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修羅武神
修羅武神 連載中

修羅武神

來源:google 作者:楚楓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楚月 楚楓

論潛力,不算天才,可玄功武技,皆可無師自通論實力,任憑你有萬千至寶,但定不敵我界靈大軍我是誰?天下眾生視我為修羅,卻不知,我以修羅成武神展開

《修羅武神》章節試讀:

夜,圓月高掛,繁星點點。

但在那星河之間,卻有九色雷光縈繞其中,格外耀眼。

「天現異象,定有神體降臨。」

九州大陸,皇城之巔,一位金衣老者負手而立,仰望夜空。

在其身後,還有數萬名皇城高手,整齊的半跪在地,似在等待什麼命令。

「嗡」

突然,雷光凝聚,竟化作一道九色神雷,自那九天星河之上,劈落而來。

剎那間,黑夜變白晝,神雷還未落下,大地已是開始隆隆作響,劇烈顫抖。

可當那九色神雷,與大陸接觸的一霎那,並沒有造成可怕的破壞,竟然憑空消失。

與此同時,大地再次被夜色籠罩,本璀璨的夜空也是暗淡了不少,彷彿某種精華已被抽離,恢復了往日的平靜。

但此刻老者的雙眼卻異常明亮,甚至激動的身體都在顫抖,他手指雷霆下落之處:「青州境內,所有今夜降臨之子,統統給我帶回皇城!」

「遵命!」

宛如雷鳴般的回答響徹天際,數萬名皇城高手前往青州,誓要尋得神體,為皇朝所用。

時光流逝,轉眼已過五載,人們雖還記得當年的驚天一幕,卻沒人知道皇朝的所作所為。

九州大陸,青州境內,宗門林立,青龍宗便是其中之一。

今日,又到了青龍宗每年一度,招收弟子的日子,青龍宗外,人山人海。

不過每到這個時候,最過忙碌的便是外門弟子,所有宗門的接待,全部壓在了他們頭上。

外門弟子,是個費力不討好的差事,先不說在宗門地位低下,就連外人也是看不起他們。

理由很簡單,凡是外門弟子者,說明資質極差,終身難有太大成就,自然受人鄙視。

「喂,你什麼態度,你知道我是誰么?」一名衣着華麗的婦人,帶着一名男孩,指着一名少年大聲斥責着。

「實在抱歉,天色已晚,宗門將要關閉,兩位還是明日再來吧。」少年清秀的臉龐尚顯稚嫩,不過眉宇之間卻有着一抹英氣。

他名為楚楓,今年十五歲,是青龍宗數以萬計的外門弟子之一。

不過同為外門弟子,這楚楓卻與眾不同,沒有低人一等的自卑,沒有自甘墮落的沉淪,對待每個人都不懼不怕,從容自若。

「明日再來,你當我是白痴?這深山野嶺的你讓我們母子住哪?」

「你必須給我安排住處,不然我就去找你們長老理論。」婦人不依不饒,竟一把抓住了楚楓的衣襟。

「楚楓弟,遇到麻煩了么?」可就在這時,一道甜美的聲音突然響起。

定目望去,一名紫衣少女,正踏步而來,雖然嘴角掛着微笑,但那一雙凌厲的眼眸,卻緊緊的盯着婦人。

見到少女,婦人臉色頓時大變,一抹濃郁的恐懼湧現而出。

不因為別的,只因少女身上紫色長袍,那可是內門弟子的標誌。

婦人暗叫不好,本以為自己的身份,可以刁難一下眼前的少年。

哪曾想,這個看着不起眼的少年,竟有內門弟子做後台,那可是她惹不起的存在。

「沒事沒事,我只是跟這位小兄弟,詢問一些事罷了。」婦人笑着解釋。

少女先是瞪了她一眼,而後只說了一個字:「滾。」

這一刻,婦人身體不由一顫,臉色已是變得鐵青。

不過她卻沒有一絲猶豫,牽着男孩便快步離去,慌亂之間竟還摔了一個跟頭,狼狽至極。

見狀,楚楓無奈的搖了搖頭,而後對身旁的少女施禮道:「多謝楚月師姐」

「跟我你還客氣,咱們可是一家人。」楚月有些不悅。

她說的沒錯,楚楓與她的確是一家人,他們來自同一個世家,楚家。

這楚月正是楚楓二伯家的堂姐,只比楚楓大一歲。

不過,楚月在三年前就已通過內門考核,成為內門弟子,如今已是靈武四重的高手。

「宗門規矩,總是要遵守的。」楚楓燦爛的笑道。

「哎」然而看着這樣的楚楓,楚月卻是心頭一酸:「楚楓弟,今年的內門考核你還不參加么?難道,你還沒有達到靈武三重?」

楚楓並未回答,臉上依然掛着微笑,沒人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

見狀,楚月從腰間取下一隻錦囊,放到了楚楓的手中:「將它煉化,也許能夠幫你突破三重。」

楚楓將錦囊打開,頓時一股逼人的靈氣散發而出,一株手指大小,晶瑩透亮的仙靈草正倒卧其中。

「楚月姐,這太貴重了,我不能要。」楚楓趕忙還給了楚月。

仙靈草,乃是修武聖葯,極為珍貴,對靈武境以內的修武者,皆有無盡的功效。

而楚家為了讓他們快速提升修為,每年都會補貼他們每人一株仙靈草。

