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心動難擋
心動難擋 連載中

心動難擋

來源:google 作者:素人洋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年余余 楚宥 現代言情

過完年的第二天,進入本命年的年余余彷彿霉神附體,先是在家崴了腳,誤挂號成了有醫院「一枝花」之稱的骨科醫生楚宥,沒過多久又因為尾椎骨骨裂再次和楚宥相遇,在第三次因為左手骨折入院時,年余余被打上了「高嶺之花狂熱追求者」的標籤莫名其妙成了某人狂熱追求者的年余余「……」我不是!我沒有!別瞎說!楚.高嶺之花.宥:「哦,我信了!」展開

《心動難擋》章節試讀:

吃完午飯,送走了年余余小姑一家。
年母余倩看着癱坐在沙發上的年余余,輕飄飄道:「晚上要去你大伯家拜年。」
年余余立馬坐直了身體,「我不去。」
下一秒又靠在了沙發上,慢吞吞補了句:「腳疼。」
余倩沒說什麼,只在看見年父從廚房出來後提了一句。
「余余腳還腫着,醫生讓她多休息,晚上我們倆去大哥家就行。」
年余余也看向了自己父親,撒嬌道:「爸,腳疼。」
母女倆都默契的不提剛剛的對話。
年父看了眼年余余依舊腫着的右腳,點了點頭。
「那你就在家休息。」
年余余鬆了口氣,又有些出神。
當年她買房子的時候,大伯的兒子剛好也要結婚,但女方提出不和父母住,要單獨的婚房。
他們家的錢不夠付首付,就打上了她的注意,還美其名曰女生不用自己買房,以後結婚男方會買。
當然被她嚴詞拒絕,大伯家也只能找別人借,東拼西湊付齊了首付。
但從那之後,從前對她和藹的大伯變得冷淡了,一起長大的堂哥和她漸行漸遠。
大伯母更是變得陰陽怪氣,只要見面不是炫耀堂哥的工作前途好待遇高,就是說她天天宅在家裡沒有社交以後不好找對象。
索性她也懶得往他們面前湊,大家相安無事最好。
–新年的時間總是過得格外快,兜兜轉轉一周的時間過去,年余余的腳也基本消了腫。
下午正在趕稿,收到姜菁妤的消息,讓晚上出去聚一下。
年余餘一口答應,畢竟出去浪和宅家裡工作還是很好做選擇的。
看眼天氣預報,今天的氣候還算暖和,年余余內搭了一件白色的緊身毛呢長裙,再裹上一件黑色的加厚風衣,化了個淡妝就出門。
到達約定的地點,沒等一會兒,年余余遠遠地就看見了從地鐵口出來的姜菁妤——穿着粉色的毛呢大衣,一頭栗色的長捲髮,長相明麗,身材高挑,婀娜多姿。
與周圍步履匆匆的路人相比,像是一道獨特靚麗的風景線。
還沒走出幾步,就有個男人上前搭訕,似乎被姜菁妤拒絕了,最後有些喪氣的離開。
年余余低頭看看自己,長長地嘆了口氣。
人比人氣死人啊!
兩人約的地方是一個新建好的購物中心,只有五層,裏面的面積卻十分寬闊。
底下三層都是咖啡廳、服裝店和小飾品店,第四層全是餐飲店,最頂層是一個超大的電影院和電玩城,還有一家劇本殺體驗館,集吃喝玩樂購為一體。
兩人從一家服裝店出來,沒看到什麼滿意的衣服,直接沿着扶梯繼續往上。
在四樓找到一家人少的火鍋店。
火鍋店裡到處飄散着火鍋的香辣氣息,兩人找了一個靠窗的座位。
年余余夾着一塊毛肚放進紅彤彤的辣鍋里,默默在心裏數着秒數。
隔着氤氳霧氣,一雙筷子突然伸過來,夾走了燙熟的毛肚。
年余余:「?

?」
姜菁妤眼尾上挑,臉上露出明媚笑容:「這太辣了,你腳還沒好呢。」
說罷,從菌湯鍋里給她夾了一塊牛肉,「吃這個。」
年余余放下筷子,幽幽的盯着她看,一聲不吭。
姜菁妤面不改色的,「等會請你去酒吧看帥哥。」
火鍋沸騰着,各種食物的混合香氣瀰漫在空氣中。
年余余立馬變了臉色,圓眸眯成一道柔軟的弧度,又從辣鍋里撈起一塊毛肚,放進姜菁妤的碗里,「您請。」
–姜菁妤說的酒吧是一家清吧,近年在霧市火起來,上個月才開到嘉南,生意也異常火爆。
兩人離開購物中心打車到酒吧一條街,遠遠的就看見了最近在各個短視頻平台宣傳的熱火朝天的酒吧——「南」酒館。
酒館的大門是金屬色,門口掛着一個木質招牌,相比於其他掛着五光十色霓虹燈牌的酒吧,顯得異常低調。
酒館門口站着兩個年輕的酒侍,看見年余余和姜菁妤過來就立馬迎了上來。
穿過一條長廊,走進酒館內,光線幽暗了許多。
紅紅綠綠的霓虹燈,形狀各自的燈光牌,忽明忽暗的燈球,都表明了這家鬧中取靜的小酒館確實是一家酒吧。
年余余和姜菁妤來的早,大廳的卡座還很空,兩人選了靠近舞台的座位,點了半套荔枝雞尾酒,又隨便點了幾份小吃。
時間漸晚,酒吧也熱鬧了起來,人聲鼎沸。
姜菁妤再次拒絕了一個上前搭訕的男人,轉頭就看見年余余正一臉認真的吃着果盤。
姜菁妤「……」「讓你是來吃果盤的?」
年余余頓了一下,又慢吞吞的叉了一塊獼猴桃,隨即把果盤往前推了推。
「果盤確實不錯,你嘗嘗。」
姜菁妤恨鐵不成鋼的看着她,正準備說什麼,眼神卻被不遠處的一群人吸引住了,立馬挑眉示意年余余。
年余余收到信號,順着她的視線望過去。
角落的卡座里坐着三個男人,都很年輕,但最引人注目的還是穿着黑色風衣的一個。
昏暗的燈光下,男人的身形輪廓模糊,但隨着燈光的色彩變化,男人的精緻五官漸漸被勾勒出來,眉眼深邃,鼻樑挺拔,薄薄的唇緊抿着,渾身散發著生人勿近的冷然氣息,與酒吧熱鬧的氛圍格格不入。
年余余瞳孔微收,認出了那個如鶴立雞群般的男人——楚宥。
省二院的那個高嶺之花,骨科的副主任醫師,也是她剛起了一點非分之想就見證了她社死的男人。
「去要個聯繫方式?」
姜菁妤躍躍欲試。
年余余收回視線做鴕鳥狀,「不去。」
那個楚宥,看起來就不像是會接受女生搭訕的人,社死一次就夠了,她不想經歷第二次。
「怎麼了?」
姜菁妤覺察到一絲不對,「那個穿黑色風衣的帥哥,不是你喜歡的類型?」
「哎!
你倆還是情侶裝哎!」
年余余動作迅速的脫下黑色風衣,露出裏面的白色緊身毛呢裙。
「我不是!」
角落的卡座里,李北澤桃花眸微眯,語氣調侃,「阿宥,舞台前面那個卡座里,有兩個美女在偷看你。」
頭頂燈球剛好閃爍出一道燈光打在楚宥身上,他冷淡的眸光望了過去。

《心動難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