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源裂紀:夢鏡
源裂紀:夢鏡 連載中

源裂紀:夢鏡

來源:google 作者:宅king米鈴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夜林 奇幻玄幻 宅king米鈴

從黑暗中覺醒,從迷茫中爬起,無視肉體的殘缺,彌補過去的傷痛,縫合斬斷的羈絆,打破絕望的桎梏,尋回真正的自我展開

《源裂紀:夢鏡》章節試讀:

少年再次從那片黑暗中醒來,身上泛着點點星光。

少年伸出手,玫紅色的液體匯聚在了少年的指尖變作了方向標,引導着少年前進的方向。

「咯咯噠!咯咯噠!」

「老李!特碼你家的院子里的雞又跑來啄我小麥種了,再特碼不關好我就拿來烤去下酒了!」

「我去你的,你自己沒關好門,關我鳥子事情啊?」

清晨,少年迷迷糊糊的被大叔和鄰居老李的吵架聲中醒了過來。

望着外麵灰蒙蒙的天,少年直起身子來,緩緩地向樓下走去。

推開小酒館的門口,天空緩緩飄落着一朵朵小小的雪花,如同雪白的精靈。

落在了少年的手上,雖然衣着單薄但是少年並未感覺到寒意。

這時大叔手提一袋子雞蛋從後院走了過來:「你下來幹嘛?穿這麼少?去房間里套兩件衣服再下來。」

少年點了點頭。

突然,一條長着豬鼻子的蛇從大叔身後向少年撲了過來。

幾乎一瞬間,少年眼疾手快,一個手刀擊中它的七寸,然後將其死死的握住。

大叔見狀連忙阻止道:「停手,停手,這是我養的寶貝!」

聽到大叔這番話,少年這才把豬鼻子蛇給放下。

豬鼻子蛇連忙竄到大叔身上,豬鼻子一抽一抽的,十分委屈。

大叔尷尬的撓了撓後腦勺:「額,好像還沒有做過自我介紹呢。我叫湯遇,這個是我養的混源獸,你可以叫它ZZ Bond。

它可是結合蛇和豬的DNA的源變種,每天都可以通過蛻皮讓我吃到香噴噴的培根哦。」大叔帶着億點炫耀的語氣說道。

「我的名字是?我的名字是?」少年回憶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抱歉還是有些想不起來呢。」

