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先鋒
先鋒 連載中

先鋒

來源:外網 作者:岑寨散人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岑寨散人 都市言情

一邊是高冷女神,一邊是霸道御姐。兩個同樣身世成謎,水火不容的女人讓他左右為難。而因為他引發的爭端緩緩展開,一步一步走向更深層次的秘密……展開

《先鋒》章節試讀:

方晟已閉上眼等待冰涼的匕首落下,誰知匕首卻沒落下,卻是半道被一隻手截住,然後捏住為首漢子手腕一捏一轉,輕鬆奪去匕首,反手往他肩窩裡一紮!
匕首齊根沒入,「啊——」為首漢子發出瘋狂的慘叫!
右側漢子抬步飛鏟,被來人單手捉住腳踝,另一隻手化掌為刀凌厲下劈,「格嚓」,骨關節發出令人牙酸的折斷,他也慘叫着在地上打滾。左側漢子見勢頭不妙轉身就跑,來人凌空躍起連續在他背後踢了兩腳,漢子收勢不住向前沖了六七步,一頭撞到電線杆上頭破血流,當場昏倒過去。
從截住匕首到三人重傷倒地,兔起鶻落間不過五六秒鐘,等方晟睜開眼時只見到傲然站在面前的白翎。
「是你?」方晟吃驚道,趕緊起身四下打量,「那三個人呢?」隨即看到滾的滾,哼的哼,還有一個躺在血泊里一動不動。
白翎道:「這次救你一命,跟上次的事扯平了。」
關於她,之前方晟請朱正陽等人打聽過,知道她並非黃海公安局警察,而是省廳十處駐黃海的辦案小組,但不知具體辦什麼案,身份挺神秘。
方晟情知她不會凌晨時分無緣無故出現,肯定另有內情,遂道:「現在怎麼處理?」
「別管他們了,我有事找你,」白翎順手一指不遠處的快捷酒店,「這兒不方便細談,到你房間再說。」
「你怎麼知道我住那兒?」
「登錄酒店的入住登記系統,一查就知道了,快走!」
方晟呲牙咧嘴扶着腰——剛才一下被踹得不輕,一步三搖來到快捷酒店門前,白翎皺下眉,道:
「能不能別這樣,讓人看了誤會。」
方晟一愣,隨即想起深夜時分孤男寡女在一塊兒,男的一付腎虛的樣子,的確令人浮想聯翩,鬆開手勉強走了兩步,搖搖頭說:「不行,太疼了。」
「哼!」
白翎不得不上前撐住他的腰,將他左手搭在自己腰間,輕聲道:「不準真摟啊,否則剛才三個人就是你的下場!」
方晟哭笑不得:「我這樣子還能有什麼想法?」
兩人摟抱着以十分親密的姿勢通過酒店前台,前台小姐見怪不怪,熟視無睹。
儘管只是浮在上面不敢用力,方晟還是感覺她腰間的溫熱和彈性,而且非常非常軟,軟得就象趙堯堯的手……
老天!
今天莫非撞了桃花運,一個晚上和兩個漂亮女孩親密接觸,這不,都跑到房間里來了。當然了,對於自己的魅力,方晟有冷靜而客觀的認識:身高一米七八,比普通男孩是高一點點,但在校籃球隊都打不上候補;相貌嘛,用周小容的話是「中人之姿」,皮膚偏黑,就是一對堂堂正正的濃眉尚有可取之處。綜合評價中等偏上,但還不至於令女孩子一見傾心便要以身相許的程度。
白翎肯定出於某個原因才找他,而且跟剛才三個漢子一樣也在附近守了很長時間,換而言之如果自我陶醉以為美女主動投懷送抱且有所企圖,今夜重傷人數將達到四個。
進了房間反鎖好門,方晟笑道:「白小姐不會也在附近等了幾個小時吧?」
白翎冷冷道:「別得瑟,那個趙堯堯……離她遠點!」
「為什麼?」
「時間不早,說正事吧,」她似乎不願過多談論趙堯堯,「你是分管經濟副鎮長,明後天幫我調查三灘鎮一個人——他的全部情況,包括工作經歷、身世背景、社會關係、風聞評價等等,越細越好。」
「誰?」
「關於風正飼料廠,你了解多少?」
方晟道:「它的前身是縣屬國營企業,改制後由黃海縣第一大戶秦豐集團控股,原來效益一般,六年前與梧湘市的雙塗集團簽訂戰略合作協議,此後百分之九十的訂單都來自雙塗,效益突飛猛進,去年又引進兩條德國最新生產線,生產規模擴大百分之二十七,可惜它註冊地在縣城,除了幫三灘鎮解決一點就業外沒有任何好處。」
「有兩下子,難怪破格提拔,」白翎誇道,「你要調查的人叫余少賓。」
「財務總監?」
「是的,反正你是鎮長,隨便用什麼方法打聽,但要注意保密,絕對不能讓第二個人知道。」
「三灘鎮那麼多幹部,為何偏偏找我?」