想來楚月這株,也是家族補貼的,只是楚月並未享有,反而是給了他,這讓楚楓感動之餘,更是不忍接受。

「我說給你,你就拿着,還是不是我弟弟。」楚月有些不悅。

「喲,楚月姐什麼時候這麼大方了,仙靈草竟然也要送人?」

「你看,我也是你弟弟,剛好最近將要突破靈武四重,不如楚月姐將這仙靈草送我如何?」

一名與楚楓年齡相仿的少年走了過來,身上同樣穿着內門弟子的服飾。

他叫楚真,同樣來自楚家,五年前與楚楓一同拜入青龍宗,只不過早在兩年前,他已成為內門弟子。

「楚真,你早已突破靈武三重,成功凝聚靈氣,就算沒有這仙靈草也可扶搖直上。」

「可楚楓弟至今還未凝聚靈氣,這仙靈草對他更為重要。」楚月將仙靈草,強行塞入了楚楓的手中。

「是啊,你說的沒錯,可惜他不領你的情。」楚真攤開雙手,冷笑起來。

「誰說我不要的。」然而楚楓卻微微一笑,毫不客氣的將仙靈草揣入懷中,而後道:「楚月姐,這仙靈草當是我跟你借的,日後定會雙倍奉還。」

「嗯,好。」見楚楓收下,楚月已是大喜,只是隨便應下,根本沒想着楚楓還她。

「你拿什麼還?這仙靈草給你用,簡直就是浪費。」不過那楚真的臉色,可就難看了起來。

楚楓笑了笑並未理他,而是對楚月說道:「楚月姐,今年的內門考核我會參加。」

「哼,就憑你?你要是能通過內門考核,今年家族補貼的仙靈草,我就送你。」楚真鄙夷的看着楚楓。

「此話當真?」楚楓並不相信。

「楚月姐作證,不過若是你無法通過呢?」

「那我今年的仙靈草,就歸你。」楚楓留下這句話,便繼續投入到外門弟子的工作中。

「楚真,咱們都是一家人,你為何總是處處難為楚楓?」楚月不悅的看着楚真。

「一家人?楚月姐你應該知道,這楚楓根本就不是我楚家人。」

「進入宗門五年都無法通過內門考核,簡直就是我楚家的恥辱。」

「整個楚家,哪個喜歡他?也就你對他這麼好,竟還將自己的仙靈草拿給他用。」楚真很是不解。

「你真是冥頑不靈。」楚月有些生氣,瞪了他一眼後,便走開了。

倒是楚真站在原地笑了,他很是高興,雖然楚月的仙靈草他沒得到,但是他知道,今年楚楓的那株仙靈草,一定是他的。

夜入十分,外門弟子休息的地方,一片漆黑。

忙碌了一天,所有人都很疲憊,早早的便睡了,唯有楚楓的房間,還亮着燈光。

他盤坐在床頭,取出楚月送他的仙靈草,低聲道:「希望這顆仙靈草,能夠餵飽你。」

話罷,楚楓閉上雙眼,將仙靈草夾於雙掌之間,捏出一道奇特的法決。

而這一刻,仙靈草內的靈氣,也是開始順着楚楓的掌心,流入體內,最終匯聚在丹田之中。

與此同時,楚楓的丹田竟傳來咀嚼之音,彷彿某種東西正在進食。

若是透過皮膚,便可發現,楚楓的丹田深處,竟盤踞着一團雷電。

這團雷電分為九色,每種顏色都似是一隻雷霆巨獸,散發著不屬於這片天地的可怕氣息。

楚楓並非楚家人,而是楚家老五「楚淵」收養的義子。

這導致,楚楓從小便受人排擠,受盡欺辱,若不是楚淵極力維護,他早就被趕出楚家,所以楚楓對楚淵極為感恩,誓要成為楚淵的驕傲,為其爭光。

五年前的楚楓,剛好十歲,正是修武的最佳年齡。

那時的他,對修武充滿期待,因為他覺得證明自己的時候到了。

可他萬萬想不到,在拜入青龍宗的前一個月,一道神雷竟劈中他的身體,進入了他的丹田之中。

起初,楚楓以為這是一場造化,因為當他修武之後,進步神速,短短兩個月就達到靈武二重。

這般速度超出常理,以至於楚楓不敢將此事告訴任何人,而是隱藏着實力默默修鍊。

可是好景不長,正當楚楓認為,他已成修武天才之際,他的身體卻出現了變化。

正是這種變化,導致他的修為停滯不前,被認為是天賦極差之輩。

「嗡。」

此刻楚楓手中的仙靈草,正在煉化被他的丹田吸收。

煉化的速度很快,快到超出常理,正常來說以楚楓的實力,這株仙靈草起碼需要煉化一個月。

但眼下只是片刻,就已被煉化大半,並且楚楓那如同無底洞般的丹田,也終於有種被填滿的感覺。

「嗡。」突然,楚楓手中泛起一道光芒,那半株仙靈草竟瞬間消散。

與此同時,楚楓的丹田內,也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那九條雷霆巨獸相互交織,急速涌動,竟在凝聚,最終化作了一顆丹狀物體。

此丹成型之後,源源不斷的靈氣,自其中奔騰而出,如潮水一般沖刷着楚楓的身體,很快便滲透全身。

「唰。」

楚楓猛然睜開雙眼,眼中竟有絲絲雷光,一種無法言語的喜悅之情,掛在了臉上。

「成功了,足足五年,我楚楓終於成功了。」楚楓狂喜無比,他猛然從床頭躍下,一邊在地上來回走動,一邊打量着自己的身體。

修武一途,已知境界分別為:

