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在江之南
在江之南 連載中

在江之南

來源:google 作者:姜姜姜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憲 現代言情 裴南都

少年的江憲從不信任何人,除了裴南都;少年的裴南都從不偏愛任何人,除了江憲直球少女歷經九九八十一難追到的心上人,男主角卻在戀愛第二天了無音訊再相見,江憲沒有在裴南都的眼裡看見半分眷戀或懷念,冷冷的聲調說出的是「江總好」我的愛人,在江之南懦弱浪子VS直球嬌氣包【校園都市一半一半,he】展開

《在江之南》章節試讀:

從那天之後,裴南都隔三差五都會跑去藍象。有的時候跟白勺一起,兩個人先去附近的商場逛逛,再在咖啡店休息一下午,有的時候就裴南都自己一個人來。

每次她們來江憲都會給她們點一杯生椰拿鐵,裴南都不喜歡苦味,所以她的那杯看起來比白勺的白很多。

江憲不忙的時候,裴南都會讓他教自己畫畫。這是她偶然發現的,那天來找他的時候發現了他攤在收銀台的速寫本,之後只要閑着沒事,裴南都就會讓江憲教她。

江憲的素描很好,他愛畫一些風景畫,寥寥幾筆並不完整,但去過的人一定能認出來。

裴南都被允許翻過那本速寫本,厚厚的一本已經用了大半。最新的幾頁裴南都認得,是延平的一些景區,或者是一些充滿煙火味的街道。

再往前翻,那七八十張是裴南都沒見過的地方。有高聳的建築,也有蔥鬱的森林,還有茫茫一片的戈壁,各式各樣的風景說明江憲不止到過一個地方。越往前也越能看出畫技的青澀,想必江憲很小就開始記錄這些了。

