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蕭瑾一你不許飛上天
蕭瑾一你不許飛上天 連載中

蕭瑾一你不許飛上天

來源:google 作者:一壹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帝迦胤 蕭瑾一

某一天,蕭瑾一聽聞只要找到某某上仙的遺骸據為己有,自己就能不勞而獲羽化登仙,當她卯足了勁全都找到時,某某上仙卻坐在屍骸上笑眯眯地對她說:「蕭瑾一你不許飛上天」展開

《蕭瑾一你不許飛上天》章節試讀:

牽着蕭瑾一手的人,一身夜行衣又戴着青面獠牙面具,看着庭院里的這些人,眼底毫無波瀾,語氣也冷淡,「痛快了嗎?」

眼裡透着無限瘋狂,面容也扭曲的嚴哲瀚,聞言竟然衝著男子咆哮道:「不夠!」

「這還不夠,我要嚴寬一無所有,我要葬送掉七言雅庄!」

男子忽然轉過頭看了嚴哲瀚一眼,對方便連語氣都弱了許多,不過仍高昂頭顱倔強地說,「就一個嚴哲軒怎麼會夠……」

「明明是嚴溪的血脈,竟會這般醜陋不堪。」

「回去以後要勞煩大長老,幫忙給你洗脈才行。」

嚴哲瀚聽到洗脈這個詞後,竟然縮在一旁顫抖不已。

嚴哲瀚對於小時候的記憶非常模糊,零碎的記憶中,有一個女人,會掐脖子的女人,會灌自己吃藥的女人,會在血泊中微笑的女人,嘴裏念叨着洗脈的女人,就是沒有可以喚作母親的女人。

嚴哲瀚從來就沒見過自己的母親,去問嚴寬,他的回答都是:那個女人她死了。

蕭瑾一扯了扯兩人牽着的手,想要掙脫離開,可是對方卻越發地握緊了手,眼眸里有金光閃現。

「七言雅庄還有用,至於嚴寬,過了今日,必將身敗名裂。」

嚴哲瀚卻不管,抬起頭咬牙切齒地說:「我說了,我要他,我要他嚴寬一、無、所、有!」

男子聞言始終不為所動,「我並不是在求着你,因為你的母親,我才會對你格外寬容一點。」

「現在請你閉嘴!」

嚴哲瀚唯唯諾諾地不發一言。

庭院中的嚴寬面上一片癲狂,「不!不會,這不是真的!哲軒……」

四周靈力波動異常,定力不夠的修士,當場就被他震毀了靈根台,斷了氣。

梅花派的掌門齊嵐,也歇了看戲的念頭,誰知道嚴寬會不會就此入魔,連忙捂住胸口,嘴角的鮮血也不管了,一個縱身就遠離了風暴中心,也逃離了七言雅庄。

「嚴哲軒已斷氣,現在跟我回去洗脈。」男子一手牽着蕭瑾一,一手拎起瑟瑟發抖的嚴哲瀚,就離開了七言雅庄。

三人一起來到了寒豐鎮,只見男子踢了一腳殘碑後,一陣光芒就把三人席捲了。

男子身上的偽裝也消失了,把嚴哲瀚扔給一旁垂手等候的霜若白,轉過頭看向蕭瑾一,金灰色的眼睛幽光閃閃,蕭瑾一微微側首,左耳的銀楓葉吊墜,在陽光的映射下,倒令男子鬆開了兩人相握的手,轉過身看向霜若白,「有人在龍淵閣放出消息,想要一樁塵封往事水落石出。」

如瀑的墨發被一根綢緞收攏於腰後,頸瘦的腰身被妖寵九霄牢牢圈禁,錦衣上盛開的曼珠沙華一路蔓延到了右邊衣袖處,而蕭瑾一鎖骨處的那朵曼珠沙華卻睜開了一雙貓眼,盯着男子的後背。