靈武,元武,玄武,天武四大境界,每個境界又分九重。

靈武一重,主要是通過特殊方法鍛煉肉身,從而增強實力。

不過到了靈武二重,就必須使用法決凝聚靈氣,唯有成功將靈氣凝聚于丹田者,才算真正的踏入修武一途。

楚楓的身體變化,正是無法凝聚靈氣,因為他丹田內的神雷,如同九隻解餓的野獸,楚楓凝聚的靈氣,都會被那神雷吞噬。

可他並未心灰意冷,因為他發現,神雷雖吞噬靈氣,但卻終有一個限度,只要不停的向丹田灌輸靈氣,總有一日可以將它填滿。

而今日,他終於成功了。

「這種感覺好強,源源不斷的靈氣,正在體內奔騰,彷彿要破體而出一般。」

楚楓感覺不可思議,他想不到神雷竟會直接凝聚成丹,盤踞于丹田之內,並且神雷所散發出靈氣,非常濃郁,簡直超乎想像。

他知道,就算是他這五年,不眠不休的修鍊,也不可能凝聚出,如此強大的靈氣,而之所以會如此,正是因為那神雷。

「嗡。」可就在這時,楚楓的身體突然一僵,神情也是大變。

神雷正在變化,他的力量瞬間增長數倍,竟然再次突破,踏入了靈武四重。

「苦盡甘來么?」

楚楓握緊拳頭,感受着體內那爆炸性的力量,他覺得這五年來吃得苦都值了。

連續突破兩重,這種不可思議的變強方式,終於又回來了。

突然,他將凌厲的目光,投向內門方向,低聲道:「楚真,你的仙靈草我要定了。」

青龍宗招收弟子,每年只有一次,每次持續十日。

十日之後,每年一次的內門考核也將開始,而這一次,沉寂了五年的楚楓,終於參加了。

考核地點,是一座龐大的地宮,地宮的大殿之內人山人海,足有上萬人。

這些人大多是靈武三重,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內門考核至少要靈武三重才能通過。

不過卻有部分靈武二重的弟子,想來渾水摸魚,這樣的人每年都有,但大多都以失敗告終。

值得一提的是,還有一小部分人是靈武四重,他們可不是修鍊遲鈍的庸才,相反有些人還是天才。

他們是故意在靈武四重之時,才選擇參加內門考核,至於原因,那就是為了獎賞。

靈武三重,已是可以修鍊武技。

武技是一種強大的攻擊手段,不僅能夠將實力發揮的淋漓盡致,更是能夠獲得超越人體極限的力量。

正因如此,武技非常珍貴,連豪門世家也是沒有,這也是為何各大世家,也要將後人送入宗門培養的原因。

因為每個宗門內,都擁有大量的武技,而在這青龍宗,只要成為內門弟子,便可以修鍊武技。

只不過,武技也有品階之分,從弱到強共分為九段。

在內門之中,可以修鍊到最好的,也只是三段武技。

但每年一次的內門考核中,第一個通過考核者,卻可以拿到一本四段武技。

所以有些人,之所以寧願在外門修鍊,也不肯進入內門,為的就是那本四段武技。

「快看,那不是楊天雨么?」

「哇,真的是他,年僅十三歲,就已達到靈武四重,看來這次考核的第一,非他莫屬。」

人海之中,一名稚嫩的少年引起了人們的注意,準確來說那是一名男孩。

外門弟子足有數十萬,大多數是默默無聞的角色,但有些人卻是關注的焦點,這種人多半是天才,而這楊天雨便是其中之一。

「那可未必,他楊天雨資質再好,卻始終是個孩子,很難奪得第一。」

「青龍宗卧虎藏龍,有時候天才未必敵得過庸才,比如那位段宇軒。」一名外門弟子,將手指向了一名冷漠的少年。

此人名為段宇軒,進入青龍宗已有六載,本是默默無聞之輩。

可就在幾個月前,他竟擊敗了一名靈武四重的內門弟子,從此聲名遠播,成了外門的焦點人物。

「安靜。」突然,一道響亮的聲音響起。

定目望去,所有人都不由一愣,只見在大殿的高台之上,出現了十幾道身影。

這些人大多是年邁的老者,乃是外門長老,可是為首的那位,不僅極為年輕,竟還是一位美艷的女子。

女子一席緊身紅裙在身,將那妖嬈的曲線勾勒而出,尤其是裙擺下,那雙筆直雪白的玉腿,堪稱完美。

女子不僅體態誘人,面容更是嫵媚至極,杏眼紅唇瓜子臉,簡直就是一張標準的狐狸臉蛋。

而她,便是青龍宗大名鼎鼎的美女長老,蘇柔。

這蘇柔,可是一號人物,十歲拜入青龍宗,十二歲進入內門,十五歲已成為核心弟子。

可就在所有人都對她看好,覺得有望成為青龍宗第一弟子之際,她卻突然做了長老。

對於這一變故,沒人知曉內情,至今仍是一個迷,被人們津津樂道。

「哇,竟然是蘇柔長老,她不是內門長老么?怎會來到外門了?」蘇柔一現身,所有男弟子都張大了嘴巴,一些人甚至流出了口水。

外門弟子,年齡都很小,大多都是少年,有些還是孩子,對於他們這個年紀來說,蘇柔這樣成熟性感的女子,才最具誘惑力。

蘇柔也完全沒有長老的架子,而是對着眾人嫵媚一笑,溫柔的道:

「考核規則很簡單,從我身後的大門進去,再從令一道大門出來,便通過考核。」

「唯一的區別是,第一名通過考核者,可以得到一本四段武技,這可是在內門都修鍊不到的。」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第一名,還會得到另外一件特殊的獎品。」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件獎品,甚至比前兩樣還要珍貴喔~」說到這裡,蘇柔故意拉長了語調,那種誘惑的氣息,瀰漫了整座大殿。

