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玄幻:我與信仰為敵
玄幻:我與信仰為敵 連載中

玄幻:我與信仰為敵

來源:google 作者:文刀刻生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元 無心

【慢熱+無系統+殺伐果斷+武道+神術+玄幻】東樂大陸信奉喜悅母神,西苦大陸信奉悲憂之主恐驚魔封印於恐驚海,其他神明不見蹤影怒氣淪為人們手中廝殺的武器恐懼化為妖物,潛伏於眾人之中世人的思想已被禁錮,武者的道路已被封印藍星張元,踏入黑洞降臨,習武救世不求世人理解,只求順我心意展開

《玄幻:我與信仰為敵》章節試讀:

「張鐵牛作為痴傻之人,今年已經18歲了,能活到現在,身體還這麼強壯,說明這裡的物資,足以滿足村民的日常所需,但我身體的淤青是怎麼回事。」

想到這裡,張元抬頭望向前方,比自己年長三歲的張林。

「應該不是他幹得,但很顯然,他知道淤青的事情,既然知道,為何不管,看來我還需要多觀察觀察。」

這時拐進街巷的張元看到,周圍此起彼伏的房屋,逐漸從自家灰黑的小院,變為飛檐翹角的淡紅大院。

穿過數條街巷,前面豁然開朗。一片碩大的圓形廣場上,豎立着一座莊嚴肅穆的鮮紅圓頂宮殿。

宮殿通體由鮮紅色的岩石搭建而成。

表面繪有形狀不一的金漆,彷彿岩石上的裂縫,格外引人注目。

這裡就是【神堂】。

廣場地面是由一塊塊臉盆大小的紅石磚鋪成,男女老少,微笑、歡笑、狂笑的表情都刻在磚上,栩栩如生顯得怪異而又美麗。

望着廣場上正歡聲笑語,聚在一起說話的人群,張林自覺地將笑臉擴大幾分。

「願喜悅,常伴汝身,「祭司」還沒出來嗎?」

人們看到他,急忙笑着回應。

「嚯!張哥,你今天可是起晚了,小心被「祭司」責罵。」

正當張元以為,張林會說出是因為自己才起晚時。

張林竟開口道:「確實,昨晚練功太晚,沒有注意。」

突然【神堂】沉重的大門緩緩打開。

一道鮮紅身影緩緩出現。

「願喜悅,常伴汝身,張林你可以努力練功,但不要因此減輕你心中的喜悅。」

說話的人正是「祭司」高朔。

此人面帶微笑氣度沉穩,身穿綉滿金字的鮮紅長袍,高聳的鼻樑上,有一雙深邃的眼眸。

由於張元並不認識,這個世界的文字。

再加上鐵牛之前是個傻子,所以他並不知道紅袍上金字的含義。

望着從台階走下的高朔。

眾人急忙擴大笑臉,站成一排高呼。

「願喜悅,常伴汝身,護教隊全員集結完畢。」

高朔見狀微微點頭,他舉起手朝空中搖晃一下。

不遠處,看見手勢的兩個粗壯農婦,推着裝有三個木桶的平板車,由遠至近出現。

平板車停到眾人面前,農婦們急忙將木蓋拿開。

縷縷白煙升騰,鬆軟潔白的饅頭、香濃黏稠的白粥、肥瘦相間的肉塊從木桶中顯現。

雖然食物很誘人,但在場的人,都目不斜視地盯着高朔。

高朔這時從懷中,拿出一尊白色【神像】。

【神像】貌似是由白玉雕刻,模樣為面帶微笑的女人。

女人面目頗為普通,身穿長裙,但她的背後卻鑲嵌着一個【怪異圓輪】,外輪看起來為鋒利刀刃,內輪為三顆連在一起的玉球。

