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網遊動漫›月冉溪慕容堇辰
月冉溪慕容堇辰 連載中

月冉溪慕容堇辰

來源:外網 作者:戰王,棄妃帶球跑了 分類:網遊動漫

標籤: 戰王,棄妃帶球跑了 網遊動漫

她是末世基地地位最崇高的頂級醫師,卻穿越成戰王最不想多看一眼的棄妃,丟到荒蕪小院讓她自生自滅。為了得到飯票,月冉溪展露了她的醫術。戰王終於正眼看自己這位棄妃,卻發現原來王妃是夏朝第一美人呢,原來王妃品行皆優,是他一直看好的那朵小白蓮屢次挑釁王妃。小白蓮這麼來勁兒還不是某人慣得嘛,月冉溪生氣了,決定帶球跑!展開

《月冉溪慕容堇辰》章節試讀:

慕容堇辰語窒,臉色怪異的看了月冉溪一眼。
這女人莫不是求愛不得,竟釋放了天性,說話也這般口無遮攔,他一甩袖子就冷哼了一聲離去,去之前還道,「你休想肖想本王。」
把人氣走後,月冉溪就帶着小桃回到了她住的漪瀾院里。
月冉溪在看了看自己的妝匣子還有紅木柜子後,問小桃道,「王爺不是說明日要去牡丹宴會嘛,那新進的衣裳和新首飾呢?」
「這個好像是碧波姐姐在掌管的。」小桃道。
月冉溪通過原主的記憶知道,這碧波也是戰王從宮裡弄出來的宮女,現如今是戰王府的掌家之人。
原主因為沒有管家權鬧騰了幾次,但是在慕容堇辰那裡翻不出什麼花兒來。
一個因為痴愛他幾乎害得他身敗名裂的無腦女人,和一個對他幼時有恩情的宮女姐姐,相較而言,更信任哪個,豬都知道。
「既然是她在管,那就明天等着吧,若是沒有那就穿舊衣。」月冉溪洒脫的說道,開始躺在她舒服又柔軟的雕花大床上等着晚膳。
晚膳果然亦是不錯的,清蒸鱸魚又嫩又鮮,鹵牛肉瘦肉和筋肉相間,配上一口醬料吃,味道在舌尖綻開,又香又有嚼勁。
牛這種東西在末世沒啥用,月冉溪都沒見過牛,這次足足吃了一盤鹵牛肉。
她吃飽喝足後洗了個香噴噴的花浴後,就倒頭睡去。
夢裡,醜陋的喪屍突然變成了慕容堇辰的臉,還對着她細嫩的脖頸就是一口,嚇得月冉溪驚醒。
這男人比喪屍可怕!
「吱呀!」門被推開,小桃端着銅盆進來,「小姐你醒了,王爺命人準備車馬了,奴婢趕緊給您洗漱打扮。」
月冉溪任由着她折騰,洗漱後就開始挽發。
清晰的銅鏡里,月冉溪看到自己的模樣,黛眉朱唇,翹挺的鼻尖,一雙鳳眸里不做什麼表情也帶着一些傲氣。
再配上小桃梳的這一個飛仙髻,就真真的像是畫上的美人,從頭到腳都是美的,精緻的,飛仙髻上再簡單的配了細珍珠做的簪子,瞧着清麗奪目。
「小姐,王爺今日穿的是月牙白的衣裳。」小桃機靈的道。
「那我就穿那個色的。」月冉溪隨意的挑了一聲淡青色的衣裳,不想和原主一般處處逢迎,適合自己的才最好。
王妃是有四個貼身丫鬟,清蓉已死,剩下的便是清橘,清檸,清蘭,月冉溪就隨手挑了清檸和清蘭陪自己進宮赴宴。
出門的時候,慕容堇辰已在門前等待片刻,多有不耐。
扭頭看到月冉溪的那一刻,狹長的黑眸閃爍了一下,嘴裏斥責的話終是一換道,「謹言慎行,別忘了你是戰王妃,戰王府的榮辱也與你相系。」
