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一世邪神
一世邪神 連載中

一世邪神

來源:外網 作者:杜燦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杜燦 都市言情

一劍生,一劍死,大家都忙,用劍說話!惹我不算事,惹我妹要你命,不服開干!從得到最牛逼的劍,最無敵的傳承開始,註定這一路上我要牛逼轟轟,直到我的腳踏在神魔的肩上,我的劍斬開雲霄,九天任我行。就這樣,我以為在這世間,我是最牛的,等小雨出現,我錯了,她可是一統萬帝的至高神帝。對了,你們還不知道,小雨是我的妹妹,親的那種。展開

《一世邪神》章節試讀:

第9章奪回族權
轟轟轟!
擂台上空撞擊聲更猛烈,殺威化作兩片,碰撞之威使得擂台都在崩塌。
「林劫,本座三境強者,你區區二境,受死。」
林廷一個虎躍,閃過林劫攻勢。
他又陡然拔劍,直撲而去。
「比起劍皇的劍招,老狗,你太弱了。」
林劫不畏道。
「劍皇?」
林廷當然聽不明白。
嗖,林劫連連以敏捷速度閃過。
又以雷霆之勢,將邪神元力從丹田催發,以邪神訣御氣,全身血肉都為之咆哮。
嗤——
殺來的林廷,利劍直落林劫的脖子。
林劫卻未閃避,傲然站立。
右手猛地握住霸道氣勢,一瞬揮出。
一道虛無血影劍氣斬中林廷的劍鋒。
鐺的一下,林廷手中的劍竟然被震飛。
此時此刻,血影劍氣將林廷吞沒。
噗!
林廷落地後連滾帶爬,大口嘔血。
失去劍的他,依然承受着剩餘血影劍氣,帶來的強大衝擊。
他又震撼發現自身三境元罡,竟無法抵擋林劫的二境元罡。
他利用擂台破碎的木樁、木板來逃走。
「林廷,跪下!」
林劫冷嘯着,飛速追擊林廷。
狼狽的林廷無法反擊,被林劫強悍力量所碾壓。
猝然間,林廷帶着陰笑,從後衣袖噴出一股黑煙。
「劇毒。」
林劫急忙收住雙腿。
咻~咻!
他還來不及落地,從黑煙之中又連續殺來一枚枚毒針。
「這些年我可是靠着暗技,完成不少任務。」
此刻,林劫也只是微微鎖了鎖眉頭。
暗技,幾乎是武者必備技能。
凌空一記騰空迴旋,林劫就巧妙閃過毒針。
「可惡,可惡!」
林廷萬萬沒想到層層暗技,被林劫這般輕易化解。
「跪下!!」
空中又是林劫雷霆長嘯。
嚓。
一道劍氣凌厲,又迅猛地斬出。
林廷閃躲不及,生生被刺中。
嗖!
林劫如獵豹捕食,一掌拍中了林廷頭頂。
噗通一聲,林廷竟於眾人見證下,跪在了林劫面前。
「大長老敗了?」
在場之人一個個石化。
祠堂整個一瞬鴉雀無聲。
林劫環顧四方,眼眸沉下:「一跪我父母,你不忠不義!」
林廷左臂被斬開,幾乎靠近心臟,已奄奄一息。
又被林劫虛空抓起,再次壓得雙膝下跪。
「二跪本少主,你以下犯上!」
林劫又冷喝道。
又於眾目睽睽之下,再度以力量壓得林廷跪下。
「爹!」
林陸奮不顧身帶領武衛沖向林廷。
「老狗,來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
林劫無視林陸。
「給我殺。」
林陸急忙號令武衛。
只是武衛有的剛動一步,就不敢動了。
而有的則是根本沒有打算聽令,原因很簡單。
生死戰是公平的,誰也不能插手。