這尊【神像】正是【喜悅母神】,看到【神像】被高朔舉過頭頂,眾人紛紛開始上前盛飯。

第一個人盛飯的人是張林,他像往常一樣,用平板車上的碗筷,夾起肉塊,放進盛滿白粥的碗中並拿起兩個饅頭,走到一旁大口大口吞食。

其他人緊跟其後,張元趁機在旁邊觀察。

「從鐵牛的記憶來看,這是護教隊的福利,早中晚三餐都由【神堂】提供。」

護教隊拿完食物,張元傻笑着上前盛飯。

兩名農婦見狀,跟在他身後,面帶微笑拿饅頭,盛白粥,至於肉塊,那不是她們的福利。

眾人大口大口吞食,食物進肚的喜悅,讓臉上的笑意更加明顯。

「怎麼回事,那尊【神像】怎麼變紅了?」

用啃食饅頭的動作,掩飾視線的張元有點驚訝。

他看到高朔舉起的【神像】胸膛出現了,一抹微乎其微的紅暈。

「高朔沒有做其他事情,為什麼【神像】變紅了?」

想到這裡,張元急忙將手中食物吃完,把碗筷放回平板車。

他傻笑着走向高朔,指着那尊【神像】。

「我我。。替。。。你舉,你你。。。去吃飯。」

按照鐵牛的記憶,第一個吃完飯的人,會來到高朔身邊,替他舉起【神像】,好讓他去吃飯。

這個工作被眾人相互爭搶,他們認為這樣可以離神明更近。

「沒想到,鐵牛如此渴望接近神明,我很高興,不愧是告解使者,他讓我感到喜悅。」高朔笑着將【神像】遞給張元。

眾人見狀隨聲附和,大聲誇讚鐵牛。

張林臉上的笑意因此擴大幾分。

「「祭司」是最後一個吃飯,吃的和信徒一樣。

從這一點看,【喜悅教】貌似還不錯,告解使者?指的是我嗎?

所以我才能跟護教隊的人一起吃飯。」

望着走向平板車的高朔,舉起【神像】的張元,臉上傻笑稍稍停頓,思緒也因此中斷。

他看到高朔背上有一個刻滿金字的【紅色圓輪】。

【紅色圓輪】的旁邊是紅袍背部鑲嵌的金卡扣,由於金卡扣的關係,【紅色圓輪】得以緊緊地貼在高朔背部,沒有絲毫的晃動。

【紅色圓輪】形狀和【怪異圓輪】形狀相同,外輪同為鋒利刀刃,但內輪卻沒有玉球。

「這是什麼東西,武器還是裝飾?如果是武器,外輪都是刀刃,他怎麼使用?」

正當張元詫異時,他的雙手突然感受到一股暖流,他的腦海中隨之顯現出一根筆。

此筆如同毛筆,通體雪白,由共有七節的骨制筆桿和白色毛髮的筆毫組成。

暖流徑直湧入【七節筆】,筆桿第七節五分之一,隨之被浸染變金。

張元為之愕然,他立即抬頭望向雙手舉起的【神像】。

「剛剛的暖流,好像就是從這尊【神像】湧出。

不好,那抹紅暈不見了,難道是被我吸收了?」

他感覺情況不妙,【神像】之前是淡紅色,現在紅暈消失,一旦高朔發現從而追究責任,自己百口莫辯。

正當他思索如何將【神像】再次變紅時,他發現腦海中的【七節筆】筆桿尾部金色消失。

他的體內隨之多出一大股暖流,湧向他雙手的【神像】。

之前那抹紅暈再次出現,不僅如此,紅暈變得更加鮮亮,顯得【神像】胸膛,如同被鑲嵌一顆紅珠。

此時吃完飯的高朔放下碗筷,快步走向張元。

當他抬頭望向張元托舉的【神像】時,他微微一愣。

然後,他立即一躍而起,穩穩落在張元身旁。

廣場頓時一片寂靜,眾人被他的動作吸引,紛紛為之側目。

《玄幻:我與信仰為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