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先婚後愛:買來的媳婦太囂張
先婚後愛:買來的媳婦太囂張 連載中

先婚後愛:買來的媳婦太囂張

來源:google 作者:開心快樂的繁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何廷默 古代言情 湯圓圓

女主是穿越來的,就是一個富有正義感的街溜子男主是院試第一的俊俏才子自古才子配佳人我偏偏給他配個街溜子【想看搞笑的從11章往後都是沙雕搞笑風】喜歡本書的寶子們,給俺催更,收藏,猛的搞起來!展開

《先婚後愛:買來的媳婦太囂張》章節試讀:

一向大度的何老爹面色也不好看,站在一旁沒說話。

他身邊站着幾個鄉里漢子,農忙後得了空都要和他一起抽旱煙嘮嗑的。

湯圓圓站在灶房門口,直道:「我早就說過了,我沒燒土灶,你們就是不信,還說是我為偷懶撒的謊,這回眼見為實了吧。」

見她惹出了事,還為自己辯解。

何田氏急了:「你連個土灶都不會用,你還理直氣壯的,聲音比我這個做婆婆的還大。我只當你是謙虛,沒想到你真啥都不會,你在家時,你娘是怎麼教你的?」

罵她也就罷了,連她媽一起罵上了…

這會子湯圓圓可顧不上之前答應何廷默的什麼敬重老闆的承諾了。

叉着腰,直接道:「我娘怎麼教我用不着你管。再說了,我可沒叫你家買我,是你家自己要買我的。我就不會用灶煮飯,怎麼著吧,有本事把我趕出去呀,我巴不得呢。」

她說罷,翻了個白眼,回了屋。

從衣櫥底下翻出一個罐子,那是何廷默存了多年的積蓄。

她前天打掃時無意中發現的,她從罐子里拿了幾十文錢。

不顧何田氏的罵罵咧咧和周圍指指點點的鄉親,直接邁着六親不認的步伐,大搖大擺的出了大門走了。

何家院子里站了很多鄉親,平日里無論家境還是孩子皆不如何家。

今日鬧出這場面,此刻皆指責湯圓圓這個兒媳婦沒規矩,不孝公婆。

又道湯賭鬼的女兒果然娶不得。

看盡了何家的笑話,何田氏夫妻兩頓時覺得沒臉。

這時得了信的何老二媳婦也火急火燎趕了回來。

問清前因後果,她用手幫何田氏順了順胸口的氣。

安慰道:「娘,你彆氣壞了身子,三弟妹也不是故意的,她不會煮飯,慢慢教就是了。」

何家老二的媳婦是性格和善溫吞之人,平日里話不多,只知道做事。

她安撫了公婆,又好言好語答謝了幫忙滅火的鄉親們。

同時也幫湯圓圓說了好話,直道是三弟妹年齡尚小。

看何家人回來了,鄉親們看了會熱鬧便都回去了,只在路上七嘴八舌的說了很多。

說來說去,就說這何家老三那樣一個風華絕代的才子娶了個這樣的一個不懂規矩無法無天的媳婦,真是眼瞎了。

這話碰巧被來何家打探實情的張大小姐—張若若全聽了去。

張若若是通南縣富商張員外家的獨女,且是老來女。

有五個兒子的張員外,好不容易得了這麼一個女兒。

夫妻兩個寶貝得緊,如同珍珠明月一般捧在手心裏撫養長大。

那是錦衣玉食,要什麼給什麼。

金尊玉貴的張若若長大到十六歲,在上元燈會時,遇到作詩贏了頭彩的何廷默,見他外貌清俊又文采斐然,頓時傾心不已。

那一年的上元燈會,情竇初開的張若若遇到了通南縣第一才子的何廷默,而何廷默的同窗蔣武也在同時遇到了張若若。

蔣武家境雖比不上張若若家,卻比何廷默這種小門小戶家好上了不少。

良田莊子皆有,還有一個在縣裡做芝麻官的親戚。

他自認為自己是比何廷默的條件好上一大截,哪知道張若若理都不理他。

只有他藉著自己與何廷默同窗的身份,談到何廷默時,張家大小姐才搭理他一二。

此刻,坐在豪華馬車裡金尊玉貴的張若若,聽着路過的鄉親嘴裏不斷提及的何家老三還有老三那不堪入目的新婚妻子。

她的淚珠如同斷線的珍珠一般,控制不住的流了下來。

她旁邊的丫鬟氣憤道:「沒想到那蔣公子竟然句句屬實,何公子當真娶了個千萬倍不如小姐的野丫頭。」邊說邊拿精緻的帕子給她家小姐抹淚。

張若若悲泣道:「他為何這般對我。」

