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邪王之金牌寵妃
邪王之金牌寵妃 連載中

邪王之金牌寵妃

來源:外網 作者:塵煙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塵煙 恐怖靈異

風光無限的醫藥生物學三料博士後被個醫鬧一刀斃了命,落落魄魄穿越成了淮王府棄妃。丈夫不疼,小姑子不愛,還有綠茶等級十八級的白蓮前女友。身懷絕世醫術,救人被誤會,不救人等着砍頭,日子從未這麼憋屈過!「咱倆三觀不對、八字不合,勉強在一起不會幸福!」「女人,是你使詐逼迫本王娶的你,現在主意一變又要和離,有那麼便宜的事嗎?」展開

《邪王之金牌寵妃》章節試讀:

護國將軍府門口有兩座石獅子,齜牙咧嘴,面目猙獰,讓人還沒靠近便望而生畏。
南宮丞與阿朗在石獅邊下馬,將馬匹交給了馬奴,阿朗走到轎邊,打起帘子,「王妃,到了。」
軟轎雖軟,終究顛簸,一路過來,白晚舟渾身痛得像針刺,下轎時倒抽了好幾口冷氣。
往外看去,只見將軍府巍峨肅穆,比淮王府華麗不止一倍兩倍。
南宮丞自是不會等白晚舟,阿朗提醒道,「王妃,爺已經進去了。」
白晚舟收回目光,挽了楠兒的手,「哦,咱們也進去吧。」
穿過先帝親筆題詞的照壁,便是一個敞闊的天井,地面鋪着清一色獅紋磚,顯得大氣磅礴,天井盡頭是一道月亮門,過了月亮門,是一片牡丹園,牡丹花期本是仲春,現在時值深秋,這裡的牡丹竟反季盛開。
過了牡丹園,終於隱隱約約聽到絲竹管弦和人聲嬉笑。
楠兒擦了擦額角汗水,「小姐,將軍府好大啊!幸虧有王爺帶路,否則咱們非得迷路不可。」
南宮丞聽到楠兒的話,眉頭一鎖,加快腳步,彷彿想和身後這兩個女人撇清關係。
白晚舟看出他的嫌棄,鼻子哼出一口氣,乾脆放慢幾步,落在阿朗身後。
阿朗夾在中間,大氣都不敢出。
就在這時,一道翠色身影竄了出來,一把握住南宮丞的手臂,脆生生問道,「七哥,你怎麼才來?」
來人正是南宮丞胞妹南宮離,今年才十五歲,尚未婚配,還沒封號,大家便按照排位喚她一聲四公主。
南宮丞看到她,眉眼頓時舒展,眼底蘊着寵溺,「不是我來得晚,是你來得太早,去學堂上課沒見你這麼積極。」
南宮離淘氣的吐了吐舌,目光突的掃到後面的白晚舟,「哥,你怎麼把她也帶來了,還嫌在六哥府里不夠丟人?」
得,老公不愛,小姑子不疼,原主這媳婦當得也未免太失敗。
南宮丞沒有回答,「宮裡都來了哪些人?」
南宮離壓低聲音,一副了不得的模樣,「父皇母后都來了,誰敢不來?」
南宮丞微微一怔,「母后身子不好,怎麼也來了?」
南宮離撇撇嘴角,「她不來,不就得便宜那一位。」
阿朗連忙提醒道,「公主,人多眼雜,小心隔牆有耳。」
南宮離冷笑一聲,「隔牆有耳就隔牆有耳唄,母后堂堂一國國母,還能叫個妃妾欺壓了去?」
阿朗正待再勸,門後傳來一陣女聲。
緊接着就是幾個女眷緩緩迎出,為首的是大皇子慶王妃,後面跟着三皇子趙王妃,四皇子端王妃,最後是新嫁娘穎王妃楚醉雲。
慶王妃看到南宮丞和白晚舟,不由驚道,「喲,這是老七媳婦嗎?成親一年了,一直捂着不讓我們見,前兒好容易老六大婚帶出來了,誰知……」
楚醉雲裊裊上前,親熱的握住白晚舟,「都怪醉雲招待不周,七弟妹突發隱疾,我們也沒照顧上,實在是羞愧。」
見楚醉雲救場,慶王妃抿嘴一笑,頗有點看好戲的意思。
白晚舟抬眼打量楚醉雲,前日她披着蓋頭,原主又怒火攻心一心求死,還真沒看清她的長相。
穎王妃楚醉雲,護國將軍府嫡長女,攝政王外孫女,京城第一名姝,自己老公前女友,哦不,前未婚妻,根正苗紅的官n代,名頭長得可以睥睨龍媽,還長了一張魅惑眾生的臉。
但見她穿一身楊妃色水袖長裙,裙上無半點裝飾,唯有幾顆翡翠雕刻的梅花扣點在胸前,一頭烏髮鬆鬆挽成朝雲髻,用一根鳳紋金釵銷住,端的是雲靄霧鬟,粉妝玉琢。
旁邊幾位王妃在她的光芒之下,通通黯然失色。
這顏值!
怪不得讓南宮丞惦記到現在。

《邪王之金牌寵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