「究竟是什麼?」有人好奇的問道。

「難道蘇柔長老要獻身么?」更有不要臉的,竟想入非非。

蘇柔雖是長老,但卻只有20歲,相比於宗門內的老古董,她更平易近人,正因如此,許多人說話才會毫無顧忌。

對於眾人的猜想,蘇柔只是嫵媚一笑,伸出五根纖細的手指,道:「五株仙靈草。」

「什麼?五株仙靈草?」

「我沒聽錯吧?竟是仙靈草,還是五株?」此話一出,大殿一片混亂,所有人都無法淡定了。

仙靈草何其珍貴,就連楚家,每年也只能補貼每人一株而已。

而對於普通人來說,那仙靈草更是無價之寶,見都沒有見過。

眼下青龍宗竟然拿出五株,這對於外門弟子來說,誘惑不可謂不大。

只不過對於大部分人來說,也只能想想,因為他們都知道那仙靈草與他們無緣。

倒是那些,目標直指第一的弟子們,一個個躍躍欲試,更加激動起來。

見弟子們氣勢如此高漲,蘇柔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玉手一揮。

其身後便傳出「轟隆隆」的響聲,那道高達數丈的大門,正在緩緩開啟。

「還等什麼?都不想通過考核了么?」看着獃滯的眾弟子,蘇柔嫣然一笑。

「沖啊~~~~」

一時間,陣陣歡呼響徹不斷,上萬名外門弟子,如脫韁野馬一般,向大門內衝去。

楚楓跟隨人流,一路向前,最終進入了一道深邃的岩洞之中。

這岩洞很遼闊,但卻很昏暗,可視度極低,人們都知道潛伏的危險,隨時可能降臨。

「沖啊,為了四段武技,為了五株仙草,沖~~~」

然而總是有些人,要錢不要命,明知有危險,還是一馬當先,連頭都是不回,並且這種人還不在少數。

「唰唰唰」

可剛剛前行百米,陣陣破風之音便自前方傳來,無數根銀針自岩壁發出,如同暴雨一般射向人群。

「啊~~~~~~」

「嗚哇~~~~」

一時間,各種慘叫響徹一片,沖在前方的弟子猝不及防,已是倒下大半。

可就算如此,人們還是既往如前,沒有絲毫的退縮,拚命的洞穴深處狂奔。

因為他們知道,這銀針雖然厲害,但卻不會致命,畢竟是機關,對於靈武三重的人來說,只要小心一些,完全可以躲避。

而隨着不斷的深入,銀針的數量也是越來越密集,並且時常打的人們措手不及。

在這種情況下,人群很快拉開了距離,跑在最前方的已不是渾水摸魚之輩,而是楊天雨,段宇軒等高手之流。

不得不說,那楊天雨與段宇軒等人,的確不凡。

他人在那暴雨一般的銀針中行走,需小心翼翼。

但他們卻如履平地,哪裡是闖機關陣,簡直就是幾個人在賽跑。

楚楓一直跟在他們身後,尾隨在靈武三重的大軍之中,這樣做有兩個原因。

第一,不想做出頭鳥。

第二,他的情況很特殊,還不想太早暴露實力。

所以他在等待一個時機,一個所有人都看不見,但他卻可以超越所有人的時機。

「段宇軒,枉你這麼大年紀,竟跑不過我一個孩子,不覺得丟人么?」

「哼,小屁孩,修武一途,不論年齡只講實力,要說大話,先贏了我再說。」

經過一段時間的穿梭,隊伍的最前方,只剩下了兩道身影,那便是段宇軒與楊天雨。

這兩人都是靈武四重,一個天資卓越,一個經驗老道,二人不分上下,火藥味越來越足

因為他們知道,最大的競爭對手就是對方,只要贏過對方,那第一的獎勵,便都是他們的。

「呼~。」突然,陣陣風聲自前方傳來。

定目觀望,二人皆是大驚,不由得減緩了腳下的步伐,因為在前方,竟出現了濃郁的霧氣。

這岩洞本就昏暗,再加上霧氣,可視度就更低,這也大大增加了躲避機關的難度,哪怕是他們兩個,也必須小心對待。

「好機會。」

可就所有人退縮之時,楚楓卻是竊喜,他大步向前一踏,只聽嗖的一聲,整個人如離弦之箭般,向前方飛奔而去。

「唰。」

此刻段宇軒正專心躲避銀針,一道黑影卻自其身旁一閃而過,還不待他反應過來,那人已是消失不見。

「難道是幻覺?」

這樣一幕,讓段宇軒倍感吃驚,開始還以為是楊天雨,可是當發現楊天雨仍在不遠處後,他卻變得恍惚起來。

成功甩開所有人,楚楓也沒了顧慮,他將速度提到了極致。

經過長時間的奔跑,他沒有絲毫力竭之感,體內的靈氣如同取之不盡,源源不斷的自丹田內溢出。

不僅如此,他的速度與力道,聽覺與視力也都遠超同等修為之人,至少要遠遠強過那段宇軒與楊天雨。

對於這種變化,楚楓並沒有太多的驚訝,因為這正是他的特殊之處。

這種特殊,他五年前就已經見識過了,而如今這種特殊歸來,讓他有了無比強大的自信,因為在他的面前,已是沒有人再可以自稱天才。

一路飛奔,楚楓終於穿越了機關陣,走出了深邃昏暗的岩洞,來到了一座寬闊的大殿之中。

而在大殿的盡頭處,有着一座石質高台,高台之上擺放着幾件物品,正是四段武技,和五株仙靈草。

看見這幾樣東西,楚楓有些激動,不過他並沒有急着向前走去,而是看向大殿兩側的數道石門。

「那後面,就是傳說中的凶獸么?」楚楓的嘴角掀起一抹期待的弧度。

他知道,這場考核才剛剛開始,他將要面對的,是一種嗜血成性,殘忍至極的可怕生物,名為凶獸。

「蘇柔長老快來看,太令人吃驚了。」

「我鎮守此處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看見,能以這般速度通關的弟子。」

地宮一座隱秘石室內,一名年邁的長老,正盯着一盤錯亂的石子,目光中充滿了震驚。

那不是普通的石子,而是地宮內的機關,唯有機關被觸發後,石子才會錯亂。

而眼下,整盤石子皆以錯亂,那便說明了一件事,已經有人通過了機關陣。

往年的考核,最快通過機關者也要一個時辰,可是此刻,卻只過了半個時辰而已。

這一變故,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石室內的十幾名長老,全都聚集了過來,皆是倍感吃驚。

「看來這次的外門弟子中,倒是有個有趣的角色嘛。」

蘇柔也湊了過來,她看着那全盤錯亂的石子,滿意的點了點頭:「既然如此,就不能讓他輕鬆的通過,讓我再給他添點樂趣。」

說話之間,她將目光投向了石子的上方,那裡有着三塊圓形石頭,鑲嵌在石壁之中。

突然,她詭異一笑,對着三塊石頭「**」的便拍了下去。

「不要碰。」見狀,在場的長老皆是大驚。

然而為時已晚,此刻三塊石頭都被蘇柔按了下去。

「怎麼了?不是你告訴我,這石頭可以放出凶獸么?」看着眾位長老那驚慌的神情,蘇柔也意識到了不對。

「這三塊石頭的確可以釋放凶獸,但卻不能同時觸發。」

「若是同時觸發的話,就會將關押的所有凶獸,全部放出去。」

「那可是三十隻二階凶獸,九隻三階凶獸,和一隻四階凶獸啊。」說這話的時候,李長老已是面容蒼白,就連聲音也是有些顫抖。

長年守在此處,他對凶獸極為了解。

那是兇殘而可怕的怪物,遠比同層次的修武者強大。

眼下,如此多凶獸同時放出,一場殺戮已是無法避免。

只要想到,此刻地宮中的上萬名弟子,即將遭受凶獸屠殺,他簡直不敢繼續想了。

「你怎麼不點早提醒我。」

這一刻,蘇柔的臉色也是大變,她嬌軀一縱,便化作一道疾風,那石門開啟的同時,她已是消失不見。

「李長老,這該怎麼辦?」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了這位年邁的長老身上。

「還能怎麼辦,還不快去救援。」李長老怒喝一聲,便沖了出去。

對於凶獸的大名,楚楓早有耳聞。

是一種可以修鍊的怪物,從弱到強分為九階,與靈武九重的修武者相互對應。

不過據說,三階凶獸的實力,可遠強過靈武三重的修武者,甚至能夠與靈武四重的高手較量。

所以,就算是楚楓也不敢大意,他知道這裡有機關,只要觸發凶獸就會現身。

「砰」突然,一聲悶響傳來,一道關押凶獸的石門正在開啟。

「奇怪,我還未踏入大殿,石門怎麼就打開了?」楚楓感到詫異。

「砰砰砰砰砰......」可是緊隨其後,大殿兩側總共四十道石門,竟然全部打開。

這下楚楓傻眼了,因為在那些黑暗的石門內,一雙雙血紅色的眼睛已經睜開,一股強大的殺氣充斥了整座大殿。

「我操,這不是玩我吧?」楚楓破口大罵,他明明聽說,每次考核的最後一關,是一隻凶獸,但現在是怎麼個情況。

「嗚嗷~~~」可是眼下,楚楓根本沒時間去想太多,因為密密麻麻的身影已是自石門內竄出,進入了大殿之內。

他可以清晰的看見,這群怪物的模樣,體型似猛虎,但卻比猛虎足足大一倍。

身上烏黑一片,能夠看見的只有那如刃一般的利爪獠牙,以及一雙血紅色的雙眼。

總共四十隻凶獸,它們的外貌沒有不同,應該是同一品種,不過仔細觀察後楚楓發現,它們的額頭竟有奇怪的紋路,顯然那就是它們等階的標誌。

「哇喔~」就在這時,一隻凶獸怒吼一聲,竟將目光投向了大殿深處的高台。

與此同時,所有凶獸的目光,都投向了高台,並且露出了垂涎之色。

「靠,你們這群強盜。」見狀,楚楓大怒,如此珍品他怎會讓這些凶獸享用,怒罵一聲,便向高台飛奔而去。

「嗚嗷」而在楚楓剛剛進入大殿,便很快引起了凶獸的注意。

這下可倒好,足足四十隻凶獸,竟同時放棄仙靈草,全部向楚楓圍攻而來,彷彿對它們來說,人類的血肉比靈藥更具有誘惑力。

「滾開。」一隻二階凶獸迎面而來,然而楚楓只是一拳,便將它的頭顱打爆,根本不堪一擊。

但與此同時,足足數只凶獸已是圍攻而至,那種可怕的殺氣,足以將一個人嚇得渾身顫抖。

然而楚楓卻並未恐懼,他矯健如靈猴,左蹦右跳的穿梭在凶獸群中,每出一招,必有一隻凶獸斃命。

此時此刻,與殘忍的凶獸相比,楚楓更像是一隻可怕的怪物,他的身體各處都是堅不可摧的利器,任憑凶獸再皮糙肉厚,卻也抵擋不住他的一擊。

這一刻,楚楓能夠感覺到,在他體內奔騰的不止是天地靈氣,還有那讓他又愛又恨的九色神雷,正是這神雷給了他如此強大的力量,將他肉體鍛造的完美。

「吼」可就在楚楓殺的眼紅之時,身後突然傳來一道刺耳的怒吼。

他轉身一望不由大驚,一隻巨大的凶獸利爪,已是對他的腦袋抓來。

這隻巨爪與眾不同,比起其他凶獸不知強大多少倍,若是被它抓中,腦袋定要粉碎。

「唰。」楚楓下意識的便向後一竄,想要躲開這道巨爪。

然而那巨爪速度實在太快,楚楓的腦袋雖然躲開了攻擊,但它卻狠狠的抓在了楚楓的胸口之上。

「呃啊~~」胸口被撕裂出五道血淋淋的傷口,致命的疼痛讓楚楓忍不住大叫起來。

「我要撕了你。」然而疼痛之餘,楚楓更多的卻是憤怒。

他已經看見,襲擊他的那隻凶獸,額頭上有着四道紋路,可見這是一隻四階凶獸。

換做是他人,肯定掉頭便跑,因為哪怕是同一境界,但凶獸的力量肯定強於人類。

可楚楓不但沒有逃跑,反而瘋狂的向那凶獸撲了過去,他這一不要命的舉動,就連沒有靈智的凶獸們,也是下意識的一愣。

「鐺」

然而就是凶獸愣神的功夫,楚楓一拳結結實實的打在了它的額頭之上。

沒有意想中的血花四濺,卻傳來一聲如鋼鐵碰撞的巨響。

甚至楚楓感到了拳頭一陣酸麻,彷彿他那一拳不是打在了凶獸的頭上,而是打在了銅牆鐵壁一般。

「嗚嗷~」

不過楚楓這一拳也是非同小可,那凶獸痛苦的哀嚎一聲,竟向後退了幾步,顯然它也是感到了疼痛。

「給我去死。」

見自己的攻擊尚有作用,楚楓也不再留手,掄起胳膊,漫天的拳影開始四處紛飛,沉重的拳頭如同暴雨一般,連綿不斷的砸在那凶獸身上。

不得不說,楚楓的爆發力實在太強了,在他瘋狂的攻擊下,那比他足足大上數倍的凶獸竟然連連後退,甚至想偷襲他的凶獸,被它無疑的一拳,就給活活打死。

到得最後,足足四十隻凶獸,竟全部被它打到在地,大多數身首異處,死的極為慘烈。

雖說那四階凶獸的身體尚還完整,但那巨大的腦袋,也是被楚楓活活的給打癟了。

「呼呼呼」此刻的楚楓,站在血泊之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一番血戰之後,他的身體又多出了幾道觸目驚心的傷口,但卻皆未致命,甚至除了那四階凶獸的攻擊外,其它凶獸造成的傷口,只是簡單的皮外傷,根本未曾入肉。

「我的這懼身體,究竟有多強悍?」

這是楚楓問自己的話,相比那些凶獸,他覺得自己更像是鋼筋鐵骨。

這樣的身體簡直超出了人類的極限,他再一次認識到了自己的特殊性。

環顧四周一眼,楚楓躍到了高台之上,他看都沒看,便將武技和仙靈草揣入了懷中。

做完這些,楚楓並沒有去打開那道關閉的大門,而是向來時之路返回,走入了機關陣中。

然而,就在楚楓離開不久,一道關閉凶獸的石室內,卻走出了十幾道身影,為首的正是蘇柔。

這一刻,無論是蘇柔還是那群年邁的長老,他們的神色都很怪異。

雖然只是看到,楚楓對着死去的四階凶獸,不斷的輪着拳頭。

但只要想到,這麼多隻強大的凶獸,竟被一名少年所殺,他們仍是感到不可思議。

「李長老,那孩子是誰?」蘇柔詢問道。

李長老並未回答,而是看向了身後的其他長老,但長老們卻都做出了搖頭的動作。

「這樣出色的弟子,你們居然不知道他叫什麼?」蘇柔眉頭微皺有些不悅。

「外門弟子實在太多了,他若有意保留實力,我們也…..」李長老也是滿臉無奈。

「算了,儘快查清他的底細,然後告訴我。」

「還有,他既然不想暴露自己的修為,那就如他所願,不要讓他知道,我們了解了他的實力。」蘇柔囑咐道。

「遵命。」李長老等人恭敬的應下,對於這位內門長老,他們不敢不敬。

蘇柔又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楚楓離去的方向,這才若有所思的走進石室。

蘇柔等人離開後,大殿陷入沉寂。

過了許久,殿外才傳來急促的踩踏之音,一位弟子飛速的跑了進來。

此人乃是段宇軒,但此刻的他與進入地宮前相比,簡直判若兩人。

髮絲凌亂,滿頭大汗,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如同發瘋一般直奔高台飛奔而去。

「哈哈,第一終究是我的,楊天雨你個小屁孩,也想和我爭?」

「你當老子隱忍在外門足足六年,是為了什麼?我現在告訴你,老子為的就是他媽這些。」

段宇軒一邊奔跑,一邊歡呼,如同着了魔一般,目光緊緊的凝視高台,竟忽視了大殿內的凶獸屍體。

「唰。」他一躍而起,穩穩的落在了高台之上。

可當他滿臉笑容,將目光掃向腳下之後,卻如晴天霹靂,頓時傻眼。

因為在那高台之上,竟然空空如也,連根毛都沒有。

「靠,什麼情況?」

良久之後,他才回過神來,這才發現高台的下方,竟滿是鮮血,足足四十隻凶獸的屍體,散落在大殿各處。

並且每隻凶獸的死狀,那都是驚心動魄,血腥至極。

這一幕,將他嚇壞了,竟噗通一下坐在了高台上,回頭觀望,這才發現那通過考核的大門,竟然並未打開。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段宇軒有些不知所措,他的思緒瞬間凌亂了。

「踏踏踏…」就在這時,楊天雨也跑了過來,可是他剛到大殿門口,便停住了。

看着大殿內的一幕,又看了眼高台之上的段宇軒,他目瞪口呆:「這..這是你做的?」

段宇軒輕笑一聲,苦逼的道:「如果我說不是,你信么?」

「當然信,你不可能有這麼強的實力。」楊天雨撇了他一眼,便走入大殿,查看起凶獸的屍體:「天哪,竟然還有一隻四階凶獸,這究竟是誰的手筆?」

二人觀察良久,但始終未能得出答案,他們想不出在外門之中,什麼人會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到得最後,他們甚至懷疑,這是長老們設下的局,是長老吞掉了第一名的獎勵。

可是當靈武三重的弟子大軍趕到後,戲劇性的一幕發生了。

所有人都認為,是楊天雨和段宇軒擊殺了那些凶獸,而至於第一名的獎勵,則被他們兩個平分了。

但最好笑的是,面對眾人那崇拜的目光,楊天雨和段宇軒竟然並未否認,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成了第一名。

大門被打開,歡呼聲也是隨之而來,所有人都很開心,因為只要從那道大門走出,他們就成為了內門弟子,迎來了新的人生。

可就在人們歡呼雀躍之際,一名自地宮走出的少年,引起了人們的注意。

他一絲不掛,竟在哭泣,滿腹委屈的咒罵著:「誰他媽這麼缺德,背後打我一悶棍不說,還扒了人家衣服,哪有這麼變態的?」

對於這樣一幕,人們都是很是詫異,唯有楚楓微微一笑,打量了一下身上完好無損的衣服,悄悄離開了人群。

內門考核落幕,參加考核者上萬人,通過考核者只有兩千人,但這已不是一個小數目。

進入內門,才算正式的成為了青龍宗的弟子,同時也享受到了優越的待遇。

為了歡迎新弟子加入內門,長老們還特意搞了一場盛宴。

夜空之上圓月高掛,內門之中歌舞昇平,將那喜悅的氣氛襯托到了極致。

不過這場盛宴楚楓卻未參加,而是待在自己新的府邸內,赤着上身,觀察自己的傷口。

那傷口正在癒合,並且癒合的很快,這樣下去,只要幾日便可以徹底痊癒,而這樣的恢復能力,正是那神雷賜予的。

「你究竟是什麼?為何要選擇我?」

這個問題,不是楚楓第一次問了,他曾無數次問過這個問題,但卻始終未曾得到過答案。

他仍記得五年前的夜裡,青州上空,被九色神雷籠罩。

天空明亮如白晝,雷霆舞動如蛟龍,天有雷鳴咆哮,大地不住顫抖,人們皆以為末日降臨,恐慌之際,混亂一片。

可只有十歲的楚楓,卻不由自主的跑出了家門,前往了一處空曠之地。

就連現在,他也不知道,當初為什麼會那麼做,就像是有種魔力在吸引着他前往那裡。

至於後來,他便被神雷附體了。

沒有人見到那一幕,但他卻知道丹田內的,一定是那轟動了整片大陸的,九色神雷。

那神雷雖賜予了楚楓強大的體魄,但楚楓卻始終不明白,這樣厲害的東西,為何要附在他的體內。

「算了,既然你不回答,我也就不再問,反正你我,已是一體。」

楚楓釋然的笑了笑,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如果這神雷真要對他不利,以他的力量根本無法抗拒。

何況至今為止,這神雷帶給他的都是好處,所以他也是乾脆不再多想。

楚楓穿好衣服,將目光投向床頭的一本書,書上寫着四個大字「雷霆三式。」

將書拿起,楚楓翻閱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接觸武技,心情多少有些激動。

「四段武技,雷霆三式,青龍道人所創。」

「修至大成,迅如雷,強如霆,堪比五段武技。」

看着寥寥幾行的介紹,楚楓倒吸了一口涼氣,吃驚的道:「這竟是開宗祖師所創的武技!」

青龍道人,乃是這青龍宗的開宗祖師,千年前縱橫大陸無敵手,擁有飛天遁地,移山填海之能,是真正的修武高手。

在那個年代,由青龍道人所領導的青龍宗,堪稱九州大陸第一宗門。

唯一能夠與青龍宗抗衡的,便是九州大陸如今的霸主,姜氏皇朝。

不過好景不長,在青龍道人過世後,青龍宗便開始衰敗,很快跌落九州大陸頂尖宗門之列。

如今就算在這青州境內,也只是二等宗門,不過這更說明了青龍道人的個人實力。

而他老人家所創的武技,定是武技中的精品,可遇而不可求。

激動之餘,楚楓趕忙閱讀起修鍊方法,誓要將這雷霆三式練成。

一夜未眠,楚楓總算了解這雷霆三式的修鍊方法。

一式為型,二式為意,三式可化雷霆,總得來說這雷霆三式修鍊難度極高,不過楚楓卻想試上一試。

洗漱一番之後,楚楓並無困意,於是便前往了內門的武技閣。

首先,武技閣有修鍊武技的設施,另外,因為雷霆三式不能暴露,所以他需要修鍊一本別的武技,掩人耳目。

「還真是熱鬧。」走進武技閣,眼前豁然開朗,浩瀚的武技閣大殿,竟已人滿為患。

不過這也在情理之中,畢竟昨日有兩千多名弟子加入內門,這些新弟子,最想修鍊的可就是武技。

武技閣分為六層,一層一段武技,二層二段武技,三層三段武技,至於四五六層,則都是修鍊武技的地方。

楚楓一路向上,發現一層人滿為患,二層則好了很多,至於第三層的人,已是稀少。

這都在意料之中,雖說武技品階不同則威力不同,但是修鍊難度也是不同。

所以很多人都會從入門開始,先修鍊一段武技,等到大成之後,再選擇二段,最後修鍊三段。

不過楚楓的目標卻很明確,哪怕只是用來防身,但他也要選擇最強的。

「年輕人,我勸你不要好高騖遠,這裡的武技並不適合你。」可楚楓剛剛踏入三層,一個蒼老的聲音便傳入耳簾。

順聲觀望,三層門口處,一位發須皆白的老者,正盯着自己。

楚楓知道,這位是看守武技閣的守閣長老,別看他年紀近百,但守閣長老的實力,可都是很強的。

「多謝前輩提醒,晚輩自有分寸。」楚楓對其客氣的行禮之後,便走了進去。

「哎,又是一個自大的弟子。」守閣長老失望的搖了搖頭。

如同楚楓這樣的弟子他見多了,可是大多都以失敗告終,輕的迷途知返,重的走火入魔,斷送大好前程。

可就算如此,長老每當看到新面孔來此後,都會善意的提醒一句,以避免更多弟子走入迷途。

楚楓在三層轉了一圈,很快便選擇一本中意的武技,拿到那位長老面前做起登記。

「你確定要修鍊這本虛幻掌?」守閣長老疑惑的看着楚楓。

「嗯。」楚楓笑着點了點頭。

「你有沒有看過這本武技的介紹?」長老繼續問道。

「回長老,弟子看過了。」楚楓再次笑了笑。

「那你還選擇它?這可是整個武技閣,最難修鍊的一本。」長老表示不解。

「回長老,這正是弟子想修鍊的。」楚楓臉上始終掛着微笑,但目光卻異常堅定。

「哎,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長老嘆息了一聲,但還是為楚楓做了登記,將武技遞給楚楓之前補充道:「修鍊武技,切記要知難而退。」

