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許禾趙平津的小說
許禾趙平津的小說 連載中

許禾趙平津的小說

來源:外網 作者:服軟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服軟

許禾是一朵含苞未放的青澀小花,但在趙平津眼裡,她的初次綻放也着實過於熱辣了一些。 ——平生只對她服軟。展開

《許禾趙平津的小說》章節試讀:

到了江家的老宅,許禾注意到宅子停車坪那裡停了很多的車。
大約是爺爺今天醒了,眾人得了信兒都過來探望他。
許禾沒多想,跟着江淮往主樓去。
剛進大廳,一錯眼,就看到了鄭凡,許禾怔了一下,鄭凡卻容色平淡,只對江淮笑着點頭:「小少爺。」
許禾手心裏出了一層的細汗,心裏直打鼓。
鄭凡這個貼身助理在這裡,那麼趙平津……廳內忽然一陣騷動,原本坐着說話的眾人,都安靜起了身向樓梯那邊看去,江淮忽然鬆開許禾的手,規規矩矩的挺直脊背站好,衝著正從樓梯上下來的男人,畢恭畢敬叫了一聲:「小叔。」
許禾下意識的看過去,一下子呆住了。
江淮見她傻站着不動,使勁扯她的衣袖,「禾兒,快叫小叔。」
許禾忙低了頭,兩手攥着自己的衣襟搓揉,嘴唇囁嚅着,好一會兒,才發出低低微弱的一聲:「小,小叔。」
趙平津被人簇擁着從樓上下來,他一身藏青色的西裝,寬肩窄腰雙腿修長,而最突出的還是那張臉,英俊到了極致,人群中十分的顯眼。
許禾心跳猶如擂鼓,心裏不停祈禱,趙平津認不出她,認不出她……
ps://vpka
畢竟,她現在穿的可是樸素的像個村姑。
趙平津撩起眼皮往江淮這邊看了一眼,走下樓梯,忽然轉了方向,走到了兩人面前。
許禾只覺得自己心臟被一隻手給攥住了,幾乎要喘不過氣,她後背都濕透了,腦子裡一片空白,只能將臉埋的更低。
「她是?」
趙平津夾着煙的手點了點許禾,江淮忙道:「小叔,這就是禾兒,我女朋友,您剛回京都沒多久,還沒見過她吧……」
「禾兒。」趙平津咀嚼了一下這兩個字,睨了低着頭恨不得鑽到地縫裡的許禾一眼,淡聲道:「名字還不錯。」
說完,收回視線,轉身就走了。
江淮先是一怔,轉而卻大鬆一口氣,忙恭恭敬敬道:「小叔慢走,改天我帶禾兒再去看您……」
趙平津壓根沒理會。
江淮有些訕訕,本來就難得見到小叔一面,也沒能留個好印象,許禾又這樣畏畏縮縮的。
但想到爺爺,到底還是忍了:「禾兒,我們上樓吧。」
在許禾的印象里,江爺爺是個很慈愛的老人,對她特別好,只是很可惜,許禾第一次見他時,他就已經病的很重了。
江淮的爸媽也在房間里,許禾跟在江淮的身後,江父面上沒什麼表情,江母卻厭棄的瞪了許禾一眼,別過了臉。
唯有靠在床上病的枯瘦的江爺爺,見到許禾就慈愛的笑了,對她招手讓她過來。
江母見狀更是氣惱,乾脆起身走到了一邊。
許禾坐在床邊,細聲細語回答着老人的問題,江爺爺很疼愛她,讓人把早就準備好的大紅包給她:「別不舍的花,給自己多買點好看的裙子。」
許禾捏着紅包,鼻子有點發酸,點頭應了。
「等爺爺好了,就讓你和江淮訂婚,看着你們結婚,爺爺才能安心的走……」
「爺爺會長命百歲的。」許禾有點難受,她和江淮,是不可能結婚的,她要辜負老人家的一片好心了。

《許禾趙平津的小說》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