白翎哼了一聲:「你是外地人,跟三灘鎮各方利益都沒瓜葛,提醒你啊,風正的水很深,一定要謹慎再謹慎。」
方晟道:「既然這樣,我憑什麼以身涉險?」
白翎突然湊近他,兩張臉相距不足十寸,他能清晰地聞到她鼻息間淡淡的香氣。只聽她一字一頓道:
「救你一命還不夠?」
方晟苦笑:「你剛剛才說抵上次的事……要不是看到你下手那麼狠,真懷疑是刻意安排的一幕戲。」
她退回椅子上,指着他說:「實話告訴你,你因為趙堯堯惹了個大麻煩,今夜那三個傢伙不過是開胃小菜,重頭戲還在後頭,這樣吧,作為補償我承諾負責你在縣城的安全,怎麼樣?」
「你不怕那個大麻煩?」
她冷笑道:「他們要惹惱了我才是大麻煩……那就這樣,我走了。」
見她說走就走,方晟一怔,道:「慢着,你,我還不知道你的手機號,到時怎麼聯繫?」
「我打電話找你。」
夜裡方晟睡得很不踏實,夢裡一會兒和周小容依偎在一起,深情款款相互喂冷飲,一會兒坐在趙堯堯車裡,看她瘋狂地飆車,一會兒則是白翎拳打腳踢的血腥場面,最後突然跳出父親憤怒的模樣,指着自己的鼻子罵道:
「不準三心二意,趕緊回省城和小容結婚!」
驚醒後一看時間才凌晨五點多鐘,夜裡只睡了不到四小時,可躺着怎麼也睡不着,回想昨夜從溫馨浪漫的燭光夜談,到鮮血淋漓的打鬥場景,好像親身參與拍攝了一場驚悚電影。
方晟索性起床,沿着馬路慢跑了兩圈,途經昨夜打鬥的地方,重傷的三人自然已經不見蹤跡,地面也清掃得乾乾淨淨,一點血跡都沒有,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越是掩飾得巧妙,方晟心頭越是沉重,更加相信白翎不是出言恫嚇,確實有股黑勢力因為趙堯堯瞄上了自己。
可是,這真的很冤枉!
想來想去,他還是發了短訊給趙堯堯:昨夜發現有人暗中盯梢你,請注意安全,特別是晚上!
她很快回了兩個字:謝謝。
黃海縣城很小,基本格局呈井字型,橫縱各兩條路,縣機關大院就處於井字中間,以它為起點到縣城任意一個角落步行都不超過一小時。會議時間是上午八點半,方晟在街上溜達到八點十點才進了大院。
會議還沒開始,韓書記先給所有人來了個下馬威:紀委凡書記親自點名,遲到者十分鐘之內的一律沿牆站在會場兩邊,超過十分鐘的站在會場外反省,等散會後到紀委報到,脫崗學習半個月,考試合格後才能回原單位。
會議由縣長童彪主持,說了幾句開場白就吩咐工作人員播放照片,即韓書記在海佑鎮突擊檢查中暴露的種種場面,當一張張照片被放大後緩慢、反覆呈現於眾人面前時,絕大多數幹部直冒冷汗。
上班打瞌睡、修剪盆景、上網玩遊戲、聊天、看報紙,甚至脫崗到浴城洗澡,在座科級幹部有幾個不沾兩三樣?所幸沒被韓書記活捉而已。今早最新消息是昨天下午上班前五分鐘,韓書記悄悄坐在大院傳達室里,會同縣委辦、紀委等方面領導坐等遲到者,結果抓到十五個倒霉鬼,據說要嚴厲處理,風聲傳出後各部門領導趕緊通知沒到班的索性在家歇着,考勤表上統一標註「下基層檢查工作」,免得撞到槍口上,領導們臉上也無光。
紀委拿出初步處理意見,據說韓書記早上上班後看了很不滿意,退回再擬,因此十五個倒霉鬼避免再在大會上丟一次臉。
「今天的大會就是整風會,是抓紀律、促作風、樹形象的會,」韓書記開宗明義道,接着聲色俱厲宣布了一系列明查暗訪措施,警告幹部們不要存僥倖心理,不要逆勢而為,不要對抗組織,不要私下擅發議論詆毀縣領導,並且強調整風不會一陣風,縣裡會長抓不懈,凈化幹部隊伍,清理平庸無能者、欺上瞞下者、貪污腐化者、營私舞弊者、阻礙發展者,「我不希望看到但很有可能發生,那就是今天在座的各位當中有人要被踢出領導崗位,降職降級處分,甚至受到黨紀國法嚴懲!」
全場鴉雀無聲,所有幹部均寒若驚蟬,前兩次閃電戰表明韓書記決不是說說而已,而是動真格的,可以預見在將來某個時候會有一大批幹部倒下。
「當然處理幹部不是目的,而在於觸動大家的靈魂,轉變大家的理念,思想上與縣裡發展經濟的思路高度統一,團結一致才能促進步,」說到這裡他頓了頓,問,「三灘鎮的小方鎮長來了沒有?」
全場震驚,然後在上千雙眼睛中方晟站起身,大聲道:「報告,我是三灘鎮方晟!」

《先鋒》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