「王爺亦是如此,別忘了自己是有王妃的人,別盯着別人家的小姐不放。」月冉溪意有所指,你來我往之間,眼波流轉甚是靈動。
慕容堇辰一時看得痴了,甚至忘了生氣。
「王爺,仵作的驗屍結果出來了。」燕乙突然來道。
主僕二人在一旁耳語幾句,上車的時候,慕容堇辰的大掌緊扣住月冉溪纖細的手腕,眼神裡帶着侵略一般的強勢,「你為何殺清蓉?」
「王爺說笑了,我殺自己的貼身丫鬟幹嘛?」月冉溪描繪的黛眉一隻高高的挑起,又將問題反拋了回去。
慕容堇辰道,「仵作驗不出清蓉的死因,但是在她的身上發現針孔,和你那日扎自己的針管狀物的大小如出一轍,你還有什麼好反駁的。」
「那我那日扎了自己,可死了?再說就這麼點大的傷口,就一定是我那針管所致,再說我殺清蓉又出於何意?王爺且說出一二。」
馬車緩緩前行,慕容堇辰一把將月冉溪的手甩開,「伶牙俐齒。」
「我就當王爺在誇我了。」月冉溪淺笑着就揉了揉手腕,這上面都烏青了一圈。
她翻找着馬車上的暗格,總算找到一碟子點心,只有吃的能安慰自己。
慕容堇辰眸光瞥見了月冉溪,想到那日她被下藥的事。
他自然是查到了清蓉的身上,若是她殺的清蓉,亦是她發現了清蓉受命於皇后欲要將她拉下戰王妃的位置,所以先下手為強。
如今她都是皇后的棄子了,還能如此氣定神閑的吃點心,慕容堇辰倒是想不通了。
「王爺到了。」車夫停車。
到了宮門口,不管是何人都要下車檢查,無有佩戴銳物才得入宮。
同他們一塊到的也有不少外官家眷,亦有慕容堇辰的兄弟們。
如今風頭正盛的除了戰王還有皇七子恭王,皇十子端王,和皇十六子,瑾王,不過這瑾王是皇后所出,恭王是得民心,哪裡有災患,就有恭王去民間賑災。
而端王的風頭源於端王妃是太長公主的孫女,她的母族又是謝家,謝家的生意遍布天下,說白了就是有錢。
端王妃一頭珠翠,臉上也是濃妝艷抹的,生怕旁人不知道她有錢似的。
她下車瞧見自家端王瞧着簡單打扮的月冉溪都挪不開眼了,就嘲諷道,「喲,戰王妃家裡是捉襟見肘了嘛,身上這身都是去年的款式了,還有這髮髻上光禿禿的,可要嫂嫂我借幾個簪子給你啊。」
說得好,說得妙,此話正中月冉溪下懷。
要不然府里人給我穿小鞋某些人還瞧不到,月冉溪心中腹誹。
果然身邊男人黑着臉,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偏生端王見自己王妃奚落起戰王妃,他也奚落到戰王頭上,「十三弟也真是的,府上拮据和哥哥說啊,都是父皇的子嗣,兄弟還能不借你嘛。」
「十皇兄,先行一步了。」慕容堇辰聽得耳朵生繭,一把拽起月冉溪的手就往前走。
直到遠遠的將端王夫妻甩在後頭了,慕容堇辰才懊惱的甩開月冉溪的手,斥責道,「你還嫌丟人不夠?穿着舊衣出來作甚。」
機會來了,月冉溪眼裡閃爍着光芒,平靜的道,「王爺昨日才跟我說要去牡丹宴,我自己掏錢做衣裳買首飾也來不及了啊,至於府里管事的沒有給我準備,王爺這火發我頭上,我也是不肯的。」

《月冉溪慕容堇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