「你很厲害嘛,這麼年輕就去了這麼多地方。」

裴南都由衷地佩服他,這麼勇敢。

江憲的目光卻暗了暗,眼底流露出一絲悵惘。轉過頭點了一支煙,猛吸一口後才緩緩說道:「沒什麼好厲害的,不如不去。」

裴南都察覺到了江憲情緒不對,便引開話題。

「江憲,別抽了,公共場合!」裴南都佯裝生氣,輕輕捶了江憲的肩膀。

這點力氣對江憲來說不值一提,他環顧了四周,這個時間店是空的。

「不是沒人嗎,就我倆。」

「你又要我吸二手煙啊……」

「服了你了,」江憲摁滅了煙,還不忘補一句,「矯情。」

裴南都沒有被懟的惱火,反而笑眯眯地說:「那你不還是得聽我的!」

「還不是我讓着你,換別人誰搭理你啊。」

「那你為什麼讓着我?」少女亮晶晶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江憲。

江憲輕鬆一笑,慵懶地回答道:「還能為什麼,因為我們是朋友唄。」因為仰着頭靠在靠背上,額前的碎發擋住了少年眼裡的慌亂,也擋住了少女明顯的失落。

不過很快裴南都就振作了,他們兩個還沒那麼熟,再多多相處江憲就能感受到她的好了。

「江憲,我媽後天帶我去爬山,估計我回來腿都得斷了,看樣子好幾天不能找你了。」

「哦。」

……

「就哦?」

「不然呢?」

裴南都無語,大直男,這要怎麼帶得動。

見實在沒話說了,裴南都拿起包就跟江憲道別。等她快走到門口時,屋裡傳來一道急切的男聲。

「哎……別忘了練畫,有問題微信找我。」

裴南都粲然一笑,沖背後的人喊了一句「哦」,一臉甜蜜地走開了,江憲也在她身後看着她的背影,無奈一笑。

爬山這天早晨裴南都早早地被叫了起來,迷迷糊糊地到了山腳,裴南都才發現自己的手機忘記充電了。想着也不急這一會兒吧,裴南都帶着隨身聽,跟裴西城比了起來。

早上六點開始爬,一直到快十點裴南都才到山頂。

兩條腿都快失去知覺了,走台階的時候只能感覺到酸痛。一家三個人都是汗流浹背的,可是眼前的景色屬實值得。

山頂下雲霧繚繞,一眼望過去,周邊的山只能看見一個小角,像堆在雲上的嫩綠色小土堆。

這個點的太陽已經掛得很高了,金燦燦地照在裴南都的臉上,很熱。可是這裡的空氣實在是清新,深呼吸一口體內的燥熱就跟着排出去了。

下來的路三個人都走不動了,坐着纜車下山的。

解決了午飯之後,裴南都一家開車回去了。

蒼民山離延平有兩個小時的車程,在延平隔壁的東湖市,所以昨天下午他們就驅車來了,在東湖住了一晚上。

裴西城的腿實在是受不了了,就叫了他的小助手錢凡幫他開車。裴南都也累壞了,一坐上車倒頭就睡。

不知道睡了多久,裴南都被簡楠叫起來。

「嘟嘟,到家了,醒醒。」

裴南都半睜開眼睛,抱着簡楠撒起嬌來。

「媽媽,還想睡。」

「好,你起來回房間繼續睡行不?」

「嗯。」裴南都乖乖跟着簡楠進房間,期間眼睛一直沒睜開過,也忘了自己的手機還沒充電。

等到裴南都睡醒之後,她才反應過來手機還是關機的。

裴南都給手機充上電,一開機,微信消息噔噔噔彈出來了。

【嘟嘟,你猜我看見誰了!】

【我看見江憲了!】

【他怎麼也在墓園?】

墓園兩個字映入裴南都眼裡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她心裏突然有點慌張。她知道白勺是去看她奶奶的,那江憲呢?繼續往下看,一個多小時以前白勺又發來了消息。

【嘟嘟,我看江憲不太對啊。】

【嘟嘟,他好像喝多了。】

【什麼人嘛,我剛剛想扶他一下,結果他還把我推倒了!不過他不知道你今天去爬山了嗎?為什麼問我你怎麼不接電話?】

【嘟嘟,你怎麼不回信息啊?手機沒電了嗎?】

裴南都這下徹底清醒了,「江憲」、「墓園」、「喝醉了」、「未接電話」這幾個詞一直圍繞在她腦海里,繞得她有點不安。

「墓園……墓園!」裴南都陪白勺一起給她奶奶掃過墓,她知道墓園在哪!

來不及換衣服,裴南都穿着她的運動服跑了出去,因為沒看見路障,加上腿軟,裴南都結結實實地摔在了柏油路上。

來不及看膝蓋的傷口,裴南都打了一輛的士趕去了墓園。

到了墓園,裴南都還沒走兩步就看見了搖搖晃晃走下來的江憲。

江憲也看見了她,他停下了腳步,兩人之間隔了兩米,裴南都眼裡有愧疚,江憲卻沒有感情地看着她。

就像是第一次在咖啡店遠遠看見他那樣,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對別人的不信任和疏遠,像是融不進這個人情社會。

似乎是注意到了裴南都膝蓋的傷口,可是酒精讓他沒有思考的能力了,江憲只能指着裴南都的膝蓋,面上露出不解。

裴南都看着他的動作,委屈頓時湧上心頭。

「江憲,我腿好痛。」

小姑娘嘴一癟,眼睛一下子就濕潤了,慢慢伸出手,裴南都瓮聲瓮氣地說:「你扶我一下嘛。」

江憲說不出來現在是什麼心情,腦子還不太清醒,手卻已經搭上來了。

司機看這附近也沒有公交車站,覺得裴南都一會兒可能還要坐他的車回去,就在門口等着她。

夕陽下,受傷的少女和醉酒的少年,不知道是她靠着他,還是他靠着她,就這麼攙扶着往外走,向著光。

【別告訴我,你要去哪,因為永遠我會知道你方向。】——林宥嘉《船》

《在江之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