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仙女下凡後,六界全亂套了
仙女下凡後,六界全亂套了 連載中

仙女下凡後,六界全亂套了

來源:google 作者:雲小夜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花冉冉 輕寒

本是天帝寵愛的小公主,不料得要去凡間歷劫,歷劫就歷劫吧,如何讓她投胎到一個傻子身上姐姐被妖道侮辱自殺,這命格,有點難搞啊!不要緊,誰讓她朋友多呢!龍王、閻王,四方的什麼神什麼神的,都長點眼色啊!妖道:「你這個妖女,待貧道召來師父,有你好果子吃」花冉冉:「你師父,你師尊見着本公主都要磕頭!」展開

《仙女下凡後,六界全亂套了》章節試讀:

敖戊,花冉冉已提前通知過。那皇帝拿了靴子,雖是不情願,但望着水漲,又念及神仙志怪之類大都是這般的行為古怪,只覺得自己犯了錯,惹怒天神,故而用這停雨靴做為懲罰。

皇帝雖是笨些,但自詡為好皇帝,只言:「為這天下蒼生黎民,朕吃些苦頭,無關緊要。」故而一咬牙,腳憋着鞋子,由眾太監宮女攙扶,一瘸一拐,在那皇城之外。

那太監宮女見着痛哭流涕,大夸特誇,什麼「千古一帝,世代明君,堪比堯舜」之類,又說定能感天動地,得夏國太平。

待得第二日午時,雨果真停了,皇帝大喜,只覺得是遇得比國師還要法術高強的神仙,故而忙就擺駕,要親自去敦親王府謝罪叩拜。

這一切花冉冉早在預料之中,待得她那乖徒兒回稟,她已是見怪不怪,道着:「讓他門外侯着,你去把夏輕寒叫來。」

夏輕寒,花冉冉時時刻刻念着讓他心悅誠服,這可是個好機會。故而皇帝來了她不急,待得下人傳話說夏輕寒已在門外,她這才仔細打扮了一番出來。

今日穿的衣服不似從前,只命夏丙丁按着她在天上所穿雲錦仿做了一套。雲錦是采了天邊雲彩織就,又用彩虹染色,如今凡間尋不到這樣的物件,只得以蜀錦代替。衣服也就算了,這凡人的身子,雲錦也穿不出天上那般仙氣飄飄之感。如今,只能湊合。

花冉冉默默念着,等她回天,定要化最好的妝,着最美的裳,帶着她一隅暗香所有仙下凡,不不不,還有魔界的魔,她要專專去找夏輕寒,讓他見見世面,讓他明白她花冉冉是天界公主,魔界至尊,不容任何人,任何仙神鬼怪質疑褻瀆。

到時候,夏輕寒定然會為自己的愚蠢行為痛哭流涕,她必定要給他好好上一課,讓他心悅誠服,頂禮膜拜,才顯得出她六界第一奶奶的尊貴地位。

院中整齊排了幾列人,宮女、太監、侍衛,穿戴整齊,一聲不吭。領頭的是個四五十歲的中年男子,穿一身黃色龍袞,獃頭獃腦。

待得花冉冉出來,皇帝只瞧見這一張臉,如雨後清荷,頓時間怔住,心下砰砰,如心頭撞鹿,口中念着:果真是仙女,不同凡物,不同凡物!緊接着站立不穩,四肢都投下去,道着:「弟子大夏國國君夏甲乙參見仙女娘娘,娘娘洪福齊天,壽與天齊!」

皇帝跪了,旁的宮女、太監,並着院中其他人哪裡敢站着,也是一併匍匐,口中喊着:「參見仙女娘娘,參見仙女娘娘!」

花冉冉本是尋着夏輕寒的,被這皇帝嚇了一跳,去看時,微微皺眉。這就是那皇帝,她上輩子、上上輩子……的親哥哥?長得…還行,不過,怎麼看也像個二貨。身為皇帝,本該君臨天下,怎麼剛一見面,便對她一個女人下跪,一點骨氣都沒有。這樣的人,怎麼能做皇帝的?

