒們如此鬆懈,你就管管吧,不然總兵大人來了我們都要受罰。」

袁百戶反覆把玩着手裡的寶劍,而後對徐祉緩緩道:「近月來士卒們反覆訓練,已是疲憊不堪,再加之飯食如此粗糲,不似往常,將士們怨聲四起,你覺得不該給將士們一些娛樂的時間嗎?」

「可畢竟守城之責重大,袁百戶應該深知此點啊。」

徐祉還要勸阻,而袁百戶卻再三推辭,而後徐祉眼見袁百戶太過輕視城防,縱容手下肆意玩樂。

單憑這點袁百戶就能以瀆職之罪被剝奪官職。

其實袁百戶此時也完全沒有料到自己這樣的行為會被檢舉,他只是憐恤城牆上的士卒才有這樣一時的想法。

而袁百戶看着徐祉也是出自好心,便給他一些慰藉,又指出期間是不會有什麼事的。

徐祉沒轍,袁百戶心態之好也是他始料未及的。

可此時徐祉心中總有一些忐忑,他覺得極有可能韃靼人或瓦剌人會藉此機會進犯大同防線。

這幾年瓦剌雖與大明友好往來,瓦剌太師也先曾讓數千人的使團來京師進貢良馬,可瓦剌如今勢力強盛,還將韃靼人的太師阿魯台給襲殺了。

所以大明朝的旁側如今正在崛起一方不敢不懼的勢力。

而那些瓦剌人不會止步於草原上,勢必要南下牧馬。

徐祉的腦海中依舊在思考着如今的局面,俄而從城牆走上來幾個人,其中一個人領着頭,一副戎裝,手握在腰間的刀上,頗有些英姿颯爽。

而後面還有些裨將,裝束與此人類似,接着城牆上的眾將士立即同時半跪施禮道:「總兵大人好。」

而總兵看到城牆上軍容不振,則有些不悅,對着所有人怒斥道:「我看你們之前訓練辛苦,才命令你們稍微放鬆一下,可不是讓你們完全鬆懈。如果城防有失,誰來擔此責任?」

所有人聽着總兵如此激憤的話語,都噤若寒蟬。

總兵知道此舉是袁百戶縱容的,可也怪自己近日來沒有巡察到位,導致軍心略有滑坡。

可他也沒有想到自己的一些疏忽,在觀賞擺弄器物的同時,出了這麼大的事。

此時總兵看城牆上一下子變得安靜了,便將手裡的一份軍報緩緩展開對着眾將士念道:「大同關切內地之安危,特增發軍餉,以資抗敵,然若有軍中懈怠者,細論其罪,給予處置。」

總兵讀的這份軍報是從大同巡撫羅亨信那裡發來的,如今宣府,大同兩地皆設巡撫,以節制兩地軍政。

而這個羅亨信,也是勤政愛民之人,能發出此類軍報,也是他在任上獲得的治理經驗所致。

——

作者有話說:

《無雙國士1449》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