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貞觀第一抱大腿
貞觀第一抱大腿 連載中

貞觀第一抱大腿

來源:google 作者:張圍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孫思邈 顧青

顧青一覺醒來就發現自己穿越到了大唐,雖然這個世界對他來說很陌生,不過幸好他是帶着展開

《貞觀第一抱大腿》章節試讀:

「小女就在裏面。」
武士彟站在一間小屋前。
顧青對這裡的一切都很好奇,荊州都督,武家?
顧青抬頭看着這個中年人問道:「你是不是叫武士彟?」
見對方點頭顧青再看看整個武家,腦子裡的信息量有點大,「你的女兒是不是那個……」 啪!
孫思邈一巴掌打在顧青的後腦勺,「人家女兒的名諱也能隨便問的?
知不知禮數。」
武……顧青想着失聲一句,「卧槽……」 「何為卧槽?」
武士彟疑惑着。
「感嘆一下。」
顧青想到傳說中的那位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麼,「都督不要介意,奈何在下沒文化,一句卧槽走天下。」
孫思邈也再解釋顧青的來由。
顧青捂着自己的後腦勺,孫思邈的話他完全沒有聽進去,這就傳說這那個女人的家,那可是一個厲害角色,在唐朝混要是能抱上這條大腿那還不是四平八穩,說不定還能平步青雲,真是不問不知道,一問跳都不敢跳。
顧青跟着孫思邈走進這間閨房,雖然女子的閨房不能隨便進去,這個規矩對於治病救人來說倒也不值一提。
來到床榻邊,孫思邈看眼前這個面色蒼白的小姑娘問道,「什麼時候得病的。」
「昨晚就不舒服。」
她的嗓音喑啞,說話很困難。
顧青看孫思邈也在觀察躺在病床上的這個姑娘,年紀應該比自己大幾歲。
孫思邈把這脈臉色難看,一旁的武士彟心情急切,「孫神醫,小女的病……」 「病症畏寒高熱,此乃受了風寒邪氣所致,而且會傳給別人,若是控制不當引發瘟疫也不是不可能!」
孫思邈深吸一口氣,「這病需要治好,一時半會兒怕是難!
還得看她的狀態與身體,貧道這就開服藥。」
武士彟急忙讓人拿來筆墨。
孫思邈一邊寫再次說道,「一時半會沒那麼快痊癒,需要幾天時間!
這幾天里若是她能挺過去倒也無礙,若是挺不過去藥石亦無用。」
武士彟聽到這話退後幾步,眼神中很慌亂,「孫神醫,求求你救救我的女兒。」
孫思邈寫好的藥方再次說道,「有幾味葯需要貧道親自去抓!」
說著孫思邈這個老頭子離開了,武士彟讓家中的下人去抓其他的葯。
「讓我來試試。」
說著顧青來到床榻邊上,「哪裡不舒服?」
「頭暈!」
她低聲說道。
看着應該是感冒,顧青把手放在她的額頭,「很燙。」
「你能治!
?」
武士彟想到顧青是孫思邈的徒弟應該也懂一些醫理,「還請勞煩小兄弟了。」
顧青拿下背後的大背包,從裏面拿出一根針,「把它含在嘴裏,記得不要咬碎了!」
她聽話的把體溫溫度計咬在嘴中。
「你叫什麼名字!」
顧青從背包中拿出一些東西問道。
「我叫武順!」
她回答說道。
顧青的動作稍微停頓,隨後將東西整理好對她說道,「是不是昨天就開始喉嚨痛,感覺口渴,身子一動渾身骨頭都在酸疼。」
「嗯!」
武順鄭重點頭,「你怎麼知道。」
「我小時候經常得這病,只要治療及時沒什麼大礙。」
顧青說著拿過她嘴裏的溫度計,「三十八度五。」
「你現在不就是小孩子,還小時候?」
武順奇怪。
望,聞,問,切,武士彟在一邊看着顧青,這個孫思邈的徒弟看來真的會治病,武順沒對孫思邈說的癥狀,反而顧青問都不用問直接說了出來,說的還是發病前的癥狀。
「很小很小的時候。」
顧青急忙狡辯,隨後又說道,「張嘴!
我看看。」
武順看了一眼自己的父親,見武士彟點頭小小地張開了嘴。
「張大點。」
顧青指着自己的嘴說道,「像這樣!
啊……」 「啊……」武順張開嘴。
藉著陽光顧青看了個仔細,「扁桃體已經腫起來了。」
「小兄弟,小女是不是真的……」武士彟站不住再次追問。
「你先別急。」
顧青心中想着,孫思邈說的不錯!
感冒,尤其是病毒性流感,確實有一定的致死率,再缺醫少葯的古代更是如此,全靠自身的免疫力,要是抗不過來真的會出事。
顧青拿出一片小小的白色藥片,對一旁的下人說道,「拿熱水來。」
一旁的女婢急忙端來一碗熱水,顧青拿着藥片說道,「吃了它。」
武順吃了藥片,藉著水服用下去。
武士彟一直看在一旁,見顧青拿出一瓶東西,好像是琉璃其中裝着液體!
