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科幻小說›鎮世梟雄
鎮世梟雄 連載中

鎮世梟雄

來源:外網 作者:許君臨 分類:科幻小說

標籤: 科幻小說 許君臨

八年前,被譽為龍國神話禁忌鎮世強者的許君臨,痛失摯愛女人後,心灰意冷選擇歸隱。八年來,各路頂尖霸主們都在瘋狂尋找??他!某一日,世人得知這個一言可興國運,一語可定四方的男人還活着!一時間,舉世震驚,各路大佬炸了。戰神殿、龍王殿、天王殿、幽冥殿、閻羅殿之主紛紛請辭歸隱,全部湧向彩雲村,只為能暗中守護他。絕世仙姿第一美女,帝城最狠毒女人,威儀四海龍國女帝、隱世門閥掌上千金紛紛含淚而來……展開

《鎮世梟雄》章節試讀:

[]
十年了!
終於,要見到那個人了!
當初,她憑藉那首曲子,依靠歐陽家族的支持,請來當世八大麴藝宗師,耗費整整一年,才勉強續出後半段。
可是,和原譜相比,她作為當事人深切明白,簡直是天差地別的區別。
即便如此,憑藉這樣的曲子,她依舊引爆全國。
而如今,終於有機會真正聆聽一首真曲了。
當初,她憑藉那首曲子,依靠歐陽家族的支持,請來當世八大麴藝宗師,耗費整整一年,才勉強續出後半段。
可是,和原譜相比,她作為當事人深切明白,簡直是天差地別的區別。
小店背靠着楓林,微弱的燈光已經亮起,在黃昏中格外獨樹一幟,和整個村莊似乎都格格不入。
站在小店門前。
二人卻有些猶豫踟躕了。
馬上就要見到那位高人了!
可是,為什麼小心臟撲通撲通狂跳不已呢。
正在二女遲疑猶豫時。
一道悠揚的曲聲響起。
這是…小店裏面傳來的?
聽到曲子的瞬間,歐陽清歌美眸瞪大。
這曲子……竟然是十年前的曲子!
十年前的熟悉……和現在眼前耳邊的熟悉聲,重疊在了一起!
若此刻有人看到這一幕,恐怕會震驚無比。
堂堂龍國歌后,此刻激動的渾身顫抖,整個人根本不受控制。
十年了!
整整十年了!
她以為,這輩子都沒機會聽到同樣的曲子了。
「是,是這首曲子,和十年前一樣!」歐陽清歌的眼眶流出淚水。
十年了,又聽到了!
歐陽婉兒被姐姐的反應嚇了一跳。
她深吸一口氣,極力平復內心的吃驚。
看來,姐姐推測的是真的。
許先生,十年前真的在軒轅大廈出現過!
那麼。
他,究竟是什麼人?
「這曲子,宛如絕響!」歐陽清歌已經沉浸在曲子中,喃喃自語。
歐陽婉兒認真點點頭。
「只是,為什麼會感覺曲子好悲傷……」
歐陽清歌內心同時泛起了一絲疑惑。
當年初聽這首曲子的時候,分明給人一種很溫馨柔和的感覺,而不是如此悲涼。
尤其,當二人,看到眼前的景象,黃昏,晚霞,清風,孤零零的小店。
一切,顯得清冷無比,小店彷彿永世孤獨佇立在那裡。
在曲聲中,就更顯得孤獨,甚至有一絲深深的悲涼。
此情此景,讓人心口莫名堵住一般。
沿着聲音。
歐陽婉兒和歐陽清歌看到,在小店靠近後山腳下楓林的窗戶前,一道粗布衣衫的高大身影,正倚靠着窗沿。
他背對着外界,讓人看不清面容。
孤零零的小店,落日餘暉下。
他時而遙視楓林方向的某個位置,時而低頭望向天空,一雙修長的手指捧着一個特殊花紋的陶埍。
悠揚動聽的曲音隨之不斷響起。
只是,身影卻顯得格外孤獨。
孤獨的讓人有些看了心疼不已。
曲聲繞耳不絕,宛若天籟。
整個畫面,看起來靜謐美好。
歐陽婉兒和歐陽清歌,佇立在原地,屏息凝視,靜靜聆聽,甚至不敢發出一丁點響動,生怕打破這種難得的美好。
曲聲突然變幻。
歐陽婉兒和歐陽清歌為之一震,眼神露出驚訝。
這一次的曲子,比之前她們聽到過的,更加充斥着複雜無比的情緒。
此刻,小店之中。
他緩緩摩挲着手中的陶塤,那是當初紅蔻送給他的一次生日禮物。
也是為了紅蔻,他才努力學會了吹塤。
甚至,不惜壓榨自身潛力,一步步達到曲藝絕巔,只是為了吹奏動聽美妙的音樂給紅蔻聽。
可是……紅蔻,你在哪兒?
目光望向不遠處的楓林,那裡葬着紅蔻的衣冠冢。
許太平的目光,也不由自主柔和下來,他,在深情凝視自己的愛人方向。
「奈何橋上再等一等我,到了下面千萬別再離開我,當年我只不過是一個凄慘的孤兒,如果沒有你出現,可能早就凍死在街頭……」
許太平喃喃自語,腦海中的記憶猶如電影畫面一般飛快轉換。
想着紅蔻,許太平突然開口,輕聲唱起:
「大江流沙幾聚散,日月滄桑誰變幻」
「亂世紅顏皆長嘆,踏破域外鎮龍關」
「本欲揮刀策馬平天下,叫那千里兵鋒血染!」
「此番訣別卻為了難,道一聲『紅蔻』淚眼已潸然」
「寒風徹夜回憶吹不散,含悲、辭君、埋刀、封劍、血淚凝霜葬紅顏。

