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養娃不容易
養娃不容易 連載中

養娃不容易

來源:外網 作者:秦九月江清野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恐怖靈異 秦九月江清野

【種田+萌娃+甜寵+虐渣】二十二世紀的王牌殺手秦九月,穿越成人嫌狗憎的惡毒小農女,外帶一活死人丈夫和四個性格迥異的崽兒!擼起袖子加油干!老娘先帶你們賺他一個億。上山能撿兔子,下河能抓貴魚,種田經商一把好手!養的崽崽們白白胖胖,送他們學文習武,用正道的光掰正小反派。後來——新皇登基:我是我娘養大的。少年將軍:我也是我娘養大的。異國公主:我是九月姐姐撿回來的。逍遙醫聖:老夫也是九月徒兒撿回來的。當朝首輔:我......上京眾人大驚失色:首輔大人難道也是秦氏養大,抑或撿來的?當朝首輔:介紹一下,秦九月,我夫人。展開

《養娃不容易》章節試讀:

堂屋
江老大老二老三在鎮子上給人做工,晚上也不回來,只有三家屋裡人一起吃飯,老大家一個兒子鐵蛋,老二家兩個閨女,招娣和弟來,老三家一個兒子鐵根。
江大嫂忍不住發牢馬蚤,「也不知道老四家的發什麼癔症,以往從來不過問二房那邊的事兒,今兒竟然幫二房打架,氣死我了!」
江三嫂一向老實,聞言只是默默低頭吃飯,一句話不說。
老二是個攪屎棍,「是啊大嫂,要不是弟來害怕,我指定出去給你幫忙了,真是不像話了,那麼大兩條魚,煮湯的時候那味兒都飄進我屋了,不給我們吃倒沒啥,可不該不給大嫂你吃啊,爹死以後,大哥就是一家之主,你就是一家之母,可他們的做派根本就是不把大嫂你放在眼裡。」
聞言。
江大嫂更生氣了,眯了眯眼睛,「這個小賤.人,看我.日後如何磋磨死她。」
江二嫂嘆了口氣,「也不知道他們從哪兒弄的兔子和肥魚。」
鐵蛋扯了扯江大嫂的衣襟,「娘,我也想吃肉喝湯,饞死了。」
江大嫂拿起一個窩窩頭。
塞到鐵蛋手裡,沒好氣的說道,「你也就配吃窩窩頭,吃!」
鐵蛋委屈巴巴的接過去,用力的啃那咯掉牙不償命的窩窩頭。
……
寶寶們洗完腳
小姝兒眼睛亮的發光,直勾勾的盯着秦九月,秦九月摸了摸臉,輕輕咳嗽了一聲。
小姝兒邁着小短腿,跑到秦九月那邊,「娘,你是不是不討厭寶寶了呀?」
小孩兒心性單純,很多大人沒勇氣面前的問題,孩子可以輕而易舉的說出來。
小姝兒掰着小手指,心裏也有些忐忑的,不知道娘會怎麼回答。
在她看來,她覺得娘給荷包蛋.蛋,炒兔兔,做魚湯,不像以前一樣打人,不罵他們是小乞丐,野孩子,就應該是不討厭她和哥哥們了。
小崽子因為缺乏營養而面黃肌瘦,長的小小的,此時小心翼翼的蹲在她面前,秦九月忍不住想到了自己唯一的親人,早逝的妹妹,妹妹去世的時候也就兩三歲,和面前的小崽子相差無幾。
她忍不住把小崽子抱到自己腿上,「嗯,不討厭寶寶了。」
一句話,讓小姝兒眉飛色舞,小崽子開心的不得了,雙手小心翼翼的握住秦九月的手指,「娘,你以後也不會讓寶寶去死了叭?」
秦九月一陣窒息,用力的點了下頭。
小崽子咧開小嘴巴,露出整整齊齊的一排小米牙,「太好啦,娘以前讓寶寶去死,可是我挖不出一個大坑埋自己,就一直沒有死成。」
秦九月:「……」
小傢伙參加過村裡的葬禮,知道人死就是埋到黃土裡,所以原主罵她去死,小傢伙一邊流着眼淚,一邊拿着小鏟鏟給自己挖坑。
挖着挖着挖累了,覺得很辛苦,所以就不太想去死了。
老大抱着三寶進來,就看見小姝兒坐在那個女人的腿上,老大嚇得頭皮都炸了,小姝兒簡直就是在老虎嘴上拔毛毛,是能要了命的。
兩人急忙爬上炕。
「大哥哥,三哥哥。」
小姝兒眉開眼笑,「寶寶等下下要和娘一起睡覺。」
老大:「!!!」
這一晚,只有秦九月和小姝兒一.夜好眠。
宋秀蓮因為秦九月突如其來的改變,而激動的一.夜未眠。
老大和老二總覺得秦九月有什麼陰謀,時不時就抬起頭看看小姝兒有沒有被那個女人壓死,也是一晚上沒睡好。
以至於翌日一早,除了秦九月和小姝兒,全部怏怏的。
可是再怏怏的,也要收稻了。
一家人帶着傢伙什,吃了午飯就去了地里,帶上了三寶和小姝兒,兩個小寶寶背着竹筐,可以亦步亦趨跟在大人屁股後面撿稻穗。
秦九月不厭其煩的告知宋秀蓮和江清野怎麼收稻,怎麼留下休眠芽,因為宋秀蓮眼神不好,秦九月帶她摸了好幾穗。
不多時,地頭上已經圍了一群人。
都在嘲笑宋秀蓮。
「江家嬸子,你怎麼越過越昏了頭了?」
「這時候收稻,不是要了庄稼人的命嗎?」
「清野,你娘和你奶胡鬧,你這個長孫不攔着就罷了,怎麼能也跟着一起胡鬧啊,快把她們拉回去吧,趁着還沒糟蹋多少。」
「你們這收稻收的也不幹凈呀,只收穗,我他娘的活了四十多年了還是頭一次看見這樣收稻的,昏了頭了,昏了頭了。」
「……」
老大氣的嘴唇發抖,「這下好了,鄉親們都把我們當傻子了,我們可不就是大傻子么!」
聽到孫子的話,宋秀蓮說道,「只要你不把自己當傻子,就不用管他們的話。」
江清野:「……」
江清野一邊擼穗一邊憤懣不已,「稻穀還沒長成,本就打的少,再向上交了稅賦,等到冬里,就等着一起喝西北風吧。」
身後撿稻穗的小姝兒小奶音細細的說,「大哥哥,不喝西北風,喝不飽的,娘說以後天天吃肉肉,嘻嘻嘻。」
江清野心想,天天吃肉肉,這不就是騙傻子的嗎?
也就家裡小姝兒這隻小傻子信。
孤兒寡母老弱病殘,幹了兩天整才幹完。
一家人成了村裡茶餘飯後的笑資。
不過除了江清野,並沒有人把外人說的話放在心上。
把稻子帶到打穀場,用石磨來來回.回的碾平整,在夯實的土地上就可以曬稻穀,防止小鳥來吃,巧手的江清野,還做了四個稻草人。
秦九月坐了一會兒,就坐不住了,她要去抓魚,她昨天晚上又夢到了一處魚兒多的地兒。
這次專門回家帶了木桶,叉子,竹筐。
正在看螞蟻搬家的小姝兒立刻跟上去,「娘,你要去哪兒,寶寶可以跟你一起嗎?」
秦九月挑眉,「我去抓魚,你那麼小,可以去水邊嗎?」
蹲着站着差不多高,那麼一點點,哪能進水?
小姝兒糾結的皺起小眉頭,「奶奶說寶寶一個人不可以去水邊,可是跟着娘應該就可以了吧?!」
秦九月勾唇微笑,小傢伙還挺機靈。
打算帶着小姝兒去河邊。
「毒婦,你帶小妹去哪兒?」

《養娃不容易》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