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消失的終章
消失的終章 連載中

消失的終章

來源:google 作者:眼睛瞪得像銅鈴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偉 羅小剪

爆款懸疑小說「俱隕」完結在即,作者卻遭人謀害,小說的結局也隨之消失然而,隨着案件的調查,小說里的罪案一件又一件照進了現實,是有人模仿作案,還是巧合?嫌疑最重的羅小剪,除了是死者的責編,她和死者還有什麼隱秘關係?十五年前的家暴致死案,又和現在發生的案子存在什麼聯繫?擺在卜垚面前的,是一個又一個謎題,但在揭曉真相後,他發現,有些秘密不說穿,反而皆大歡喜關鍵詞:懸疑小說照進現實、貓系責編VS犬系刑警、神反轉、家暴、灰姑娘慘死王子之手(現實版血腥童話)展開

《消失的終章》章節試讀:

第十章:相悖的疑點 「鄧二,你不記得我了?」 卜垚上前一步,一把攬過鄧遠達的肩膀,直接將他帶進了店裡。 看着鄧遠達僵硬的肢體動作,以及蹙眉不下的表情,羅小剪明顯感覺出了他的抗拒。 抗拒卜垚,還是抗拒走進這家花店? 他和書里的陳文中好像,尤其都喜歡嘻哈風的打扮。 羅小剪很快又發現了這一點。 那他會不會也和陳文中一樣,覬覦自己的嫂子?甚至做出禽獸之舉? 「咳!你是卜垚,我記得你。」 被卜垚半推半拉地帶進店裡後,鄧遠達沖他頷了頷首,又飛快地瞄了一眼正在悄然觀察自己的羅小剪,然後問秦薇:「想好了嗎?要不要盤下這家店?」 「你過來就是問我這個?是大木姨讓你來催我的嗎?」秦薇挑眉問。 「不是。」 鄧遠達搖頭,摳了摳腦袋說:「我就是隨口問問。」 而後,他又看了一眼羅小剪,笑着問卜垚:「帶女朋友過來買花?」 「她不是我女朋友。」 卜垚尷尬笑笑,用餘光偷瞄了一眼羅小剪,發現她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 「我哥他們是來查案的。」 秦薇趕忙插話,想打破不間不界的氣氛,反而讓鄧遠達變貌失色,復又驚惶。 「查…什麼案?」 秦薇斂色說:「還不是葉姐姐的案子。」 「可嫂子不是自…殺嗎?」 鄧遠達的聲音微微顫抖,表情也有些不安。 他這異常的反應沒有逃過卜垚和羅小剪的眼睛,二人對視了一眼,卜垚剛要開口,就聽秦薇說:「葉姐姐才不會自殺,肯定是他殺,兇手說不定就是鄧大哥那個怨種前女友。」 「薇薇,沒有證據不可以瞎說,也別攪亂警方的視線。」鄧遠達沉聲提醒。 他看了卜垚一眼,跟着又對秦薇說:「嫂子的死已是不幸,就不要讓其他人也遭遇不幸了。」 說完,他拍了拍卜垚的肩膀,又向羅小剪頷了頷首,便轉身離去了。 「誒…我哪有胡說?我也是在幫忙分析案情嘛!」 秦薇衝著鄧遠達略顯倉皇的背影大聲強調,但對方就像沒聽到似的,很快融入人群,消失在三人的視野里。 「自從葉姐姐身亡後,鄧二哥就有些萎靡不振了,興許是心裏難受吧,畢竟葉姐姐生前待他就像親弟弟,比鄧大哥還要上心,而且他和大木姨的矛盾也是靠葉姐姐在調和,現在葉姐姐走了,鄧二哥和大木姨又開始不對付了。」