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裝在琉璃中的液體。
顧青熟練地拿出包裝完好的針管,打開藥瓶用鋒利的針頭把藥水吸入,排空針管中的空氣,對武順小聲說著,「可能會有些痛,忍着點。」
「針灸嗎?」
武士彟看在一邊,最讓他在意的是那用琉璃裝着的透明液體,能用琉璃裝的液體是何等東西?
價值一定不菲,光是這幾乎透明的琉璃在大唐都是價值不菲,可這小子說敲碎就敲碎。
顧青小心翼翼藥液注入她的靜脈。
武順忍着疼,直到藥水全部注入,顧青抽出針頭,用一塊乾淨的布按住傷口說道,「按住傷口,大概三分鐘……半柱香不到的功夫就可以了。」
武順壓着傷口。
顧青把東西收拾乾淨放回自己的背包,說道,「好好睡一覺,醒來後應該會舒服一些。」
武士彟急忙來到自己女兒的床邊詢問,「感覺怎麼樣……」 「女兒想睡一會兒。」
武順低語。
不管這父女倆,顧青走出房間穿越而來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孫思邈一時半會回不了,顧青站在原地只好發獃,一個小丫頭穿着紅色綢衣蹦跳跑來,見到顧青奶聲奶氣問道:「你誰呀!」
看着精緻的小丫頭,顧青也來了興緻,「你又是誰呀。」
「我不告訴你!」
小丫頭扭過頭。
一時間兩人誰也不說話,干站着,小丫頭仰着下巴有些累了,回頭說道:「喂!」
「幹啥!」
顧青說道。
「我告訴你名字也要告訴我名字。」
小丫頭雙手叉腰說道:「我叫媚兒,剛剛帶你們進來的就是我爹爹。」
「我叫……。」
顧青剛要說,抬眼看見一個婦人急匆匆跑來抱起小丫頭,「我的小祖宗你怎麼又亂跑了,要趕緊回去換衣服。」
「不行!」
小丫頭在她的懷裡掙扎着,「他還沒告訴我名字呢?
我都告訴他我叫媚兒了。」
「你怎麼隨便把自己的乳名說給陌生人聽,娘親的話你又忘記了嗎?」
婦人一路走一邊說著,「以後不許了,特別是不能隨便告訴男人……」 「武?
媚兒?
武媚?
武媚娘?」
顧青打了一個冷戰,那小丫頭就是武媚娘,這個時候她還沒有賜號武媚娘,乳名里有一個媚字,想來病着的那個應該是武家大女兒吧。
孫思邈回來了,武士彟說說叨叨也不知道在講什麼,聽着話好像是武士彟要留下孫思邈,孫思邈一再推脫,幾番糾纏之下,孫思邈還是勉為其難以客卿的身份在武家暫住一段時間。
顧青抱着書包,一路上幾個女婢陪同,把師徒二人安排了一件偏房,這裡的環境不錯,屋子前還種着很多不知名的花朵。
來到房間,孫思邈便盤腿坐在一邊閉目養神。
顧青打開自己的大背包,試了試自己的太陽能充電器還能用,趕緊給手機充電,看了眼自己的書包,有攀岩用的繩子,還有登山鎬,一本野外生存指南,小型的無煙爐,還有一袋糖果,往嘴裏塞了一顆回味着這番滋味,這古代倒是吃不到這種東西了,想着坐起身,要不把這些糖賣了,說不定還能掙些銀子。
背包里還有三把手搶與六個彈夾,當時與兩個朋友一起去野外爬山,因為是在國家邊境線外的無人區,所以帶了搶防身,自己的背包里全是裝備與物資,也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發現自己已經不見了。
古代沒有網絡,沒有電視,沒有新聞懊惱地躺在床上,那時候好好地呆在家裡多好,非要去無人區瞎晃個啥!
春風吹入房間,深吸一口氣顧青感受着新鮮空氣。
噗…… 緊接着一聲怪異的響聲,臭味隨着而來。
「咳咳……」盤腿坐在一邊的孫思邈使勁咳嗽了兩聲。
「呵呵呵……」顧青乾笑道:「老頭子,不好意思,剛剛肚子里一陣蕩氣迴腸一不小心就放了一個,別見怪哈。」
孫思邈並沒有搭理顧青自顧自的閉幕養神。
下人送來了一些飯菜,顧青餓狼撲食一般的吃着,直到吃飽了桌上的菜飯已經所剩無幾,孫思邈提着筷子一臉的失魂落魄,顧青吃下最後一粒米說道:「要不,我再去打一點飯菜,不知道他們會不會收錢。」
「也罷,也罷。」
孫思邈說著也放下碗筷,走出屋子。
這個老傢伙會不會餓壞了,覺得有些對不住人家,顧青走出屋子去找食物,一路上走發現這裡還真的挺大,有假山有池塘。
終於找到了一個下人,顧青上前說道:「這位小姐姐,請問還有沒有飯菜我們不夠吃。」
「你就是孫思邈的徒弟吧。」
女婢笑道:「我這就再給你們端來。」
「多謝,多謝。」
顧青拱手道謝。
 

《貞觀第一抱大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