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逍遙戰神
逍遙戰神 連載中

逍遙戰神

來源:google 作者:江策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策 程海 都市小說

(又名:逍遙戰神)父親失蹤,弟弟自殺,修羅戰神王者歸來,誓報血海深仇展開

《逍遙戰神》章節試讀:

掛斷電話,江策淡淡說道: "他說十分鐘後送來。 "

"噗……裝,接着裝,裝的還真尼瑪像。 "趙德成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如果你今天能弄來一籮筐鑽石,個個都跟我這顆一樣,那我趙某人就把腦袋砍下來給你當椅子坐。否則的話,你就離開夢妍妹妹。 "

丁夢妍皺了下眉頭, "你怎麼說話了? "

趙德成盯着江策, "怎麼樣?是男人就跟我賭一場,如何? "

江策沉默着。

丁夢妍拉了拉他的衣袖, "別搭理這種人。 "

趙德成看江策不說話,更囂張了, "哈哈,謊言被我揭穿了,不敢賭了? "

江策搖了搖頭, "不是,我只是覺得因為這一點點小事就把你的腦袋砍下來,有些過意不去。 "

"我呸…… "趙德成站了起來, "江策,你少吹點牛逼會死啊?就問你,敢不敢賭? "

"那,賭吧。 "

趙德成眉開眼笑,似乎已經看到江策跟丁夢妍離婚的場景。

這時……

江策的手機再一次響起。

"貨到了,你們等我幾分鐘。 "

他起身走出門外,趙德成在後面喊着: "喂,我們都等着了,你小子可別想趁機開溜啊。 "

看到江策離開的背影,丁夢妍、蘇琴母女倆都捏了一把汗。

一籮筐鑽石?

別說江策了,就算是附近的珠寶店一時之間也拿不出來啊。

這回打賭要是輸了,難不成還真離婚?

片刻之後,江策回來了。

他右手提着一個籮筐,籮筐上面蓋着一塊深紅色的布。

江策走到眾人跟前,將籮筐放在茶几上,伸手揭開紅布,裏面露出來的是一顆顆鵝蛋大小的璀璨鑽石!

每一顆都光彩耀人,每一顆都晶瑩剔透,每一顆都比趙德成的大。

整整一籮筐全是鑽石,估摸着得有上百顆!

燈光照射在鑽石上,折射出一道道光芒,將這個屋子都映射的金碧輝煌。

"不,不可能。 "

趙德成伸手將表面的鑽石扒拉開,想要看看底下是不是用石頭墊着,結果讓他感到驚訝。

不僅僅是表層,就連底下也都是鑽石。

真的是一籮筐鑽石,沒有一顆石頭。

蘇琴拿起幾顆在手心裏頭仔細觀察,身為女人,她對鑽石一類的物品都比較在行,經過反覆的觀察,發現真的是鑽石,貨真價實。

"不得了,不得了,這一籮筐鑽石得值多少錢啊? "

"就算平均一顆三十萬,這一百來顆,也三千多萬下去了。 "

"策,在西境,這些鑽石真的是沒人要,滿地都是嗎? "

江策聳了聳肩。

"是的,在西境大家只在乎吃什麼、喝什麼、穿什麼,像這種東西滿大街都是,早就見怪不怪。 "

蘇琴不解的問道: "那為什麼沒人撿了? "

"有命撿,不一定有命活着回來。況且身上帶着這些東西,不管做什麼都會變得很麻煩,對生存的要求就更高了。 "

"原來如此。 "

蘇琴連連嘆氣,心說江策怎麼不撿些回來,那他不也是千萬富豪了?

其實,如果蘇琴知道江策的封號,知道他名下有多少資產,就不會如此嘆氣了。

跟江策如今的資產比起來,這一筐鑽石,連九牛一毛都達不到,只能稱之為滄海一粟。

趙德成臉上火辣辣的疼。

剛剛他信誓旦旦的說江策吹牛,結果人家真的把一籮筐鑽石拿出來了,趙德成感覺臉上一陣陣的疼痛。

丁夢妍冷哼一聲, "對了,我記得剛剛有人說過,如果有一籮筐鑽石的話,就把腦袋砍下來當椅子坐? "

趙德成咽了口吐沫, "那個,只是一句玩笑話罷了,怎麼能當真了? "

江策冷峻的說道: "男子漢大丈夫,說話還能不算數的么? "

趙德成冷眼看着他,呵呵一笑,把脖子往前探了探, "好啊,說話算數,你他媽倒是來砍啊,你來啊! "

丁夢妍呸了一口, "無賴! "

忽然……

江策左手摁住了趙德成的腦袋,將他死死的按在茶几上,右手抄起桌上的水果刀,照着他的脖子就砍了下去!

四下里一片安靜。

看着那砍下來的刀,趙德成一瞬間就腿軟了,雙腿之間有渾濁的液體流了出來,臭不可聞。

砰的一聲,水果刀擦着趙德成的脖子筆直扎在了桌面上。

刀尖劃破他的脖子,留下一道淺淺的傷口,有鮮血順着流淌到了桌子上。

趙德成像一具死屍般趴在桌子上,動也不敢動。

江策冷漠的說道: "下一次,我的刀絕不會偏。你,可以滾了。 "

"滾,我這就滾。 "

趙德成哪裡還敢廢話,起身摸了摸脖子,大踏步朝着門口跑去,連滾帶爬一路跑出了丁家大門,在門口差一點撞上買菜回來的丁啟山。

"誒,大侄子,走這麼急幹什麼?留下來吃晚飯啊? "丁啟山疑惑的喊着。

趙德成頭也不回,飛也似的跑走。

丁啟山慢悠悠走進家門, "小趙這是怎麼了? "

蘇琴白了他一眼, "什麼小趙?就是個人渣。以後啊,別把這種人往家裡帶,看到就讓人噁心。 "

"額…… "

丁啟山看到桌上那一籮筐鑽石,驚訝的嘴巴都合不攏了, "這又是? "

蘇琴說道: "對了,策啊,你趕緊把這一籮筐借來的鑽石還回去,這要是弄丟了,我們可賠不起。 "

江策聳了聳肩, "沒關係,反正是撿來的。 "

"話不能這麼說,你還是快還回去吧。 "

"那好吧。 "

江策將鑽石拎了出去,幾分鐘後重新回到了家裏面,臉上的情緒有點苦澀。

蘇琴看出點不對勁,問道: "策啊,你這是怎麼了?狀態一直不是很好。是不是有人說你壞話了? "

江策微微嘆了口氣, "爸、媽、夢妍,我有件事想要請你們幫忙。 "

"說吧,不用這麼客氣。 "

"五天後,是蘇陌的生日,我想要請你們出席,一起去祭祀。 "

丁啟山說道: "這事啊。我跟你爸是多少年的老同學老朋友,你又是我的女婿,於情於理,蘇陌的祭祀我們老丁家都應該參加。放心吧,五天後我們會出席的。 "

"謝了,爸。那我再給爺爺他們打個電話,給大家都通知一下。 "

丁啟山跟蘇琴對視一眼,語氣低沉的說道: "其他人,我看還是算了吧。 "

《逍遙戰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