「相應的報酬是十五枚凰泣果。」

「你把這小子交給大長老洗脈,讓青山去接了這樁交易。」

「是,主人。」霜若白就帶着嚴哲瀚離開了,最後還不忘看蕭瑾一一眼。

「蕭姑娘怎麼不說話?」男子謫仙的面容上浮現一抹笑意。

「前輩,不是還有話沒說完嗎?」蕭瑾一左手撫上腰側的玉簫,微揚的頭顱,偏向右側,那裡有兩個人。

笑聲順着男子的嘴角溢出,「我還以為你會第一時間找我要人呢?」

「陪我去看場好戲怎樣?」

蕭瑾一左手執簫輕點男子的手心,「然後就把離音和魅影放了?」

男子拇指撫摸着玉簫尾端,寵溺道:「可以。」

…………………

大殿內刷刷地出現了一**弓弩手,全都瞄準了蕭瑾一和妖修帝迦胤兩人,只待一聲令下。

蕭瑾一髮髻中的金蓮簪,晃了晃,輕描淡寫道:「前輩,你不是說來看場好戲?」

便用玉簫將幾支脫軌的箭揮落。

這時,大殿上首的藤閣主藤巨,開了口,「帝迦胤,你擅闖我藤王閣,可是來者不善?」

帝迦胤伸出食指和中指,「我要兩成的藤石心。」

「你做夢!」藤巨咆哮道,有些弓弩手還被嚇到了,搭在箭羽上的手一抖,咻地一聲,箭就飛了出去。

帝迦胤用指尖將這支飛來之箭扣下,反手就精準地射中弓弩手的眉心,一擊斃命。

藤巨突然冷靜了下來,示意弓弩手先收手,一頭火紅的散發既張揚又明媚,「你要也行,拿十五枚的凰泣果來換。」

帝迦胤聞言詫異地看了藤巨一眼,「羅君宥還在萬仞崖的崖底待着,哪來的凰泣果?」

一旁的蕭瑾一在心裏直呼:大騙子,視線卻落在垂簾後面。

藤巨聽罷不由嗤笑一聲,「龍淵閣日前放出消息,用十五枚凰泣果換一樁往事水落石出,你覺得可會有假?」

帝迦胤撫了撫衣袖,「藤閣主可是忘了自己還在藤虎一族的追殺榜單上?」

「以為有了凰泣果就能飛上天?擺脫叛徒的名聲?」

藤巨雙目通紅,碎了手上的扶椅,「祁君,你怎麼看?」

這時,從垂簾後走出一人,左臉上的毒斑詭異瘮人,右臉卻被半邊面具給遮擋住了,唇瓣也不是健康的紅潤色,而是仿若中毒般的黑紫色,唯有脖頸裸露出健康的小麥色。

嗓音如小提琴音般優美,「回稟閣主,屬下以為,用兩成的藤石心換九霄妖皇的庇護,也未嘗不可。」

「還是祁君明事理。」帝迦胤一雙金灰色的眼眸里,滿是嘲諷。

「可是九霄妖皇最是桀驁不馴……」藤巨實際上最是個優柔寡斷,瞻前顧後的人了,可笑有些人還會被他的外貌氣勢嚇弱了底氣。

祁君抬頭看了一眼藤巨,一雙桃花眼,波光瀲灧,「這就要看閣主的誠意了。」

藤巨許久後才點點頭,肉疼地說道:「行,帝迦胤,我給你兩成的藤石心,相應的你得讓我獲得九霄妖皇的庇護。」

帝迦胤嘴角勾出一個完美的假笑,「可以。」

一枚納戒就落入他的手心。

離開藤王閣在萬古森林散步的兩人,停在了一棵千年古樹前。

蕭瑾一用玉簫戳了戳帝迦胤,「前輩既是能驅使九霄妖皇,為何那個藤閣主一點都不怕你?」

陽光星星點點地灑落在蕭瑾一的裙擺,白木蘭羞了紅。

「這就要問那位祁君了。」

帝迦胤俯身滿是笑意地看向蕭瑾一,可惜被一抹綢緞蒙住眼睛的蕭瑾一看不見對方不加掩飾的笑顏。

蕭瑾一抬手撫摸上眼前的古樹,不解道:「這棵樹的樹心呢?」

忽然,帝迦胤不由分說地抓住她的右手,遠離了這棵千年古樹。

一張張面孔,浮現在樹榦上,正貪婪地看着蕭瑾一,準確點是她鎖骨處的曼珠沙華。

蕭瑾一眉頭微皺,冷若冰霜,用左手的玉簫揮落對方抓住自己的手,「前輩,請你放尊重點!」

帝迦胤看了一眼通紅的手腕,拾好落寞的心情,「抱歉,我以為這樹妖要襲擊你,心急了點……」

蕭瑾一透過心眼看了看,「難怪它沒有樹心,不是樹精而是樹妖。」

蕭瑾一的聲音依然淡如清茶,「該道歉的人是我,對不起,是我誤會了。」

「把你的手給我,我給你療傷。」

纖纖玉手,指尖圓潤,帝迦胤卻搖了搖頭,「不用了。」

蕭瑾一收回右手,右耳的耳垂嬌艷欲滴,「現在還不回去嗎?」

《蕭瑾一你不許飛上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