楚楓點了點頭表示接受,雖說這位長老一直質疑楚楓,但楚楓對他的印象卻很好,覺得他是一位負責的長老。

「嗯?」

可就在楚楓轉身之際,一道熟悉的身影卻與他擦肩而過,竟是段宇軒,並且他的臉色很是難看。

楚楓與他不熟,所以並未多想,但就在他準備離開時,身後卻傳來竊竊私語,而他也得到了段宇軒鬱悶的原因。

「那不是段宇軒么,他不是已有四段武技,怎麼還來這裡挑選武技?難道說四段武技,在楊天雨那裡?」

「你還不知道么?昨晚盛宴之時,內門長老提醒他們兩個,四段武技不可共享,只能一人修鍊,並且要早日歸還。」

「聽長老這麼一說,他們兩人都傻了,最終當著眾人澄清,原來他們根本不是考核的第一名,那擊殺了四十隻凶獸的另有其人。」

「竟然還有這種事,那他們兩個開始為什麼要承認?」

「哎,這誰知道呢,也許是礙於面子被,不過這次他們兩個可是丟人丟到家了。」

「的確,不過那第一究竟是誰?外門好像沒聽過有這麼厲害的人吧?」

「四十隻凶獸啊,其中還有一隻四階凶獸,真是不敢想像,那人究竟是多兇悍?」

聽着這些,楚楓笑着搖了搖頭,便向樓上走去,迫不及待的想要開始修鍊。

四層如同一層一樣,同樣是熱鬧非凡,由於新弟子大多還在挑選武技,這裡的可都是老弟子。

一眼望去,與其說是一個樓層,更不如說是個演武場,足有上千人在對着機關庄修鍊,喊殺聲響徹一片,頗為壯觀。

並且,除了大廳內的上千隻機關樁外,四周還有無數個密室,同樣是修鍊之所。

這是一個不錯的設計,喜歡熱鬧的,可以在大廳內與人共同修鍊,不懂的地方還可以相互討教。

但喜歡安靜的,也可以選擇一個密室獨自修鍊,當石門關閉之後,隔絕一切干擾。

楚楓並未加入他們,而是前往了第六層,這裡則與第三層一樣,相對安靜許多,修鍊的位子也就多了許多。

楚楓走進了一間密室,石門關閉後,他先是對着機關樁鞠了一躬,因為他知道,接下來,這隻機關樁,將飽受他的摧殘。

機關樁由玄鐵木打造而成,極為堅固,只要向它發動攻擊,它就會自動閃避。

並且閃避的速度,會根據對方的出招速度而變,除非武技修鍊大成,否則很難傷到它,乃是修鍊武技的最佳器具。

「虛幻掌,以掌風發力,制敵於無形。」

楚楓再次看了一遍虛幻掌的修鍊方法,這才來到機關樁面前。

「唰唰。」他突然出手,只見雙掌化作兩道虛影,對着機關樁的兩個點,拍打而去。

「嗖嗖。」可就在即將擊中的一霎那,那機關樁左右一晃,竟閃電般的躲開了楚楓的攻擊。

這一刻,楚楓不由一愣,隨後釋然的笑道:「有點意思。」

自此日起,楚楓除了吃飯睡覺,日日都會待在這武技閣,不停的修鍊。

雷霆三式,由青龍宗開宗祖師所創,雖然玄妙至極,但修鍊難度非常之高。

而虛幻掌,之所以會被守閣長老稱為,武技閣最難修鍊的武技,那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修鍊,楚楓已是漸漸了解兩種武技的特性。