本來她還念着皇帝為人間之帝,叔叔為六界之帝,或許有些許相同,如今,算了吧,他給叔叔提鞋都不配。

再說了,這仙女和娘娘二字也不搭啊!仙女為仙之女兒,未在仙之行列,她花冉冉可是神魔之體,六界獨一無二,一個「神」字尚且不能匹配,更何況還是小小的仙,且還加了個「女」字。

人間不懂天界稱呼規矩,則便懶得解釋了。

轉眼間,花冉冉瞥見了夏輕寒,正斜倚在樹上喝酒,這院中也唯有他一個站着,倒是夏輕寒,一介平民,卻有那為君的氣魄。

花冉冉自是念着讓這凡人皇帝誠服,向著夏輕寒炫耀,如今如意,卻沒了什麼心情。這般輕易,比那天宮的幾位還要聽話,有什麼趣?

正念着要怎樣消遣這皇帝,突然聽得一句:「妖女,敢欺我聖主,把這妖女拿下!」東面而望,只見着是位道士,並着幾十位道童闖進來。

哦!冤家路窄,是那妖道來了。

想是風寒還未好,妖道本就乾癟的臉更添了枯黃,印堂隱隱發黑,時不時的還打個噴嚏,連帶着手中的帕子抖上三抖。

自然,這妖道也是個消息靈通的,聽聞敦親王府來了位女仙,皇帝還要親自去請,料想是個搶生意的。這還了得,忙就吩咐了諸位道童前來,要先下手為強。

說話間,那道士中會武功的便撲上去,一兩位拉開皇帝,一兩位舉劍要向花冉冉動手。

花冉冉鎮定,倒也不是還念着自己是神有刀槍不入的身子鎮定,而是樹上那位,她的凡人姐夫,也是個武功不凡的,雖是常與她不對付,但生死存亡之際,必定不會坐視不理。

果不其然,夏輕寒一躍而下,不使兵刃,不過幾顆石子,已打下那幾位的長劍,護在花冉冉身前:「皇上在此還敢持劍,想造反不成!」

那幾人只管妖道之語才拿了劍,如今聽夏輕寒之言,又念及皇上在此,忙收了兵刃,向後退去。

皇帝驚險,待得回過神來,國師已在跟前。

「國師,這是……」

「阿嚏!」,妖道擤了鼻涕,道:「皇上,這女子是妖女,迷惑皇上,壞我大夏國威,其罪當誅!」

皇帝忙解釋道:「國師,您誤會了,這位是天上的仙女,昨日施法,解了皇宮雨患啊!」

妖道指着花冉冉,道:「皇上,還記得貧道與您說過的姜家妖孽嗎?這位便是那姜家二小姐姜彡,原本是個傻子,如今不痴不傻,還假託是仙人,正是妖孽附身所為。貧道猜,這雨患也正是出自這妖女之手,只有殺了妖女,雨患才可解。」

皇帝望望妖道,望望花冉冉,左右遲疑,沒有決斷。

夏丙丁聽得此語,上前先是行禮,後道:「皇兄,臣弟以性命擔保,師父絕不是妖怪。倒是國師,近年來斂財斂人,坑殺百姓,才是妖道之舉吧!」

妖道聽此急了,道:「夏丙丁,你不要血口噴人!」

夏丙丁冷笑一聲:「呵呵……是不是血口噴人,問一下身旁女弟子便知。」隨即轉向簇擁着妖道的女弟子,躬身行禮,道:「諸位小姐,還請作證?」

那女弟子念及自己花一樣的年紀,卻要伺候這麼一個年過半百的人,不覺得傷心,但又念及這妖道的手段,皆是低頭,不敢言語。

妖道大笑,道:「敦親王,說話可是要講證據的,你平白無故誣陷貧道,貧道可治你個誣陷忠良之罪!」

「忠良?敢問國師是哪裡的忠良?是錢財的忠良?美色的忠良?還是無恥的忠良?」

「你……敦親王,你不要欺人太甚!」

…………

《仙女下凡後,六界全亂套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