「快點殺掉林劫,我養你們這麼多年,還不動手?」
林陸護着林廷,急得火燒眉頭沖武衛下令。
依舊是沒有一個武衛敢出手,反而他們都朝林劫躬下身。
「賢叔、寒叔!」
林陸將最後希望放在兩大長老身上。
只是他石化了。
林賢、林寒堂對此視而不見。
林家所有人都沉默不語,只有林陸沒有認清現實。
林陸含淚長嘆:「還真是一朝失勢,人不如狗。」
一切盡收眼底,林劫毫無一絲多餘表情:「林廷,你犯下重罪,與盜匪合謀,搶奪少主之位,私自挪用資源,向顧家臣服,你最不該的是謀害我兄妹性命,我妹僅僅才十二歲。」
「放我兒,他是無辜的,一切是我的主意。」
林廷跪在血泊中搖搖欲墜,當眾哀求。
林劫冷厲望去:「你必死無疑,至於你兒子,竟授意顧少羽玷污我妹,他也要死。」
「爹!」
林陸身上沾滿了林廷的鮮血,突然發動右臂衣袖。
咻咻,一枚枚毒針無聲無息射殺林劫。
但林劫早聽見藏在林陸衣袖中的機關聲音。
頭一偏,毒針幾乎是貼着脖子飛過。
刺啦,林劫屈指彈出一股勁氣。
勁氣從林陸眉心刺過,留下一個大大的血洞,而林陸獃獃的應聲倒地慘死。
「兒啊!!」
林廷抱着屍體哭聲震天。
這時,林夢雨走來挽住林劫的手:「哥,能不能饒過他?」
聞言,林廷石化一般望着她。
林劫眉頭皺了下:「妹子,你的丹田破碎,痛嗎?
若被顧少羽得逞,你會是何等下場?
一旦嫁去黑鷹山呢?」
林夢雨聽後,竟埋頭嗚嗚大哭。
噗!
依舊是一道勁氣彈出,穿透了林廷頭顱。
於林家族人共同目睹下,兩父子擁在一起共赴黃泉。
林劫此時來到中央,環顧八方:「今日起,大長老之位由岳叔接掌。」
「恭喜大長老。」
林賢、林寒堂上前向林山嶽祝賀。
「少主!」
數百人鎮臂高呼。
林劫緩緩凝視一圈,離開時所有人向他跪下。
涼風習習,月如銀盤。
房間內,林劫凝望着星空。
而地上,林廷屍體孤零零放在木板上。
擊殺林廷父子如捏死兩隻螞蟻。
可他這一刻,內心依舊懸着一把利劍,
「你才掌握邪神訣基礎,就想修鍊它真正的精髓?」
神秘女子的聲音此時在腦海響起。
林劫平靜的道:「林廷是一個生死三境強者,丹田元力充沛,如果我真能吞噬,一定能突破三境,師尊,你就同意吧?」
「你自己看着辦,為師在邪神珠也管不了你,而且也沒力量將你轉移到裏面來。」
那聲音徹底消失。
「僅剩十餘天,顧瑤,你做初一我做十五,你給我的恥辱,我要十倍還之,能在半個月內讓我實力提升,希望也只有林廷這具屍體。」
林劫坐在屍體旁沉思:「邪神能以邪神訣征服諸天,縱橫萬界,這門功法肯定難以修鍊,但我要為妹子重塑丹田,我需要實力,必須要會。」
他覺得有些膨脹了。
萬劫劍道還沒掌握。
連邪神訣也只融合一些基礎。
竟然想要掌握邪神的不世神通?
喝!
以邪神訣與經脈、血肉、骨骼融合,丹田邪神元力開始運行。
林劫小心翼翼,嘗試修鍊了起來。
「吞噬!」
又一個深夜。
林劫渾身爆發出邪惡元氣,雙手猛的按在屍體丹田,另一隻手按住胸膛。
可惜半響沒有一絲動靜,屍體內的力量如大海似的,一絲絲都無法撼動。
林劫咬牙繼續修鍊,早知道就不吹牛皮。

《一世邪神》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