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鎮天棺
鎮天棺 連載中

鎮天棺

來源:google 作者:小三胖子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李三爺 陳老闆

古老的鄉村習俗,人死之後需要一個人坐在棺材上一起上山,坐棺之人被稱之為坐棺童子清河鎮首富之女意外墜河淹死,我作為坐棺童子跟棺材一起上山,然而半路上,棺材竟然發出「咚咚咚」的聲音展開

《鎮天棺》章節試讀:

其餘金剛跑了,我沒跑,因為我知道,今天這事不弄個水落石出是沒完了,一個接着一個人死去,我們有跑不出這個山頭的範圍,遲早得死,左右都是死,何不趁着還有力氣跟他們拼了。

老張那些人被嚇破了膽氣,早就沒有一點血勇了,可我還有,當年我第一次跟着劉老道去做白事的時候就練出了膽氣來了,所以除了一開始的驚慌之外,我現在越來越鎮靜了。

二愣子死狀十分的恐怖,可也就那樣了,這些年我辦過的白事可不少,也不是每個人都壽終正寢的喜喪,稀奇古怪的死法見多了。

「二愣子,老子勸你別作妖,你的死和我無關,要是敢作妖,老子就一刀砍下你的狗頭」

我邊走邊叫,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威脅起作用了,走到了二愣子面前,他也沒有任何的動作,我用殺豬刀往他身上輕輕一戳,二愣子就直愣愣的倒下了。

二愣子倒下了,我暗自鬆了一口氣,但我沒有馬上離開,更是沒有去找老張他們,反正都跑不出去,還是會回來的。

我輕輕的掃過二愣子的臉,想讓二愣子閉眼,可下一秒,我愣着了,因為二愣子的眼睛閉不上。

「死不瞑目」

我倒吸一口冷氣,死人不閉眼的事情我不是沒遇到過,他們之所以閉不上眼,是因為不甘,是心裏有怨氣,比如有什麼事情沒交代,所以以往我們的做法都是讓喪主在死者面前說話,說一些死者可能關心的話,只要說到那個點了,死者就能閉眼了。

「二愣子,你死不瞑目,是不是覺得自己死得冤枉」

我隨即沉聲說道,說完之後再次掃了他的眼睛,依舊是不閉眼。

「你之所以死得冤枉,是因為你被人害死了,是清河鎮的陳老闆」

說完,我再次掃了一下他的臉,可下一刻,我的汗毛都聳立起來了,因為二愣子閉眼了,可是他只閉上一隻眼,另一隻眼睛,更加恐怖了。

閉眼就閉一隻,這是我從來沒有遇到過的事情,就算是劉老道也沒跟我說過這種情況,真特么絕了。

「二愣子,你是不是想告訴我,害死的你不只是陳老闆,還有別人,是他女兒嗎?」

「不是他女兒,難不成是金剛里的人?」

越想我就越覺得驚恐,八大金剛里竟然有內鬼,和陳老闆聯合著要把所有人害死,想到這裡,我連聲音都開始發抖了,活人,那可是比死人可怕多了。

「老張」

「老李」

「金木」

我說一個人名,就掃一遍二愣子的臉,最終,我念出了「李三爺」的名字。

「真的,真的是他,怎麼可能是他」

我看着雙眼已經閉上的二愣子,整個人都傻了,怎麼可能是李三爺做的,李三爺可是這群金剛的頭頭啊,每個人都最少相處七八年以上了,是多年的兄弟,李三爺為什麼要害死這些人。

而且李三爺不也是被陳老闆的女兒弄死了嗎,我們親眼所見的,難道是詐死?可那也太真實了吧,怎麼做到的?

我起身去看了看那棺槨,大紅棺材,大紅套棺都還在,套棺上面用油漆畫的符咒也還在,我從劉老道那邊人是了不少符咒,但眼前這個我卻不認識,多看了幾遍,把那個符咒記住了。

棺材裏已經沒什麼東西了,陪葬品少得可憐,絲毫跟那陳老闆清河鎮首富的身份不配,現在想來,陳老闆和李三爺聯手害人的可能性越來越大了,畢竟他肯出幾萬塊錢請人抬棺,沒理由連點像樣的陪葬品都不肯出。

只是我實在是搞不懂陳老闆為什麼要害死我們,不管是他們幾個抬棺的或者是我這個坐棺的,都是清河鎮里的苦哈哈,絕對的底層人民,畢竟死人這口飯晦氣,稍微有點本事的人家都不願意吃這口飯。

我們幾個人窮人有什麼值得陳老闆這麼做呢,殺了我們有什麼好處,即使他這件事做的天衣無縫,可是我們死了,陳老闆還是得賠我們的家屬一大筆錢。

反正我怎麼想都想不通,最後我把抬棺材的木杆拆下來了,兩米長手臂粗的木杆跟長槍一樣,到時候不管是李三爺出現了還是陳老闆女兒出現了,老子一棒子打死他。

我在原地等了十幾分鐘,果不其然,老張又出現了,慌不擇路,連滾帶爬的出現了,又回到了棺材這裡,鬼打牆還沒有消失。

「劉劉,劉小哥,你怎麼在這」

老張看見我,一副見了鬼的樣子。

「為什麼在這,我特么之前怎麼跟你說的,老子說那麼多就白費了是吧,老子就在這,不都是好好的嗎」

老張不說還好,一說就把我氣得要命,特么說了多少遍,團結團結,一見到死人就嚇尿了,真不知道他們以前怎麼抬棺的。

「不是,我明明看見你跟着我們一起跑的啊,你不是就在老李後面?」

老張的臉色白一陣青一陣,毫無痕迹的就後退了幾步。

「什麼,你說清楚」

老張的話讓我頭皮一麻,特么老子什麼時候跑了,還跟着老李跑,看花眼了吧。

「千真萬確,我親眼看着你跟着老李鑽進林子里的,劉小哥,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跑沒跑」

老張都要哭了,明明是看見跑了的啊,怎麼特么還在這裡呢。

「滾你娘的蛋,老子說了,我沒跑,我就在這裡守着,你看,二愣子就是個死屍,特么的怕個毛」

我指着老張大罵,我也是被他弄得很急躁,正常來說,老張不會無緣無故的說謊,那他就是看見我跑了,可我還在這,說明有人在冒充我。

那麼誰會冒充我?李三爺嗎,冒充我又想幹什麼。

「可是,可是,我真看見你了」

「行了,看沒看見我,等老李回來再說」

我粗暴的打斷了老張的話,可這話我卻沒有一點底氣,因為我有一種不詳的預感,老李出事了。

有人把我們圈在這裡,一次次的嚇唬我們,讓我們驚慌失措的逃命,讓我們一次次的分開,就是為了把我們各個擊破,而且我想起了金木,他不是被陳老闆女兒弄死的,他肚子里插着一把刀,一把只有李三爺才有的刀,所以有些事情就呼之欲出了。

果不其然,在接下來幾分鐘里,其餘各個金剛全都回來了,就只剩下老李沒有再出現,他們之中也有人跟老張一樣,看見我跟着老李跑了,所以一個個的看我都十分的驚恐。

「你們一個個懷疑我是不是,行,那我們現在出發去找老李,老張,剛才你看見老李從哪裡開始鑽小林子的,帶路」

我被他們一個個的眼神氣得半死,所以我決定主動出擊了,不能再讓人把我們分開各個擊破了。

《鎮天棺》章節目錄: