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煙雨空夢
煙雨空夢 連載中

煙雨空夢

來源:google 作者:蕪憂-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煙 蘇長風

故事發生在那個戰亂四起的年代蘇煙在七年前意外救下了被追殺的齊國太子蕭琛,將他帶回蘇府,喚為蘇長風蘇長風在蘇府度過了難忘的五年,在漸漸的相處中,二人漸生情愫誰知五年後的齊國國君找到了流落在民間的蕭琛,立為太子,蘇煙隨他來到了皇宮兩年後,她意識到那個疼她愛她的蘇長風已經死了,現在在她面前的只是齊國太子—蕭琛她開始嚮往自由,終於有一日逃出了皇宮在逃亡的路上遇見了江湖俠客沈暮白,開始了她的闖江湖生涯而發現她逃跑的蕭琛,又會如何抉擇…展開

《煙雨空夢》章節試讀:

歐陽軒此時正帶着一隊人馬,悄悄潛入楚國國都永安城。

雄渾的馬蹄聲在大地奏出陣陣鼓點聲,響徹雲霄。

馬上的一個士兵問道,「將軍,咱們此次來永安城,若是找不到安平郡主又該如何。」

歐陽軒眼神凜冽,冷冷的回道,「找不到也得找,太子殿下如此緊張郡主,我們若無功而返,殿下必定遷怒你我。就算把永安城掘地三尺,也得把郡主找出來。」

齊國皇城之內,一位男子坐在殿內半閉雙眸,身邊抱着一位衣衫半褪的美艷女子,那男子容貌如畫,好看得根本就不似真人。

他有些瘦,穿着一襲綉着紫色紋路的袍子,衣服的垂感極好,腰間別著一枚玉佩。

有下人來報,「四殿下,長安城的守城都統上報說,歐陽軒昨日夜裡風風火火帶了幾個人離開了長安。」

「哦?」蕭恆猛的睜開眼睛,將身旁的女子推了開來,嘴角微微抿起,「我的這位好二哥呀,可是迫不及待去找他的安平郡主去了。」

隨後若有所思道,「記得把這個消息告訴三殿下。」

三殿下蕭衍素來與蕭琛不和,眼下讓他知道了這個消息,肯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勢必要在陛下面前參蕭琛一本。

蕭琛的軟肋,便是他帶回來的那位安平郡主,蘇煙。

蕭恆嘴角含笑,拿起桌子上的酒杯一飲而盡。

畫面一轉,回到了永安城內。

今日一大早,徐旖旎便給沈暮白飛鴿傳書,告訴他該動手了。

玉弗替蘇煙收拾着包袱,不放心地說道,「這次你可得萬分小心,千萬不能讓粗心大意,萬一一個不小心被抓住或者是受個傷回來,可是萬萬不值當的。」

蘇煙汗顏。

指了指包袱說道,「玉弗,我是去刺殺,又不是去送死,你說的也太過悲壯了吧。有那個沈木頭在,我自是吃不了什麼虧的。再說了,我的功夫在清水鎮也都是數一數二的,一般人根本傷不了我。」

玉弗將包袱遞給蘇煙,「我不能跟着你一起去嗎?」

「這次刺殺本就不是什麼好事,去的人多了反而不好行動,你就安心跟柳詩琪待在這裡等着我跟沈木頭回來便好。」蘇煙安慰道,一邊說一邊接過了玉弗手中的包袱。

一開門便看見了一身黑衣的沈暮白早已等在了門口,蘇煙驚嘆道,「刺殺你也這麼積極,真不愧是殺人如麻的江湖俠客。」

沈暮白拉了一把蘇煙,讓她快些走。

蘇煙掙開了他的手,揉了揉發紅的手腕,自顧自地走着。

不多時便到了永安城,沈暮白走到了一家布莊前停了下來,蘇煙同他一起走了進去。

布莊的老闆走上前問道,「公子可是來做衣服?」

沈暮白點了點頭,看着貨柜上擺着的一件白色紗衣對老闆說道,「把這件衣服按這位公子的身形給我拿一件。」

店家心裏疑惑道,卻還是點了點頭。

蘇煙搞不懂他葫蘆里賣的到底是什麼葯。

從布莊出來之時,沈暮白將那衣服丟給了蘇煙說道,薄唇微啟,說出了一句讓蘇煙震驚的話,「我早就發現了你是女子。」

蘇煙愣在了原地,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

只見沈暮白接著說道,「我們二人一會兒潛入醉香居,我將那花魁打暈,到時候你穿上這衣服替她跳舞,接下來將許文睿帶進房間,我在房間里等他,後面的事情便交給我了。」

蘇煙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她實在還沒有消化沈暮白早已知曉她是女子的事。

醉香居里,到處都是一片笙歌燕舞。醉香居的大殿里,雕龍畫柱,房梁用的是最好的金絲楠木,掛的是上好的水晶壁燈,到處鋪着紅色的地毯,掛着大紅色的燈籠,燈火通明,好不氣派。

蘇煙第一次來這種風月場所,對這地方的奢華也是震驚萬分。

沈暮白飛快地將一位女子打暈,對着蘇煙說道,「你換衣服吧,我把她綁到後院的柴房裡。」

蘇煙點了點頭,從沈暮白剛扔給她的包袱里將衣服拿了出來,只見那衣服散發著奪目的光芒,好似一塊沒有任何瑕疵的美玉。

等沈暮白走後,蘇煙急忙換好了衣服。

門外的老鴇催促着,「阿雲你快些收拾,今日許少爺來了,在樓下等着你獻舞呢。」

蘇煙柔聲說了句,「好。」

隨後整了整衣裙,從包袱拿出了一副面具戴上。

樓下的殿內,聚集着不少的富家公子,都在等着一睹這位醉香居新花魁阿雲的舞姿。

許文睿一臉不耐煩地對老鴇說道,「這人到底是能不能下來,我們幾個都在這兒等了半個時辰了。若是還不出來的話,我們就去其他地方了。莫要讓我們在這兒浪費時間。」說罷準備起身離去。