「名字嘛,代號而已,你如果不建議的話我倒是可以幫你想一個。」湯大叔笑呵呵地說道。

「讓我想想,嗯。。。」

湯大叔摸了摸鬍子一邊盯着少年仔細看了看:「不如就叫夜林怎麼樣呢?」

少年眨巴眨巴眼睛帶着一點困惑,然後緩緩說道:「嗯,聽上去是個好名字呢。」

夜林又扭頭指着ZZ Bonb問道:「話說你說的混源獸都是它這樣的嗎?」

「也對,你畢竟是個失憶的病號,的確應該給你普及一下這個次時代常識性的問題。」湯大叔自顧自地點了點頭說道,背影顯得有些落寞。

湯大叔帶着夜林走進吧台後面的廚房,零零散散擺着一些廚具,以及幾天沒有洗的碗。

這時,大叔拿出兩個雞蛋向夜林比劃道:「首先要搞清楚混源獸是什麼,那就得從源力說起。」

大叔拿出左邊的雞蛋對着夜林說道:「把這個當做我們所在的宇宙。」

大叔又拿出右邊的雞蛋說道:「這是某個其他的平行宇宙。」

然後大叔將兩顆雞蛋輕輕一撞,蛋液慢慢地滲透出來。

「這樣本來不屬於我們宇宙的源力便融入到了我們宇宙。」

接着,大叔將兩個雞蛋打碎丟到了碗里,開始攪拌起來。

大叔突然回頭看了看夜林,似乎想到了什麼,便又多打了幾個雞蛋,繼續攪拌。

「宇宙彼此之間本就不穩定的通道,在一場戰役中被變得更加扭曲,無數平行宇宙變得混亂了起來,淪為一片混沌。」

大叔洗了洗平底鍋,往上面倒了一層油,將蛋液倒下去煎的滋滋響,瀰漫著香氣。

「隨後,因為這場混沌,造就了無數奇異的產物。」

大叔從櫥櫃中拿出了一罐培根,或者說ZZ Bond蛻的皮,也倒入鍋中,一瞬間肉香飄逸。

夜林悄悄地擦了擦口水,繼續靜靜地聽着。

「而ZZ Bond或者說混源獸,便是其中之一。你蘇醒在這個時代還真是有點小不幸啊,要是再等個十來年興許就是太平盛世了呢。」大叔感嘆道。

不過大叔還是隨即又很快一笑而過:「不過這種事情,誰又說的准呢。」

說完裝好盤,兩份香噴噴的培根煎蛋出爐了。

大叔和夜林對坐在酒館的桌子上,夜林坐在凳子上,喉嚨吞咽着口水遲遲不肯動筷。

大叔見狀連忙問道:「吃啊?我對自己的廚藝還是蠻自信的,應該不至於會難吃到難以下咽吧?」說完自己便夾起一片外焦里嫩,蛋黃還流芯的煎蛋吧唧吧唧地吃了起來,一臉享受。

夜林見狀也有些生疏地拿起了筷子吃了起來。

不過很快左手就靈活的使用起來了筷子,開始狼吞虎咽了起來。

大叔見狀輕笑道:「說到底還是我大**的崽子,就算是失憶了,吃飯的傢伙事也忘不了。

你慢點吃,沒人跟你搶。」

看着夜林一頓風殘雲卷後將培根煎蛋乾乾淨淨地消滅掉後,大叔才緩緩起身去門外打開門,開始起今天的營業。

「對了,你去把碗洗一下,今天我早些打烊帶你熟悉一下周圍環境,隨便幫你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工作或者刺激記憶的東西。

當然你留在這裡打打雜也是可以的,不過我可不養閑人。」大叔裝作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說道。

夜林點了點頭,端着盤子到了廚房,乾淨利索的打掃了個整整潔潔。

酒館的白天安安靜靜,只有零零散散地幾個人過來點了幾杯特調,好不清閑。

到了傍晚,幾個身材魁梧的青年帶着一個金髮少年走了進來。

「喲,湯叔!有點日子不見了唉,老規矩,還是那幾樣。」為首的一位寸頭青年說道。

「好勒,馬上。」看到了青年等人,大叔開心的就好像一個四五十歲的孩子。

大叔探頭對在酒館最後排看書的夜林說道:「去幫我拿半瓶蘋果汁,就在櫥櫃下面。」

夜林戀戀不捨地合上了書,在櫥櫃翻找了起來。

「說起來,怎麼光看到你們幾個,怎麼不見小項他人呢?」大叔一邊調酒一邊假裝漫不經心地問道,臉上洋溢着按耐不住的笑容。

「項隊他還在刃間安置檢測器呢,估計您明天就能見着他了。」為首的青年笑着說道。

這時,夜林從後廚小心翼翼的將蘋果汁端了過來。

大叔一把接過:「謝了啊。」

一旁的青年用警惕的眼光打量了一番夜林說道:「這小子挺面生啊,應該不是我們鎮子上的人吧。」

大叔簡單地大致將夜林的事情敘述了一下。

青年驚訝道:「還有這怪事?」

然後對夜林問道:「你就這樣一個人在地下室不吃不喝的睡了至少十來年?」

夜林點了點頭:「應該…是吧。」

夢境中的事情應該就沒有必要拿出來說了吧。夜林心想道。

「真是奇了怪了啊。」青年摸了摸下巴深思道。

金髮少年也偷瞟了幾眼夜林,沒有多說什麼,一副古井無波的樣子。

《源裂紀:夢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