「盼來日,與你魂歸一處覽盡蒼茫……」
嗓音低沉而滄桑,飽經歲月茫茫,在極有韻律中回蕩在天空。
聲音並不大,但是,卻彷彿像極了一個深情的男人,在低聲喃呢囈語,像是在吐露對某個人的思念、想念、懷念……
哪怕是經歷過各種場面的龍國歌后,此刻也不禁被那種悲徹的情緒深深影響了心湖。
震驚!
難以置信!
歐陽姐妹花,眼眸中爆發出了震驚的光芒。
同時,也不由自主流下了淚水。
「許先生的聲音,太好聽了「!」
「曲美、聲美、詞更美「!」
這樣的水準,哪怕在偌大龍國,也算舉世罕見,獨步第一了!
「原來,這首曲,竟然還有詞!」
歐陽清歌喃喃着,整個徹底激動了。
十年了!
她終於聽到了完整的曲子,竟然還有如此美妙的詞!
「他,不僅曲藝造詣高深,恐怕文才詩詞方面,也絕對屬於頂尖啊1」
歐陽清歌呼吸都急促了。
凝視着小店。
恨不得把許太平的身影看透。
一個人,竟然擁有二種頂尖的天賦!
這,也未免太可怕了吧!
世上,怎麼會有如此之人?
而且,曾經卻聞所未聞呢!
在歐陽姐妹花震驚之際。
許太平褪去粗布的上衣,感受着漸漸微涼的風,露出的上半身,充斥着密密麻麻令人觸目驚心的猙獰疤痕。
心臟位置重疊的致命傷痕足足有十幾道,代表了十幾次必死的危境。
每當到了快接近夜晚時分,就是他心臟最痛苦的時候,也是最難壓制內心暴戾殺機的時候。
只有瘋狂的拚命喝酒麻醉,追憶紅蔻,才能緩解一絲痛苦。
身體的痛苦,他從不在乎。
但來自心的痛,卻痛徹心扉。
他本就是一個寧願體受傷,不願心凄涼的性格。
再次狠狠灌了十幾口烈酒,足以讓正常人直接醉倒的酒水,狠狠燒炙着喉嚨和五臟六腑,疼痛令他多少恢復了一些理智。
「你說臨高樓。

「雨濕面」
「待到君臨天下時」
「紅牆身影已不現」
「後來折戟沉沙」
「枯坐墊,等千年,難相見……」
後半段詞,徹底讓歐陽姐妹花驚呆了。
若前半段是精彩,那後半段就是驚艷了!
歐陽清歌美眸凝視着那道身影。
他,就是小店的老闆,許先生嗎?
他,就是那個十年前無形中給予自己莫大恩惠的男人嗎?
可是,他到底身上經歷了什麼樣的故事,承載了什麼,才會那麼沉默,那麼孤獨,才能看起來如此悲愴。
悲愴的讓旁人都感覺莫名心疼!
「這樣才情驚艷的高人,怎麼可以被埋沒?不行,我要去問問他,看他願不願意出世!」
「只要他願意,就跟我回帝城雲京,哪怕傾盡我歐陽家的一切歌壇資源,也要把他捧上神壇!」
「這樣的男人,許先生,註定要在世上大放異彩啊!」
歐陽清歌,邁出了步子,她,想請這個男人,出山!

《鎮世梟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