「公子留步,」從樓下緩緩走出來一個一身白衣的女子,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面具上露出了一雙含情脈脈的雙眸,自有一股輕靈之氣,讓人覺得清新脫俗。

眾人皆被這位女子吸引住了目光。

許文睿滿意地坐了下來,看了看蘇煙纖細的腰肢,猥瑣地笑了笑,「這新花魁的味道也不知道如何。」

隨後眾人皆發出了一陣鬨笑。

隨着美妙的笛聲響起,蘇煙隨着笛聲揚起了衣袖,隨着她一陣陣的舞動,跳躍,不經意間散發出奪目的光芒。眾人皆沉醉於她的舞姿當中。她的白色綾羅衣袖不經意間甩到了許文睿臉上,那衣袖帶着一股好聞的花香味,許文睿只覺自己被迷的神魂顛倒。

她腰間的褶裙在空中描繪出一個好看的弧度,那暮雲紗的衣衫連同她的面容,散發出一陣璀璨的光,是那樣的絢麗奪目。

沈暮白在樓上窗戶的縫隙里淡淡看着這一幕,彷彿自己也被吸引了進去。

一曲舞畢,蘇煙朝眾人行了個禮,底下眾人都不禁拍起了手。

許文睿把眾人打發走了,樂呵呵地跟着蘇煙上了樓。

許文睿一下拉住了蘇煙的胳膊,摸了摸那光滑細嫩的手說道,「這醉香居的花魁果真是國色天香。」

蘇煙只覺胸口一陣噁心,差點當場吐了出來。

最後還是忍了回去,只得將手抽了出來,柔聲道,「許公子快些隨我回房間吧。」

隨後快步將他帶回了房間。

許文睿關上門,正打算脫去自己的衣衫,一臉猥瑣看着在床上坐着的蘇煙,只見沈暮白出現在他後面,只一劍便刺入了他胸口。

許文睿瞬間倒了下去。

蘇煙坐在床邊,整了整衣服說道,「下次這種危險的事還是不要讓我來了,你要是再晚點出現的話,我可能就遭遇不測了。」

沈暮白走到她面前,好看的眉眼輕輕上挑着說道,「剛才我看到你被他摸着手的時候,可是挺享受的,還對他笑呢。說不定我再晚來一會,你便成了許夫人呢。」

蘇煙給了他一腳,說道,「好你個沈木頭,我冒着生命危險來幫你,你可倒好,說起風涼話了倒是。」

沈暮白的眉眼笑的更深了。

第一次見沈暮白的時候,蘇煙也差點被他這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騙了,以為他定是位翩翩公子。

沒想到…

唉…

蘇煙汗顏。

沈暮白看着蘇煙發間的花瓣,想必是剛才跳舞之時沾上去的,抬手為她摘了下去。

只是他自己沒有意識到,這個姿勢有多曖昧。

在他冰涼的手觸碰到蘇煙臉頰的一瞬間,蘇煙像石化了一般怔在原地,一動不動。

沈暮白看着發獃的她,說道,「還不快走,等着一會兒他們發現了屍體,你我二人可就得進牢房裡了。」

蘇煙點了點頭,拿起包袱便同沈暮白從窗戶翻了出去。

徐府內。

徐旖旎聽着手下的人上報着許文睿的死訊時,不禁露出了笑容,「想不到這沈暮白辦事如此乾脆利落,」眼神之中流露出了幾分欣賞,隨後對小夕說道,「我們答應給他的,也該開始準備了。」

小夕淡淡回了句,「是,小姐。我這就下去準備。」

徐旖旎的腦子裡開始浮現出了那日初見沈暮白的畫面,他站在桃花樹下,身軀凜凜,相貌堂堂,那副俊美的樣子,一直在她的腦海里,揮之不去。

蘇煙跟沈暮白回到了住處之內,玉弗跟柳詩琪看着一身白色綾羅綢緞的蘇煙一驚。

「你是女子?」柳詩琪最先問道。

蘇煙點了點頭,也沒有什麼好解釋的。

事實本就如此,她與玉弗之所以扮成男子的裝扮,只是為了做事方便一些。此次讓她們知道了自己是女子,以後倒也方便了不少。

玉弗問道,「今日的刺殺可還順利?」

蘇煙點了點頭,從桌上拿起點心就往嘴裏塞,邊吃邊說,「玉弗你可不知道,今日差點把我餓死,我跟着沈木頭忙了半天,他愣是一頓飯都沒捨得帶我去吃。」

沈暮白看着狼吞虎咽的蘇煙,說道,「若是你在永安城多待片刻,說不定以後還都能有免費的牢飯吃。」

蘇煙一想,確實也是,自己也不便在永安城多待。

想到這兒,今日沈暮白沒帶自己吃飯的事情,她算是勉強原諒了。

蘇煙又想到了醉香居里,沈暮白觸碰到她臉頰帶來的冰涼觸感,那種感覺是那樣的奇妙。

等等,她可不要對這沈木頭犯花痴。

定是她多想了,蘇煙吃着手裡的點心,安慰自己道。

《煙雨空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