秦薇扭頭對二人解釋道。 卜垚問:「還是為了他的賽車夢?」 秦薇嘟嘴點頭,「大木姨始終覺得這個職業太危險,希望他能像鄧大哥一樣選擇一個安穩又體面的工作。」 「前段時間他還鬧着要去國外搞賽車,把大木姨氣得血壓飆升,險些住院,好在葉姐姐把他勸下來了,要不然啊,准被鄧叔叔追去國外打斷一條腿。」 「可惜葉姐姐已經不在了,估計今後沒人能勸住鄧二哥了。」 秦薇搖搖頭,忍不住嘆了口氣。 「葉樺居然能說服鄧二那個犟脾氣?」卜垚不免有些意外。 雖然他跟鄧遠達不太熟,但對方的紈絝脾性早已在他們那個圈子傳開,他多少還是清楚一點。 都說鄧家那兩個兒子,一個是天使投胎,一個則是惡魔轉世。 前者是來報恩的,後者就是來添堵的。 從鄧遠達上小學起,就闖禍不斷,還差點進少年所。 在卜垚當**後,還幫忙處理過鄧遠達涉嫌參與的聚眾鬥毆案,讓鄧家欠下他一份人情。 不過,以卜垚的經驗來看,鄧遠達本性不壞,就是叛逆,再加上有個光彩熠熠的兄長,就襯得他更加頑劣。 所以,他能聽嫂子的勸,着實讓人咄咄稱奇。 秦薇點頭,「葉姐姐總能耐心地傾聽鄧二哥的煩惱,並幫他出主意,是塊石頭也會動容,更何況是人。」 卜垚不置可否,又與羅小剪對視了一眼,便對秦薇說:「剛才鄧二說得沒錯,葉樺的遭遇已是不幸,如果她真是被人謀殺,我們警方一定會找出兇手,但在此之前,切莫枉加揣測,尤其不要隨意給人扣上殺人犯的帽子,連累無辜人遭受非議。」 「我曉得了。」 秦薇乖乖點頭,接着問道:「那你們會去調查林嬌嗎?」 卜垚頷首,「既然你都提供了這麼一條線索,我們自然會去找她問話。」 「那就好。」 秦薇破顏一笑,隨即用下巴指了指羅小剪,沖卜垚擠眉弄眼,「哥,你現在找助手怎麼也按照女朋友的標準在找啊?」 嗯? 羅小剪瞪大雙眼,扭頭望向卜垚。 「去去去!羅小剪不是我的助手。」 迎着羅小剪驚疑的目光,卜垚晲了秦薇一眼,就拉着羅小剪離開了花店。 「不是助手?那是女朋友嗎?」 秦薇笑嘻嘻地追出來問。 卜垚的步伐更快了,一路拖得羅小剪踉踉蹌蹌。 「哎呀!我自己有腳。」 羅小剪急忙甩開他的手,嗔怪道:「把我當風箏在放呢?」 「噗!」 卜垚啞然失笑,將她上下打量。 「你還不至於嬌小到風箏那種程度。」 羅小剪白了他一眼,故作淡定地問:「剛剛那麼心虛幹嘛?」 「我哪有心虛?只是不想再繼續聽薇薇胡說八道。」卜垚不禁拔高了嗓門。 「薇薇對於林嬌是帶有一些主觀臆測,不過,也不全是在誇大其詞,至少我們從她那裡獲知了鄧遠博是如何追到葉樺的,還有葉樺醉酒後對她傾訴的那些話,也在暗示着什麼。」羅小剪正色說道。 「唔……」 卜垚迅速收斂好心孤意怯,接過她的話仔細分析:「如果葉樺是因為林嬌的詆毀和騷擾而心煩喝悶酒,那她發泄出來的話為什麼會是『那個女人想搶我兒子』之類的?」 「不對!」 羅小剪猛然搖頭,表情篤定地糾正道:「薇薇的原話是把『那個女人』和『想搶我兒子』分開說的,中間有停頓,說明這有可能是兩句話,或者兩個意思。」

《消失的終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