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歷史軍事›一代狂君
一代狂君 連載中

一代狂君

來源:外網 作者:秦雲蕭淑妃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秦雲蕭淑妃

哪個男人不喜歡權利?哪個男人不希望美人在側?突然有一天,秦雲擁有了這一切,可他卻無論如何也高興不起來。一覺醒來之後,他發現自己穿越到了一個架空古代,並且成為了一代君王!剛睜開眼就對上了美人躲閃的眸子。在消化了屬於原主的記憶之後,秦雲終於明白了為什麼身邊人如此戰戰兢兢,原來他竟然穿越成為了一個暴君!如今皇城面臨內憂外患,岌岌可危,作為君主,他應該擔起責任!...展開

《一代狂君》章節試讀:

第4章替她立威

蕭翦虎目愣了一下,十分詫異,這混賬皇帝不寵奸臣,還能重用自己?

「臣…」

蕭翦剛要開口,王渭站了出來,他坐不住了,這剿匪大元帥的位置與軍功很重要,他必須要替自己兒子爭取到。

「陛下,依老臣看不合適,左大營負責保護帝都,不能隨意…」

話未說完!

秦雲怒了,不悅打斷道:「朕問你了嗎?!」

王渭愣了一下,多數大臣也愣了。

大殿內落針可聞!

秦雲的舉止實在太過反常,換平常早就封王明為帥,更不要說給王渭擺臉色,這事邪乎。

「行了,封帥一事朕自有定奪,擇日宣布!」

秦雲淡淡的甩下一句,不分由說便退朝了,留下眾臣面面相覷。

望着他離開的背影,王渭老辣的雙眼露出一抹陰沉!

然後轉頭深深的看了一眼蕭翦。

皇上竟突然想要扶持蕭翦,這肯定跟蕭淑妃脫不了關係。

哼!前任宰相跟我王渭作對,都死無葬身之地,更別提你一個小小的蕭淑妃,走着瞧吧,朝堂還是王家的朝堂!

秦雲走出金鑾大殿,便讓自己的貼身護衛秘密去請蕭翦、郭子云二人來見他。

一個是大舅哥,一個是寒門忠臣,值得培養。

後宮,養心殿,這是蕭淑妃的行宮。

秦雲一個勁的往這扎,一刻都不願意離開蕭淑妃。

走進殿中,秦雲卻發現這裡的太監宮女特別多,一陣陣爭吵的聲音傳來。

「賤人,陛下來你這一趟就摔倒受傷,你萬死難辭其咎!」

「哼,王貴妃說了,要你禁足一個月,你自己好好的檢討檢討!」

「蕭淑妃,剛才的一耳光是給你一個教訓,再敢有下次,就別怪我們姐妹對你不客氣了!」

說話的共有三人,分別是三位婕妤。

年輕貌美,地位僅次於貴妃,但此時卻格外的囂張跋扈和涼薄。

在三人的中間,蕭淑妃捂住發紅的臉頰坐在地上,清淚兩行,神情十分無助。

昨夜秦雲摔倒的事流傳了出去,一大早王貴妃便派人來問責。

她堂堂一個貴妃,在後宮竟被婕妤扇了耳光,連同嫣兒這些貼身婢女一起遭罪,這也不是第一次被欺負了。

此時,她多麼希望秦雲能兌現承諾出來保護自己。

接着,她美眸閃過黯淡,陛下向來寵愛王貴妃,就算陛下得知此事,恐怕也是視而不見。

正想着,忽然她美眸一抬,看見了一道身影擋在了自己面前,有些偉岸。

「啪啪啪!」

清脆的耳光響起,連續三聲!

在殿中連綿不絕。

瞬間!養心殿所有人震怖!

大殿安靜的落針可聞!

陛下竟然出手,扇了三位婕妤的耳光?!

