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 連載中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

來源:外網 作者:斐明月傅西樓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斐明月傅西樓 都市言情

【虐戀+男小三+出軌+金絲雀+雙潔】 斐明月天生斷掌,命犯孤星,親情愛情求而不得,傅西樓是她唯一的救贖。然而,傅西樓才是一切悲劇的始作俑者。 爆出酒店視頻毀她名聲的是他,步步為營逼她嫁給渣男的也是他,設計陷害送她入獄的還是他,斬草除根害她慘死的又雙??是他……傅西樓,老娘上輩子刨了你家祖墳嗎? 斐明月手起刀落,決定去父留子。 直到某天助理前來哭喪:夫人,二爺這次真的被你虐死了! 斐明月:升官發財死老公,人間樂事。展開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章節試讀:

作?
她作嗎?
斐明月困惑地看着他憤怒離開的背影。
只是沒有接受陸景衡的施捨而已,這也叫作?
難道安欣動不動就心絞痛掉眼淚什麼的就叫溫順可愛了嗎?
「抱歉,讓您見笑了。」
把自己從又一陣的悲傷中抽離出來以後,斐明月尷尬地對傅西樓說道。
傅西樓無所謂道:「這是你們小夫妻自己的事,不過,你身上怎麼好像又添了新傷?」
他看着她手臂上多出的紗布問道,目光說不上溫柔,但是很專註,給了斐明月一種他很關心自己的錯覺。
斐明月自然不會和一個交集不多的人說安家的事情,岔開話題道:「傅總,夜宴是你開的嗎?」
傅西樓不解地看着她。
斐明月覺得有點難以啟齒,磕磕絆絆好半天才把話說明白:「就是,我和景衡網上爆出一個視頻,我們那晚是在夜宴的酒店,我聽說夜宴背後的老闆是你,就想問問你,一般這種情況,會不會是你們夜宴,你們······」
她支支吾吾地說不下去了,害怕得罪傅西樓。
雖然他幫過自己一次,但是她心裏很清楚,傅西樓和她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她沒資格蹬鼻子上臉的去質問人家的酒店安保。
好在傅西樓聽明白了她的意思。
聞言只是淡笑道:「你是懷疑爆出你和陸景衡視頻的是我們酒店?」
斐明月尷尬地理了理耳邊的碎發:「會不會是以前住在那裡的人留下的攝像頭,主要是景衡現在懷疑是我曝光的視頻,我想找到真正的幕後主使,和景衡解釋清楚。」
傅西樓看着她局促的樣子看了幾秒,然後站起來說道:「抱歉,這超出了我的職權範圍,酒店有專門的管理,你要是有疑問可以直接報警,和夜宴的法務部公關部交涉。」
他一個當老闆的,怎麼可能沒有職權。
只是怕麻煩不想幫她而已。
斐明月聽明白了。
不過也只是覺得尷尬。
在她開口的時候她就已經做好了被拒絕的準備。
她和傅西樓不過萍水相逢,傅西樓幫她才不正常。
「沒事,可能就是一場誤會,事情已經發生了,再追究也不能改變什麼,」她盡量讓自己的笑容不那麼尷尬,「傅總,你就當我剛才什麼都沒說。」
傅西樓看着她這副故作無所謂的樣子,皺眉:「為什麼不能改變,如果你證明視頻不是你爆出去的,你就不用被逼着和陸景衡結婚了。」
「誰說我是被逼的?」斐明月不太理解地抬頭看着傅西樓,帶着一種小女孩天真懵懂的神態,「我是自願的,就算沒出視頻的事情,我也想嫁給景衡。」
「原來是這樣,」傅西樓眼底閃過意味深長的冷笑,「所以視頻反而成全你了?」
斐明月覺得有點不對,但是又說不上哪裡奇怪,只能順着他的話說道:「是,我一直都很喜歡陸景衡,嫁給他是我最大的夢想。」
說完,她又嚴謹地補充道:「不過視頻真的不是我拍的,也不是我爆出去的,我說不追究只是不想繼續讓事情發酵。」
對陸家的大局來說,視頻是誰拍的根本不重要,他們會和夜宴的酒店交涉出一個完美的公關方案,堵住外面的悠悠眾口。
而她如果再去找夜宴的法務交涉,非要證明視頻不是她拍的,只會把事情繼續鬧大,繼續得罪陸景衡。
傅西樓不願意私下幫她調查,而是讓她自己走法務,其實也是不想惹麻煩和陸家扯皮。
「你倒是懂事。」
傅西樓意味不明地冷笑一聲,然後離開了。
等他離開以後,斐明月才疲憊的慢慢躺在病床上,拉高被子捂住自己流淚的眼睛。
她最恨別人說她懂事。
因為這說明她不被家人所愛,沒有任性的權力。
「喂,糖球兒。」
直到好友的電話打過來,她才擦乾眼淚,讓自己的聲音聽上去正常。
唐挽秋是個急性子,說話跟炮仗似的一下能蹦出很多:「我看新聞說你和陸景衡兩情相悅、情難自禁,在酒店顛鸞倒風不知天地為何物······」
「唐挽秋!」
斐明月實在聽不下去了,難堪地呵斥她叫她閉嘴。
唐挽秋這才正常點:「行了,我也不想說什麼,你離婚的時候帶我去干架就好了,不然一分錢撈不到。」
斐明月頭疼道:「什麼離婚,我結婚還沒領證呢,你就這麼見不得我好?」
唐挽秋冷哼道:「安欣回來了,陸景衡肯定又急着去做舔狗,你打算一直忍着?」
「嗯,忍着,」斐明月面無表情地應着,並且把手機拿遠了一點距離。
果然,下一秒電話那頭傳來了唐挽秋的咆哮:「斐明月,你就繼續作死吧,你別給我發請柬,你們安家的門楣,我高攀不起!」
說完她就把電話掛了。
斐明月苦笑着給她發了一句對不起。
唐挽秋是唯一心疼她的人。
她知道她是擔心她稀里糊塗地結婚,葬送自己的幸福。
但是她從被關進後院的那天起,世界裏就只投下陸景衡這束光。
得不到他,她永不安息。
「伴娘服低於五十萬不去,本小姐出場費很貴。」
過了一會兒,唐挽秋氣鼓鼓地發來一條微信。
斐明月莞爾:「好,一定不低於五十萬。」
她們說好的,結婚要做彼此的伴娘。
但是陸景衡連這點小事都沒成全她。
「你要安欣做我的伴娘?」
婚禮那天,斐明月在化妝室準備的時候,陸景衡冷不丁的給她一記重磅炸彈。
唐挽秋覺得陸景衡瘋了,立刻瞪着他怒道:「陸景衡,你有事嗎?你和你老婆的婚禮,你讓你前女友來做伴娘?」
斐明月坐在梳妝台前沒說話,但是眼睛已經慢慢紅了。
這場婚禮,安家一個人沒來,她頂多覺得難堪。
但是現在陸景衡的這個要求,荒唐,可笑,是直接在打她的臉,是赤裸裸的羞辱。
但是陸景衡顯然只是通知她而已:「安欣只有這一個要求,你讓她做伴娘,她就同意我們結婚。」
他們結婚還需要安欣同意?
斐明月難以置信地抬頭看着陸景衡,聲音顫抖地問道:「那如果她不同意,我們就不結婚了?」

《小說虐死夫人以後傅總整晚哭着撞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