雷霆三式,極為剛猛,迅如雷,強如霆,每招每式都可取敵性命,霸道直接。

虛幻掌,則是截然相反,虛實交替,打人措手不及。

雖不及雷霆三式那般強悍,但也非常了得,玄妙各有不同。

經過足足十日,廢寢忘食的修鍊,楚楓總算掌握了兩種武技。

虛幻掌不說大成,也相差無幾,倒是雷霆三式,只修鍊到了第二式。

但就算如此,當楚楓將第二式成功施展出時,也是為其強大的威力所震驚。

武技閣第三層,還是那位守閣長老,楚楓正在歸還虛幻掌。

「怎麼樣,碰壁了吧?」長老有些諷刺的看着楚楓,嘴角還掛着得意。

楚楓並未回答,而是隨意的笑了笑,但在長老眼中,楚楓的笑容等於默認。

「還是去一層,先從一段武技開始吧。」收回武技,長老善意的提醒道。

「多謝長老。」楚楓施禮之後,便告辭離去。

「知難而退,還算有點悟性。」看着楚楓離去的背影,守閣長老點了點頭。

武技閣並非日夜開放,每當日落之時,武技閣就會關閉,而這個時候所有的守閣長老,都要查看武技和機關樁。

「什麼事大驚小怪,還要我親自去看。」

「歐陽長老,這個您一定要看看,好久沒見到這麼厲害的弟子了。」

樓梯之上,一位中年男子,正在引導一位白髮老者,前往六層的一間密室。

密室之內,一隻堅不可摧的機關樁,已是滿身傷痕,幾乎報廢。

見到機關樁,這位白髮長老的神色,變得極為凝重,上前仔細的打量起來。

「這是....」可是當他發現,那一張張淺薄的掌印之後,卻是不由大驚。

老辣的經驗,他一眼便看出,此機關樁乃是被虛幻掌所傷,可是整個內門,能夠將虛幻掌修鍊到這種程度的弟子,卻少之又少。

並且,那些有所成就的內門弟子,早就開始在外歷練,幾乎沒有在武技閣修鍊的。

苦思良久之後,這位長老突然眼前一亮,震驚的道:「難道是他?」

原來,這位歐陽長老,便是為楚楓登記的那位老者。

不過,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便是武技閣的主事人。

他覺得,將這機關樁打殘的,很可能是楚楓,可是仔細想想他又覺得不對。

畢竟楚楓修鍊虛幻掌只有十日,十日時間,根本不可能將虛幻掌修鍊到這種地步。

「歐陽長老,你快來看看這個。」就在他苦思不得其解之時,隔壁的密室又傳來呼喚。

而這一看不要緊,歐陽長老再次大吃一驚,因為令一間密室的機關樁,竟已被生生擊碎。

「雷霆三式,第二式。」

「這本武技,內門之中根本無人習得。」這一次,歐陽長老的面容變得嚴肅起來。

這雷霆三式,乃是核心弟子才可以修鍊的武技,如今出現在內門,那多半說明是有核心弟子,將這武技泄露到了內門。

不過仔細想想,他又覺得不可能,畢竟青龍宗律法森嚴,如有人敢私自泄露武技,也很快可以查出,核心弟子應該不會糊塗到做這種事。

「難道說...」終於,歐陽長老尋得一絲可能,對身後的長老道:「去將蘇柔長老請來。」

與此同時,楚楓正在自己的房間內修鍊。

經過一個時辰的煉化,楚楓已是連續煉化掉三株仙靈草,如果這一幕被外人看到,一定會為之咋舌。

因為就算修武高手,煉化一株仙靈草,也起碼要一日時間,可楚楓卻半個時辰都用不到。

並且,楚楓煉化的仙靈草,會全部被丹田吸收,沒有一絲浪費。

這種事情,就連修武高手也做不到,據說普通人煉化一株仙靈草,能夠吸收十分之五的靈氣已是極為不錯。

「看來,想從你這裡獲得力量,需付出的代價也是極大。」可就算如此,楚楓還是有些無奈,

因為將三株仙靈草煉化之後,他竟沒有絲毫突破之感,甚至覺得他的丹田,空空如也。

可換做常人,若能完全吸收掉三株仙靈草的靈氣,幾乎可以從靈武四重突破到靈武五重。

這說明了一個問題,神雷雖賦予了楚楓遠超常人的力量,但同樣的,想要提升修為,楚楓也需付出遠超常人的代價。

靈氣,雖說楚楓可以通過法決凝聚,可就算不停的修鍊幾個月,也遠不及一株仙靈草所蘊含的靈氣。

由此可見,楚楓若想提升修為,需要付出的代價有多大,這也是他將面臨的巨大難題。

「哎,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有利必有弊么?」

看着床頭的兩株仙靈草,楚楓真的很想將它們煉化,可是他卻並未這樣做,因為這是他準備還給楚月的。

「楚月姐應該快邁入靈武五重了,這兩株仙靈草可以助她一臂之力。」猶豫一番,楚楓將仙靈草收拾好,便吹燈入睡了。

次日清晨,楚楓早早的便起床,他懷揣兩顆仙靈草,想要去尋找楚月。

奈何內門實在太大,據說內門弟子比外門弟子還多,足有十萬。

浩瀚的宮殿群,一望無際,在這種地方想找一個人,形同大海撈針。

「大哥,你說你我們要不要加入一個同盟,畢竟靈藥狩獵,人多力量大。」

「加入同盟就很難抽身,日後若同盟有難,我們也會受到牽連。」

「說的也是,算了,還是先去廣場報名吧。」一對看似兄弟倆的青年男子,自楚楓身邊經過,但他們交談的話語,卻讓楚楓大喜。

「兩位師兄,你們剛剛說,靈藥狩獵開始報名了?」楚楓上前問道。

「是啊,每年靈藥狩獵的時間都不固定,今年的確比往年早一些。」

「看樣子,你是今年的新弟子?若要報名,就跟我們一同去吧。」這對兄弟倒也熱情。

「麻煩兩位師兄了。」楚楓客氣的笑了笑,他很是開心。

所謂靈藥,便是蘊含靈氣的草藥,根據種類的不同,靈藥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四種,而楚楓懷中的仙靈草,乃屬上品靈藥。

至於靈藥狩獵,乃是青龍宗針對內門弟子的一種福利。

在青龍山脈的某一處,種有大量靈藥,而這處區域叫做靈藥山。

靈藥山,本是青龍宗的禁地,不過每年都會開放一次,所有內門弟子都可報名參加。

之所以叫做靈藥狩獵,那是因為靈藥具有靈性,可以遁地逃竄,極速奔跑,並且具有強大的攻擊性,想要摘取是有很大難度的。

如今楚楓最需要便是靈藥,越多越好,而這個時候靈藥狩獵開始,對他來說可謂是天大的好消息。

「這位師弟,看樣子你還沒有加入同盟,難道準備一個人去狩獵?」兄弟倆打量着楚楓。

「有何不妥么?」楚楓有些不解。

「實不相瞞,這靈藥狩獵可不是一個人乾的活,我勸你最好還是加入同盟為好。」兄弟倆好心提醒道。

所謂同盟,是由內門弟子所建的組織,因為這種組織,能夠更好的拉近弟子間的關係,所以青龍宗對這種事不但不反對,反而相對鼓勵。

「我剛進入內門,對同盟的事情不太了解,不知內門之中哪些同盟比較厲害?」楚楓好奇的問道。

「哈哈,算你問對人了,我們兄弟倆可是剛對內門的諸多同盟做過調查。」

「根據調查得知,內門的同盟大大小小有上千個,其中勢力最大的要屬天下盟和劍道盟。」

「天下盟成員最多,足有五千多人,那邊那幾個背後寫着天下二字的,就是天下盟的成員。」

「劍道盟成員少些,但也至少有一千多人,劍道盟有些特殊,想加入他們,就必須修鍊以劍發力的武技,那邊那幾個背着玄鐵劍的,便是劍道盟的成員。」

「之所以說這兩個同盟勢力最強,不僅是人數眾多,重要的是這兩個同盟的創始人,都是我青龍宗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那兩位,十年前就成為核心弟子,如今在核心弟子中也是佼佼者,有他們撐腰,很少有人敢動天下盟和劍道盟的人。」

「大哥,你說的不對,天下盟和劍道盟雖然勢力很強,但我覺得最強的應該是翼盟。」就在哥哥說的繪聲繪色之際,弟弟卻有意見的插了嘴。

「翼盟確實厲害,不過他們人數太少了,所謂雙拳難敵四手,若是真的發生衝突,他們一定不是天下盟和劍道盟的對手。」哥哥搖了搖頭。

「那可未必,翼盟人數雖少,但都是人中之龍,有以一敵百之能,我覺得天下盟和劍道盟聯手,也未必是翼盟的對手。」弟弟出言反駁。

「兩位,這翼盟到底是何來頭?」見兩人爭論不休,楚楓卻是越聽越好奇。

「這位師弟,你聽我說,這翼盟可絕對是我內門的神話。」見狀,弟弟一把摟住了楚楓,開始吐沫橫飛的講述起來。

《修羅武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