小丫鬟安慰道:「小姐莫急,即便是真的,我們也得當面問了何公子,也許是另有隱情也說不定,何公子才華斐然,怎麼會甘心娶一個鄉野粗婦。」

張若若平靜下來道:「你說得在理,不管怎樣,我一定要當面問清楚。」

「車夫,掉頭,去鹿鳴書院。」

……

湯圓圓拿了幾十銅板,先找了個餛飩攤子叫了一大碗肉餛飩。

這畢竟是古代,用料哪裡有現代講究,湊合能吃就行。

許了幾天沒吃肉了,一大碗餛飩一下子就吃下了肚子。

吃完了飯,她就滿大街溜達。

跑到一間布莊,扯了兩塊像樣的布料子,準備回去做個肚兜,褲衩啥的。

別說,古時候的大街也熱鬧的緊,有耍猴的,有唱戲的,還有那胸口碎大石的,看得湯圓圓樂呵呵的。

又走出二里地,她經過一個大戶門口,定眼一看牌匾:魯班居。

不正是何家老二上工的地方嗎?老二夫妻兩對湯圓圓很好。

前天晚上她餓了,老二媳婦還給她做蔥餅吃,湯圓圓身上穿的衣服就是老二媳婦給她的。

湯圓圓想既然路過,就進去瞧瞧。

何家老二十來歲就來魯班居做學徒,起早貪黑,不怕苦不怕累,做了八年學徒。

學徒期滿,掌柜的看他勤快老實便留他下來做工。

他人雖然長的高大威猛,性格卻老實木訥,又因為小時候摔下樹去,上嘴唇磕壞了,魯班居里的師兄弟們都欺負他。

湯圓圓敲開了魯班居的大門,在屋後找到了正在收拾工具的何老二。

「二哥?」

何老二抬頭一看,驚喜道:「弟妹,你怎麼找到這兒了。」

「嘿嘿,我路過。」

湯圓圓一看何老二的工具箱似乎被人動過,裏面的榔頭少了,他正埋頭找榔頭。

心裏已然猜出了大概,這世道就是哪兒哪兒都有那欺負人的壞種。

湯圓圓可不縱着他們,她指着其他人的工具箱,直接道:「為何你不用他們的。」

「用了別人的,別人就沒得用了。」

湯圓圓輕飄飄道:「那就只能算他倒霉。」

說罷,就隨手從別人的工具箱里,拿出一個榔頭,遞給了何老二。

這時,何老二的師兄弟們吃完了午飯過來,恰巧看到了這一幕。

領頭的一個頭髮梳得滑溜溜,油光滿面的男子,走過來,道:「呦,何老鼠請了個好幫手,還是個娘們。」

湯圓圓站出來,冷冷道:「你說誰是何老鼠?」

人小,氣勢不小。

何老二低着頭伸手想拉湯圓圓。

油臉男不屑的打量着湯圓圓,嬉笑道:「怎麼?你一個娘們還要幫他出頭?我看你是打着燈籠上茅房——找屎。哈哈哈…」

後面的幾個糙漢子也跟着大笑起來:「哈哈哈…」

杜兜兜不屑的白了一眼,道:「跟他比起來,我覺得你更像一一隻老鼠。」

這時,周圍一驚,然後幾個看好戲的漢子開始竊竊私語。

「這小娘們不一般,嘴可厲害呢。」

「阿精,你今天竟被這娘們堵嘴,可真沒面。」

「……」

看熱鬧不嫌事大,這幫漢子不斷七嘴八舌的火上澆油…

油臉男臉色掛不住了,突然暴躁起來,伸手就要打湯圓圓。

眼瞅着一大巴掌就要蓋下來…

湯圓圓竟一絲不懼,當即隨手接住了這一下,輕而易舉的甩開。

然後握拳,左右臂同時用力,給了油臉男肚子上兩拳。

這兩拳速度快狠准,只用了不過三成力,精準的避開了心臟,肝等重要器官。

畢竟二哥還要在這裡做工,她不想傷人,弄得太難看。

那人完全沒反應過來,挨了兩拳應身倒地,捂着肚子嚎叫。

其他人皆一驚,不自覺的退在後面。

湯圓圓站定,霸氣道:「還有誰?」

此言一出,竟無一人敢上前。

漢子們心想:這娘們的動作來看,一定是個練家子,說不準還是個武林高手什麼的,別衝上去,萬一得個內傷可是要人命的。

大家都是木匠,還要做工掙錢養家,哪裡想惹禍上身。

頓時場面上無人敢說敢動,就油臉男躺在地上陣陣哀嚎。

「弟妹。」何老二也上前拉她。

湯圓圓只沉着道:「莫怕。」

她想:以她的身手,別說就這幾個獃頭獃腦的木匠了,就是練家子來和她打,以她的水準,也未必會敗。

這時…

《先婚後愛:買來的媳婦太囂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