要知道,這是以前從來未曾發生過的事情啊。

三位婕妤被扇倒地,精緻的臉蛋迅速紅腫。

「朕的女人你們也敢打,想死嗎?」秦雲發出怒吼,震耳欲聾。

在他的心裏,自己穿越過來睡了蕭雨湘,所以蕭雨湘才是他真正意義上的女人。

至於三位趾高氣揚的婕妤,他的腦海中壓根沒印象,而且三人剛才的跋扈也被他看在眼裡,很是厭惡。

「陛,陛下。」張婕妤捂住臉蛋,眼含淚花,滿臉的不敢置信,不敢置信陛下會為這個女人出頭。

「陛下,是蕭淑妃害陛下受傷在先,我們前來詢問,但蕭淑妃言語囂張知錯不改,我們才出手教訓的啊。」劉婕妤跪在秦雲腳下,哭泣叫苦。

秦雲扶起蕭淑妃,回頭冷笑連連:「還敢倒打一耙?蕭淑妃如此溫婉,豈是你們說的那種人?我看囂張跋扈的是你們才對!」

「不,不是這樣的!」劉婕妤狡辯。

「哼!朕親眼所見,難道有假?」

「砰!」

秦雲辣手摧花,直接一腳踹開了劉婕妤,絲毫沒有留情,只因為剛才是她出手打蕭淑妃。

「說,誰派你們來的,一個小小的婕妤竟敢打貴妃,你們有將朕放在眼裡嗎?」秦雲很生氣,接連大吼。

那一刻,蕭淑妃在他背後眼含熱淚,心想,就算是死了也心甘情願,陛下沒有騙她,陛下真的會保護自己,苦日子終於到頭了!

「昨夜陛下受傷,王貴妃擔心您的龍體,特意讓我們來詢問事情經過的。」劉婕妤臉色害怕,便把王敏搬了出來。

王貴妃,又是王貴妃!

秦雲臉色陰沉,對這個女人有些抵觸!

權臣的女兒,在後宮也是如此的囂張跋扈,沒她的命令,三位婕妤定然不敢動手。

「來人,給朕將這三個跋扈女人打入冷宮,沒有朕的命令,誰都不準放出來!」

三位婕妤徹底慌了神,嬌艷的臉蛋浮現驚慌,打入冷宮可就等同於死刑啊!

她們抱住秦雲大腿祈求道:「陛下,不要啊,我們也是為了您。」

「是蕭淑妃侮辱我等在先,而且我們是王貴妃派來的…」

「求求陛下不要這樣對我們,我們知錯了。」

「」

秦雲冷漠的俯視着三人,眼神犀利,未言一語!

幾人拖着三位婕妤,三位婕妤指甲死死地摳着地面,扎眼的鮮血流了一地!

三人慘叫之聲,漸行漸遠!

今日,他就是要為蕭淑妃立威,哪怕這三人是王貴妃的人。今後誰敢欺負蕭淑妃,就是打入冷宮的下場!

寢宮中。

秦雲心疼捧着蕭淑妃的臉蛋,蹙眉道:「不行,愛妃,朕還是給你找太醫來吧。」

蕭淑妃一手抓住秦雲,露出一抹幸福的微笑:「陛下,不用了,臣妾沒事。」

秦雲嘆氣道:「湘兒,是朕沒有保護好你,今日竟害你被幾個賤人欺負了一頓,你放心,朕會為你出氣的。」

「王貴妃,朕一定不會輕饒了她!」

「沒事的,陛下。」蕭淑妃將頭埋在秦雲的胸口,輕聲道:「只要陛下在乎妾身,其他的就都不重要了。」

秦雲心中一暖,更加垂憐這個女人。

乾脆一把將她抱起,手跟泥鰍似的,細細撫摸光潔柔嫩的後背,以示安慰。

養心殿里的太監宮女都識趣的低頭,緩緩退下。

蕭淑妃嬌羞抬頭,眼若含春,嬌嗔道:「陛下,這大白天的你…」

秦雲咧嘴一笑,眼中有幾分綠光:「怎麼,愛妃不願意朕白天來你這寢宮嗎?」

「想,臣妾做夢都想呢。」蕭淑妃睜大美眸認真的說道,然後忽然想起了什麼:「陛下,臣妾給你看一樣東西。」

「什麼?」秦雲戀戀不捨的鬆開,讓她去拿東西。

只見她在香枕之下取出了一塊白色的手帕,上面有着點點鮮血,如同梅花盛開,格外醒目。

蕭淑妃嬌羞走來,低頭奉上:「陛下,這是臣妾的落紅,還請陛下檢查。」

古代的女人都講究這個,和丈夫同完房之後是一定要將落紅白帕拿出來的,這象徵貞潔,有沒有這個東西直接決定了一個女人今後在夫家的待遇。

秦雲深吸一口氣,接過白帕心潮湧動,這種拿感覺是真爽。

「愛妃。」他一手抱住蕭淑妃,眼神變得很具侵略性。

蕭淑妃感覺出了秦雲的想法,精緻的臉蛋閃過一絲紅暈,眼神閃躲道:「陛下,還是白天,這恐怕不太好吧。」

《一代狂君》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