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渣女:前男友的修羅場和火葬場
渣女:前男友的修羅場和火葬場 連載中

渣女:前男友的修羅場和火葬場

來源:google 作者:有唯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有唯 現代言情 緒卿撫

出於某種不可言說的喜好,在刷滿所有任務目標好感度離開前,本着下一個更好的原則,緒卿撫通常喜歡送前男友一個極其特別的分手大禮!後來,每個遊戲世界都因為前男友的黑化值爆滿,紛紛崩塌,罪魁禍首卻仍然逍遙法外後來,緒卿撫的星辰大海計劃於眼前破滅沒辦法,緒卿撫不得已只好跟着系統6699再次回到攻略過的遊戲世界前男友紛紛冷笑:「呵呵!你這個騙錢騙心的渣女終於捨得回來了!」緒卿撫無辜臉,三連搖頭:「我不是,我沒有,你們冤枉我!」6699幸災樂禍:「叫你浪!修羅場和火葬場你值得擁有!」緒卿撫翹着二郎腿坐在太師椅上,手捧冰鎮的西瓜吃,吹起空調,手機連上WIFI她悠悠道:「不,我只是想給每一個男孩子一個家!」半響,緒卿撫嫵媚一笑:「我喜歡看你們為我爭風吃醋的樣子!」展開

《渣女:前男友的修羅場和火葬場》章節試讀:

警告的話落在緒卿撫的身上來,她心裏掙扎了片刻,才點點頭。

謝文邢沒有放過她眼裡閃過的一絲絲痛苦,心裏不禁冷笑。

呵!你當初對我做過的事情,有沒有想過今天的下場。

不過,你當初給我的傷害,我只不過是連本帶利還回來罷了。

現在你露出這副痛苦的神情,又在裝…

衣服撕破的聲音回蕩在房間里,緒卿撫瞬間感覺自己的身體一下子涼透了,暴露在空氣中的自己,暴露在謝文邢的眼裡。

這一切讓緒卿撫感覺難堪極了,她咬着內唇的肉沒有說話。

謝文邢銳利的眼神緊緊的盯着她的臉,然後從頭到腳一一巡過…

………

這是一場毫無節制的掠奪,待到結束時已經天黑了。

謝文邢有條不紊的穿戴好衣服,發泄了突破理智上的衝動後,他冷眼看着床上已經被自己弄得昏迷不醒的人。

緒卿撫全身毫無一塊好肉的慘狀闖入他的視線里,謝文邢不屑一顧,是了,這個女人就應該被這樣對待。

轉身想走時,謝文邢似乎想到了什麼,從西裝口袋裡掏出一把紅鈔票,如扔垃圾般扔到她的身上。

做完後,毫無留戀的離開了。

酒店裡,某間房間里的一張大床上,緒卿撫慢慢醒來。

她看向四周,發現謝文邢已經走了,這裡只剩下自己一個人。

緒卿撫看見了散落在床上一地的紅鈔票,不禁挑挑眉,然後一張不落的撿起來。

6699看着宿主一言不發的樣子,忍不住開口:「宿主,看來男主是恨透你了,你也真是的,當初做得那麼的過分。」

緒卿撫漫不經心地說:「我不就是拿了他的錢,讓他死心罷了,他家裡有那麼多錢和事業等着他繼承,說到底他現在這樣的美好生活,還是我推動了一把力量。」

6699悠悠道:「是嗎?宿主你只是拿了他的錢嗎?」

緒卿撫嘿嘿一笑,「嗝,還給他寫了封分手信而已。」

6699:「宿主,我給你念念那封分手信吧,讓你知道知道你自己做過的好事。」

「親愛的文邢,當你看到這一封信時,我已經離開了,你不用再想念我,因為我已經奔向星辰大海,去看我海塘里各種各樣的魚了。」

「對了,我拿了你的二百萬塊錢,看在我們相愛一場的份上,你就別追究了,反正你的就是我的,我的還是我的。」

「總之,你不必去找我,我也不會去找你,我們江湖不見!」

聽為6699讀完那封分手信後,緒卿撫尷尬極了,不禁問:「這真的是我寫的嗎?」

6699毋容置疑的回答:「當然,白紙黑字的寫着呢!」

好吧,緒卿撫想到自己的所作所為應當是以前隨心所欲隨便做下的。

緒卿撫起身下床時,抽動了身體的某一處,臉色微微扭曲。

6699看到她這副樣子,雖然它看不慣宿主的所作所為,但還是忍不住關心的問:「你還好吧?」

緒卿撫:「剛剛好爽!謝文邢果然不愧為男主,天賦異稟,器大活好,龍精虎猛,本錢不錯!」

6699此刻沉默了,它就不該以正常的眼光看待宿主的腦迴路。

緒卿撫回想起那滋味,繼續說:「跟他在酒店裡來上一發雖然感覺不錯,但我還是喜歡和他在別墅里日日夜夜的生活…」

6699捂臉,它雖然是一個系統,不是人,但它也是有思想的好嗎,它一個統生不要尊嚴啊!

………

之後的日子,緒卿撫如願以償的過上了幸福生活。

謝文邢隔三差五的叫緒卿撫去酒店裡,做的事情無非是那些罷了。

當然,謝文邢喜歡看緒卿撫痛苦的樣子,彷彿如此能讓他心裏平衡,讓他五年來的恨意消散些。

又是一晚,緒卿撫如約去酒店。

進去時,謝文邢已經洗完澡披着浴巾出來。

緒卿撫頓了頓了,還是上前,但雙手緊緊的抓着衣角已經暴露了她的情緒。

「你遲到了二十分鐘!」

謝文邢冷漠臉:「違反我的規定,你不需要給我一個解釋嗎?」

緒卿撫深深呼吸了一口氣,道:「我下班遲了,所以…」

謝文邢打斷她的話,一字一字道:「我不管你是因為什麼遲到的,那是你的事,你聽清楚了,既然你是來給我賣的,在我這裡,我的話就是規定,別做出一副我強迫你的樣子。」

緒卿撫啞口,她看着如今另一番模樣的男人,毫不留情面的對她說著傷人的話…

謝文邢見她無話可說,繼續說辭:「如果你不想履行職責,去監獄裏贖罪也可。」

聞言,緒卿撫呼吸急促,出言:「不,你不可以這麼做!」

《渣女:前男友的修羅場和火葬場》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